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鬼 BY newji_夜羽 (腹黑攻X別扭受 短文)

第 1 章
  農曆七月,鬼門大開的日子。
  午夜不到,街上的行人已經格外的稀少,尤其是在一些僻靜的街巷中更是人跡罕至,平時還算乾淨的街邊的牆角處多了許多燃盡的灰燼,還有零星的幾個人靜靜的蹲在牆角燒著東西,不旺的火苗在夜風中微微的顫抖著,空氣中有淡淡的紙張燃燒的味道。
  一個身影從小巷的盡頭慢慢的走來,邊走邊不時地打量著路邊一堆堆燃盡的黑灰,每一個灰堆外都畫了一個白色的圈,圈子裡寫著先人的名字,為的是防止燒給祖先的供奉被遊魂野鬼占了便宜。
  當然也是好心的人會格外的燒一些供奉給那些可憐的孤魂。
  牆角處坐了一個老人,不時的點上一個元寶紙錢,垂著目,口中念念有詞。他的身邊圍了幾個人,大多面色憔悴身形枯槁,他們靜靜的看著老人手中燃燒的黃紙,眼神中沒有一絲活氣。
  一疊黃紙燃盡,離老人最近的一個身影彎腰從地上撿起點什麼,然後就轉身離開了,本來站在他後面的一個立即頂了上去,應該是有點熱鬧的場面,偏偏安靜的像一出無聲電影。
  那人站著看了一會,向那邊走了幾步,又猶豫著退了回來,繼續慢慢的向巷子那頭走去。
  小巷裡唯一的一盞路燈下路面,一個老婦人正在燒著紙錢,圈裡的灰燼已經積了很多了,可她身邊還堆了高高的一摞。
  那人停下了腳步,目光落在那堆紙灰上,夜風一過,幾片灰燼被帶落到圈子的邊緣,將要滾落到圈外的時候又被老人伸手掃了回來,如此往復了好幾次。
  觀察了一陣,那人輕輕的走了過去,在老人身邊蹲了下來,他的到來沒有驚擾任何人,老人依然靜靜的燒著紙錢,口中默念著先人的名字。
  黯淡的燈光下依稀可見那人的面貌。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男子,極俊俏的長相,只是面色過於蒼白,連唇色都是極淡的,一對眸子黑黝黝如不見底的寒潭,一身天青色的綢衣,也不是是哪個朝代的,雖然做工精細卻很老舊了。
  又一陣風過,幾張焦黑的銀紙顫顫巍巍的滾到了白圈之外。
  男子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喜色,伸手就去撿那幾片紙灰。可他的手才堪堪碰到紙屑,就被老太婆眼疾手快的掃回了圈子裡。
  男子一怒,竟然直接伸手向圈裡搶去。可還沒等碰到一絲紙屑,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了開去。男子猛然回頭,赫然間對上一雙帶笑的眸子,先是一驚,馬上又鎮定了下來,目光陰冷的看著對方抓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不問而取是為盜也。”拉住他的人溫和一笑。
  拉著男子的也是一個年輕的男人,略長兩歲的樣子,同樣是蒼白臉孔俊朗的相貌,穿著一身做工考究的黑色西服,不同的是一雙眼溫柔似水。
  “你家的?”男子冷冷的問。
  “那到也不是。不過,舉頭三尺有神明啊!”男子說著,始終帶笑的眉眼輕輕的向上斜了一下。
  青衣男子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不由一驚。原本空無一物的燈柱頂上不知何時竟停了一隻碩大的烏鴉,身如墨玉,一對眼睛竟然是妖異的紅色——冥界鬼差,專司監督之職。
  搶人供奉雖然不是大罪,可是如果認真罰起來也夠他脫胎換骨幾回的。
  也不道謝,青衣男子哼了一聲,甩開那人的手就向巷子深處走去。
  “青瓷!”黑衣男子追了上去。
  “秦天,你煩不煩啊!”青衣人有點惱羞成怒,轉過身吼了黑衣男子一句,接著一陣青煙酒消失了個無影無蹤。
  秦天看著眼前的空氣無奈的苦笑了一下。不愧是八百年的老鬼,自己這個新鬼真是望塵莫及啊。
  
  秦天是個幸福的人,雖然英年早逝,但朋友家人依然時時記掛,所以初到地府報導的他身家頗為殷實。可沒想到鬼也欺生,他雖有大把供奉,可日子過得著實不怎麼樣。直到遇到了青瓷,這個八百年的老鬼雖然孤傲,但卻願意護他,有青瓷在,老鬼們總要忌憚三分。
  跟著青瓷,秦天的日子愜意了許多,雖然青瓷對他愛理不理,不過秦天這人向來能自得其樂,尤其是還有這個一個算得上尤物的人在眼前,鬼複何求啊!鬼大多保持著生前的樣子,看青瓷的樣子,死的時候也不過就是二十出頭,比自己還要小上幾歲。
  青瓷不喜歡說自己的事,秦天也不敢多問,怕惹惱了青瓷把他趕出去,雖然他現在有的是手段在這鬼界過得如魚得水,可他這些年早對青瓷生了愛慕,如果離開了青瓷,真是做鬼都沒有滋味了。
  青瓷的身世,秦天是花了點手段從一個九百年的老鬼嘴裡問出來的。原來青瓷本是官家的公子,因為父親為官清正,被同僚陷害之後落了個滿門抄斬,當時青瓷才十六卻早因才貌而名滿京城,皇帝沒捨得殺,弄進皇宮給皇子們做了伴讀,可惜沒過幾年,不及弱冠就鬱鬱而終了。
  親族都死絕了,自然沒有人燒供奉,早死的親人都投了胎,青瓷不願,說世間骯髒,不如留在陰間做鬼,就這樣成了一個孤鬼。
  沒有供奉,青瓷日子過得清苦。每年中元節,百鬼夜行,青瓷也會去,可他性子傲,別人的施捨他不屑要,只是偶爾拾一點被風吹散的紙灰。
  秦天提過要把自己的供奉分青瓷一點,卻惹了他生氣,秦天也就不敢再提了。青瓷雖然不愛說話,可秦天卻總是能把他的心思猜個八九不離十。
  彆扭小鬼!雖然青瓷比秦天老了幾百歲,可在秦天看來,他不過是個愛鬧彆扭的小鬼。
  鬼的生命是無盡的,可是大多是鬼還是希望能再世為人,人間的生活比陰間可要多姿多彩許多,就算只有幾十年,也強過地府千年。可是並不是每個鬼都有投人胎的機會,就算有了名額,沒有銀錢打點,也只能排在後面。
  不過,這些煩惱秦天並沒有,這些年,他早和鬼界的通判們混得熟稔,再加上他生前沒有作惡,又是因為救人才死的,所以弄個投胎的名額不是什麼難事。
  這樣的名額青瓷也有,可他打定了主意留在陰間,所以也就從來不去打點。
  農曆六月的時候,轉輪殿送來了一封文書,大意是已經幫秦天安排好了人家,是他本家的一個姐姐,八月初一就可以去轉輪台投胎。
  當時秦天不在,收信的是青瓷。
  
  秦天寞落的看著眼前破敗幽深的陋巷,他不明白為什麼自上個月起青瓷就對他不理不睬,動輒還大發雷霆。往年的七月都是他陪青瓷一起上來的,看著他四處撿一些被遺落的供奉,然後陪他回家看看,有一次被青瓷看見自己老媽給自己燒了個紙紮的姑娘,一向少言青瓷竟足足打擊了他半個月。可今年,青瓷不但不讓他跟著,還第一次動手搶別人的供,這讓秦天非常的意外。
  隱隱的,秦天察覺出些什麼,他有點激動,卻不敢肯定,因為,青瓷一直在回避他的感情。
  
  另一條小巷的角落,青瓷怔怔的看著手裡的東西——一疊銀紙。
  還差一點點才夠,早知道就去拿人家的施捨了,可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青瓷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一顆淚珠順著眼角滑落。
  知道他要投胎了,明知道結果還是傻傻的拿了自己的名額去問。果然,想插隊和他投到一處是要給點好處的。
  找秦天要他一定會幫自己的,可就是開不了口。如今可好,供奉湊不齊,還讓秦天看到了自己強搶別人供奉的醜態。
  剛才遇上了答應幫自己的鬼差,可那鬼看了看他手上的銀紙,就飛走了,臨走告訴他,這次轉生的名冊已經交上去了,等明年吧。
  八月初一,只有十五天了。
  子時回到鬼門關,遠遠的就看見秦天站在那裡等他,再回頭看一眼人間,想著明年這時候再來應該可以看見轉生的小秦天了。
  
  八月初一一早醒來,秦天已經不在小屋裡了。
  青瓷換下穿了百年的青衫,從自己的百寶囊裡拿出一套白色的西服,那是秦天給他的,他一直不願穿。
  轉輪臺上已經密密麻麻站了人,下面是轉生池,跳下去就是新的一生。鬼差們守在池邊勾著名冊。
  隔得太遠,青瓷看不清誰是秦天,可他還是定定的站在那裡,目不轉睛的盯著轉輪台。
  整整一天,一萬三千六百個轉生的人,青瓷一個個數過,一個個祝福。
  子時一過,最後一個鬼魂跳進轉生池。
  “秦天……”青瓷輕輕的喚了一聲。
  “叫我幹什麼?”身後突然傳來聲音。
  青瓷驚訝的轉頭,一身黑衣的秦天含笑站在他的身後,青瓷一臉的難以置信。
  “青瓷,我都看見了。”秦天說著一把緊緊抱著還在未回過神來的青瓷。
  失而復得的驚喜讓青瓷再顧不得什麼,伏在秦天肩頭泣不成聲。
  大喜過望的秦天一把抱起青瓷就向他們的小屋飛奔而去。
  “秦天,你這像什麼話,快放下我!!”青瓷看著一路上百鬼們目瞪口呆的神情,羞得幾乎快昏死過去。
  “我不會飛啊。”菜鳥新鬼理直氣壯地說。
  八月初二,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秦天終於得償所願的進了青瓷的臥室,如願以償的做了一回色/鬼。
  
  這年冬至前夕,秦天給老媽托了個夢。
  冬至這天,鬼差們給眾鬼送來了人間親人燒的供奉。很意外的,青瓷也有一份,這是八百年來他第一次受到屬於自己的供奉。
  大大的銀紙包上面寫著——兒媳:賀青瓷。另一個一起送來的銀紙包上寫著——兒:秦天。
  送信的鬼差笑得曖昧。
  “秦天,你給我滾出來!!” 青瓷在院子裡吼。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