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青菜的完美遊戲記 by 做白日夢的青菜 (將軍BOSSX小白受)

關於3級的羽靈青菜是怎麼飛到39級漁村旁邊的樹上這個問題,至今仍然是個迷。
只是青菜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掛在樹上,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動彈不得,只好在普通頻道里求救。
「你是羽毛?」有個法師踩著飛劍從羽靈青菜的旁邊經過,疑惑看了掛在樹間的青菜亮晶晶的雙手。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羽毛,也可能是羽芒吧~~」
法師有點無語,斜起眼睛看著這個連自己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
青菜見他不說話,更急了:「哭哭,~~我要下來。」
法師只好問:「你會飛嗎?」
「哭哭,飛?不會呀~~教教我……」青菜在公共頻道打出哭的圖。
法師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炫耀一般的踩著飛劍,頭也不回的飛走了。
這是開服的第七個小時,39級的區域幾乎是沒有玩家的,偶爾有幾個怪頂著深橘色的名字從青菜腳下晃過來晃過去,看得青菜心驚膽寒,欲哭無淚。(其實,是有回城的技能的,可是我們可憐的主角青菜是不知道的。)

沒有玩家來打,閒得實在無聊的大BOSS秦嶺將軍像往常一樣帶著一群骷髏戰士在海灘旁走來走去。
一路,已經走到樹下。聽到異動,將軍抬頭,看見一個3級羽靈的玩家掛在樹上。且不說3級的羽靈是怎麼跑到遠在千里外的漁村這地方,單是他一身裝束就實在令人驚嘆的緊。
明明是法術攻擊的職業,穿的竟然是抗武力攻擊的衣服,手上亮晶晶的是武力攻擊的拳套(羽靈的技能必須是法術攻擊的法器才可以發出),好一隻重甲拳套不能法術攻擊不會飛的3級白痴羽靈啊。
於是大BOSS秦嶺將軍在樹下躊躇半晌。以他的職業道德來說,有人闖入他的領域應該是格殺勿論的。而且,只要這個白痴羽靈死掉以後,他就可以回到最近的城市了。不過——秦嶺將軍又抬頭看了一眼這只雙手亮晶晶的重甲拳套不能法術攻擊不會飛的3級白痴羽靈——攻擊這樣的玩家,實在有損他BOSS的威名。而且,就算這個白痴羽靈回到離這裡最近的漁村,他大概也不知道怎麼回到自己應該去的積羽城吧。
各怪自掃門前雪,莫管玩家瓦上霜。於是,秦嶺將軍抬起腳,重新不緊不慢的在沙灘上邁步前行——後面跟著一群跑來跑去的骷髏戰士。
秦嶺將軍再轉了一圈回來時候,青菜已經不在那顆樹上了。也不知道是他終於知道怎麼回去了,還是被人救了,或者是被下邊的怪打死了。

青菜其實已經下線了。
在在樹上掛了幾個小時求救無門以後,青菜在電腦前已經無聊到只能玩手指頭了。
反正明天再上線時候總會有辦法的,樂觀的青菜這樣安慰著自己,於是斷了遊戲快快樂樂的去睡覺了。


經過了日昇日落又是日昇日落,秦嶺將軍不知轉了多少圈後,沙灘上漸漸有了些玩家,不過大多是些37/8級的玩家。看見悠閒散步的將軍,一個個唯恐避之不及,看的將軍很是無趣,於是火氣越積越高,腳步也越發憤怒。
終於,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為了完成任務孤身衝上前來向將軍發起攻擊,於是將軍的怒火暴發。
將軍射出金系攻擊追上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攻擊頗高,攻勢猛烈。
這傢伙眼看不敵,一路狂奔向漁村準備傳送逃走。
將軍哪裡肯放,驅動戰馬加緊跟上。
一個跑,一個跟。
一路周圍玩家死傷無數,普通頻道里幾個同樣的信息迅速刷著屏幕:將軍來啦,大家快跑啊~~~~~
眼看著玩家已經進了漁村,正站在傳送師面前。將軍一個箭步衝上去,一陣猛烈的攻擊——整個世界安靜了。
漁村內外浮屍遍野,除了七扭八歪躺在地上的,就是剛從漁村外死掉回城的人半截入土的。(漁村的一個BUG,不知道有沒有人注意到,有時候死了以後回城,會只有半個身子在上面,很是嚇人。)
將軍滿意的掃眼一看,在一眾平躺飆淚的人裡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青菜」。嗯,這不是昨天那個重甲拳套不能法術攻擊不會飛的3級白痴羽靈嗎?不知道他是被打死回的城,還是自己摸過來的。
「哭哭,我要回積羽城。」青菜躺在地上大哭。
「(驚訝狀) 你是怎麼來這裡的?」躺在旁邊頂著「鳳鳳於飛 幫主」稱號叫墨藍山茶的羽靈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3級的重甲拳套小羽靈。
「哭哭,我也不知道。」青菜繼續大哭。
墨藍山茶的頭頂凝出一個豆大的汗滴,半晌,墨藍山茶說:「我找個人來帶你回去吧。」
「哭哭,謝謝姐姐。」
墨藍山茶從地上站起來,一邊復活青菜,一邊與人私聊了一會,然後又對青菜說:「我找了一隻妖獸來,一會讓他帶你回城。」
「好,謝謝姐姐,姐姐真是大好人。」青菜也站起來,感激涕零道。
「白痴小青菜,要不要進我們幫?」墨藍山茶調皮的擠了擠眼睛。
「啊?進幫有什麼好處嗎?」青菜睜大眼睛。
「能經常看見你這種重甲拳套敏毛毛對我們整個幫派的人會是個多麼大的娛樂啊。」墨藍山茶搖著扇子半掩玉面陰險的笑著。
說著話,一個叫魔風狂戰的衣冠禽獸——穿著衣服的老虎手持兩把大斧從天而降,落在墨藍山茶面前,「老大,3級拳套重甲白痴毛毛在哪裡?快讓我參觀一下,見識見識,開開眼界。」
「哭哭,我不是白痴。」青菜垂淚。
「(斜眼)」三條黑線在墨藍山茶頭上落下。
「(斜眼)」三條黑線在魔風狂戰頭上落下。
「別浪費時間了,小魔,趕快送他回去再回來練級。」墨藍山茶說著。
「是,老大。」魔風狂戰變成赤身白虎,背上青菜,四蹄使力,向遙遠的地方跑去。
騎在白色老虎背上,如風馳電掣一般,一路上虎虎生風,從這一天起,青菜奠基了對於白色老虎的嚮往——我的夢中情人,他一定要是一隻可以讓我騎上奔馳的白色的老虎……
將軍在沙灘上停下腳步,瞇起眼睛看著遠去的一人一虎。恐怕,以後再也看不見這樣一個白痴啦……

這樣無聊的日子,不如……
心念微動,將軍心生一計,指著來身後一個骷髏戰士,「你,過來。」
骷髏戰士急忙跑上去,諂媚的問:「將軍,您找小的什麼事?」
「你來替我兩天,我出去逛兩天再回來。」將軍抖抖身子,看一眼遠處正在打怪的人們。
骷髏戰士雙膝一軟,跪了下來,「將軍,不要啊。您德高權重,我們哪敢佔您的位置。」而且,——如果做了BOSS就沒人敢打了,沒人打就不會死,不死就不能在重生地休息,不能休息就只能一直在這個沙灘上轉來轉去,看這個早就看過無數遍看的不想再看了的海灘風光。——不要啊~~~寧做小怪不做BOSS啊。
將軍一皺眉,「你不願意?你想變成石碑永遠躺在這個安靜的沙灘上嗎?」
天啊,這比替身BOSS還可怕,「不……不……小的……小的……」
「廢那麼多話幹什麼?」將軍催動法力,一瞬間自己與骷髏戰士掉了個個兒,「你留在這兒看著看著吧。」
不等剛變成將軍的骷髏戰士說話,將軍查看坐標,一個傳送大法,將自己遠遠的傳送了出去。

一路上,經過被秒殺——回到最近城市——上路——再被秒殺——再回到最近城市……魔風狂戰終於駝著青菜回到了積羽城。
「哎呀我的娘啊,總算把你送回來了,這趟跑的可累死我了。」
「謝謝你!!」青菜感激涕零,幾乎抱住小魔要抱頭痛哭。
「得了得了,剛才老大傳話給我,說讓我拉你進幫。你要謝我,就趕快在這個入幫申請上籤字吧。」小魔遞來一張單子,「你就寫上『同意』就行了。」
「同意就行了嗎?」青菜連內容也沒有看,直接寫上「同意」兩個字。
同意書剛剛簽訂好,幫派的話語頻道里墨藍山茶的話瞬間出現:「大家,重甲拳套毛毛來啦。」
北辰玉:「-O-在哪裡在哪裡?」
千百二輕鸞:「(驚訝)進來了?我要看。」
白小麼:「(淚流滿面)極品,這是極品啊,我白小麼此生能見此種極品,死而無憾。」
北辰御:「(流汗)你們真不HD。」
青菜:「…… …… (流汗)我好像進了狼窩了。」
墨藍山茶搖著扇子半掩玉面陰險的笑道:「一入本幫深似海,從此良人是路人,既然你已簽了本幫的賣身契,那……。」
白小麼陰笑:「老大的意思就是,你進了我們的賊窩,想出去是不可能了。」
北辰玉:「(奸笑)我們一定會好好愛護你的。」
千百二輕鸞:「(奸笑)我們會讓你享受最高等的待遇的。」
三根黑線從青菜的頭上落下,似乎聞到邪惡的味道。烏鴉在頭上叫著,一陣冷風打著卷從青菜面前飄過,青菜不由打了個寒噤。


青菜終於開始練級了。
鳳鳳於飛幫派裡各人雖然算不上練級狂,可是大家也都在積極練級。不幾日,大家已經迅速竄上40級。
只有青菜,自從9級死亡會掉經驗以後,一直在10級與11級徘徊著。每當打了約5%的經驗時候,就會死一次,死的速度之頻,令人咋舌。
青菜空無一人既沒有人又沒有怪的山上轉不出去,終於大喝一聲:「我不玩啦。」
「等了半天,終於等到這一句了。」旁邊一聲幽幽的嘆息。
「什麼人?」青菜四下看看,卻找不到說話的人。
「在這兒呢。」旁邊一株仙鶴草搖了搖綠色枝葉,忽然搖身一變,高大的秦嶺將軍赫然立於眼前。
青菜眼睛都直了,忽然轉身便跑,邊跑邊大喊著「不好啦,將軍來啦,救命啊~~~~~~~」
「你喊吧,這裡地勢偏僻,你就是喊破了嗓子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將軍幽幽的說。
青菜退後幾步,指著將軍,手指顫抖,「你……你……你不是應該在漁村嗎,怎麼會到這裡。」
將軍在一旁坐下,「我無聊嘛,在沙灘上轉來轉去也沒什麼新鮮的,還不如看你這樣的白痴打怪。」
「哭哭,我不是白痴。」
將軍鄙夷的看著青菜,「10級你練了兩天,11級到現在為止是練了第三天,平均打十個怪死一次,你不是白痴誰是?」
「你……你怎麼知道?」青菜睜大眼睛。
將軍打個呵欠,「我都說了我無聊了嘛,所以跟著你幾天了。——畢竟這樣的玩家百年難遇啊。」
青菜心裡一動,「那……你是怪,你肯定很熟悉地圖了。」
「是啊。」將軍斜眼看一眼青菜,「你想幹嘛?」
「我……我想從這個山裡出去。」
將軍側目,「這簡單,我殺了你你回城就行了。」
「不要。」青菜號啕大哭,「我好不容易90%的經驗,好不容易快升級了。」
「山那頭是高級怪,反正你過去也會死的。」
「我不要,我要回城。」青菜垂淚。
「真是麻煩。」將軍皺眉,「如果我帶你過去,那大家不就知道我私逃了嘛,我可不想被告發,被系統當成BUG。」
青菜噘起嘴,「你不帶我去,我就向GM告發,說系統出現BUG,將軍私逃。」
「……」
「……」
兩人,不對是一人一怪大眼瞪小眼半天,將軍終於妥協了。
「好吧,算你狠。我駝你出山,可是只帶你到山底。到了山底你是被怪打死,還是再迷路一律我都不管。」
青菜歡天喜地的爬上將軍的戰馬,將軍驅動戰馬一路奔馳下山。
在山下,將軍把青菜放了下來,「快走吧。」將軍說著,自己兩次變成路過一顆仙鶴草。

江湖傳言曰:
「你聽沒聽說,前幾天有人看見秦嶺將軍竟然在最南方白嶺附近出現?」
「胡說八道,將軍怎麼會跑到白嶺去。」
「聽說是BUG呢。」
「要不要報告GM啊。」
「說不定是系統特意做的呢。」


關於青菜一直在11級以內徘徊的事情,整個幫派都覺得很奇怪,於是決定派去專人去探視一下。
幫主墨藍山茶帶著同是羽靈的寒緞涼綢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青菜可以兩週了還沒有升到別人兩小時就可以升到的級別。
兩人剛在青菜旁邊落下,青菜便向兩人哭訴,「哭哭,老大,為什麼我總是死?」
「我哪兒知道?」墨藍山茶攤開雙手,「我們裡面以前又沒有兩天還升不到十五級的白 痴——不對……」墨藍山茶斜眼看了一眼站在寒緞涼綢。
「啊?」寒緞涼綢向後跳開一步,「老大,我……」
墨藍山茶抖開扇子,掩唇而笑,「有個人白 痴,跳到樹枝上下不來,找了個高級法師打自己打死了才下來——還害得幫他的法師頂著殺手的名字兩天,被人殺了三次,爆了兩套材料一件裝備。」
寒緞涼綢的臉迅速的紅掉腳後跟,「老大,這種陳年往事不用拿來介紹了吧。」
「那哪兒行?」墨藍山茶得意的笑著,「我會整理出來隨時回味娛樂大家的。哦哈哈哈~~~」
寒緞涼綢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惡魔女王。
為了轉移話題,寒緞涼綢對青菜說:「你平時是怎麼打怪的。」
「就是這樣啊……」青菜習慣性的舉起杖子,一杖子敲在怪的頭上,一下、兩下、三下……當然,怪物也毫不留情的反咬青菜,一下、兩下、三下……掛掉……
「哭哭,怪好厲害。」青菜躺在地上哭著看向墨藍山茶和寒緞涼綢,卻見兩個人裡,定力差的寒緞涼綢吐血倒地不起,而定力強的墨藍山茶則嘴角抽搐的看著青菜。
「你……就是這麼打怪的?」墨藍山茶嘴角抽搐的看著青菜。
「是……是啊,有什麼不對的嗎?」青菜無辜睜大眼睛。
「你不會用技能嗎?」墨藍山茶無奈的問。
「技……技能?技能是什麼?」
「哈哈哈哈~~~~」寒緞涼綢在地上笑的直打滾,「哈哈……我終於不是這個幫最白 痴的啦……哈哈哈……青菜幸虧你來幫裡了……哈哈哈……青菜我愛你……哈哈哈……笑死我啦……」
墨藍山茶嘴角再抽動一下,「可是既使你是用杖子敲怪,11級的也不應該這麼容易死啊?」
「我……我不知道。」
墨藍山茶無奈了,研究了一下青菜身上的裝備,一身新手裝,新手杖子。這樣的裝備……
「等會兒。」墨藍山茶說,然後飛到離的不遠的城市裡買了把10級左右的法攻武器和一整套裝備,飛回青菜身邊。
墨藍山茶先復活了青菜,再把身上新買的東西遞給他,「你換上這個。」
青菜接過來,卻愁眉苦臉的說:「老大,換不上?」
「哪些是紅的?」墨藍山茶問。
「>_< 全是。」
「你……沒加過點嗎?」
「加點?什麼加點?」
「你……是怎麼到的11級?」

一邊吐血,一邊耐著性子教導青菜怎樣使用技能,怎樣給自己的各項屬性加點數,怎樣分配點數。等到青菜終於學會的時候,墨藍山茶已經基本處於血盡人亡的狀態了。
「不行。我要下去睡一下,教你玩累死我了。」
「老大再見。」青菜揮揮手。
「等等我,我也下去睡覺,我笑的累死了,肚子都疼了。」寒緞涼綢拽著墨藍山茶衣角,兩人一起展翅離開。
青菜高高興興的舉著墨藍山茶剛剛打造的新法劍去打怪,學會了用技能,果然打怪順利了許多也快了許多,只一會兒功夫就升到了12級。
「太高興啦,我終於升到了12級啦。」青菜高興的跳起來,在幫派頻道大叫著。
眾人側目。
青菜的彪悍事蹟已經傳遍了整個幫派,鑑於「鳳鳳於飛」一向以恥為榮,所以這樣的彪悍事蹟自然成了幫內美談。
「青菜,你厲害啊,全服恐怕找不出來幾個了。」魔風狂戰說,「我以曾經駝你越過千山萬水為榮。」
「沒錯。」胭脂咬咬點頭,「要練就練絕的。青菜你不應該聽老大的,你應該專練重甲拳套,等你練到80級的重甲拳套,一定會成為本服的一大傳奇的。」
千百二輕鸞:「飄過,我竟然在這種幫派裡,真是神奇。」
青菜心中高興,自然不管其他人怎樣說,繼續新奇的打怪工作。
「跟了你這麼久,你終於學會技能了。」一個幽幽的聲音。
青菜嚇一跳,左右看看,大喝一聲,「是誰?快出來。」
一棵本應該出現的二級區域的老樹根上伸出一隻手,向青菜招了招手,「那天可是我從山上把你帶下來的,你忘記了嗎?」
「秦嶺將軍?」青菜睜大眼睛,驚異的看著那棵長著手的老樹根。
老樹根欣慰的點點頭,「跟了你這麼多天,終於看見你學會技能了,太不容易了。」
青菜斜了老樹根一眼,「將軍,你又逃崗了,小心被系統當成BUG抓回去了哦。」
老樹根不屑的瞥了一眼青菜,「你這個BUG玩家沒有資格說我。」
>_< 被怪笑話了。
「你欺負我,我……我要去報告GM。」青菜恨恨的說。
老樹根得意的笑起來,「去吧,以你以前的經歷,GM一定會認為是你不熟悉遊戲看走了眼了。」
「哭哭,怪欺負人。」
「我哪有。」老樹根陰險的笑著,「你看我這麼老實的呆在一個地方,既沒有打你,也沒有妨礙你,哪有欺負你呢。」
「挖掉你!」青菜惡狠狠的揮起礦鏟。
礦鏟剛碰到老樹跟,系統自動發出了提示:等級不夠,不能進行此操作。
「BUG玩家,不行吧。」老樹根笑瞇瞇的看著青菜。
青菜狠狠的摔掉礦鏟,「哼,我去打怪,不理你了。」
老樹根伸出手帕揮揮手,「快去吧,我會隨時在你的身旁,看著一個白痴是怎樣成長的。」

話說青菜在墨藍山茶暴扁式的教育下終於學會了用技能打怪。
這於青菜的自主式成長當然是件好事,可是對於整個鳳鳳於飛幫派和秦嶺將軍來說卻是少了很大的樂趣,以致於很長一段時間內,秦嶺將軍都徘徊於漁村的沙灘上,每天打著呵欠懶洋洋的游弋於群怪與前來打怪的人之間。
玩家們的級別都已經慢慢升高了,來與秦嶺將軍決一勝負的玩家也漸漸多了起來,將軍每天也是在生生死死中輪迴著。當然,偶爾還是會趁人少的時候換了身份跑去偷看青菜,因為……還是有一些其他的樂趣的。
「哭哭,為什麼我都沒有錢?我的武器還是10級的,我只買得起10級的杖子。」17級的青菜在幫派裡哭道。
「青菜,我這裡有一把14級的三星法杖,給你用好了。」北辰玉說。
「啊,抱住,謝謝小玉。」
「那我把杖子寄給你。」
秦嶺將軍化做一株芙苓趴在青菜的腳邊,抬起一隻眼睛,心中不屑道:「反正你也用不了幾天。」並沒有說出來,所以青菜也並沒注意到將軍的存在,仍然高興的飛回城去收郵包了。
「終於可以打同級的怪啦。」收到杖子的青菜興奮的在幫派裡叫著。
眾人側目。
「難道……你一直打的是比自己級低的怪?」千百二輕鸞疑惑道。
「有什麼……不對嗎?」青菜小心翼翼問。
眾人頭上俱落下三條黑線。
「打平級的怪應該才是比較正常吧。」北辰御道。
「是……嗎?」青菜驚訝道,「那樣不會很容易死嗎?」
眾人撓牆中。
「……」知道自己又說了白痴話的青菜主動閉嘴,乖乖的飛出城做任務去。
看了青菜手裡的法器,將軍一邊算著時間,一邊跟在青菜後面。
「10……9……8……7……6……5……4……3……2……1……」果然如預料那樣,將軍變成的芙苓偷偷伸出一隻手,將掉在地上的東西收進自己的包內。
青菜再次回城,再回來時候只能繼續沮喪的打低級怪。
「我什麼時候才能有錢啊!!」青菜對天大叫一聲。
「以你現在的進度……想要有錢……那是做夢。」將軍終於忍耐不住。
又是奇怪的地方出來的聲音,青菜四下看看,終於看見角落裡的那株看來並不起眼的芙苓。
「啊,又是你,將軍你又偷懶了。」青菜蹲下來。
「跟著你有財發。」將軍悠閒的說。
「>_< 什麼意思?」
四下無人,將軍偷偷抖開自己的包,包裡叮叮噹噹掉下一堆東西,從衣服到頭冠再到武器,從一星一直到三星,從白色一直到紫色,不過這些東西都有一個統一的特點——耐用性為0。
「>_< 這些東西怎麼了?」青菜疑惑的歪著頭。
將軍嘴角抽搐,「你知道『修理』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嗎?」
「修理?」青菜睜大眼睛,「可以修理嗎?可是我不是鐵匠呢,……嗯……去找幫裡的鐵匠幫我修。」
想到此,青菜馬上打開幫派頻道,「鐵匠小魔,快來幫我修理一下裝備。」
「如果我聽的沒錯的話……你是說讓小魔幫你修理裝備?——你沒錢了?」花樣小心翼翼的說。
「是啊。」青菜快樂的回答,「我原來不知道武器還可以修理呢?」
將軍一個踉蹌,一口鮮血噴出,血濺衣襟。
「怎麼了?」見眾人沉默,青菜疑惑道,「裝備壞掉了不可以修理嗎?」
眾人繼續沉默。
「那——難道不是鐵匠修理裝備?難道是裁縫?——小玉小玉,幫我修理。」
忽然服務器出現莫名狀況,約十餘人在安全區內吐血身亡,引起系 統混亂,立刻轉為維修狀態。
青菜忽然斷線,很是不高興,「切,什麼破遊戲。」
空無一人的地方,一株芙苓又吐了一口鮮血。

過了很久,系 統才重新修理好。
青菜剛進入遊戲,看見幫派裡烏雲密佈,心生疑竇,「咦,大家怎麼了?」
眾人側目。
「青菜,你還我5%的經驗!!!」北辰玉衝上來要掐青菜的脖子。
「-_-|||我……怎麼了?」青菜毫無知覺的反問。
眾人繼續側目。
「難道裁縫也不行,或者是要巧匠才可以嗎?」青菜自言自語。
「那個……」北辰御耐心的解釋道,「只要去城裡的任何一個買賣的NPC那裡買賣東西時候都可以修理。」
「是嗎?」正在城裡的青菜急於一試,於是……
沒兩分鐘,青菜大叫一聲,「北辰御,你騙人,我問了好幾隻招財貓,黃的、粉的都不行!!」
幫派裡爆出一聲慘叫。
「老公,老公……你要挺住啊……」北辰玉痛哭失聲。
「老婆……記得替我復活……」
青菜滿頭黑線。不過知道一定是自己又說錯話了,灰溜溜的繼續去試,終於摸到鐵匠那裡,終於發現了「修理」這個項目,恍然大悟,趕快將身邊所有的已經壞掉的裝備修理好。不敢跟幫裡大家說,偷偷溜去打怪。
知道了可以修理裝備,終於不再經常買新武器,也終於有了一點點的積蓄——不過,也只是一點點。

有了錢的青菜慢慢開始有了其他想買的東西——比如,寵物。
話說青菜已經18級了,在他目前做任務的地方,經常可以看見有人帶著小怪跑來跑去,打怪的時候也主要是帶著的小怪來打,這讓經常因為打怪而死的青菜很是羨慕。
「姐姐,哪裡可以買到你這樣的寵物啊?」青菜鼓起勇氣問著正帶著寵物做任務的妖精。
妖精上下看了青菜一眼,一邊繼續指揮寵物戰鬥,一邊說:「自己收的。」
青菜羨慕的眼睛都紅了,「姐姐,怎麼收寵物啊?」
妖精放下武器,再次斜著眼睛上下打量著青菜,鄙夷的哼一聲,跑走了。風中飄來一句話:「一隻羽毛竟然還想收寵。」天上有烏鴉飛過,一隊冷風嘯嘯的打著卷,吹走地上的落葉。
「能收寵物的……只有妖精這個種族的。」將軍又從一旁的碎石中幽幽的發出聲音。
「>_< 原來只有妖精才可以嗎?」青菜嘆口氣,「我還以為是買的呢。」
碎石晃了晃,但並沒有血光迸出,畢竟將軍吐著吐著也就習慣了。

經過了堅苦卓絕的奮鬥,青菜終於進入了祖龍城。這裡是京城,自然又是另一般景像。
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天上飛的,路上跑的,馬上騎的,到處都是人,城中主路上是無數攤販在叫賣,擠的步子都邁不開,真是一派繁榮景像。
青菜欣喜若狂,一邊欣賞著兩邊高牆飛簷,一邊尋找著任何NPC。
看著一個又一個騎著熊騎著豹的路過,抬頭一個個藍魚扁魚飛過,青菜不禁感慨萬千,早知道當初玩的時候就選妖精了,可以帶著這麼多有意思的寵物,而且跑的這麼快,太讓人羨慕了。還有踩著劍的,真是漂亮啊,有些劍還在呼呼冒著火光,那一定是最高級的鐵匠才能打造出來的吧。
青菜站在傳送師旁無限瞎想——哦,不,是遐想著,一個人在傳送師面前落低。
但見這人實在不平凡,腳踩著一個黑色正在冒煙的條狀物,這讓青菜驚嘆不已。
京城果然不一樣,竟然煙囪也可以作為飛行工具,大概是和西方的巫師騎著掃把是一個原理吧,清理灰塵的東西就可以飛。
青菜心中了悟,暗暗點頭,終於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發出密語。
「你踩著的這個真特別。」
剛剛花了88大元買的飛行器的這位聽到誇獎,自然是激動無比,謙虛道:「哪裡哪裡,多謝誇獎。」
青菜於是又問:「什麼掉才能掉煙囪啊?」
「煙囪?」對方疑惑的問,「什麼煙囪?什麼怪能掉煙囪?什麼意思?」
「就是你踩的這個啊,不是怪掉的嗎?難道是鐵匠打的?」
「煙囪……」對方一口鮮血噴出,晃晃的倒在地上抽搐著,「煙……囪……」他的嘴裡還在虛弱的重複著。
「京城的人真奇怪,在傳送師面前睡覺。」看見對方忽然倒地不起,青菜攤開雙手
前兩天剛剛更新過的系統發出警告:請大家注意,最近發生多起安全區內死亡事件,懷疑是有怪物進入城內,請大家一定要小心。
天上地上一時亂成一片。
青菜並不知道這場混亂是自己造成的,不過當然他也聽到了系統的提示聲音。
看看面前莫名倒下之人,青菜不由大驚,向後縱身一跳。難道是莫名的怪殺死面前這人,才讓他倒地不起的?
攤手,一定是因為他踩著這樣招搖的大煙囪才招致此禍。
可憐的人。青菜心裡默默為他祈禱,轉身離開。
路上仍然是熊來豹走,天上依舊是魚飄鵝飛,這是個新鮮而又神奇的城市。
有男人騎著憨態可掬的熊從身邊跑過,身上帶著「鳳鳳於飛——白小麼」的標誌,是同幫青菜以前沒見過的那個人呢。
「白小麼,白小麼。」青菜大聲叫著。
男人聽到有人叫他,停住,轉身。看見身後興奮的青菜,「原來你就是青菜啊。」白小麼上下打量著,「看起來沒什麼特別啊。」
青菜不明所以的睜大眼睛,卻聽到白小麼繼續說:「等等,老大叮囑過大家,看見你要退避三舍……」一邊說著,一邊數著一二三,後退三步,「好了,這樣可以了。」然後忽然用非常開心的語氣說,「青菜,你終於到20級,可以來祖龍城,歡迎你。」
「青菜進祖龍了?」幫派裡忽然接到這樣的消息,大家不由議論紛紛。
「青菜竟然進了祖龍城。」
「青菜竟然可以練到20級,我簡直太驚訝啦。」
三道黑線自青菜額角落下,不服氣的說:「這有什麼奇怪,我這兩天練級練的可快了,昨天還在副本門前組了一隊人打完了副本呢。」
眾人抽搐中……
「那個60級的隊長還誇我來著,說: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青菜繼續說。
眾人繼續抽搐……
「你也是我們見過最厲害的人。」大家齊聲道。
「是嗎?」青菜展開笑顏,「謝謝大家誇獎。」
眾人再抽搐……

看青菜一副搞不清路的樣子,白小麼有幾份無奈。
「你找任務NPC?」白小麼問。
「是啊,沒找到呢。」
「我帶你好了。」白小麼好心道,邀請青菜與他同乘。
「原來還可以一起騎啊。」青菜驚訝的睜大眼睛,接受了白小麼的邀請。白熊四蹄生飛跑了起來,如風馳電掣,青菜不由心中舒爽。不過卻又想到一個小問題。
「這個熊,跑的這麼快,捉的時候一定很難捉吧。」
白小麼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捉?怎麼捉?」
青菜也疑惑了,「咦,你怎麼問我怎麼捉,不是你們妖精才有捉寵的技能嗎?」
白小麼抖了一下,「我……是男的。」
「我知道了。」青菜點點頭,「捉寵是女妖精特有的技能。」
一滴鮮血從白小麼的嘴角溢出來,然後是一行,然後「哇」一聲,鮮血如山瀑爆發一般噴薄而出,白小麼倒在一片血泊中。
「啊!」青菜一聲驚呼,一定是剛才系統說的那個進入城裡的怪物干的,不好,快跑。青菜想著,轉身便快速跑走。
一排大雁從祖龍城頂飛過,一會排成B型,一會排成C型。

「青菜……你又殘害了一個大好青年……」幫裡有人語氣沉痛。
「我……做了什麼了嗎?」青菜疑惑。
「我先來問你。」幫主墨藍山茶說,「男妖精是什麼樣子的?」
青菜很認真的想了一下,「……沒注意,應該和女妖精是一樣的吧。」
幫裡似乎有零星撓牆的聲音。
墨藍山茶又問:「有寵的是不是都是妖精?」
「難道……不是嗎?」有汗從青菜頭上滴落下來。
撓牆的聲音繼續增加。
「那騎著熊和豹的是不是都是妖精?」墨藍山茶繼續問。
「應該……是吧。」汗滴在青菜頭上匯成小溪流。
「天上的飛魚是不是妖精抓來的?」
「……」小溪流化成瀑布。
「別撓了……幫裡的牆快要撓破了。」有人悠悠的說。
墨藍山茶強忍著想要吐血的慾望,正襟危坐,「青菜,看來本幫主需要好好給你上上一課。」
「又要上課嗎?」青菜乖巧的說,「嗯,好。老大說吧。」
「第一:妖精只有女號,就好像妖獸只有男號一樣,是單性別的職業。……」
「啊?」青菜睜大眼睛,「真的?那為什麼剛才白小麼有一隻大屁屁熊啊。」
墨藍山茶咳嗽一下,正色道:「白小麼根本不是妖精,他是法師!!!」怕青菜說話讓自己崩潰,所以墨藍山茶馬上繼續,「這也涉及到我說的第二個。第二,熊和豹是騎寵,是全職業的,所有職業都可以用,而且這不是抓來的,是花人民幣買的。天上的飛魚和大天鵝、鳳凰什麼的是妖族的飛行器,30級的時候會送,高級的飛行器也是花人民幣買的。懂了嗎?」
「原來……是這樣。」青菜頭上冒出廬山瀑布汗,原來是自己又鬧了笑話,「懂了。」青菜老老實實的點頭,灰溜溜的走了。
又犯了白痴了,青菜嘆口氣。
走到一個背陰的地方,青菜試探的低聲叫一聲,「將軍……將軍在不在?」
有個人走到旁邊,「找我什麼事?」樣子卻與路邊的NPC樣子一樣。
「將軍?」青菜左右看看,沒什麼人,「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啦。」
「在城裡當然只好變成這樣了。」將軍翻翻白眼,「你什麼事情?」
「都是你說只有妖精才可以收寵,我被幫裡的人笑話了。」青菜咬牙切齒的說。
「收的寵和騎寵不一樣吧?」將軍側目,「我沒說只有妖精才能帶寵物吧?」
「那……我也想要寵物。」青菜說,「要怎樣才能有寵物?」
「花錢。」將軍簡單兩個字打消了背包裡只有五位數的青菜。
青菜嘆著氣,走出大城。城外戰火紛飛,大家都在打怪。
青菜看著一隻跟在正在打怪的羽毛旁邊的小白熊,羨慕的悠悠說道:「什麼時候我才有錢買一隻小熊來替我打怪啊。」
跟在旁邊的將軍嘴角抽搐一下,「只有妖精的寵物才能頂怪,其他職業帶的寵物都只是為了好看的。」
青菜瞥了將軍一眼,「我可不相信你說的話了,不然下次大家又要笑話我了。」
將軍淚奔。

將軍受到了嚴重的打擊,於是重新游弋於漁村的海灘邊。
青菜對於將軍的突然消息很是不能適應,於是偷偷問了幫裡人,終於相信了全職寵是不能打怪的,方知是錯怪了將軍。
將軍已經不在身旁,青菜不由悲從中來,放聲大哭。
頭頂上的燕生低頭,看見下面站的是只頭上頂著「青菜」名字的羽毛。這不是秦嶺將軍提到過的那個白痴玩家嗎?也不知道在這裡哭什麼呢,難道說又迷路了?不太可能啊,這裡到祖龍城的路是直向的啊?
心下好奇,又正好沒人來殺他,於是開口問道:「喂,白痴青菜,你在這裡哭什麼呢?」
青菜抬頭,看見是胖胖的燕生。因為曾經與將軍交往過甚,所以對於BOSS的主動搭訕並不驚奇。
「前幾天我說錯話,把將軍氣走了。」青菜抽抽答答的說。
「這樣啊。」燕生揮揮刀,「怪不得將軍看起來挺沒精神的。」
「會嗎?」青菜想了想,「將軍……有表情嗎?」
燕生抽搐一下,想起將軍在青菜身邊時候的種種傳聞,打個寒噤,決定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還是遠離為妙,「你別哭了,我幫你把將軍叫過來。」
「真的可以嗎?」青菜睜大眼睛,「那你告訴他,我跟他道歉。」
「好啦好啦,」燕生不耐煩的說著,去密將軍——這麼RP而且白痴的玩家還是留給將軍自己對付去吧。
將軍得知此訊,自然喜不自勝,把被打任務踢給跟著的骷髏。「咻」一聲傳送至祖龍城外,青菜腳下。
雖然心裡高興,可是作為BOSS的矜持還是要有的,將軍清清嗓子,「咳,你找我什麼事啊。」
青菜琢磨了一下,似乎也並沒有什麼事情,只是將軍不在自己旁邊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樣子。
「嗯……也沒什麼……」青菜有些不好意思,努力編造著藉口,「就是……就是問你……怎麼才能得到全職寵物。」
「全職寵?」將軍上下打量一眼青菜,「你們幫我高級妖精嗎?可以打一堆寵物蛋去金花婆婆那裡合全職寵。」
青菜想了想,這個一定要勞煩其他人,好像不太合適,於是苦惱的搖搖頭。
「那麼你有錢嗎?三十萬在市場上可以買一個全職寵。」
青菜看看自己的錢包裡可憐的幾位數,搖搖頭。
「那你別想了。」將軍斬釘截鐵的說。
「唉~~」青菜長嘆一口氣,繼續到一旁打怪。
正在打中山狼的時候,激怒了旁邊中山狼的朋友白眼狼,雙狼合攻,青菜一命嗚呼。
將軍同情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青菜,搖搖頭。
青菜在復活點醒來,身旁站著一個人,似乎是玩家,卻長著NPC的樣子。
「喂,將軍。」復活點人很多,青菜小心的叫著。
果然,那個NPC臉的人回答他,「什麼事。」
青菜放了心,將軍果然還在身邊沒有跑掉,「沒事。」青菜說。
一人一怪相脅走出祖龍城,面對身邊無數的怪,青菜長嘆一聲,「我什麼時候才可以升的快一點啊。」
將軍想了想,得意的奸笑道,「其實……我有一個辦法可以減少你的死亡。」
「什麼辦法?」青菜睜大眼睛看著將軍。
「就是寵物。」將軍得意的看著青菜,「寵物就可以。」
青菜看著將軍,半晌,醒悟,興奮道:「啊,你要做我的寵物?」
將軍冷笑,「想得美,是你做我的寵物。」
「我……做……你的……寵物……?」青菜目瞪口呆的看著將軍,「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將軍道,「我收你做我的寵物,你打怪我輔助你。」
青菜愣愣的看著將軍,腦中很是混亂。「還是不懂。」青菜老老實實的說。
「原來你是真白痴。」將軍點點頭,「那你繼續打怪吧。」
「等等等。」青菜急急的拉住將軍,持續的經常性的死亡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能有幫助自己的,怎能放棄這大好的機會,「不管你說的是什麼啦,我答應我答應。」青菜撓撓頭。
「你確定答應?」將軍睜大眼睛看著青菜。
「是啊。」青菜眨眨眼睛。
「那樣你可是會成史上第一個被怪收為寵物的玩家哦。」將軍繼續講明利害關係。
青菜不明所以的撓撓頭,聽不太懂,「那有什麼關係,好歹也是第一呢。」青菜低聲道。
如果這樣收了——這算不算誘拐?將軍居高臨下看著青菜,慎重的考慮著這個問題。青菜則是一臉的希冀,完全不懂將軍在愁個什麼勁。
將軍沉吟著,終於決定,俗話說,欺負白痴不叫欺負。那麼——將軍啟唇而笑,「你就是我的寵物了。」
將軍比出手印,掌心有藍色的光環,光環變大,將將軍圈在環內,忽然將軍手臂一伸,一道金色的光芒便籠罩了青菜。
青菜眼前一陣黑,感覺自己被一道強大的吸力吸引,身體不由自主的被吸到了將軍的旁邊。在還不能完全瞭解的情況下,青菜史無前例的被一隻遊戲BOSS收為了有史以來網絡遊戲第一個玩家寵。
「好了。」將軍得意道,「現在看看你有什麼任務,我來指揮你完成。」
「嗯。」青菜點頭,把任務展示給將軍看。
「好,我們去打怪。」將軍呼嘯一聲,帶著青菜衝入滿地怪物的樹林中。

將軍指揮著青菜發出技能,指揮著青菜隨時補血,偶爾被怪圍攻時候,將軍做發出個技能,將一眾小怪悉數擊倒。
果然,在將軍的帶領下,青菜的打怪速度成倍增長,級別也快速增長,兩個小時間,從二十三級一躍升為二十六級,速度飆升之快,令「鳳鳳於飛」幫內眾人簡直目瞪口呆。
「青菜,你開竅了耶。」寒緞涼茶驚奇道。
「嘿嘿……嘿嘿……」青菜訕訕的笑著,終於晚一步領悟了將軍的意思的他實在不好意思多說什麼。
「青菜,我們去看你。」墨藍山茶說。
「啊?不要不要,不用來看我了。」不敢讓大家知道自己做了這個史無前例的玩家寵,青菜急急擺手拒絕,「我……我……我要下了。」
「這樣啊。」墨藍山茶無奈的揮揮手,「那,再見。」
「再見。」青菜一邊擦去頭上的汗,一邊回。
「將軍,我要下去睡覺了。」青菜抬頭看著將軍。
「好。」將軍說著,揮揮手,放了青菜自由,「明天再上線時候叫我一聲,我會再來的。」將軍說。
青菜點頭。

青菜與將軍勾搭成奸頗有一段時間了。
每天青菜上線時候就會自動出現在漁村沙灘上,而將軍則會立刻把閒逛沙灘的的無聊工作轉給身後某個骷髏戰士,自己與青菜逍遙去也。
青菜在將軍的帶領下進步神速,對各種技能的使用方法和順序很有了很大程序的熟悉。
因為有將軍在旁邊,所以多半時候,青菜都是自己打怪,絕不組隊。只有終於要下29級副本時候,青菜在幫裡招呼一聲,大家集體驚呼,「青菜竟然已經29啦。好快好快。」
青菜不好意思,吶吶道:「這幾天……快了一點。」
「白痴也會有成長的可能性的。」白小麼幽幽的說。
將軍皺皺眉,頗不高興,「什麼白痴白痴的,你呆的這個幫裡的人怎麼這麼煩人。」
「啊,會嗎?」青菜懵懵懂懂抬起頭看著將軍,「他們都是好人呢,只不過……」青菜想了想,「他們都是怪人。」
對於青菜反駁自己的話,將軍不高興的哼一聲,「你能分的清楚好壞人嗎?你是個小……」想到剛才還在說別人,連忙把後面的白痴兩個字嚥了回去。
「>_< 你也這樣說呢。」青菜自然明白將軍沒說出來的話是什麼。
「那我是壞人嗎?」將軍不屑的看一眼青菜,「不對,我不是人,我是怪,那我是壞的怪嗎?」
「>_< 不是。」青菜說。
「那不得了。」將軍點點頭,「我是好怪,所以我可以說你白痴。他們不是好人,所以他們不能說你白痴。」
青菜想了半天,沒有想明白其中的邏輯,老老實實的說:「……不懂。」
「你不需要懂。」將軍說。
「>_< 你欺負人。」
將軍揚起下巴,「你再反抗我以後就自己打怪去吧。」
「不要……」
在將軍與青菜鬥嘴的這段時間,「鳳鳳於飛」幫派已經迅速整理出一支由60+的妖獸,40+的法師,兩個50+的羽毛和一個30+的妖精組成的強悍團隊。
「青菜,你準備好沒有,我們出發了。」墨藍山茶高呼一聲。
「好,我馬上來。」青菜忙說。
「既然你組隊,我就回到漁村去看看了。」將軍說。
「嗯。」青菜點頭,「等我打完了29副本就去找你。」
「你副本裡小心。」將軍叮囑他,「我平時教你的那些你都記得了吧。」
「記得呢。」青菜再點頭,「現在的技術已經很好了。」
將軍嘴角抽搐一下,剛想諷刺一句,想想,便算了,「那我走了,一會打完叫我。」說著,「咻」的一聲消失了。
青菜哼一聲,「將軍好像老媽子一樣。」一邊向29副本方向飛去。



某幫的RP對話

話說青菜已經36級了,他終於成長了……
某日,青菜拉了一個新人小凰進幫,曰:這是我兒子,大家多多關照。
小凰也乖巧的叫青菜:爹爹。
於是出現了以下RP的對話。
青菜(歡天喜地):我兒子好厲害,兩個小時就練到3級了。
白小麼:厲害嗎?
墨藍山茶:哪裡厲害。
北辰玉:同問。
胭脂咬咬:兩個小時一般應該到七級了吧。
青菜:哭哭,我兩天才練到3級。
墨藍山茶:(側目)
北辰玉:(側目)
北辰御:(側目)
白小麼:(側目)
魔風狂戰:(側目)
寒緞涼綢:沒有可比性。

青菜央白小麼帶17級的小凰去打青草,左右無事,白小麼答應下來。
組了隊,白小麼在無憂河西岸坐下,一邊傳話給正在鄰水鎮的小凰:「你從鄰水傳送到古風鎮,再從古風鎮沿著無憂河跑過來就可以。」
「什麼意思?」小凰傳回話來。
「什麼什麼意思?」白小麼莫名其妙。
「我怎麼過去?」小凰又問。
「從鄰水鎮傳送到古風鎮,再沿著無憂河跑過來。」白小麼再重複一遍。
「傳送?什麼傳送?」
白小麼疑惑的問:「你沒開鄰水鎮的傳送嗎?」
「有傳送嗎?」
白小麼嘴角抽搐一下,「各城之間有傳送的,你沒傳送過嗎?」
「是嗎?」
「你做任務到各城都是跑的?」白小麼頭上滴下一滴汗。
「是啊。」
白小麼嘴角繼續抽搐,「你果然是青菜的兒子,如假包換。」

青菜:兒子,我來了。
小凰:爹爹, 兒子好想你。
千百二輕鸞:(遠目)
青菜:撲。
小凰:抱住。
小凰:爹爹,幫我打青草。
青菜:兒子,好。
小凰:爹爹,教我。
青菜:兒子,好。
白小麼:……我想到兩個人。
眾人同問:什麼?
白小麼:爹爹和席願。
青菜:亂講,我兒子很聰明的。
眾人遠目。
白小麼:我想席願大概原本也很聰明。

眾人聊天中。
迷迦羅:我覺得我練級很笨呢。
魔風狂戰:沒事,還有重甲拳套毛毛呢。
(新人羽靈)兔子耳朵:……毛毛不能穿重甲拳套嗎?
眾人側目。
兔子耳朵:那我去換掉。
眾人默。
胭脂咬咬:其實,我們幫有個更厲害的——重甲雙鎚法師。
眾人:跟重甲拳套沒多大區別嘛。
胭脂咬咬:他30級。
眾人倒地,手腳抽搐。
白小麼:(流汗)為什麼全服的極品人才都集中在我們幫?
胭脂咬咬:我覺得這跟幫主魅力特質有關。
北辰御:還好幫主現在不在。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