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十塊 by 棄婦A(現代,短篇,萌文)

「全、全場十塊!!」
「老闆,你也十塊嗎?」

梗來源於我的盆友:shadow。
今日我倆走過西單,聽到有個老闆娘在叫賣:「十塊錢,全場十塊!」
shadow笑了:「難道老闆娘也十塊?」
於是有此文。
11_faith0515_20111112121157.gif

  第一章

  男孩不過二十上下的年紀,手裡提著一個黑色的公文箱,另一隻手夾著一個小摺疊桌。他紅著臉在各個攤位之前串來串去,央求著攤主能夠給自己騰出小小一隅的空間,夠讓他擺下自己的小桌,能讓他叫賣公文箱裡的手工串珠。

  可是所有攤主的回答都是搖頭、擺手,讓他快走。

  ——真是笑話,誰不知道這條街是夜市裡生意最好的一方寶地?誰在哪兒、擺什麼攤都是大家約定俗成的,哪裡有地方讓他一個突然冒出來的人橫插一腳?。

  被拒絕的次數多了,男孩的臉色也跟著漲的通紅。他本就不善言辭,這次軟語央求了這麼多人,結果卻都被拒絕,這一切讓男孩的羞恥心膨脹到最高。

  他低著頭,拖著沉重的腳步繼續向前走著,心中打定注意,最後再試一次,如果下一位老闆還是不同意讓他擺個小攤的話,他、他就回家!

  他緊緊握了握拳頭,然後像一名即將赴死的戰士一樣,帶著必死的決心撲倒了敵人、啊不,是那老闆面前。

  「請請請請請……」結果一開口他就漏了怯,原本雄糾糾氣昂昂不成功便成仁的氣勢一下去了大半。

  而那老闆卻很淡定的該幹嘛幹嘛,像是根本沒有聽到男孩的聲音。他一手握著幾串羊肉,一手往上刷著秘製的調料——這是一家燒烤的攤子,而且看上去,生意很紅火。

  「請請請請請……」男孩緊張著抱著自己的小包,又一次磕磕絆絆的重複起來。

  老闆一邊招來小工把羊肉串送到客人那裡,一邊叼著煙問道:「你結巴?」

  「啊?我、我不是啊……」

  老闆又拿來一把串好的雞翅架在火上,依舊不給男孩一個眼神。「不結巴還這麼結巴?」他一邊扇著風,一邊撒著調料:「你到底有什麼事兒?」

  男孩緊張的吞了口口水,吭吭哧哧的說著自己的請求:「我想賣貨……就是這箱子裡的!都是我自己做的串珠……」

  老闆這時候才第一次抬頭看了男孩一眼。男孩不矮,已經有一米七幾了,可是這老闆卻比他生生高了大半個腦袋,配上那壯碩的身體,以及臉上摸不透的表情,還真讓男孩心驚膽顫。

  「你串的?」老闆叼著煙上下打量著他,又很快把視線轉回了自己手中的燒烤上。

  「嗯、嗯,是我做的!這箱子裡的都是我串的!」男孩拚命點著頭。

  「那你這是打算賣給我?」

  「啊,不是的!……我是想問問您能不能讓我在您攤子的角落佔個地方,就一個小小小小的地方就夠,讓我擺下這個小桌還有這個包就行……」

  男孩還以為他還要再多費些口舌,卻沒想老闆居然非常爽快的答應了:「哦,那你隨便找個臨街的地方吧。」

  「真的?」男孩興奮的眨眨眼,像是怕老闆返回一般,飛快的給老闆鞠了一躬。

  他興奮的像是一隻小倉鼠,在老闆的攤位上轉了兩圈,快速的在燒烤攤的一個臨街的角落裡擺下了自己小小的摺疊桌,然後把自己的公文箱放到了桌子上。他打開公文箱,把裡面放著的小耳墜、小串珠、小項鏈都小心翼翼的用大頭針別在公文箱的內層絨布上。

  那些亮閃閃的東西掛在絨布上,到還真顯得挺上檔次。老闆在燒烤的空隙斜眼看著男孩的動作,心中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麼。

  可是沒想到,男孩把東西擺好後,居然再不做什麼,反而傻呆呆的抱著腿坐在小桌子的一旁,睜著一雙無知的大眼睛看著人來人往的客流。只有在有姑娘被他的手工吸引過來,問價格的時候,他才會扭著雙手低垂著眼睛報出價格。

  這麼個好位置,居然沒有賣出多少東西。

  因為客人不多,男孩也有時間探著腦袋觀察者自己暫時「棲息」的地方。這條街道的夜市之繁華,在他在剛從美國回來的時候就有所耳聞,據說這夜市裡每天從晚上六點會熱鬧到凌晨一二點,客人來來往往川流不息,周圍的攤位也是一個挨著一個,著實的熱鬧。

  要說這麼好的街道,一個攤子能佔上四五平米已經是非常了不得了,很多攤主和男孩一樣,都是隨身帶著貨物,到了地方直接鋪開,不過他們用的就不是那小小的桌子,而是一張一兩平米見方的大布,往地上一鋪後,就把賣的貨胡亂堆在上面。

  可是男孩所在的這家燒烤攤位,佔地卻著實不小,這燒烤攤光桌子就有十幾張,順著街道鋪開,甚至還有兩張擺上了路,可是卻沒有人指責攤主的攤子佔了車道。

  這攤子光是跑堂的小弟有五六個,但是烤串的卻只有老闆一個,那巨大的烤架一次能烤一百多個串,火力十足,讓男孩歎為觀止。旁邊還架著一個小風機在股股的吹著火勢,老闆光著膀子,忙的汗流浹背,汗液順著一身的腱子肉往下淌,男孩看了卻只有羨慕的份兒。

  可能是注意到了男孩注視的目光,老闆一邊頭也不抬的烤著串,一邊衝著男孩喊道:「你怎麼不喊啊。」

  周圍那麼亂、說話的人那麼多,但是男孩就是知道,老闆一定是在衝他說話。男孩怔愣的反問:「喊什麼啊?」

  「叫賣啊,你不叫,哪兒有客人上門啊!」

  「叫什麼啊?」

  「怎麼好聽怎麼叫唄!」

  「我叫了就有人上門了?」

  「不說別人了,你一叫,我肯定上門了。」

  周圍吃飯的人全都捂著嘴壓著聲笑著,聽著男孩被老闆調戲還不自知。

  男孩傻傻點點頭,站起身來,手呈喇叭狀放到嘴邊,運了半天氣,大聲喊了起來:「十十十十塊!全全全全場十塊!」

  所有人哄堂大笑。

  老闆也被他逗笑了,搖了搖頭,手中的烤串烤的滋滋作響。

  男孩終歸還是靦腆,喊了幾聲見只博得了眾人善意的笑,便乾脆賭氣不去叫了,重新坐在地上,撅著個嘴巴不吭氣。

  這樣下來自然是沒什麼客人的,一直到夜市安靜下來,七八個小時過去了,他才賣出去三根手鏈兩幅耳環,一共得了五十塊錢,可是拋出去工本費什麼的,也就淨賺二十塊錢。

  見夜市裡也沒什麼人了,男孩默默站起身子開始收拾東西。一旁的燒烤攤也關了,老闆正招呼著活計把桌子擦乾淨,把椅子架在桌子上面。

  見男孩要走,老闆伸手招呼他:「誒,那個全場十塊那個!」

  「啊?」男孩下意識的回頭。

  老闆樂了,他就是隨口一喊,沒想到男孩居然真答應了。「我看你六點多鐘就來了,現在都凌晨兩點了,也沒見你吃點什麼東西,你不餓啊?」

  幾乎是老闆的話音一落,男孩的肚子就響起了雷鳴般的鼓聲。他啊的一聲驚叫,蹲下身子摀住了肚子:「你幹嘛提醒它啊……」男孩委屈不已:今天晚上他抱著「旗開得勝」「一本萬利」的想法,蠻早就趕到這裡了,完全忘了吃飯。結果今天根本沒賣出去多少東西。倒霉的是他還把攤子擺到了靠著燒烤攤的旁邊,聞著那飄蕩在四周的香味,他好幾次都差點流下口水。

  見他這樣子,老闆搖搖頭,從烤架上摸下來五串肉串和兩串雞翅,遞到了他的面前:「喏,吃吧。」

  「啊?給我的?」

  「廢話。」

  「真給我?」

  「又他媽廢話。」

  男孩一樂,趕忙伸手接了過來,然後一邊不住的吹著,一邊把這肖想了一整個晚上的烤串往嘴裡塞。

  老闆也不說話,就站在一旁,叼著煙靜靜看他吃。

  第二章

  男孩即使餓得很了,吃起東西來也斯文的很。要說怎麼算斯文?普通的漢子吃那肉串,先用牙咬著肉串最下面的那塊肉,然後從下往上用嘴巴一捋,那肉便都進了嘴裡。可是男孩呢,一個肉串上就五塊肉,還要分十口吃。那不大的雞翅膀也不像其他人那樣卸下來吃,而是直接就著簽字,一點點的啄著吃。用老闆的話來說,這吃法太不夠爺們。

  等到男孩終於吃完了,他開始張著油花花的手四處尋覓紙巾。當然,無果。

  老闆問他:「找什麼呢?」

  「紙巾。您有嗎?」

  「只有衛生紙,要不?」

  「啊?衛生紙和紙巾有什麼區別啊?」

  「紙巾主要用來擦嘴,也可以用來擦屁股。衛生紙主要用來擦屁股,也可以用來擦嘴。」

  「……沒事兒,就給我衛生紙吧。」

  老闆把煙屁股扔地上,轉身把桌上的一卷衛生紙扔男孩手裡了,他看著男孩認認真真的擦著手,忽然開口問道:「閒的沒事兒到這大街上擺攤,是你們有錢人的新娛樂活動?」

  「啊啊啊?」男孩連著三個啊字,大眼睛一眨可無辜了:「什麼是有錢人?能吃嗎?」

  「別裝了,」老闆伸手過去,出其不意的掐了男孩的鼻子一樣:「就你這樣,T恤阿瑪尼,短褲古奇,裝著串珠的公文箱上還印著那麼大的LV,普通話都說不好……你真當我是沒見過有錢人呢?」

  「都是假的、假的。」男孩趕快擺手:「我這衣服褲子箱子都是地攤貨,加起來不到一百塊錢。」老闆斜眼看他,沒再繼續這個話題。場面一時有些冷。男孩趕快生硬的轉移話題:「啊,老闆你做的烤串兒真好吃,不過我也不能白吃你的呀,多少錢?」

  老闆這時才重新開口說話:「十塊。」

  男孩的臉一下耷拉下來了,不是說中國人都愛客氣嘛?這個時候老闆不是應該說「沒關係我不收你錢」了嗎?怎麼真管他要錢了啊……

  一想到今天剛賺到的塊錢現在就要掏出去五分之一,男孩覺得割肉都比這要輕鬆很多。見他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老闆也不忍心再壓榨他,鬱悶的擺擺手說:「算了算了,十塊錢的事兒,你就隨便給我你攤子上的一個東西吧。」一聽到不用實打實的掏現金出來,男孩立馬多雲轉晴,他趕忙從他的「盜版LV」包裡找了半天,最後獻寶一樣翻出來一個手機鏈。「老闆老闆,你看這個怎麼樣,我親手做的,上面的珠子都是我一個一個拿針穿上去的!十塊錢絕對值了!」

  那手機鏈是靚麗的粉色,墜著鈴鐺吊珠實在少女的不行。老闆自然用不上這東西,可是他眼角撇過男孩的手指,見那上面還貼著創口貼,心裡忽的就軟了。想他大少爺一個肯定很少做這種事情,也不知道今天怎麼突發奇想過來擺攤,結果一天就沒賣出去幾個,也著實可憐。這麼想著,他就把那手機鏈一把拽到了手裡,然後隨手塞進了褲兜。

  第二日男孩又來了,裝模作樣的跟老闆打了聲招呼,照例在燒烤攤的一角找了個地方坐下開始擺攤。今天掛出來的小玩意更多了,手鏈手鐲什麼的也有了,小小的「盜版LV」掛的跟個聖誕樹似地。不過相對的,手上的創口貼也更多了。

  今天倒是多吸引了幾個小姑娘,很多都是等著老闆燒烤的女顧客,沒事兒干就過來挑幾個小首飾,順便調戲一下男孩,掐掐臉摸摸手,順便要個電話號碼什麼的。要說今天能賣出去這麼多東西,男孩也真是借了燒烤攤的光。

  等到晚上人流少了,男孩高高興興的拿著他今天剩下的貨裡頭最lingling的一個手鏈,高高興興的過來找老闆了。

  「這啥啊?」

  「這給你的!」老闆一聽,眉毛一挑,心說昨天還說這男孩傻,結果現在看來,男孩還是挺有心眼的嘛,還會拿這種東西來當謝禮。這麼想著,老闆的眼神有點黯了。

  「所以老闆,今天我想吃三串烤雞翅!再來仨肉串!」。

  啊?這「所以」二字怎麼來的啊……

  老闆眨眨眼才明白過來,敢情男孩是拿自己的東西過來換吃的了,就跟昨天一樣。老闆心裡笑自己想太多,又笑男孩果然可愛,手下卻麻利的給男孩烤了起來。

  不到兩個星期,老闆全身上下「鳥槍換炮」,大走粉紅少女系路線。手機鏈,粉色串珠帶鈴鐺的;鑰匙扣,粉色小兔子綴絲帶的;手機套,hellokitty不織布帶蕾絲邊的。每當老闆五大三粗的光著膀子烤著羊肉串,腰帶後面還掛一串叮叮噹噹的鑰匙鏈,然後從粉色的小口袋裡摸出掛著粉鈴鐺的手機打電話時,坐在他身後的顧客們都會噴笑出來。

  偏偏送東西的人,和收東西的人,都心照不宣的不去注意這些東西到底符合不符合老闆的身份,照舊每天凌晨在收攤後,兩人相對而坐,吃的酣暢淋漓。

  「老、老闆,你這烤肉真是太好吃了……到底是怎麼做的呀!」男孩吃的滿嘴流油,望向老闆的目光充滿了崇拜。

  老闆叼著煙,手裡玩著自己掛著鈴鐺的手機:「有秘方,用了特質醬汁醃製的。」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接著問:「那這秘方怎麼做的呀?」

  老闆抽煙不搭話。

  「老闆你怎麼不說話了呀。」

  「你想知道我這秘方是怎麼配的啊?」

  「是啊。」

  「那你待會兒別走了,跟我去我家吧。」

  「啊?」

  「我待會兒給你當面醃製一遍,你不就會了嗎。」

  男孩開始點頭如搗蒜,但過一會兒卻又沒了聲息,半天后才捏著烤肉的簽子猶猶豫豫的說:「這個……那我得先給我哥打個電話。」

  「這麼晚回去,出來瞎鬧擺地攤,你哥不擔心;你一晚上不回去,你哥倒是擔心了?」老闆哼了哼。

  男孩趕快賠笑,抱著手機跑到一旁打電話去了。五分鐘後,倒是滿臉喜氣的回來了:「我哥同意了,那今天晚上我就得叨擾老闆了!」

  老闆說:「就算你不去,我搶也要把你搶去啊。」

  當天晚上(或者說凌晨?)男孩就拎著他那假冒LV的箱子,小包袱款款的入住了老闆家,跟他忙前忙後忙了三個小時,這才把十幾斤的各種肉,分門別類醃製在幾個大盆裡。

  眼看著天邊已經微亮,在旁邊打了三個小時下手的男孩卻一點睏意都沒有,滿滿的都是興奮,因為他能親自參與到製作美味烤肉的過程當中,真是太棒了。

  老闆家不大,兩室一廳一廚一衛,可是因為廚房太小,其中一間小一點的次臥因為背陰,所以就被老闆拿來當作醃製肉類的場所,甚至之後串肉串也要在這裡進行。這樣一來,老闆和男孩只能擠在主臥的一張床上。不過好在老闆的床是雙人床,兩個人睡也不擠。

  可能因為之前太累了,男孩倒在床上就睡著了,老闆定定看了他幾眼,便也跟著闔眼休息了。

  男孩平日家教甚嚴,這生物鐘早已訓練出來,不管每天多晚睡覺,保準在八點準時醒一次,然後才能入睡。今天男孩醒來後,卻意外的發現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在這兩個小時裡滾到老闆懷裡了。他頓時臉一紅,趕忙推開老闆,急急忙忙奔向廁所——沒辦法,尿急。

  結果等他解決完生理問題後,走出廁所後卻發現老闆攤子上的四五個小工居然都來了。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們是來這兒,把老闆做好的醃肉拿出來寫成條,串肉串的。

  「咦?你昨天在老闆這裡睡的?」小工甲道。「真沒想到你和我們老闆的關係這麼好啊!」

  小工乙捂著嘴笑:「要是不好,老闆身上的那些小手工都是誰做的啊!」

  男孩趕快說道:「昨天因為累了,所以才在老闆這裡睡下的。」

  小工丙點點頭:「我猜也是,若你要說是老闆帶你回來做肉的話,我們非要氣死不可。」

  男孩心裡一驚,但是臉色不變:「為什麼這麼說啊?」

  小工丁笑了:「誰不知道老闆就是靠他的一手醃肉絕活才能招攬這麼多生意的?我們給他打了三年工,也不見他透露丁一點風聲。他可是說過了——這個做醃肉的生意,他可是只告訴未來老婆哩!」

  男孩一下就從腳尖紅到耳朵尖了。

  第三章

  老闆的烤肉攤子之所以能這麼好,就是因為在烤肉之前,提前用秘方醃製了好幾個小時,再伴以特殊的燒烤手法,這才成了遠近馳名的好東西。老闆的烤肉,不光是平民百姓愛吃,就連一些有錢人,都頻頻駕車過來一飽口福。

  要說這幫有錢人也真夠怪的,也不嫌這小地方又髒又亂,居然就大咧咧的開著名貴跑車顛顛過來,坐在歪腿椅子上,靠著油膩的桌子,一次就點一大把的烤串,吃個過癮。

  要說有錢人的圈子也不大,大家都互相認識,幾個人一宣傳,大家也就都知道這裡有個可以吃好吃的地方,所以很多電視上才能見到的面孔頻頻出現在烤肉攤子上,周圍人也漸漸習慣,剛開始看他們像鳳凰,現在看他們也不過是一群貪吃的麻雀。

  而這麻雀裡,最貪吃的一隻則是這片土地上有名的食品大亨的太子了。這食品大亨的大兒子從小就是吃著山珍海味長大,一張嘴叼的不得了,長大後接管了父親的食品公司,更是做的風生水起,從精緻的私房菜館到方便廉價的罐裝食品都有涉及。這個食品公司的大總裁,在吃了老闆的一次烤肉後就愛上了這裡,每次來便費盡口舌的想要說動老闆賣出醃肉的秘方,然後由他做大做廣告。

  老闆自然是不同意——他這醃肉的秘方還要教給自己的老婆呢。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也不知道怎麼了,這位總裁先生好久不出現。讓老闆都在閒的沒事兒的時候叼著煙尋思這傢伙死哪裡去了。

  沒想到剛一說曹操,曹操便到了。

  這天總裁先生開著他那輛拉轟的蘭博基尼轟隆隆就過來了,當時才五點多,天還沒黑。逛夜市的人還沒吃完晚飯,擺攤的男孩還沒來,而烤肉的老闆還坐在椅子上叼著煙屁股玩自己的手機鏈。

  總裁先生下了車,二話不說拋出一塊密封的半成品牛肉扔到了老闆面前。

  「這啥意思啊?」

  「你打開嘗嘗。」

  老闆心裡不知怎的咯噔一聲,伸手撕開包裝——不用嘗,光是聞著味兒他也明白了。這味道正是他每天早上都會聞見的、由他親手一遍遍改進了近百次配方的味道。這味道已經刻到了他骨髓裡,他不可能忘掉。

  總裁幽幽的說:「這是半成品的醃牛肉,只要顧客買回家,不論是上油鍋煎、或者自己支烤架烤,都能弄出和你做的一樣味道的東西。」

  老闆撓了撓頭,閉著眼一聲不吭。

  啥都不用說了,他的秘方洩露了。

  從不遠處響起了男孩的腳步聲。男孩每天過來擺攤,都會踩著輕鬆快樂的步伐,一蹦一蹦的跑到他面前,跟他打招呼。然後才開始拿出他的假LV箱子,開始搞他的聖誕樹。

  但是今天男孩的腳步聲有點遲疑,停在了老闆三米外的地方,像是在遲疑什麼。

  老闆睜開眼睛,正好看到男孩一臉做錯了事兒後被父母逮到時心虛的樣子,扭著手衝著總裁先生輕輕喚道:「哥哥,你怎麼在這兒?」

  總裁先生皺著眉看他:「這話應該我問你吧?」

  「我在這兒擺攤兒啊!」男孩揚了揚手裡的手提箱:「我不是跟你說我要打工嗎?」

  「打工……」總裁先生揉揉額頭:「我以為你說的打工是在哪家-輪值晚班,結果是跑來夜市擺地攤嗎?」

  男孩點了點頭:「咦,我沒告訴過哥哥嗎,我那天不是說我要住在朋友家嘛,那時候我以為你知道我指的人是其他攤主。」

  「其他朋友……我當時以為你指的是共同打工的朋友。」

  一旁的老闆閒閒的擺了擺手:「不好意思啊,是我。」

  「什麼?」

  「你『弟弟』(重音)之前那晚是住在我那兒。」

  「住你家?幹嘛啊!」總裁在老闆和自家弟弟之間看了半天。

  弟弟一時口快說了出來:「老闆讓我幫他做醃肉啊!」

  總裁先生差點被自己口水嗆死。他的目光在自己弟弟和老闆之間不住游移,過了半天才以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說:「笨弟,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啊……」說著他一把拉住老闆的胳臂,大聲怒斥:「你都佔了我弟的大便宜了,幹嘛還要把秘方賣給別家啊!!!」

  「……你說什麼?」老闆摳摳耳朵,以為自己聽錯:「這秘方不是已經落在你手裡了嗎?」

  「你哪隻眼睛看到的?!!」總裁氣瘋。

  老闆指指桌上的半成品醃肉:「要不然這是什麼?」

  「你的眼睛被屎糊了?你看看,這上面印著商標呢!!」總裁把那被撕成兩半的密封包裝拼好,手指狠狠的點了點上面的商標:「你看這長得一副腦殘樣子的商標,會是我們『棒棒你好大』的東西嗎?!這是我家死對頭『大大你好棒』牌呀!!」

  總裁的話一出口,也驚覺不對。他與老闆面面相覷,半天才道:「不是你把秘方賣給了我的對頭?」

  老闆眨眨眼:「不是你讓你弟……」

  「去去去,我還幹不出利用我弟的事來!」

  老闆撓撓頭,終於明白自己居然誤會了男孩。還好男孩懵懵懂懂一直處在狀況之外,才沒有發現老闆對他居然有一瞬間的動搖。

  總裁雄糾糾氣昂昂的開著車又走了,嘴裡嚷嚷著要把不收商業規範居然派人臥底的對頭告到法院,結果走的太匆忙的他連自己的弟弟都忘了帶,白白讓老闆和男孩站在便道上吃了他一嘴的尾氣。

  見哥哥走了,男孩也沒啥反應,照樣和老闆高高興興的打了招呼,開始自顧自的擺攤。老闆卻一直偏頭觀察他,他雖然早就猜出他身份不低,卻沒想到居然是那個饞嘴總裁傳說中的神秘弟弟。再一想他一點架子也無,笑容又甜(只對自己一人),人又靦腆(叫賣都不出聲),又擅長手工(雖然手上總是傷),不覺整個心都軟了起來,心裡越發懊悔自己剛才居然有一瞬間懷疑了男孩。

  雖然男孩可能永遠不知道他的動搖,但是他卻一定要用實際行動去補償。

  他喚男孩:「今天吃晚飯了沒?」

  男孩一聽晚飯二字,(恬著臉)笑了出來:「沒有~」他可就等著來老闆這裡蹭東西吃,反正老闆長得帥、人又好心,不管吃多少東西都只算他十塊、只要他一樣東西,所以他每日都要吃到小肚子滾圓。

  老闆點點頭,招呼他過來:「現在還早,你先吃些東西墊墊,等收攤了我再給你多烤幾個雞翅雞腿。」

  有東西吃,男孩自然笑得更開心:「老闆那你今天要什麼?我昨天新做了一對兒耳環、還有個項鏈我也很滿意,如果送人的話我又做了新的手鏈……」

  老闆卻打斷他:「你那攤子上,真的什麼東西都十塊錢?」

  「那是當然,老闆你認識我多久了?樣樣十塊,我可是童叟無欺啊!」

  「那好,」老闆說道,一伸手抓住了男孩的胳臂:「那我就要你了。」

  「哦……啊?」男孩驚呼:「要我幹嘛?」

  「你說要你幹嘛?自然當暖床的媳婦,管賬的老闆娘。」

  「啥?不行不行,我不賣的。」

  老闆眼睛眯了起來:「你不是說,你攤子上,全場十塊嗎?——那我就想問問,老闆是不是也是十塊錢就能買的呀!」說罷他拉過男孩,不顧他油汪汪的小嘴,惡狠狠的就吻了下去。

  一吻完畢,男孩嚇得宛如受驚的小動物,啊的一聲就從他懷裡跳起,一把推開他就回了自己攤位。

  老闆好想去追,結果這時候才發現他們二人居然被當做了戲劇的主角,周圍一堆人正嗑著瓜子看得正歡,還有人起鬨什麼「再來一個」!。

  無法,老闆只能按下心中急躁,硬等著夜市關閉,人潮散去。

  可是等到關門之後,他卻發現男孩早已不在原位,小桌子小箱子也跟著男孩一起消失不見。

  老闆心中懊惱,正要掏出電話去問總裁先生,卻未想男孩居然就在他身後,甚至大膽的一把抱住他的胳臂,嚇了他一大跳。

  男孩低著頭,連後脖子都羞紅了一片。

  「老闆……你、你那日做的醃肉,我忘了要加多少花椒水,今日能不能再做給我看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6 | 2017/07 | 08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