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兄弟明算賬 by 母之(現代, 短篇, 兄弟)

………………………………(小學)………………………………
  小林守小心翼翼地把小豬儲蓄罐的透明塑料塞子拔開,咣啷咣啷掏出幾枚鋼鏰兒。
  只要送給同桌小玲一套校門口賣的彩色水筆,她就答應和他牽下手。
  小林守深情望著手心裡的鋼鏰兒,彷彿那裡開出一朵鮮花來,渾然不覺雙胞胎弟弟林恭正倚靠在門邊,眯著眼盯著他。
  「哥,你想追小玲?」
  「哈?」小林守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否認:「沒有!不要亂說!」
  林恭撇嘴一笑:「小玲把你寫給她的情書給我看了。」
  「……」
  「把你的錢都給我,我就不告訴爸媽。」
  「……」小林守抱著小豬罐,哭喪著臉:「你要這麼多錢幹嘛?」
  「買糖啊。」

  幾天後,小林守親眼看見小玲和小胖背著書包一起回家,欲哭無淚,十指幾乎絞碎胸前的紅領巾,氣的詛咒林恭滿嘴長蛀牙……

  ………………………………(初中)…………………………
 
  小林守用小豬儲蓄罐裡的鋼鏰兒向老媽換了一張百元大鈔,準備大出血請班花吃肯德基。
  終於到了週末,對著鏡子做好半天心理準備,臨出門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張毛爺爺,急得團團轉。
  「小恭,有見過我的一百塊麼?」
  「見過,花掉了,麥當勞。」
  「你!」
  「請班花還不如請我呢,你們班花那麼醜。」
  「嚇……,你怎麼知道我要請班花,不對,先還錢再說!」林守張牙舞爪。
  「哦,本來想告訴媽媽你要早戀了,結果吃麥當勞耽誤了,那我現在就去找咱媽。」
  林守立刻像是被拍蔫的螃蟹,扯住林恭的衣角,悻悻然道:「算了,當哥哥請你,你替我保密。」
  林恭翹了翹嘴角,不可置否。

  ………………………………(高中)………………………………

  林守的小豬儲蓄罐的鋼鏰兒經常集體不翼而飛,林守大惑不解,終於在某月黑風高夜人贓俱獲。
  林爸結結實實地抽了林恭一頓。
  望著縮在被子裡疼地抽氣的弟弟,林守又氣又心疼,責備道:「好好的幹嘛偷錢呢。」
  「哼。」
  「很疼吧?」
  「不疼!」
  林守望著林恭倔強的神色,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學著大人的樣子唉了一聲:「算了,你要是缺錢,直接向我要吧,不要再做那種事情了。」

  ………………………………(大學)………………………………

  「哥,給錢買吃!」
  「哥,給錢買書!」
  「哥,給錢買衣服!」
  「哥,給錢交房租!」
  「哥,給錢買套!」
  ……
  「靠,那麼多錢你都花哪裡去了??」
  在林恭的大手大腳下,林守的大學生活過的異常拮据,在林恭租在校外的房子裡爆發了小宇宙。
  「別的也就算了,現在買套都要向我要???」
  林恭似笑非笑看著他,「不是說缺錢就向你要麼?有錢泡妞,沒錢養弟弟?」
  「泡你個頭,你哥我窮的連褲子都買不起!」林守是真的炸毛了。
  「那就別穿了唄。」
  「你!你丫個白眼狼!」林守一口氣好不容易喘過來,拋出一賬本,怒道:「親兄弟明算賬,把錢全部還給我!」
  林恭一翻本子,面色刷地鐵青,「居然精確到小數點?」
  林守哼了一聲。
  林恭轉身下樓,不多時取了一沓人民幣遞給林守,林守也不客氣,拿指頭蘸了蘸唾沫便點了起來。
  「錢不夠!」林守邊說邊抬眼,愣了。
  林恭滿臉泛著冰渣,狠狠扯開幾個襯衣鈕,兩手搭上皮帶,居高臨下,「既然親兄弟明算賬,哥,安全套的錢我只出一半!」



番外兩位社會青年

  除夕夜,放年假回家的兄弟陪爸媽看春晚,四個人還沒堅持到倒計時便呵欠連天,各回各屋各睡各覺。
  林守迷迷糊糊當中感覺一人輕輕溜進房來,咔嗒反鎖了門,然後便有灼熱的氣息噴在耳邊。
  一雙微涼的手伸進被窩裡,在皮膚上激起了細小的雞皮疙瘩,林守唔了一聲,立刻有個柔軟的東西貼上了唇,身下卻有什麼東西隔著棉被重重地頂著他。
  林守被蹭地醒轉過來,有人鑽進被窩,沒耐心對付睡衣鈕,直接一把將睡衣掀到胸口處,湊上去攻城掠地,重重的舔吻落在光潔的皮膚上。
 
  林恭唇舌熱烈地動作著,右手的拇指準確地按壓住另一邊,揉捻擠壓,逼得林守惺忪的睡眼裡泛起淚光,舉起雙手別彆扭扭地抵抗。林恭微微喘著氣,一邊將他壓制在身下,一邊用早已膨脹的下身去摩擦林守的,一邊在耳邊泛著濕氣地喊著「哥哥」。
  禁忌的顫慄感從小腹順著血管向全身蔓延,全身的血液呼隆隆地倒灌倒了頭部,林守咬著牙,從牙縫中擠出蚊子般的聲音:「別,爸媽在。」
  「他們睡死了,聽不見。」
  「別,別碰那裡。」
  林守扶住林恭的腰,試圖將他從自己身上推下去,林恭意猶未盡地狠狠頂了兩下,兩手迅速將兩人剝了個精光,肌膚相親,兩人都感覺□狠狠地竄了竄。
 林恭起身靠在床頭,將林守圈在懷裡,一手從臂下穿過揪起林守胸前的突起,一手大膽而直接地玩弄著臍下三寸的部位,將那裡的毛髮撥開,五指不輕不重地摩擦著。
  林守難耐地掙了掙,林恭湊到他耳邊,一邊用舌尖輕戳耳道,一邊帶了撒嬌的鼻音哀求:「哥,就從了我吧,回家後都沒做過,我實在忍不住了……」
  林守兩手無意識地將床單抓起一個包,努力保持著一絲清明:「不行,沒有避孕套,會弄髒床單。」
  「嗯,我買了。」
  「什麼?不是叫你別買,萬一讓爸媽看見了怎麼辦?」
  「我藏在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
  「……」
  林恭啃了一口哥哥的耳垂,也不起身,長臂一伸,將放置在床頭櫃上的小豬儲蓄罐撈了過來,維持著從後擁抱的姿勢,將小豬在林守面前抖了抖,發出桄榔桄榔的聲音。
  「我一直覺得,哥哥你的儲蓄罐非常邪惡……」
  林恭搭上小豬儲蓄罐的透明塑料塞,故意緩慢地將它拔開,然後伸出兩指探進去攪動翻找。
  林守立刻明白過來了,轟隆一下紅了臉,當年的生產商太純情?居然把塞子安在小豬兩臀中央……
  「等下我也要對哥哥做同樣的事情……」林恭在床笫之間總喜歡用撒嬌的語氣,哥哥哥哥地叫的林守心軟,只見他從小豬儲蓄罐裡抽出一個安全套,緊接著又抽出一個管潤滑劑,還用細管在孔洞裡模擬了幾下抽.插動作。
  「下流!」
  林守罵道,下一秒就掀倒在床上,兩腳被折起分開,感覺有冰涼的液體塗抹在後方,一根指頭擠了進來,在內部輕輕地按壓。
  「看,這就是剛才我對哥哥的小豬做的……」
  「嗚,混蛋,拿出去」
  「彆扭,哥哥我也很辛苦……」
  林恭強奈著□,細心地做擴張,濕潤的內部絞住他的手指,逼得他幾乎立刻想一沖而入,好不容易到了勉強能放入三個手指的地步,才挺腰一邊抵住入口,一邊去撕安全套,然後給林守戴上。
  「給我幹嘛,你不戴?」林守不解地掙紮了下,問道。
  林恭扶住他的腰,俯身銜住林守的兩片唇,細膩廝磨中呢喃,「不是怕弄髒床單麼?套套只有一個,留給你用,至於我的東西,哥哥可要含好了,一滴都不許灑出來哦。」
  話音剛落,林恭就挺了進來,一擊即中沒根到底,同時窗外的天空轟隆地炸開一朵煙花,驚地林守一個哆嗦,後頭緊緊絞住林恭的碩大,害的林恭差點繳槍。
  「新年快樂!」林恭咬牙切齒地送了哥哥一句祝福,腰部使力動作起來,林守面色潮紅目光迷離,難以自禁地從唇邊洩出一絲呻吟,又怕被人聽見,便用手死死地摀住嘴。
  林恭將他的手拿到嘴邊細細地舔了一回,哄道:「外面爆竹聲那麼大,聽不見的,儘管叫出來,我喜歡哥哥你叫。」
  林守哪能聽他的,兀自強忍著聲音,防線卻在林恭愈發恣意的進攻下趨於崩潰,纏在林恭腰上的腿也軟的無力支撐,林恭壓著他稍微紓解了一下慾望,然後將他抱到腿上,面對面進入,將臉埋在林守的胸前,舔吻著那挺立多時的突起,下身故意不動。
  林守本在被綿綿地送入快.感的途中,現在突然晾了下來,只覺得渾身空虛地冒火,紅著臉咬著牙自己扭了扭腰,卻沒見林恭又反應,於是又試探性地動了一下,睜眼卻看見林恭笑意盈盈地看著他,像是偷了腥的貓樣得意。
  「不玩了,你欺負我!」林守又羞又怒,起身要撤,卻一把被林恭按了下來,硬物深深逼入,害他驚喘了一聲。
  「哪裡欺負你了?」林恭的動作愈發大幅,每一次都重重頂入,繞圈研磨,緩慢抽出。
  林守被強烈的刺激拖入混亂之中,斷斷續續:「你,你欺負我!總花我的錢!」
  「不花就被別的女人花了。」
  「你,你偷我的錢!」
  「你一有錢就去約女生,當然不能讓你有錢呀。」
  「你,555連安全套都要和我AA……」
  「……,也就那一次,後來不都是我買單嘛……」
  「不管,你欺負我……做弟弟的欺負哥哥……沒天理了……555。」
  「好好好,我欺負你,我欺負哥哥你一個。」
  唇舌相交心意相通,林恭在激烈的快感中也濕了眼眶,溫熱的肌膚相貼,最重要的部位相連,他們從來都是在一起的,不曾分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