這是一個武林盟主與魔教教主家鴿子們的悲劇故事 by 薄暮冰輪(古代, 短篇)

11_faith0515_20111112121157.gif


盟主近來鴨梨很大,原因嘛……自然是因為近來武林太過安逸,大家開始吵著鬧著要去和魔教切磋切磋。
盟主頭疼,攤開信紙刷刷寫道:趕快夾緊尾巴滾回西域去,再高調下去老子要帶人來收拾你了!

從署名到稱謂一個沒加,出門抓了一隻鴿子就給教主送去了。
鴿子很無辜,原來就在地上左啄右啄挑食吃,一時不查被盟主一個猴子撈月逮個正著,不得不勞苦功高飛往魔教。一面飛一面默默流淚,混蛋啊老子好不容易攢了二兩肉準備過冬這下長得膘全貢獻在長途飛機上了。鴿子決定回去要把盟主的硯台當恭桶使。

教主正在懸崖上吹風,這晚月明星稀鴿子東飛,給教主帶來書信一封,信一被接下就跑沒影了,大概是找教主家的鴿子敘舊吐槽去了。

教主一看上面潦草的字跡就直搖頭,這個傢伙從小字就寫得丑,就算當了武林盟主也沒長進過,平時寫請帖一律手下代筆,也就給他寫信的時候不怕丟人,把字往死裡寫,越難看越好,簡直生怕教主認出來。

教主拿著信往回走,回去大筆一揮:待汝久矣,勿忘七年之約。

寫完了一樣出門逮鴿子,教主家的鴿子十分狡猾,一看有盟主家的鴿子來訪就紛紛躲起來,生怕自己被逮住了送信,冬天來了大家應該好好吃飽了過冬啊,風大路長的,誰沒事想給這倆傢伙送情書啊,再說了去盟主家有風險啊,他一炸毛就喜歡燉鴿子湯,去盟主家送信的兄弟們時不時就會失蹤一兩個,可是不送到信更悲慘,教主那個偏執狂搞不好會發動整個魔教翻遍全國找一隻鴿子,抓住了再上十大酷刑,上完了帶給盟主熬湯喝。唉,折騰來折騰去還不是被熬湯,認了。


最後有一隻趴在教主窗外睡得太早沒發現險情的鴿子被逮了個正著,無奈拍著翅膀帶著信披星戴月往盟主家趕,心裡抱怨著它怎麼躺著也中槍啊,下次睡覺絕對不能靠近教主。

又幾日盟主收到飛鴿傳書,被教主那淡定的口氣惹毛了,當即拎著教主家的鴿子去廚房燒了一鍋開水拔毛燉湯,冬天快來了是該補補身子了。鴿子內牛滿面咕咕叫。盟主陰惻惻一笑:誰讓你家主人不好對付,我只好欺負欺負你們了。

於是教主家的鴿子又不明失蹤了一隻。

一個月後盟主約戰教主,正道魔教兩方人馬齊齊見證這幾年就要發生一次的決鬥,結果不外乎三種:盟主贏了,教主帶著小弟們回西域(通常不久後教主就卸任不干了,然後失蹤);教主贏了,盟主帶人回中原(通常盟主沒多久就會卸任不干了,失蹤);兩敗俱傷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通常不久後兩人就一起失蹤)。總之教主和盟主是個高危工作,時不時就會失蹤。

誰勝誰敗咱們暫且不說,總之三個月後盟主和教主一起失蹤了……

官道上兩人騎馬一路疾行不知去往何方。
「喂,還有多久啊?」盟主不耐煩地問
「累了?」教主回頭笑問。
「切,騎馬騎得老子蛋疼。」盟主撇嘴道。
「要是讓你師父聽見你這話指不定又要關你禁閉。」教主嘆氣道。

「關就關吧,要是讓老子和他一樣放個屁都要在腸子裡繞三圈,叫個床還要深吸一口氣沉丹田,老子寧願關到死。」盟主一想起他師父那恐怖的「優雅」習慣,不寒而慄道,「再說了還有你師父頂著,不怕。」

教主笑而不語。
七年之約已到,他們已經自由了。

兩位被提起的大叔則一人一個噴嚏。
其中一個以手掩口小嘔一口,方巾上一口梅花狀血跡。

另一個人一臉無奈道:「噴嚏而已,你非吐出口血來。你吐血也就算了還非得吐成梅花型你累不累啊。」
「噴嚏有礙觀瞻。」那人用方巾小心地拭去嘴角的血跡,生生在方巾上嘔出一幅梅花寒枝圖。
「……」

盟主和教主的狗血故事還在繼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