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宅by 母之

極短
烈受怕纏攻...

一頭色獅子心心念念要和媳婦洞房的故事,可惜媳婦有著偽娘的外表,爺們的心
一對被風水局犧牲的杯洗交加cp...

石獅子控一個,每到一個景點必要調戲石獅,恨不得全都偷回家去
總覺得這篇寫的不給力,也許是懶病發作...或者萌點少了...湊合吧湊合吧

來拍我的加長加厚加寬加自動噴射狗血防禦的無敵氪金鍋蓋吧!


石雄是在震天的鑼鼓聲中見到他媳婦兒的。
那時江南首富金家新宅落成,張燈結彩,賓客齊賀,金家老太爺綻著滿臉的菊花褶子,鄭重地抱著獨孫為門口兩隻鎮宅大獅點睛。
兩隻石獅腰圍繡帶,頸懸金玲,滾鑿繡珠,出鑿幼崽,襯得金家大門富貴威嚴。
雄獅石雄頭大臉闊,體態威猛,頭頂著一坨一坨的鬃毛,爪下踩著一隻繡球,張著獅盆大口,取張口納財招瑞的好兆頭。
金小少爺的小肥手纂著毛筆,用硃砂點睛醒獅,石雄就這麼張著嘴巴,緩緩睜開了眼睛,眼角余光往右邊一瞟,哈喇子立刻不受控制流下來了。
右邊是雌獅石辭,獅身雕花繁華,面容清麗,石雄呆呆地看著它睜開眼睛,連口水都忘記了擦,只顧著感慨自己命好,媳婦兒如花似玉。
石辭瞟了它一眼,微微地皺了皺眉頭。
石雄黯淡了一下,不過立刻它的眼光轉向石辭兩爪間的幼獅,金小少爺點完幼獅的眼睛,愣在了當場。
小幼獅打了個哈欠,憨頭憨腦地伸出爪子去拍金小少爺的毛筆,金小少爺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金太爺和賓客瞬間鐵青了臉。
只有石雄咧開嘴,瞇了眼睛,一顆鐵漢心柔成春江水,看,這是它兒子,雖然是半路塞給它的;瞧,那是它媳婦兒,雖然今天剛見面。

金小少爺在醒獅典禮上似乎撞了邪,哭的上氣不接下氣,加上後來金小少爺又添了個毛病,喜歡在大門口滾來滾去,像是和空氣中的什麼打架,一時之間,金家人心惶惶。
主持設計金宅的風水大師卻拈了一把鬍子,笑的高深莫測,“這是金小少爺的緣分。”
而石雄趁著小少爺和小獅子又扭打到了一塊的功夫,蹭了蹭石辭的毛。
石辭不動聲色地往旁邊挪了一下。
石雄跟上去,又蹭了蹭。
石辭繼續挪。
繼續蹭…
最後石辭忍無可忍,吼了一句:“你長蝨子皮癢了麼?”
“……你怎麼知道,那再讓我蹭蹭吧……”
“……,滾!”

金家的風水極好,光由著那些擠破頭想藉這塊風水寶地修煉的精魅數量便可知曉。
正午時陽光最烈,陽氣鼎盛,沒有什麼魑魅魍魎來騷擾,石雄和石辭在門簷之下趴著歇息。
小獅子跑到金小少爺的臥房中去玩耍,石雄見四下無人,便悄悄挨近著石辭。
望著石辭的睡顏,石雄心中甜蜜,它老婆是這條街長的最漂亮的獅子,哪像轉角的張家門口那對,公的猥瑣,女的風騷,兩口子都頂著上個朝代才流行的波浪大捲毛。
現在,最潮的是像它這樣的,一坨一坨的疙瘩鬃毛卷,看起來英俊又不羈。
石雄輕輕地把石辭的前爪捧在掌心裡,不愧是它媳婦,連爪子都如此美貌。
正嘟了嘴想在爪上烙下一吻,卻聽見一聲:“你幹什麼?”
石辭正好醒了過來,石雄被抓了個現行,不由訕笑著紅了臉:“呃,呃,呃,沒幹什麼,怕你累著給你按摩……”
“用嘴麼?”
“好!”
“……,滾!”

這天晚上,滿月光輝,門外遊蕩來了一隻艷鬼,濃妝豔抹,媚眼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石雄還沒動手攆,艷鬼便脫起了衣服。
紗衣褪下,眼神迷離,石雄一時呆愣起來,直勾勾地看著艷鬼。
石辭不知從哪裡竄出來,衝過來阻擋在艷鬼和石雄之間,朝艷鬼咆哮了一聲。
那艷鬼掩了面,嘻嘻地笑著,向石辭身後打招呼:“這位爺,奴家明晚還來哦。”婀娜飄然遠去。
石辭面色鐵青,回身抽了石雄一巴掌,狠狠罵道:“色迷心竅,連看門都不會了麼?”
石雄這才呆呆地回過神來,忙追上去解釋:“冤枉,剛才我看到的是你啊。”
“那艷鬼好生厲害,不知用了什麼法子,變成了你的模樣,還,還是你正脫衣服的模樣,我才看的呆掉的……”
“……”
“真的,除了你以為,換別人給錢我都不看的……”
“……閉嘴!”
“不,讓我說完……唔……”

石辭看著石雄耷拉著臉吐出嘴巴里的繡球,心中某個角落微軟,猶豫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說到,“其實我不是你媳婦。”
“阿?”
“我們兩隻,都是雄獅。”
“阿?”
“為保宅內風水,金宅格局奇特,大門開在陰關處,陰關又為鬼魂進出之所,故要有陽.物鎮守,謂之陽鎖陰關,若是一公一母,陽氣較弱,鬼易入宅,所以需兩隻雄獅。”
“所以雖然我居右帶崽,形如雌獅,但實際上卻是不折不扣的雄獅。”。
石雄楞楞地聽著,一時沒轉過神來,石辭看著他那白痴的目光,心中煩躁,一把抓起石雄的手。
“不信?你摸摸看,你有的我也有,你沒有的我也沒有,我們是一樣的,你要一隻雄獅當媳婦幹什麼?”
“不對。”
“哪裡不對了?”石辭皺起眉頭問道。
“……你的是軟的,我的是硬的。”
“你……唔……滾!”

第二晚艷鬼又鬼鬼祟祟地竄出來,只看見石雄一個人守在門口,不由暗喜機會來了。
剛把手摸上腰帶,就听見石雄說:“你別脫了。”
“爺,您不看麼?”艷鬼笑的花枝亂顫,媚眼狂飛。
石雄正色鄙視道:“看了我媳婦的,才知道你脫得有多醜。”
“……”
石雄站起來,好整以暇地抖一抖毛,突然獅吼一聲,凌空躍起亮出獠牙撲向艷鬼。
艷鬼渾身一顫,花容失色,慌忙遠遁。
還未等石雄落地,斜空裡飛出一隻繡球,狠狠砸在他的腦殼上,隨之而來的罵聲道:“大半夜的鬼叫什麼,還讓不讓睡覺了!”
石雄接了繡球,想起人間的小姐也喜歡玩將繡球拋給夫婿的遊戲,不由忘了額上的疼痛,​​樂顛顛地撒開腿。
在它右邊的那隻獅子,管它是公是母,只要是它的便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8 | 2017/09 | 10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