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 BY 芷心靜(平凡攻&漂亮受)

現代短篇,第一人稱攻視角,受是明星。隨便看~

文案

他是一個明星,一個歌星,一個影星。
當年也許只是驚鴻一瞥,懾于美貌。
我追隨著他,會唱他的每一首歌,看過他的每一部電影。
我以為我會一輩子這樣,從沒想過有一天,我能擁有他。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都市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陳凡,林諾華 ┃ 配角: ┃ 其它:
楔子

  他是一個明星,一個歌星,一個影星。他很漂亮,不僅是舞臺上的他漂亮,現實裡的他一樣漂亮。他很出名,因為他不僅是偶像派,更是實力派。
  當年也許只是驚鴻一瞥,懾于美貌。不過漸漸的也被他美妙的歌聲和逼真的演技折服,以至於愛上這個人,以及他的全部。
  這些年來,我一直追隨著他,會唱他的每一首歌,看過他的每一部電影。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就愛上了他。我以為我會一輩子這樣,從沒想過有一天,我能邂逅他,甚至能擁有他。



第一節

  我一個人守著一套不算大的房子,窩在模擬皮沙發上看著電視上播放著的林諾華的電影。雖然房子並不算太大,可是即使我把聲音調到了最大,卻還是顯得空曠而寂寞。
  我已經二十九歲了,卻依舊一個人。七年前接手了父母的小公司之後,我就開始一個人生活。早些年也談過不少女朋友,可是自從七年前驚鴻一瞥看見了林諾華,對於女人,對於戀愛,我卻再也提不起興趣。
  我算是追星族吧?一個二十九歲的大男人,追著一個比自己還小兩歲的明星,一追就是七年,還沒有絲毫倦怠疲累。我想我大概是比較病態的,不過我卻並不恐慌,反而沉迷其中。
  我愛林諾華,這麼多年來我怎麼也看得清了。這些年裡我跟林諾華也有過幾次極為短暫的接觸,不過我卻從來沒有想過要真正跟他相識。
  林諾華現年二十七,出道卻已經十一年了。十六歲的時候在全國少年歌手大賽上以一首原創歌曲驚豔四座,迅速被娛樂公司看中,包裝成了偶像派歌手,然後火速躥紅。
  十六歲的林諾華會紅靠的的不僅是實力,更有他的美貌。林諾華很漂亮。也許一個大男人說漂亮不大合適,不過任何一個見過林諾華的人,都只能用這麼一個詞來形容他。
  十六歲時,林諾華還有些雌雄莫辯,太過精緻的五官甚至讓全國少年歌手大賽的評委認定林諾華是女扮男裝。不過事實當然是不可否認的,林諾華是男人。
  但是十六歲的林諾華還太小,沒有足夠才學的他沒辦法一直立足于歌壇。於是林諾華的公司送林諾華去了音樂學院。在林諾華讀書期間也沒有放棄過出專輯,只是速度並不快而已。
  我第一次邂逅林諾華,就是在林諾華進了音樂學院四年後的畢業典禮上。那天我本來是去看我在音樂學院任職的朋友的,我朋友卻帶我去看了畢業典禮,於是驚鴻一瞥的看到了站在領獎臺上笑得一臉燦爛的林諾華……
  那時候林諾華才二十歲而已,手上卻已經拿到了音樂學院和影視學院的學士學位。
  
  本是驚鴻一瞥,我當時也是一個成熟的男人了,驚豔一時而已,並沒有太過在意。生活還在繼續,我繼續埋首我的工作之中。
  直到同事向我推薦了最近的電影,一部偶像劇。我對這個是沒有興趣的,不過看到劇照上那一臉憂傷的林諾華的時候,卻鬼迷心竅的打開了電腦,放入了光碟。
  也許就是這麼一部偶像電影打動了我,總之我記住了林諾華這個人,這個不是僅有美貌的花瓶,他的實力建築在他的美貌之上,總讓人有一種超出自己預料的滿意。
  於是後來開始慢慢的關注起林諾華,直到愛上,深深迷戀。我想我是不愛男人的,但是我卻從來不曾後悔愛上林諾華,只因為他是林諾華而已。


第二節

  真正意義上邂逅林諾華那一天,下著大雨。那天是林諾華的新專輯簽售會。因為是在我所在的城市的鄰城,所以我翹了班直接開車去了簽售會的地方。
  這是林諾華的第六盤專輯了,之前是因為要讀書,後來是因為涉足了影壇,所以林諾華的專輯一直保持著兩年一張的速度。
  我每一張專輯都是親自趕到林諾華的簽售點去買的,這一次也不例外,儘管天氣很不給面子的下了大雨,我的心情卻依舊是雀躍的。
  能見到自己心愛的人,怎麼能不高興?儘管我從來沒有想過能和林諾華髮展什麼,可這一樣阻止不了我因為能見到林諾華而變好的心情。
  其實我已經見了林諾華不少次了,可是每一次的接觸也不過是接過那一張有著林諾華親手簽名的專輯的時候,運氣好的話可以和林諾華握個手,再好一點還可以合照一張。
  我和林諾華說過話,卻從來只是客套的謝謝,不用謝。沒有一句多餘,最多林諾華心情好的時候會附送一個微笑。
  我沒有和林諾華擁抱過,每次看到有少女高高興興的擁抱住林諾華我都心裡泛著酸意,或許是我心裡有鬼的原因,總覺得兩個男人這樣摟摟抱抱的不太合適。
  
  排了老長的隊之後,我終於又拿到了有林諾華親筆簽名的CD,我低低的說了一聲謝謝,林諾華抬起頭看了我一眼,然後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回了一句不用謝。
  林諾華總是這麼溫柔,特別是他唱歌的時候。他的歌聲總是透露著溫柔的味道,就連憂傷,都帶著溫柔,如清風拂面,舒服享受。
  我一直是一個對溫柔情有獨鍾的人,之前找過的幾個女朋友也都是溫柔型的,現在深愛的林諾華也如此溫柔,又怎麼能讓我不愛呢?
  溫柔的男人,有時候比溫柔的女人更讓人動心呢……
  
  我拿了CD之後就回了自己的車裡,將CD放進CD機裡,音樂緩緩響起,林諾華溫柔的聲音淡淡的飄出,如沐春風。
  我放倒了靠椅,閉著眼睛感受著,仿佛林諾華真的就在我身邊,為我輕輕吟唱……
  不知不覺進入夢鄉,再醒來時簽售會早已經結束,雨卻還沒有結束。我歎息一聲,發動了車子準備離開。
  視線隨意一轉,我看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一如當年驚鴻一瞥。林諾華,他今天也是穿的白色的衣服……
  雨太大看不大清楚那人到底是不是林諾華,但是直覺告訴那就是他。鬼使神差的將車子開到了那邊,我看清了,真的是林諾華。
  林諾華還穿著剛才在簽售會上穿的白色緊身T恤,和黑色貼身休閒褲,此刻正低著頭打著一把白色半透明的傘走在大樓邊上。
  我開著車跟在林諾華身後,總覺得是他這樣一個人走著感覺很寂寞,也很不安全。他的經紀人怎麼會讓他一個人出來呢?
  走了半晌,林諾華停了下來,轉身來看著我的車子。似乎是在辨認什麼,看了一會兒就抬步向我走來,我沒有動作,沒有開車離開,也沒有開車靠近他,就坐在駕駛位上等著林諾華的靠近。
  並沒有很長的距離,林諾華很快就走到了我的車窗旁,敲了敲我緊閉的車窗,我順應他放下了車窗,林諾華溫柔一笑,不是在公眾場所裡一樣燦爛得不真實,卻依舊溫柔得醉人。
  “請問可以送我一程嗎?”不是第一次聽到沒有經過音訊設備的林諾華的聲音,溫潤中性,可是卻是第一次那麼清晰的感覺到裡面的溫柔,我幾乎是連想都沒有想的就點了點頭。
  沒有想林諾華為什麼會一個人走在街上,沒有想林諾華為什麼會向一個陌生人搭訕,沒有想林諾華要我送他去哪裡……



第三節

  得到我的同意之後,林諾華的笑容似乎燦爛了一些,連眼睛都亮了亮。微笑著道了聲謝之後就繞到了車子的另一邊打開了副駕駛的位置坐了進來。
  林諾華有一頭酒紅色的蓬鬆頭髮,挑染著粉紅,雖然已經是二十七歲的男人了,走的卻依舊是偶像男生的風格,打扮起來像是只有十七八的少年一般,不少少男少女迷戀著林諾華。
  不過林諾華依舊有很多成熟男女的粉絲,因為林諾華的電影,林諾華不僅是美貌,他的實力絕對是不可忽視的,所以實力與美貌並存的林諾華短短七年的時間就成為了影壇裡的小天王,名氣直追已經成名二十多年影帝。
  “去哪兒?”我話出口才驚覺自己的嗓子竟然嘶啞至此,忙閉上不願多說。
  “A城城東揚名山莊。”A城正是我家所在的城市,與現在我們所在的B城相鄰,而揚名山莊,正是A城的別墅區。我雖不住揚名山莊,卻離揚名山莊極近,車行不過兩三分鐘的距離。
  我有些疑惑的轉頭看了一眼林諾華,奇怪他去那裡幹什麼。不過事關隱私,我也不好多問。只不過真的很巧,竟然是要去揚名山莊。
  “呵呵,你都不驚訝嗎?”除了疑惑的看了一眼林諾華之外,我沒有說其他的話,安靜的開我的車,兩人之間頓時陷入了沉默,不過沒過多久,林諾華倒是率先打破了寂靜。
  “驚訝。”我淡淡的說。
  “那你為什麼不問?”林諾華好奇的偏頭來看著我,白皙的皮膚襯得眼睛更大更亮,裡面正閃爍著好奇的光芒。
  “那是你的隱私。”我說這話本意只是想說我尊重他,不想探查林諾華的隱私,可是才出口我就察覺了其中的疏離味道,頓時有些後悔。
  “哦……”果然林諾華聽了這話眼神就黯淡了不少,聲音也弱了下去,只低低的應了一聲,低下頭去沒有再搭話。
  我在心裡暗暗後悔,卻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挽救,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善於言辭的人。兩人就這樣沉默了許久,最後還是林諾華先打破了沉默。
  “其實我認識你,每次我有公開活動的時候總能見到你,可是你從來沒有主動跟我搭過話。”林諾華低著頭像是自言自語的說。
  也是,我一個快三十的大男人,又不像林諾華那樣穿著打扮比較中性,一般都是西裝,而且我身材也比較高大,在林諾華的公眾活動裡又大都是一些十幾二十的年輕人,我這樣一個大男人混在裡面就有點鶴立雞群了,不被注意都不大可能。
  “我每次都注意到你了,我一直在等著你什麼時候主動來跟我說話,哪怕是要求握手擁抱之類的也好,可是一次也沒有。”
  其實我沒有說過,我一直很喜歡林諾華的聲音,尤其是其中無法遮掩的溫柔,每每勾動我的心弦,不能自已。
  “快六年了吧?跟著我到處跑。”林諾華說到這裡抬頭來看著我,臉上是溫柔的笑。
  “不,六年多了。”也許林諾華第一次注意到我是在我第一次去參加他的新片發佈會,可是我第一次參加林諾華的活動是六年多以前的演唱會,演唱會人太多,林諾華根本不可能注意到我。
  “啊,那麼久了。”林諾華只是無意義的感歎了一句,就沒了下文,又沉默了起來。


第四節

  “我住在揚名山莊B座32-2,我現在是要回家。”過了一會兒林諾華又說話了,不過這次的話題卻讓我有些莫名,他為什麼要告訴我他家在哪兒?等等,揚名山莊?回家?
  “你住在揚名山莊?”我驚訝的轉頭去看林諾華,正對上林諾華滿含笑意的溫柔眼眸,頓時有些無措的轉過頭來專心開車。
  “是啊,我們住得很近呢。”林諾華笑道。
  “你知道我住哪兒?”
  “以前有次抽獎活動,中獎的都要填寫個人資料以方便派送禮物,你當時就是中獎人之一,還記得麼?”林諾華輕聲解釋。
  “嗯……”林諾華一說我就想了起來,那也是唯一一次有機會和林諾華合影,照片現在還被我用相框框好放在床頭。
  “我其實單身了蠻久的,因為工作的原因,一直沒有機會好好談一場戀愛,上一個女朋友還是大學的事情了呢。”林諾華又帶走了話題。
  “嗯?”如果說剛才林諾華告訴我他家的位址我很驚訝,那麼現在林諾華的話我是迷惑了,我根本猜不透林諾華說這話什麼意思。
  “最近我有一段時間的休假。”林諾華依舊一臉笑意的溫柔的看著我,我的疑惑卻是一個也沒有回答,我不相信他不知道我在疑惑什麼。
  “什麼意思?”迫不得已我開頭詢問。沒辦法,此刻的林諾華雖然看起來還是如我所瞭解的一樣溫柔,可是卻無端讓我感到害怕。
  “意思就是,我們交往吧!”林諾華頓了一下,看了看前方路況,才轉頭來看著我,臉上的笑容格外燦爛。
  “吱——!”我猛的一腳踩向刹車,來了個急刹,老實說我被林諾華嚇到了。我是愛著林諾華,而且是深愛,就因為如此我不敢接近他,不敢與他有丁點多餘的接觸,現在更是連話都不敢跟他多說,就怕林諾華察覺了我的心思。可是沒想到,林諾華卻忽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林諾華,你是在開我玩笑嗎?”我重新啟***子,平穩的開著車,目不斜視。低低的說著,甚至帶著一絲冰冷。
  我從來沒想過要和林諾華髮展什麼,不是我妄自菲薄,我甚至對林諾華認識我都很驚奇,可是林諾華忽然這麼說,我第一反應就是林諾華看穿了我的心思,故意這麼說的。
  “你以為我是故意這樣羞辱你嗎?”林諾華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一言正中紅心。是,我的確是這麼覺得的,要不然讓我相信林諾華這樣高高在上的一線男星真的會對我這樣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感興趣?
  “要不然呢?”我冷淡的反問道,甚至有衝動想現在停車把林諾華扔下去。我畢竟是自私的,在與心愛的人在一起和保護自己之間,我絕對會選擇後者。
  “陳凡,我很嚴肅的告訴你,我是認真的。”也許就是因為林諾華的聲音裡帶著溫柔,讓林諾華這話缺少了幾分肅穆,沒有那麼有可信度。
  “林諾華,難道你要我相信一個名聲地位都很高的巨星看上了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人?現代版的白馬王子和灰姑娘?還是同性版的。”我的頭腦理智的分析著一切可能與不可能,然後迅速回應林諾華的話,“真是抱歉,林諾華,我沒有做灰姑娘的興趣。”
  “那如果我告訴你這不是灰姑娘而是白雪公主呢?”林諾華也很快予以反擊。
  “林諾華,你是要告訴我,你是那被害的白雪公主嗎?”我終於受不了將車停在了緊急道上,單手撐著方向盤,面無表情的轉頭盯著林諾華。
  “是。”林諾華收起了笑容,倒是多了幾分嚴肅的味道,林諾華轉過頭去看著前方,沉默了一會兒開始講述他的故事。
  
  林諾華說他本是豪門公子,十四歲那年表兄為爭爺爺的家產找人綁架了本該繼承家族的他。可是林諾華命大,逃了出來,卻流落街頭了。
  正好此時遇到了我,我收養了他一段時間。不過後來他發現已經繼承了家族的表兄一直在尋找他,甚至已經找到了我身邊,如果繼續找下去就會找到他,甚至害了我,於是林諾華被迫離開。
  之後輾轉進了孤兒院,改名換姓進了學校,參加了全國少年歌手大賽才出了頭,從此走進了娛樂圈,直到現在。



第五節

  我細細回想,林諾華十四的時候我十六,那年的確是收養過一個叫羅樺的小男孩,可是羅樺並沒有林諾華那麼漂亮,要不然我怎麼會沒有認出來?
  “羅樺?”我懷著遲疑的心思叫了當年那個小男孩的名字。
  “其實我並不叫羅樺,當時一直有人在找我,我根本不敢使用真名,我現在叫林諾華。”林諾華溫柔的笑著。
  
  後來林諾華拉拉雜雜說了很多,說他當時如何的感激我,說他後來一直在尋找我,後來發現我竟然是他的粉絲,直到多年的沉澱,漸漸愛上了我。
  他說他是故意把房子買在我家附近的,就是為了以後兩人來往方便。他還說他早就發現我喜歡他了,可是等了這麼多年卻一直沒見我主動跟他說話,於是急了,才跟公司請了三個月的假,準備要來找我,卻沒想到才出會場大廈的門就遇到了我。
  最後,我將林諾華送到了揚名山莊外,林諾華也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說完了,林諾華看了看車外石碑上揚名山莊四個大字,淡淡的問了我一句:“跟我交往,好嗎?”
  “好,反正我也單身。”縱然你是在騙我也好,玩笑也罷,大不了陪你瘋一次,反正我愛你,也沒求過任何回報。
  
  那天,我跟林諾華去了他家,然後就住了下來。同居是林諾華提出來的,我卻有些猶豫,如果讓狗仔隊發現林諾華和一個男人同居,那麼他的公眾形象就全毀了,更嚴重的甚至是再也無法在娛樂圈裡混下去。
  我不想因為我毀了他的一生,可是他卻執意。說如果愛情結果,退出娛樂圈也罷。我以為他只是為了取信我說的一句玩笑,畢竟今天說發生的一切都讓人太不可思議了,可是我沒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為我做到了那一步……
  我最後還是同意了同居,耐不住林諾華的柔聲苦求,然後在之後的兩個小時內,林諾華陪我回家打包了一些私人物品,我們就正式開始了同居。
  說起來,應該算是今天才正式認識吧?十三年前的不算,那感覺太過迥異。認識第一天就同居……這算是潮流?我不禁苦笑,一切都太沒有真實感了。
  我呆呆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開放式廚房裡的林諾華忙進忙出不亦樂乎。林諾華也許會是個好情人,至少他會做飯做家務,至少他很溫柔。
  林諾華卸了裝之後並沒有銀幕上看起來那麼驚豔,不過也絕不醜,依舊清秀漂亮。五官輪廓很柔和精緻,有些亦男亦女的味道,不過倒是沒有什麼陰柔感。
  林諾華家裡的電視很大,103英寸的,看起來效果特別的好。此時電視裡正在播林諾華的電影,我特意放的,只是想找找那種對比,電視裡的人,和廚房裡的人……
  “陳凡,吃飯啦。”林諾華取下身上的圍裙,揚聲叫我,聲音裡的溫柔高興怎麼也無法忽視,他真的很開心嗎?
  “來了。”我起身去餐廳,桌上是三菜一湯,色香味俱全,我們兩個人吃,多的都有了。
  “嘗嘗我的手藝如何?”林諾華側著身,手肘撐在桌之上,用筷子夾了一塊肉片遞到我嘴邊,我張嘴含住,味道很好,堪比大廚。
  “很好吃。”不由有些驚訝的看著林諾華。他應該是那種大忙人吧?竟然會有時間學習廚藝?我給出誠實的評價。
  林諾華笑了,帶著我最喜歡的溫柔,我似乎是受了蠱惑一般伸手撫摸上林諾華的臉,那嘴唇的形狀,格外誘人。
  可是我不敢親下去,我怕那只是一場鏡花水月,我怕那只是我渴望太久而生出的完全不和實際的夢。我就是如此小心翼翼的,輕柔的撫摸著林諾華的臉頰。
  林諾華閉上眼,側了側頭,讓自己的臉頰完全貼在我的手掌,還像小貓撒嬌一般輕輕蹭了蹭,嘴角依舊帶著溫柔如水的笑意。
  我到底還是忍不住湊上前去吻上了林諾華的紅唇,我渴望已久的地方……



第六節

  一直告訴自己不可以接觸林諾華,也不過是害怕現在這樣的情況發生,害怕自己會情不自禁,猥褻了他。可是此刻,我將雙唇貼在林諾華的雙唇上,林諾華不僅沒有推開我,反而伸出了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
  這像是給了我鼓勵一般,探出舌頭輕觸林諾華的唇,描繪著那嘴唇優美的線條。林諾華主動張開嘴,我的舌緊跟著進攻,纏繞上林諾華的舌。
  那頓晚飯終於還是沒有吃成,儘管它是如此的美味。因為後來,我直接抱了林諾華滾上了床單。我要證實,這究竟是不是夢。
  我吻著林諾華,動作由一開始的溫柔變成之後的狂躁,再之後,我幾乎壓不住心中躁動的欲望,一把抱起林諾華往二樓林諾華剛才告訴我的臥室走去。
  林諾華真的很輕,明明身高有一百八了,可是體重大概才剛一百出頭吧?反正我抱著他一點都沒有覺得有多累。
  林諾華摟著我的肩膀,安靜的將頭靠在我的頸窩處。我只覺得身體相貼的地方一片火熱,只想儘快將身體裡的熱量散發出去。
  我有多久沒有抱過女人了?快半年了吧?至於男人,這是我第一次抱。之前就說過我不愛男人,只不過因為他是林諾華而已……
  將林諾華放在床上,我俯身壓在林諾華的身上。林諾華的眼神沒有剛才的清麗,有些霧氣,看起來有點迷茫。
  我又一次吻上林諾華的唇,一直很喜歡他的唇。手不老實的撫摸著林諾華的身體,摸著摸著,就脫掉了林諾華的衣服褲子。
  長長的一吻結束,林諾華已經被我剝了的只剩下一條小內褲了。我微微撐起身俯視著林諾華的身體,皮膚很白,沒有肌肉。很瘦,卻不是那種一眼可以看到排骨的竹竿。身材很好,腰很細,臀部挺翹,皮膚也很好,摸起來很有彈性。
  林諾華有些害羞的蜷起了一條腿搭在身體上,企圖遮掩我的視線,我順勢摸上那條腿,將他往外打開,往上摸上了臀部,果然很肉感。
  “陳凡……”林諾華軟軟的叫了我一聲,伸手抓住我的手臂,把我帶向他。我順從的俯下身,林諾華一手摟住我的脖子,一手開始解我身上的襯衫。
  趁著他脫我衣服的空當,我的手從林諾華的大腿摸進了他的白色內褲裡,肌膚相觸的肉感讓我忍不住捏了一把,然後下意識的摸去了藏在股縫裡的禁忌之地。
  真的可以嗎?這裡,為我敞開?不自覺的就將一根手指插了進去,很乾澀,進入得有些困難,只進去了一個指節就進不去了。
  “唔……”林諾華肯定是不舒服了,伸手抓住了我摸著他那裡的手臂,抬頭看向床頭,低聲說,“抽屜……抽屜裡有KY……”
  我放開林諾華,探身去打開抽屜,裡面不僅有KY,還有安全套,都沒開封。我心情有些莫名,因為不知道林諾華到底是平時常在用這些東西還是特意為我準備的。垂著頭,不讓林諾華看到我的眼神,我將KY和安全套都拆了封。
  脫掉林諾華已經解開了所有紐扣卻沒有脫掉的襯衫,褲子早被林諾華脫了。我跪坐在林諾華的腿間,將林諾華最後一層屏障除去。
  林諾華的欲望早已挺立,內褲一脫立刻彈跳起來。林諾華別過頭去,雙手緊緊的抓著枕頭邊。我將林諾華的雙腿大開,放在我跪坐的大腿上,繞到身後就可以環住我的腰。
  我看了看那雙腿之間緊閉的褶皺,又看了看我下 身勃發的欲望,實在無法想像這麼小的入口,要如何能夠容納我的巨大。
  我倒了一些KY在手上,然後抹向那個緊閉的地方。不得不說林諾華也許是得天獨厚,連那褶皺之處都是粉嫩的淡紅色,而且沒有毛髮,一點沒有噁心感。
  盡心的擴張了半天,直到三根手指都可以自由抽動的時候,我在自己欲望上套上了安全套,然後扶著自己的欲望慢慢頂入那個看起來依然很小的地方。
  林諾華咬著下唇,緊閉著眼睛,雙手死死的抓住枕頭,雙腿雖然盤在我的腰間,可是我卻感覺得出來其中的僵硬。
  我俯下身抱住林諾華,欲望依舊在緩慢進入,最後乾脆將林諾華抱起坐在我的腿上,欲望猛的一下次插入了最深處。




第七節

  我住的地方離公司並不遠,車程也就十來分鐘的時間。以前一個人的時候我都是在辦公室裡邊聽著林諾華的歌邊吃著公司樓下的外賣。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自從我和林諾華同居之後,林諾華就包管了我的一切生活。所以我中午不再需要吃公司樓下那些並不怎麼好吃的外賣了,我只要花十來分鐘開著車回家,就可以吃到林諾華做的美味的午餐。
  “諾,我回來了。”我打開門,在門口換鞋。之前一直都是一個人,和林諾華在一起之後,林諾華非要他每次回來都說上這麼一句。
  “阿凡。”林諾華從廚房出來,還穿著圍裙,接過我手上的包放在一邊,幫我脫下西裝,就像一個賢慧的妻子一樣。我忍不住摟過林諾華一口親在林諾華的臉蛋。
  林諾華的臉微紅,低頭微笑著說:“你先去洗手,午餐馬上就好了。”將我脫下來的西裝掛在一邊,林諾華轉身又進了廚房。
  我洗了手出來在客廳沙發上休息了一會兒,林諾華就過來叫我吃飯了。忽然覺得這樣的生活真的很舒服,這才是家的感覺。
  可惜,不知道這樣的生活能有多長時間,也許,就只有林諾華三個月假期的時間吧?之後林諾華要重回娛樂圈,我也必須回去我的小窩了,到那時候,也許,我們將再也沒有交集……
  一切仿佛南柯一夢,轉過三個月,我們又回到起 點。我從來不會覺得我和林諾華會有什麼未來可言。
  “阿凡,你在想什麼?”林諾華放下碗,有些擔憂的看著我。
  “沒什麼。”我搖了搖頭,微笑的給林諾華夾了一筷子菜,換了個話題,“明天我有點事,大概不回來了。”
  “不回來?什麼事?工作上的麼?”林諾華才剛低下頭準備繼續吃飯,聞言又抬了起來。
  “明天是我父母的忌日,我要去祭拜他們,有點遠,晚上就在那邊住下,後天回來。”我淡淡的說,沒想過讓林諾華跟我一起去。因為我們現在只是情人,還不算是穩定的情人,我自然不會帶他去拜祭我的父母。
  而且林諾華是明星,還是很紅的那種,就算他現在在休假,也只能儘量窩在家裡。因為一出門就很可能被粉絲認出來,到時候被大眾發現林諾華住在這裡也就罷了,最怕的就是讓人發現林諾華正在和一個男人同居,那林諾華就算是完了。
  “我陪你一起去吧。”林諾華沉默著低頭想了想,然後低聲說道。
  “嗯?為什麼?”我有些疑惑的抬頭看他,不過是從他的角度還是從我的角度,他都沒必要陪我去,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他去做什麼?
  “只是想陪著你而已。”林諾華抬起頭看著我,微笑著說。
  沉默了很久,我同意了。我不知道我是為什麼同意,也許是因為林諾華那雙滿含愛意的眼睛,也許是只因為我孤獨太久,需要一個人的陪伴,總之我同意了林諾華跟我一起去。



第八節

  第二天是週末,我和林諾華開車去了我家的老宅子。離我工作的地方有三百多公里,其中還有不少路是鄉村老路,不好走。也是父母堅持要葬在老宅子的後山,每年回去拜祭都很麻煩。
  林諾華雖然說是和我一起去,不過到底是化過裝的,要是就他那張臉就出去了說不定就引起圍觀事件呢。
  車子是我的大眾,林諾華雖然有車,但是太過招搖了。開了一百多公里之後就換了林諾華來開,老實說林諾華開車的技術還不錯,後來一問才知道原來林諾華為了拍一部演賽車手的電影專門去學過賽車,雖然沒有去考賽車駕照,但是技術還是很過關的。
  和林諾華在一起已經有一個月了,其實和林諾華在一起感覺真的很好。林諾華就像以前一直瞭解到的一樣,很溫柔。跟他在一起很輕鬆,仿佛什麼事都不用操心。
  工作累了可以躺在林諾華的腿上,他會用他甜美的聲音唱著爛熟于心的歌,週末的時候可以抱著他一遍又一遍的看他的電影,林諾華還會在一邊講著現場花絮。我已經放棄了和朋友去酒吧喝酒的習慣,每天回家和林諾華廝混。
  每天吃著林諾華做的做的飯,抱著林諾華做 愛做的事,然後和林諾華相擁而眠。有一種名為幸福的氣息在流轉。
  早上八點出發,下午兩點的時候才到了我家老宅子的小鎮。很偏僻的地方,典型的農村。車子已經沒辦法開了,剩下了都是窄窄的泥路。
  我和林諾華提了祭拜的東西開始步行。因為這裡太偏僻,林諾華也取下了假髮墨鏡之類的東西,換了披風,只穿了一件V領緊身小毛衣。臉上的妝也洗掉了,整個人看起來很清爽。
  “哎!好久沒有這樣輕鬆的出過門了!”林諾華微笑著抬頭看著碧藍的天空,整個人沐浴在陽光之下,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
  看著這樣的林諾華我忍不住走上前去摟住那纖細的腰肢,淡淡的說著:“走吧,我們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呢。”
  “嗯。”林諾華微笑著看著我,應了一聲,從我手裡接過了一些祭拜要用的物品。東西本來也不多,我們一人提一包,手牽著手走在鄉間小路上。
  大概走了大半個小時,我和林諾華終於來到了我父母的墳前。我父母七年出了一場車禍,因為傷勢過重,最終還是沒能活下來。可是兩老臨終前交代一定要送回來,說是落葉歸根。
  我父母是合葬的,在半山坡上的一個向陽的地方,風景很好。我將給父母買的祭品都一一擺了出來,林諾華也在一邊沉默的幫我。
  然後燒了些紙錢,點了兩柱香拜了拜。我是不信這些,可是父母信,以往每年春節和清明兩老都會帶著我會老宅子祭拜祖輩們。
  站在父母墳前沉默了好久,想了很多我和父母的事情,然後才想起身邊有一個林諾華,於是牽起林諾華的手沖著墓碑說:“爸媽,他是羅樺。你們還記得嗎?”
  “叔叔,阿姨,隔了這麼多年才來看你們,真是抱歉。很感謝你們當初的收留之恩,要不是你們也不會有今天的我。還有,我現在和陳凡在一起,我們很幸福,希望叔叔阿姨能夠祝福我們。”
  林諾華說完,深深的向我父母的墓碑鞠了一躬。我皺著眉,不明白林諾華為什麼要在我父母的墳前說出我們的關係,三個月一到,我們分道揚鑣,根本沒必要讓我父母知道。



第九節

  又在父母的墳前緬懷了一下,我和林諾華就開始打掃父母的墳墓了。一年沒有回來過,墳墓周圍已經長了不少雜草了。
  大概花了兩個小時才整理完附近,已經是傍晚了。我和林諾華相擁著靠在墓碑邊看著對面山頭上,太陽緩緩落下,山都染上一片橘紅,很是美麗。
  “諾。”我像是受了感染一般,偏頭在林諾華的臉蛋上親了一口,有些悵惘的說,“如果能一直這麼下去該多好。”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的,相信我。”林諾華湊過來在我的唇上親了一口,微笑著溫柔的說。
  我微笑,摟緊了林諾華。林諾華這一個月的表現,幾乎要讓我以為他說的這話是他的真心話了,可是就算知道他說的不是真的,能聽到他這麼說我也很高興了。
  休息了一會我們就下山了,已經是六點多了,如果開車回去的話都半夜了,於是我每次都會在這裡留宿一晚,不過今年多了一個林諾華而已。
  開車又走了一陣才到了鎮中心,只有這裡才會有旅館。要了一間單人間,我和林諾華住一間單人間正合適。
  
  我皺著眉吃著碗裡的飯,在餐廳叫了幾個簡單的家常菜,吃著卻始終覺得味道不對。
  “怎麼了?”林諾華見我皺眉放下筷子擔憂的問。
  “沒有你做的好吃。”這句話幾乎是脫口而出的,出口之後才發覺,原來我的胃不知不覺的已經被林諾華養刁了,不過才一個月而已。
  “噗。”林諾華低頭噗嗤一笑,然後給我夾了一筷子菜,笑道:“回去我給你做好吃的。”
  “你都把我的胃養刁了,以後你不在了我怎麼辦啊?”我頗有些哀怨的看著林諾華,雖然話是開玩笑,可是又何嘗不是事實呢?
  “不會,我不會不在的。”林諾華深情的看著我,雙眼溫柔得可以滴出水來。
  “呵呵。”我幾乎忍不住想要親上林諾華了,可是一想到這裡是餐廳,旁邊還有很多人,我就只是硬忍著了。
  
  回到房間,洗漱過後我們什麼都沒做就休息了。忙了一天,我們都太累了,第二天一大早吃了早飯就驅車回家,回到家的時候中午已經過了,林諾華簡單的弄了幾個菜吃了之後,我們又相擁睡了個午覺休息。
  等我再醒來的時候,林諾華已經起了在廚房裡忙活了。看著廚房裡忙碌的聲音,我勾了勾嘴角,去客廳打開電視準備打發打發時間。
  可是沒想到才打開電視就看到了一條超勁爆的消息……
  我有些愣愣的看著電視,明明那記者說的是中文,我卻像是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一樣,只看著那張張合合的嘴,像是無聲電影。
  不知道什麼時候林諾華走了出來,靜靜的看著電視,臉上沒有了笑容,連眼睛裡都沒有了我所熟悉的溫柔。面無表情不明喜怒的林諾華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我有些怔愣的看著這樣的林諾華,仿佛從來都不認識他一樣,的確也是,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樣子的林諾華,林諾華在我面前從來都是溫順溫柔,甚至是柔弱的。哪裡有會這樣,看起來就讓人不敢靠近的樣子……
  “要不然,你去澄清吧,說他們認錯人了。”我愣了半天,抿了抿乾燥的嘴唇,澀然的說,聲音嘶啞得像是幾天不曾開口說過話一般。



第十節

  “我自然會去說清楚。”林諾華還是盯著電視,臉上的表情,眼裡的眼神都沒有絲毫變化,連說出口的話都像是不帶溫度一般。
  我低下著頭沒有說話,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惆悵的,本以為我們會有三個月的時間,沒想到我們卻只有一個月。一切結束得太快,讓人措手不及。
  我果然不該帶林諾華一起去祭拜我爸媽的,如果不帶他去,就不會有人發現我和林諾華在一起,如果不帶他去,就不會被人***到我們的親密照……
  真不知道誰那麼無聊,不僅***人家隱私,還發到報社,鬧到了娛樂圈。現在整個娛樂圈的人都在談林諾華跟一個男人在一起了吧?
  林諾華,林諾華,林諾華……
  不知道他能不能解釋清楚,不知道這樣一個緋聞會對他的娛樂生涯有多大的影響,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有機會和他見面……
  林諾華,林諾華,林諾華……
  “嗯,那我今晚就搬回去。”沉默良久,我低聲說。如果要結束,就請讓我親手來結束。現在也是時候結束了,哎。
  “不用,現在這附近說不定就有很多狗仔,你這一搬很有可能就會被發現。”林諾華極為理智的說,我忽然覺得這樣的林諾華好冷酷。
  “那難道還要繼續下去讓他們抓實把柄?”我抬頭看著站在沙發旁邊的林諾華,有些疑惑,這個林諾華到底是誰?
  “你明天照樣去上班,剩下的我會處理。”林諾華說完就轉身又回了廚房,只淡淡的說了一句,“飯做好了,先吃飯吧。”
  這一頓飯極為豐盛,本來是林諾華昨天在小旅館的餐廳裡答應我的回來做頓好吃的補償我,可是現在氣氛有些不對,倒有點像是離別宴了。
  我們倆都只是沉默的吃著,林諾華也沒有像以往那樣溫柔的為我夾菜,一頓飯吃下來極為壓抑,雖然菜肴依舊美味,我卻根本沒吃多少。
  “怎麼不吃了?”似乎是因為我這麼快就放下了碗筷驚醒了正在思考的林諾華,林諾華抬起頭來疑惑的看著我。
  “吃不下。”我悶悶的說,我知道我不該打擾林諾華,林諾華心裡肯定也不輕鬆,牽扯到他的未來,他要考慮的事情比我多得多,可是我心裡煩躁得厲害,我不想放開林諾華。
  人果然都是貪心的動物,得到過就不想放手,可是我憑什麼?我能和林諾華在一起也不過是因為林諾華當時一個臨時起意,或者說是好玩,我現在還憑什麼讓他拋棄自己的事業跟我在一起?
  先不說林諾華的心意如何,願不願意放棄一切跟我,就說我們兩以後的生活,林諾華若是沒了事業,就林諾華平日裡的開銷,就不是我這個普通的小公司老闆養得起的。
  “阿凡,你別想太多了,我會解決的。”林諾華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安慰著我。我卻覺得林諾華的話是那麼的蒼白,根本毫無意義。



第十一節

  事實上,不管前一天如何糾結,我第二天還是正常去了公司上班。我雖然名義上是個公司老總,其實手底下員工一隻手都能數得過來,於是工作就顯得特別繁忙。
  我根本沒有多餘是時間來思考我和林諾華究竟會怎麼樣。今早走的時候,林諾華說讓我中午不用回家吃飯了,因為他要出門。
  他沒有告訴我他是要去幹什麼,可是猜也猜得到,他大概是要去召開記者招待會,澄清和我的關係純屬誤會。
  中午叫了樓下的外賣,卻絲毫沒有一點吃的欲望。折騰了一上午我總算是有了點時間上網去查林諾華的情況,網路最是快捷,一定能最快傳遞林諾華的消息。
  果然,一搜索就搜索出來一大堆,大多是關於兩天前我和林諾華在我家老宅子那邊的親密照,竟然連我們夜宿旅館相擁而眠的照片都有,還真是鐵證如山。
  翻翻找找,我終於找到了一條有用的新聞,林諾華要於今天下午召開記者招待會!我果然猜得沒錯,只是沒想到林諾華是如此急切的想要和我撇清關係,心裡不由得有些微酸。
  招待會是下午兩點,現場直播,正好我可以通過網路觀看直播。於是幾乎是狼吞虎嚥的吃了那難吃得要命的外賣,我就守著電腦等待著記者招待會的開始。
  不知道過了多久,下午兩點總算是到來,記者招待會如期發佈,可是林諾華所發佈的內容卻是震驚了所有人,包括我!
  林諾華說完慣例的答謝之後開始記者招待會的第一句話不是撇清關係,而是承認。林諾華說:“沒錯,如你們所見,我正在和一個男人交往,同居。”
  我想這句話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就連坐在林諾華身邊的他的經紀人都有些意外的看著他,不過卻沒有阻止他的意思。
  頓了一下,等下麵的嘈雜乾淨了些,林諾華又說:“套用一句最俗的話來說,我不是一個同性戀,只是我愛上的那個人,剛好跟我同性而已。”
  “我今年二十七歲,可是我愛他,已經有十三年了。可是直到一個月前,我們才算是正式認識,正式在一起。”
  “他是我的粉絲,追隨我整整七年,我等待他的告白也整整等了七年,可是我最終沒有等到,還是我先告了白,就在一個月以前。”
  “其實我認識他都已經十三年了。十三年前,在我最落魄的時候,他收留了我,悉心照顧我。也許人在最困頓的時候心最是柔軟,十三年前,我就莫名其妙的愛上了他。”
  “後來我被迫離開他,我以為我會忘記他,可是在我真的快要忘記他的時候,他作為我的粉絲,又一次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我以為他會認出我,可是他竟然一直都不知道我就是當年那個瘦小的男孩。”林諾華說到這裡的時候神情有些莫名,像是無奈,又像是哭笑不得。
  “七年的時間,他追隨著我,我又何嘗不是在關注著他?大概真正愛上是在這段時間,總之到如今,我早已放不下他。”
  “我知道很多人看不起同性戀,我也不求大家諒解,可是我是真的愛他。為了他,我願意退出娛樂圈。”林諾華說到這裡,頓了頓,抬起頭來看著鏡頭燦爛一笑,仿佛是在對著我笑,“可是我卻不一定要退出娛樂圈。”
  “我將這個決定,交給他。”林諾華微笑著,用那雙溫柔得能滴出水來的眼睛看著鏡頭,像是要望進我的心裡,“我知道你在聽,半個小時,如果你來,我就退出娛樂圈跟你走,如果你不來……”
  林諾華閉了閉眼,狠了狠心說:“那就算你放棄我,我們各自過。”



第十二節

  我下意識的迅速算了算時間,他開記者招待會是在城東XX酒店,離我的公司只需要十分鐘車程,從我下樓到上車,下車到去會場,就算用跑的大概也得花掉五分鐘左右的時間,也就是說我只有十五分鐘可以用來思考。
  林諾華是在逼我,逼我相信他,相信他是真的愛我。可是你怎麼可以這樣?明知道我是天生多疑,沒辦法如此輕易的相信誰,你怎麼可以逼我做出如此重要的選擇?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
  我瞪著桌上的時鐘,每一秒的閃動都在心裡默數著,我去還是不去?林諾華,林諾華,林諾華,你怎麼可以將如此重要的決定交給我來做?
  你明知道我很有可能一時衝動,亂做決定,然後事後又拼命後悔,如果這次我就真的跟你賭上了一口氣怎麼辦?你明知道我是吃軟不吃硬的……
  我看著時鐘上已經走過了十五分鐘,我也在心裡默數到了九百,抓起椅背掛著的西裝,我飛一般的沖向了電梯,時間不多了……
  路上一路超車,闖紅燈,終於在十分鐘以內趕到了XX酒店,我幾乎是踩著半個小時的最後一秒鐘推開了記者招待會的大門。
  迎接我的不是我想像中的一片議論,而是陣陣掌聲和一個溫暖的身體。林諾華抱著我,眼角含著溫柔的笑意,可是看在我眼裡卻有幾分得勝者的炫耀。
  我擁住林諾華,狠狠的吻住林諾華紅豔的雙唇。反正他已經公佈了我們的關係,反正他也說了願意為我退出娛樂圈,那麼我也沒什麼好忌諱的了。
  能在這麼多人眼皮子底下,恣意的擁抱林諾華,肆無忌憚的親吻林諾華,這是我肖想了多久的事,今日終於成為了現實。
  在一起的一個月,我們有時間也只能窩在家裡,我想以後,我們也可以手牽著手一起上街,散步。那將是多麼的愜意。
  忽然覺得剛才那一點因為毀了林諾華的事業而後悔的情緒真是毫無意義。人生並不是只有事業,能擁有一份幸福也是人生的追求。
  林諾華定然也是這麼想的,才會逼我去相信他,相信他愛我,相信我們追求的是一樣的,相信我們在一起會很幸福……
  
  也許有時候社會也是很寬容,很有人情味的,那天林諾華宣佈退出娛樂圈之後,實際上卻並沒能退出娛樂圈。
  本來以為什麼事都沒有了的我和林諾華,手牽著手離開了XX酒店。我以為我和林諾華能夠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就像童話結局那樣。
  可是事實上,記者招待會才過了三天,林諾華的經紀人就打電話來通知林諾華,假期三個月以後加倍補償,現在必須立刻,馬上,趕回去工作!
  仔細一問才明白,原來林諾華有一個同性愛人的事非但沒有成為醜聞,反而成了美談,因此林諾華的身價非但沒有下跌,反而飛竄得更快,幾乎已經成了炙手可熱的人物!
  聽到這個消息的我和林諾華大眼望小眼,真是哭笑不得……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