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年之癢 by 禾韻 (斷背企鵝遇上七年之癢)

當了那麼久的企鵝,他今天才知道原來他們這兒也流行起七年之癢了。
落後到這種程度,他可以投訴動物園信息普及的不夠及時嗎?
現在投訴,不知道是不是太遲了呢?
  為什麼沒孩子呢?
  一
  「 為什麼我們沒有孩子呢?」
  哈里困惑的拍打著肉肉的翅膀,搖搖擺擺的在巢穴裡繞著圈子,憤憤不平的看著他:「 為什麼沒有呢?」
  他想了想,覺得應該婉轉點提醒哈里,兩隻公企鵝是不可能生出蛋的。
  「大概,是時候不到吧。」
  哈里撲到他身上,小孩氣的發脾氣,「是我晚上不夠努力嗎?」
  「 咳,應該不是這方面的問題吧……」
  哈里沮喪了,窩在巢穴裡動也不動,黑黝黝的眼珠子看著他,可憐巴巴的:「 佩珀,我們要是有孩子就好了。」
  有孩子的話,就真的是一家人了,雖然孵化是一段艱苦的時光,可要是能有一個長的像哈里的小傢伙,辛苦點也是他能忍受的。
  可是他根本沒辦法像其他洞穴裡的夫妻一樣,給哈里生下一個小傢伙。
  「對不起啊……」
  他使勁縮著自己的腦袋,羞愧的想用翅膀掩住自己的眼睛。
  「不,不關你的事,肯定是我做得不夠,你,你別這樣。」 哈里笨拙的安慰他,一邊順著他背上不長的軟毛,「 生小孩那麼疼,我們還是不要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每次都會躲在岩石後偷看別人孵蛋的傻瓜口齒不清地這樣安慰著。
  「佩珀,要不……我們去撿一個蛋回來好了。」
  他暫時忘記了自責,呆呆問:「去,去哪裡撿?」
  蛋也會像魚蝦一樣從飼養員的桶裡扔出來讓他們撿嗎?
  哈里扭捏了一下,垂下頭,期期艾艾的用翅膀拍自己圓圓的肚子。
  「去別人洞裡撿啊……」

  要團結,要友愛
  二
  「……」 他楞楞,隨即斥責:「這是偷竊!」
  哈里強辯,且理直氣壯:「 我沒有想把蛋據為己有,我只是想把他們孵出來而已,撿蛋不算竊!」
  他恨鐵不成鋼的用翅膀狠勁的拍哈里的肚子,真想看看裡面是不是被魚蝦給弄塞住了,「你,你,你到底有沒有把飼養員的話放在心裡?你還記不記得飼養員給我們說過什麼! 」
  哈里抽泣了,「要……要團結,要友愛……」
  「 ……」
  「可是,可是我好想孵一個和佩珀你一模一樣的小寶寶出來,想的不得了。」
  哈里開始賴在地上左右搖擺,從左邊滾到右邊,在打算從右邊滾到左邊的時候一下穩不住肥胖的身子,就直愣愣的撞到岩壁上去了。
  他心疼的圍在哈里旁邊,等哈里終於成功站起來後,才下定決心似的,膽膽顫顫把目光移到洞外。
  「 那,就去撿好了。」
  「咦——」 哈里還在揉他撞得不輕的肚子。
  如果被發現,不知道會引起什麼紛爭,可能連飼養員都會覺得他們兩個太不知足。
  明明都能在一起了,還要奢望什麼一家三口。
  「我去撿好了,你笨手笨腳的。」
  他還是看不得哈里去做這種事,就算失敗也是他的錯,哈里在群體裡一向受人歡迎,如果因為這事被鄙視或者排擠,就劃不來了。

  要偷,就要堅持的去偷
  三
  隔壁鄰居湯姆一家這次生了三顆蛋。
  哈里對這事記恨在心,一路嘟噥:「 太蹊蹺了,明明怎麼看都是我比他厲害吧?」
  他趴在岩縫間觀察鄰居家的地形,轉頭瞪眼:「 小聲點,你想被發現嗎?」
  哈里馬上縫好嘴巴,賴在他身邊一起探頭:「 可以了嗎?去吧,去吧。」
  「 你放風,如果有動靜就提醒我。」
  哈里樂的直撲翅膀,完全沒把他的話聽在耳裡,就差沒亂叫了。
  「你說我們的小寶寶叫什麼名字呢?」
  「……」
  放風什麼的,果然還是算了吧。
  他躡手躡腳的慢慢靠近鄰居家的洞穴,那家人果然已經睡了,湯姆溫暖的肚下的蛋形狀漂亮,看得他眼發直。
  如果那蛋是他和哈里的就好了。
  事到如今已經不能退縮了,雖然害怕,還是控制著自己搖晃的身體,慢慢靠近那顆蛋。
  哈里在外頭等得很焦急,一直原地打圈,就在他等到快不耐煩的時候,一聲刺耳的尖聲劃破寂靜,聲源就是剛才佩珀進去的洞穴裡。
  也顧不得剛才佩珀對他的叮囑,哈里搖搖擺擺的爬上了洞口,還沒進去,就看到兩個鄰居正瘋狂地攻擊著什麼。
  尖尖的嘴狠啄在身上,疼得他發不出一點聲響,頭頸上的毛也被啄掉了很多,他無法彈動,只有原地不動的護著懷裡那顆蛋,死活不撒手。
  「 佩……佩珀。」
  他隱約看到哈里那張要哭出來的傻臉,頓時心口酸漲的說不出話來,哈里朝他撲了過來,用身子覆在他身上,鄰居家的兩位立馬毫不留情的往哈里的背上啄去。
  混蛋,叫你平時少吃點,果然太重了點啊……他頂住哈里的體重,小心翼翼的不讓懷裡的蛋受到任何損傷。
  打鬥不光引得其他鄰居前來觀戰,還把值班的工作人員引了過來,一束燈光射在洞穴裡,鄰居停止了瘋狂的攻擊行為,躲開光線。
  「對不起,對不起。」 哈里帶著哭腔道歉。
  鄰居在一旁扇著翅膀咒罵:「 小偷!活該!」
  他只是抱緊懷裡的蛋,絕不放手的架勢,負責他們飲食的工作人員走上前,蹲下來,遲疑了一會,還是摸了摸他頭上光禿禿的一片。
  「 乖,把蛋還給湯姆吧。」
  就算是飼養員,他也不還。
  還差一點他和哈里就可以有孩子了,只差這一丁點了。
  「佩珀,真的那麼想要孩子嗎?」
  飼養員的手又大又溫和,被啄光的地方似乎都沒那麼燒疼了,想要孩子,想和哈里一起孵出小傢伙來,雖然知道是任性,可還是忍不住要努力一下。
  他和哈里一起那麼多年,半輩子都在一起,如果能有一隻小傢伙那多麼圓滿啊。
  工作人員站了起來,連帶把他也抱了起來。
  「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不會有人跟你們搶的。」

  爸爸還是媽媽

  「沒毛了,頭上。」
  他自言自語的在外頭找可以築巢的草,本來負責這些的哈里要孵蛋,所以現在只能他出來覓食啣草。
  飼養員的寬容與大度讓他們理所當然成了被排擠的對象,他內向慣了,也並不太在乎其他的目光,有子萬事都足了。
  只要一想到過些時候家裡就有小傢伙了,就沒法忍住偷笑的衝動。
  「嗨,需要幫忙嗎?」
  因為在情竇初開的時候就和哈里在一起了,他缺乏應付女性的經驗,於是木訥的看著面前的母企鵝,禮貌拒絕:「 不用了,謝謝。」
  就算少出洞穴,他也知道首領的妻子是不能亂攀談的,琳達的丈夫是這兒最強壯的公企鵝,有兩處巢穴,是毫無爭議的老大。
  但老大夫人的熱情卻讓他覺得很難接受。
  是他太久沒出洞了嗎?為什麼現在女性都可以開放到這種地步?
  「不用了,不用了,我要回去了。」 他把收集好的草銜好,準備回巢。
  琳達不依不饒的靠了過來,挑逗味道十足,「 不要那麼悶啊,你家那個不是還在孵蛋嗎?現在回去也是打擾,要不我陪你四周轉轉?」
  面對盛意邀請,他只有節節倒退,「 不用了,哈里還在等我,再見。」
  老大夫人有點慍怒,但還是細聲細語的用翅膀擋住他去路。
  「佩珀,陪我走走。」
  和一隻腦袋缺毛的老企鵝有什麼好走的,這兒年輕力壯多的是,他垂著腦袋,搧開老大夫人擋路的翅膀,頭也不回的走了。
  「佩珀,我好餓啊,而且好累。」
  要堅持孵蛋的哈里苦著臉抱怨,一副想動又不敢動的可憐表情。
  他把小魚銜起,送進哈里嘴巴裡,然後安撫:「 再忍忍就好了,很快就可以有小寶寶了。」
  「唔,我還要吃蝦。」
  他縱容的把所有找到的食物都給了哈里,再用嘴去順哈里身上的毛,蹭了蹭。
  「好想出去玩。」
  「 都要做爸爸了,不能那麼貪玩了。」
  哈里驚恐萬分,搖著腦袋:「 那,那我做媽媽好了。」
  「……」
  「佩珀,我要出去玩。」
  「隨便……媽媽就媽媽……」 他妥協了,反正到最後照顧寶寶的事還是他來做。
  哈里根本也是沒長大的孩子啊。
  寶寶破殼而出了,是個漂亮又聰明的孩子,體格健康,他和哈里將他們的巢穴弄得舒舒服服的,寶寶在軟草墊成的窩裡動著,長著小小尖尖的嘴巴,嘰嘰叫。
  「 啊,寶寶要吃東西了。」
  哈里獻寶似的將今天搶到的大魚拖了出來,萬分自豪的樣子:「 很厲害吧?」
  因為孵蛋而瘦了一圈的哈里還是傻傻的樣子,肚皮都癟了下去,他用喙去撫摸哈里的肚子,不知道怎麼的,就說不出話來。
  「 辛苦你了。」
  哈里像害羞似的撇開頭,「 我是一家之主嘛,佩珀和寶寶都是我的責任啊。」

  什麼才是自己的
  五
  寶寶在長身體,需要的魚蝦就多了起來,於是哈里覓食的時間也自然而然的長了起來。
  「 爸爸,爸爸怎麼還不回來呢?」
  寶寶用頭頂他的肚子,一臉純真疑惑。
  「爸爸要去養家,是很辛苦的。」 他的視線固定在洞口,安慰自己似的重複:「再等等好了。 」
  寶寶現在走路還走得不穩,走一步摔一步,胖乎乎的樣子十分憨厚。
  他在洞口站了一個晚上,等到太陽出來的時候,還是沒有哈里的影子。
  這不是野外,只是動物園而已,能遇到什麼危險呢?
  「啊,佩珀,你快來啊,你家的哈里在琳達那裡啊。」
  有同伴過來通知他,並指出琳達的巢穴位置。
  他有些反映不過來,「哈里在那裡做什麼?」
  來通知他的小企鵝支支唔唔,周邊的公企鵝們倒是起鬨起來。
  「 琳達老公死啦,你說哈里能去幹什麼?哈哈哈,你家哈里被琳達看上了,你說能有什麼好事?」
  「 可能有些誤會。」 他替哈里和自己辯解。
  他和哈里在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了,那個時候常常也有年輕貌美的母企鵝對他們頻頻放電以示友好,可無論他還是哈里都沒有因為這些就放棄對方。
  如果這都不算相愛,那什麼才算呢?
  都過去那麼多年了,在最年輕也是最困難的時候都可以一路過來,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
  「佩……佩珀,你來這裡做什麼?」
  他看到哈里從母企鵝身上爬起來,搖晃的身體似乎站不穩了,質問的聲音也中氣不足。
  「你不好好在家帶寶寶,來這裡做什麼?」
  「嘖,什麼寶寶啊,那是你的種嗎?哈里。」 一旁的琳達親暱的靠在哈里身上,「 把別人的蛋拿回來養,綠帽子也不是這種帶法啊。」
  他深吸幾口氣,眼睛幾乎張不開了,但他不能在琳達面前流露出一絲的弱勢,於是強硬的對哈里說,「 跟我回家,哈里。」
  哈里的腳動了動,搖擺不定的又看了看琳達。
  「跟我回去,哈里,我最後說一次。」
  「對,對不起,佩珀。」
  他全然當聽不到,「 寶寶和我都在等你。 」
  哈里頭垂低了點。
  「我們都在等你……」 幾近懇求。
  「你走吧,佩珀。 」 哈里忽然提高聲音,擺出維護琳達的姿勢,這是一種驅趕敵人的信號。
  「你太悶了,我已經覺得夠了, 根本不是我的孩子, 過家家一樣的遊戲……琳達說的對,我們在一起會適合很多。」
  他們大半輩子都在一起過了,這個時候才說不適合?
  「我和琳達會有自己的孩子。」 哈里驕傲強調:「 自己的。」

  隔壁來了鄰居
  六
  沒有了哈里,生活一下子就變得異常艱難起來。
  寶寶是園裡最結實的孩子,吃的魚蝦也是其他小企鵝的兩倍,可他平時呆慣了洞穴裡,不會討遊客喜歡,也爭不過其他同伴,每日除了飼養員給他們的食物,他根本找不到魚蝦給寶寶。
  「 爸爸,哈里爸爸呢?」
  寶寶最近走路走的還不穩,磕磕碰碰的滾到他面前。
  「 寶寶餓了。」
  他啄啄孩子的嫩毛,「 沒事,再忍忍,等天亮爸爸就去找吃的。」
  他似乎一下子成為了同伴裡的笑柄,大家用憐憫和嘲笑的眼神給他畫了個無法踰越的圈子,這已經是異類了才有的待遇吧?
  有母企鵝扔了條小蝦到他面前, 「嗨,帶回去給小傢伙吃吧。 」
  他垂著頭,搖著身子走向園子最邊角的地方,繼續練習如何討遊客歡喜以便換的打賞的小魚。
  就算沒有哈里,就算沒有哈里……他還是可以一樣好好把寶寶帶大。
  要摔得滑稽,要摔得呆傻,他學著做出各種傻相,可總覺得不得要領。
  但是已經疼得爬不起來了,連彈動的力氣都沒有,如果這樣就累死在這裡,其實也是件好事,哈里不會再回到他們的洞穴裡,寶寶也會被飼養員帶到其他館喂養,沒了他這個傻瓜,一切都變得簡單起來。
  只有他還在計較著過去是如何如何而已。
  「喂,喂——叫的就是你,你沒死吧?」
  聲音似乎是從欄杆那頭傳來的,他要死不活的轉了個身,瞧見了隔壁的鄰居。
  那是頭漂亮的海豹,毛色純白沒有一點雜毛,懶洋洋的趴在地上,前掌穿過欄杆縫隙搭在企鵝園的地盤裡。
  「 我知道你。」 鄰居有點興奮,「 你就是前陣子被拋棄的那個企鵝是不是?喂養員聊天的時候說過。」
  啊,原來他已經聲名遠播到這種地步了啊。
  「 你這樣子遊客怎麼可能注意到呢。 」 鄰居黑亮亮的大眼睜得滾圓,十分可愛的樣子,「 太沒存在感了啊。」
  他還挺在地上,沒搭話。
  「 我叫約瑟,是剛來這兒的。 」 鄰居搖著頭看他,興致高昂的自言自語:「 對了,你家那個跟母企鵝走了,你應該去像個公的去戰鬥啊。」
  他被這句話逗笑了,「 不去戰鬥,我就不是公的了?」
  鄰居也笑:「 我不這樣說,你都不搭理我。 」
  其實他也是聽過約瑟的大名的,前幾天園裡門口的電視屏幕上一直在滾動鄰居的身影,據說是從很遠的地方,花了很大力氣才捕回來的珍貴野生海豹,跟他們不是一個等級的待遇,更加不會為了如何得到更多的魚蝦而頭疼。
  「 過來一點,我這兒還有點吃的,你帶回去給你家小傢伙好了。」
  鄰居用嘴咬著一條大魚,精準的扔在了他面前。
  跟陌生的鄰居,似乎用不著太計較,反正他們隔著欄杆,再怎麼也不會影響到。
  「 謝謝了。」 他叼起魚。
  鄰居很大度:「 沒事,撫養孤兒寡母是雄性的責任。」
  魚啪嚓又掉到地上了。
  「不好意思,口滑。」 他很淡定。
  人類不是有一句話麼,吃人家口軟,他還沒吃到這魚,嘴已經軟了。
  鄰居滾在地上大笑,十分開心的樣子,「 我還沒見過像你這麼傻得企鵝啊,沒見過啊。」
  「你們那裡的企鵝是怎麼樣的?」
  他忽然好奇起來,聽說約瑟來的地方,離這兒很遠,至於遠到什麼程度呢,他也說不清。
  鄰居笑聲戛然而止,翻回身子,沉默的樣子有點可怕。
  「 那裡的企鵝比你們精靈百倍,你有見過幾百幾千甚至上萬的企鵝一起時的情景嗎?」
  想不到……他完全想不到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他一出生就在這個動物園裡,哈里也是。
  「 你的家鄉在哪裡呢?」
  大概都是很寂寞又沒有朋友,才會隔著欄杆這麼聊天,沒有被鄙視的眼神,也沒有觸景傷情的巢穴。
  忽然的就輕鬆起來。
  「 約瑟,你的家鄉在哪裡?」
  善談的鄰居無力的把圓滾滾的頭埋進厚爪裡,不願彈動似地,悶悶說:「 是我們的家鄉。」
  「……」
  「 你的家鄉也在那裡。」
  ——————————————————————————————————————

    大家都是好鄰居
  七
  家鄉,是個什麼概念呢?
  有幾百幾千甚至上萬的企鵝一起下水,這個場景到底又是怎麼樣的呢?
  他小小的腦子想像不出,但又十分十分的嚮往,鄰居不僅比他見多識廣,而且非常大方,每日都接濟他許多魚蝦,還指導他應該如何去取悅每天來的遊客們。
  除了口毒了點,鄰居真只是非常好的海豹。
  「 佩珀,你可以走的更搖晃一點的。」
  不知道多少次爬了起來,他很氣餒:「 我……我知道了。」
  鄰居隔著欄杆,很無奈的感覺,沒有雜毛的皮在陽光下十分耀眼,讓他都想上去摸一摸,難怪每天有那麼多人慕名而來。
  「 算了,不要練了,我以後順便養你也可以的。」
  「不……不用了。 」 有些不好意思的垂垂頭,「 我還要養寶寶的。」
  鄰居越發大度,厚掌一揮:「一起養。」
  「真,真的不用啦。」
  約瑟眨眨他黑圓的眼睛,彆扭的甩甩毛,「 傻企鵝。」
  「……」又開始唾棄他了。
  沒見過這麼傻得企鵝,他跟著默默念。
  「沒見過你這麼傻得企鵝。」
  沒有我大概你早就餓死了吧,他繼續默默念。
  「沒有我,你和你家寶寶早就餓死了吧。 」鄰居咬牙切齒的樣子居然很討喜。
  「真是笨蛋。」約瑟下結語,順便補充:「 難怪你下不出蛋來。」
  忍無可忍,他冷嘲:「 我就是不笨,也生不出蛋來,你厲害你聰明,你也生一個出來看看啊。」
  約瑟哼了兩聲,兩個前掌子蓋在自己眼睛上,「 我不要看笨蛋。」
  他也學著約瑟轉了身,背對著欄杆和鄰居,用翅膀捂眼,「 我也不看笨蛋。」
  大概僵持了很久,他忍不住犯起嘀咕,於是稍微放開了翅膀,想偷看一下鄰居到底在做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太巧了,這時候鄰居也剛好掀開了丁點厚肥爪子,眯著眼朝他這個方向偷看著。
  於是視線相撞,尷尬難免。
  鄰居扒的一聲又把厚掌蓋在眼皮上了,扭了扭身子。
  「約瑟?」 他慢慢走到欄杆邊,用翅膀去戳鄰居的厚毛,「別小氣啦。」
  「 聽說你們飼養員要給你找個老婆。」
  他嚇了一跳,「 不會的!我都沒聽飼養員提過!」
  鄰居悶聲悶氣的哼哼:「 因為你有名啊,誰不知道我們動物園出了你和哈里這對,飼養員於情於理都要給你重新配一個。」
  一提到哈里,他就沉默下來。
  「 有了老婆,你就不會再過來了吧?」鄰居這樣疑問著。
  「不是的……」
  不是這樣的,約瑟和他們都不一樣,可看著鄰居悲傷的表情,他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等有一天,我們一起回家
  八
  企鵝園裡又來了批新的夥伴。
  他對於周邊所有的一切都漠不關心,只專心於寶寶的健康就好,好吧……鄰居忽上忽下變幻莫測的怪脾氣也是他必須關心的。
  這日他等寶寶吃飽睡下後,就準時的去欄杆那邊找鄰居。
  去見約瑟已經和去見飼養員同等重要了,倒不是鄰居會給他魚蝦,只是鄰居那副孤孤單單的樣子,真讓他難受。
  「佩……佩珀。」
  有什麼聲音在岩石後傳來,他一頓,慢慢轉過身子。
  哈里從岩石邊探出一個頭來,期期艾艾的說:「 你要去哪裡?我想見見寶寶,嗯,和你。」
  他不明白為什麼哈里這個時候會來找他,明明幾日前在園裡碰到,哈里也是對他不理不睬的樣子。
  「有什麼事嗎?」
  「啊,沒啊,沒啊,就是想見見你而已。」 哈里陪笑,然後一邊靠近。
  他轉頭就走,繼續往鄰居的方向走去,哈里趕緊跟上他腳步。
  「 佩珀,佩珀,你等等,你等等我,我知錯了,你原諒我吧。」
  哈里失措的表情讓他覺得很茫然,原諒什麼,原諒他拋下寶寶和自己麼。
  「 琳達不是懷孕了嗎。」 他平靜的撇開頭,不想在這件事再痛苦傷心,「 你多陪陪她,別亂玩了。」
  一提到琳達,哈里的表情就變得異常難看。
  他不予理會,直到看見鄰居白茸茸的背脊才露出喜色。
  「 跟在你後面那個是誰?」
  約瑟抬起頭,警戒的看著正朝這邊走來的哈里。
  「嗯,哈里,你知道的。」
  哈里跑得急促喘氣,在看到約瑟的一瞬間整個身子就摔在了地上,大叫起來。
  約瑟擺出凶惡的戰鬥姿勢,平日圓滾滾的身子在挺起來後也非常的有氣勢,嗯,類似狩獵的姿態。
  他也被嚇楞在一旁,等回過神後,哈里已經一邊大叫著一邊逃跑了。
  約瑟,真的恐怖到這種地步了嗎。
  「哈哈,哈哈,這就是哈里,和你一起長大的傢伙?」
  他看著哈里逃跑的背影,無力的坐下,「 嗯,是的,一起長大的。」
  約瑟重新懶洋洋趴在地上,曬著太陽,「 一起長大的嗎?我也有很多一起長大的朋友。」
  「那他們去哪裡了呢?」 他靠近了點,約瑟的毛皮摸起來好舒服。
  「 大多數的都被殺了,人類需要吃,需要穿,需要玩樂。」 約瑟偏著腦袋,黑洞洞的眼沒有底似的,「 我算好運氣的了,佩珀。」
  他毛骨悚然的聽著,他接觸到的人類只有溫柔的飼養員,他想不到人類會剝掉約瑟的皮,吃約瑟的肉。
  光這樣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我運氣很好,沒死,還遇到你啊。」
  「……」
  厚掌子輕輕壓在他腦袋上,親暱的觸碰著,鄰居微笑著看他,「 佩珀,過來我這裡吧。」
  一直都是隔著欄杆的,他最多摸過鄰居的厚掌,他疑惑看看四周:「 怎麼過去?」
  約瑟神秘的笑:「 那邊有一欄比其他地方更大一點,你的話擠一擠,應該可以的。」
  他找到鄰居說的那一欄,試了試,有點難。
  「 來吧,佩珀。」
  鄰居在那邊鼓勵他。
  可是那邊不是他們企鵝的世界,就像哈里懼怕約瑟一樣,他也懼怕著約瑟之外的海豹。
  「 你是我見過的最笨最傻的企鵝了。」 鄰居還是老生重談。
  「……」 知道了,知道了,反正他什麼都不行就是了。
  「可是你是最勇敢的,佩珀」
  「 過來吧。」
  因為這種程度的鼓勵就動心了,他大概真的是傻瓜吧。
  因為一用力,卡在中間的身子失去了重心,一下子就倒了過去。
  厚厚的身子把他墊住了。
  鄰居蹭著他,愉悅的把他壓在身下,打滾了幾下。
  「 我帶你去水裡吧,你到我背上來。」
  雖然不知道鄰居意圖在哪裡, 他還是聽話的爬了上去。
  「 閉上眼睛啊,佩珀,你不是想知道家鄉是什麼感覺嗎?」
  鄰居下水的時候,這樣吩咐他。
  他緊閉住眼睛,下水的感覺即熟悉又陌生,因為閉著眼,就覺得恐慌起來。
  「 你想啊,佩珀,我們就在家鄉里,沒有邊際的大海,你感覺到了嗎?」
  因為是閉著眼,他看不到水池的邊際,好像真的就在廣闊無垠的大海裡,只有風聲,沒有盡頭。
  「佩珀,我們的家鄉就是這種感覺啊。」
  明明是那麼開心的語調,可是他總感覺鄰居這個時候就快哭了。
  重新從欄杆裡擠回起鵝的園地,他濕漉漉的一身水,就拚命搖起身子,把水都甩在了鄰居的毛皮上。
  「佩珀。」
  「嗯?」
  「 不要跟哈里和好。」
  「咦……」
  鄰居用鄙視的口吻,教訓他:「 你以為那個哈里為什麼會回來找你?你們企鵝園裡新來的一個已經成為老大了,琳達拋棄了哈里,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那個……」 他想說話。
  「 憑哈里的能力根本守不住琳達以前老公留下來的兩處地盤,所以他被拋棄了,才回來找你的。」
  「那個…… 」好歹讓他說句話吧。
  約瑟惱羞成怒瞪視他:「 你明不明白,他是被拋棄才來找你的,你要是跟這種東西和好,你就別來找我!」
  「那個——」 他終於打算約瑟的喋喋不休,大聲說:「 我沒想過和他和好。」
  「真的?」
  他斬釘截鐵:「真的。」
  鄰居聽了保證,一下子就矜持起來,撥弄了幾下自己的厚掌子,「你,你反正放聰明點就好。」
  鄰居比他高大強壯不止一倍,可耍脾氣的樣子異常可愛,害他都不想離開了。
  「既然這樣,那我以後回家鄉的時候,也把你帶上。」
  鄰居語氣柔和了些,對他做出保證,他覺得這種語氣,應該算是很認真的保證了吧。
  「 如果能出去,我一定會把你帶上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自己又笨拙又呆傻,會不會成為鄰居的累贅呢?
  「那,那還要把寶寶帶上。」
  雖然可能真的,一輩子都回不了家鄉,可是鄰居認真又堅定的樣子,讓他都覺得幸福起來。
  「好,把寶寶也要帶上。 」
  聽著一遍一遍的承諾,他就忍不住心酸起來,說不出是快樂還是痛苦,只是用嘴輕輕啄著鄰居厚實的掌。
  「好,我們一起回去。」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好萌!!!!!!!!!!!!!!!!!!!!!(爆炸)(?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