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陸同的故事 BY 群芳 (受暗戀攻 輕鬆甜文)

有賊心沒賊膽的畢業生陸同見了周登後,那小腦袋瓜就不知轉到哪裏去了。
 1
  
  陸同忍不住想在畢業前再見周登一面。一想起周登,心就不禁有些飄飄的。那可是師兄呢,我的師兄呢。
  陸同第一次見到周登是剛上大四那會兒。還沒到開學的日子,陸同就已經到了學校,不過那正是研究生一年級報導的時候,閒來沒事的好歹也是學生會成員的陸同決定去搭把手。這一搭把手就把自己搭進去了。

  陸同一眼就瞅到了鶴立雞群的周登。1米8的個子,雖說不是太高,但是在那一群長殘了的研究生堆中無疑是顯眼的。那人怎麼長的那麼合自己心意呢,那眉眼,那神情,簡直就是按照自己心思長出來的,看來夢中情人是真的會存在的。

  陸同幫忙給人遞單子,找新生飯卡時,不時地去打量周登。這個人應該是研二的,不是研三的吧,研三的人哪有這個閒工夫。看那樣子似乎也不大愛說話,挺冷清一人。問了旁邊的一個研二的哥們說那誰啊,哥們說那是我們年級的,倒是見過他,但是不記得他名字。哦,陸同有些遺憾。
  接待研一新生的事情過後,陸同就沒見過那位師兄。這世界怎麼突然就大了呢,丁點兒個學校愣是再沒見過那夢中情人。

  陸同決定去撞見心儀的師兄一把。學校裡研究生不是很多,宿舍和本科生樓在一棟樓上,不過在頂樓上。晚上十一點,陸同揣著好不容易積攢的一指甲大的勇氣竄到了頂樓上,我就不信師兄他不洗漱,我就不信他呆宿舍裡不出來。

  陸同的守株待兔還是蠻有成效的,一擊即中。首站就是洗漱間,出水芙蓉般的師兄正在拿毛巾擦臉。大夏天的,不熱才怪,看著師兄□在外面的長胳膊長腿,陸同眼裡就閃了閃,再看看師兄臉上沒擦乾的水滴晃晃悠悠地沿著下巴喉結往下滴,陸同心裡也顫了顫。等到聽到一聲「周登,你洗髮水給我用用」,然後師兄回了一句「擱盆兒裡了,自己拿去」,那清冷的聲音立馬就把陸同的心撓了一把。
  偷窺成功的陸同夾著腿下了樓梯回到宿舍,一頭栽到枕頭上不肯起來。我完了。這要是沒上樓多好。沒上樓就不會見到他那個樣子。他怎麼就這麼勾人呢。我完了,我不該上樓去的。陸同如同祥林嫂般在心裡嘀嘀咕咕,久久不能入眠。

  第二天,心虛的陸同起了個早洗床單。沒有人看到我,沒有人看到我,大四的老油條誰不是在睡覺呢,真的不會有人看到我。陸同一個人在靜悄悄的公共洗漱間裡自欺欺人的邊洗邊念叨,還特意把水龍頭扭小點兒,生怕聲音大了招人。洗完後做賊似的趕緊晾到樓下的晾衣場裡。至於自己宿舍的陽台,算了,晾到那兒宿舍的人不就知道了,那早上的功夫不就是白費了嘛。得趁沒人注意的時候再把床單收回來,陸同看著濕淋淋往下搭拉水的床單欲哭無淚,為了看了眼帥哥我容易嗎。

  可是,這樣好的周登,會不會已經有了女朋友了。看上去面冷的人,應該會很疼喜歡的那個人的吧。一想起周登會對女朋友體貼,對她愛護有加,陸同就有些吃味。然後心裡就又開始安慰自己,我陸同以後也許會遇見一個更合適的,再說了,人家周登師兄還未必有什麼女朋友呢。

  有賊心沒賊膽的陸同再沒去頂樓偷偷看看周登師兄。日子該怎麼過還怎麼過,不用準備考研,找工作目前還不著急,陸同美滋滋地打遊戲蹺課。非常偶爾地在食堂裡偶遇了一下周登,然後那頓飯吃的就格外香。可打那會兒在食堂裡見過後,陸同再也沒幸運的見到周登,我和周登難道不是在一個空間上的,陸同有些不滿意。
  
  
  
  2
  
  沒想到啊沒想到,周登那麼一個大活人突然出現在了陸同面前,哦不,是出現在了陸同班裡人的面前。給陸同他們上課的王教授出差去了,他讓得意弟子周登來代一節課。

  王教授上節課說過的,什麼下節課讓研究生來代一堂課,可是陸同怎麼能知道那個人就是周登呢。突來的驚喜讓陸同有些招架不住。眼神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往周登身上招呼了,這是老天多麼大的恩賜啊,浪費是可恥的,機會是要好好利用的。陸同托著個腮貪婪的看著周登。

  真是看哪裡都滿意,那身板,那動作,怎麼看怎麼稱心。熱辣辣的目光追隨了周登好長一段時間,突然發現周登的目光朝自己掃過來了,陸同就像被人捉了現行似的趕緊低下頭,能感覺得到,心在撲通撲通地亂蹦。心慌慌的打開課本,可是那顆不安分的心不聽自己使喚了,還在蹦。悄悄抬起頭,周登還在講課,好像很認真的樣子。剛才是看錯了吧,周登應該沒注意到自己吧,可打亂了的心卻不敢再肆無忌憚了。過了一會兒,陸同還是偷偷地去看周登,感覺周登要看過來了,就趕緊轉移視線。

  一節課下來,陸同的小伎倆玩了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

  晚上睡覺時,看著床上的毛巾被,心想周登今天穿的就是藍色的衣服呢,那件藍T恤穿的真有型。陸同把毛巾被疊成長長肩寬的一條,抱在懷裡。真是的,毛巾被太薄了,手感一點兒也不好,這要是冬天多好,棉花被子一抱,那就舒服死了。

  就是可惜,下節課王教授居然出差回來了。陸同心不在焉地上了一堂課。

  頂樓的洗漱間陸同不敢再去了,那一層大半是研究生,自己認識的就一兩個。自己這麼一個大生人過去再堵人洗漱間門口實在是太扎眼了。

  知道了周登是王教授的學生後,陸同就忍耐不住打聽了王教授那邊的實驗室的位置,然後就過去溜躂。不敢進去,就在門外溜溜圈。怪不得在食堂裡老看不到周登呢,實驗室外面挨著一條小吃街,什麼刀削麵餃子米線麻辣燙,真是應有盡有,最值得一提的是東西也不貴。這條小吃街陸以前來過,尤其是大一大二那兩年,精力充沛,老是跑過來吃喝吃喝,後來人懶了,吃的上面也湊合,熬夜打遊戲時經常就是手邊一包面包外加一暖壺水。沒想到隔著條小路就是一個實驗室。

  陸同有時就咬著羊肉串守在實驗室的大門外,從窗戶那兒就能見到周登。我這不是膚淺地來看帥哥的,我這在消食呢。這周登怎麼這麼好看,看實驗室裡那王教授帶的三個年級的研究生,沒一個比周登好看的。唉,別說這實驗室了,學校裡也幾個比周登好看的。對,我家的周登最好看。看著手裡的羊肉串,啊嗚一口咬下去,真是味美。
  這次羊肉串,下次煎餅果子,再下次肉夾饃,陸同津津有味。還好大門口外時常有人走動,應該也不會被發現。當然陸同不敢去得太勤,掌握著頻率去偷看周登。

  陸同承認自己膽子小,驚心動魄的告白他幹不來。和周登的生活也沒有交集,陸同沒法兒去和周登做哥們做朋友。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撞了幾個月的鐘後,陸同想趕在寒假來之前找好工作。陸同學習一般,專業水平倒還拿得出手,還在學生會裡任職。發了好幾封簡歷之後,倒也有回應,還真讓陸同找著一份工作。這份工作倒不是特好,但也湊合。陸同心想先實習著,簡歷繼續投,要有更好的就把這份換了。

  實習生陸同的日子終於充實了一把。晚上回來看著宿舍裡那個工作沒找著正在打怪的哥們,陸同心裡暗自有些得意。去看看高材生周登吧,陸同跟自己說。
  
  
  
  3
  
  周登穿了一件高領毛衣,正坐在位子上低頭看書,一會兒拿起旁邊的水杯開始喝水。喝水時揚起頭朝窗戶看了一眼,把個正痴痴的盯著看的陸同嚇了個措手不及,老天啊,這到底是該往前跑還是往後跑啊,陸同急得原地打轉,然後又被突兀的手機彩鈴聲嚇了個半死。

  陸同別彆扭扭的跑掉了。停下時發現彩鈴也不唱了,真是個孽障。陸同打開手機看了看,哼,原來是宿舍大兵的電話。「喂,大兵,什麼事啊」,陸同口氣有些不好,這大兵要是沒什麼事,回去捏死他。

  大兵還真有事跟陸同說。這畢設要選課題了,眼瞅著陸同白天實習不在學校,就打算好心跟陸同通知一下。陸同掛了電話,心想這選課題得趁早。這玩意兒跟網上選課一樣,人多了是要抽籤的。不過,要是事先跟老師打好招呼也不會出問題的。選哪個課題,陸同沒想好,可是選哪個老師,陸同早在這個學期初就想好了。

  還能是誰,當然就是那嚴謹治學的王教授了。人家王教授科研水平好,教學水平強,資歷也老,職稱也高,就連手底下的徒弟都那麼耐看。心裡打了小九九的陸同甚至連這學期王教授的課都上的蠻像回兒事兒,雖然上課有時開小差,作業寫的卻是非常認真,在大家都不怎麼重視的大四的課時,陸同還會在課間休息時,拿著課本向王教授問問題。

  第二天陸同沒去實習,大早上就跑王教授那裡打招呼去了。對於這個勤學好問的學生,上了年紀的王教授還是有些印象的,說你叫陸同啊,行,我記住了,好孩子,回去吧。於是陸同樂顛顛地回去了。

  陸同美得冒泡,畢業生都知道,關於畢業設計這個,老師們就是給個工作進程,具體的瑣碎的東西,都是研二的師兄師姐們幫著忙活的。雖說王教授手底下不止一個研二的徒弟,雖說到時候選王教授的課題的畢業生也不止自己一個,可這到底還是有希望和周登師兄近距離接觸一下的。不說別的,光是能正大光明的進到那個實驗室,陸同就很得意。我等了半年了,我容易嗎我。

  陸同一高興,就衝動,就有幹勁。想到今天不用去上班,就又在網上開始投遞簡歷。陸同投簡歷就是廣撒網,看著覺著行的,陸同就投過去。原先有些條件好的公司,陸同一看人家的職位要求就打了退堂鼓的,現在腦子興奮也顧不上了,投!

  將近中午時,陸同收到電話,是XX公司通知陸同下午去面試。XX公司可比自己現在呆的小公司好多了,陸同覺著這是個好信息。仔細的拾掇了一下自己,就去了。這不光面試,進去先是筆試,陸同覺著這公司不挺好的嗎,出的題怎麼那麼容易,我差不多全會啊。啊哈哈,我得意的飄兒,我得意的飄兒……

  XX公司事先說了,這是第一輪,如果成績不錯,會再通知一次來複試的。而神采奕奕的陸同經歷了初試後,自我感覺非常良好。晚上不自覺地又出溜到實驗室門口的那扇窗子外邊,側著身子小心的看著周登。
  周登師兄,你知道嗎,你真是我的福星。

  晚上,陸同抱著棉花大被子蹭啊蹭,睡的那叫一個香,夢裡都笑出聲來。
  
  
  
  4
  
  年前就如願以償地邁進了XX公司的大門,讓陸同很是得意,雖然在家裡過年沒過上幾天就回去實習,陸同依舊是紅光滿面。再加上確定選上了王教授的畢業設計,陸同一興奮就忽略了在新公司實習時的那份陌生不適和有些跟不上趟的工作量。

  過年的喜氣一直沒過去,陸同晚上回宿舍睡覺時就想,如果在宿舍門口掛上那虎虎生威的大福字,那該多趁景啊。

  熱血沸騰的陸同還真幹了這事,不過買了兩副。一副自然是掛宿舍了,另一幅是趁著無人時偷偷貼在了那個實驗室的門口。看著大福字上兩隻憨態可掬的小老虎拱手作揖,陸同心想周登師兄回來時看到了,會笑上一笑吧。

  到了正兒八經新學期開學的時候,陸同等到了王教授的召見。三個本科生,兩個研究生擠到了王教授的辦公室裡。陸同嘴甜地和兩個師兄打招呼,哈哈,師兄,新年好啊,以後多多照顧啊。周登師兄拿眼瞥了瞥陸同,意味不明地嘴角抬了一下。另一個師兄拍著陸同的肩膀說,師弟你太客氣了。陸同受著肩膀上的那份不小的力道,暗道周登師兄笑起來真是好看。

  王教授到來後,前前後後說了很多,陸同記不大清了,有一句話倒是怎麼也忘不了。陸同,你的畢設跟著周登做。哇!陸同在心裡嚎了一嗓子,太棒了!

  陸同在周登身後小尾巴似的跟到了實驗室。門口的小老虎還在,陸同朝著小老虎呵呵笑了兩聲。那個力氣大的師兄說,不知道誰貼在門口的,往年沒這個慣例的,而且其他實驗室也沒這東西,不過看著倒喜慶。一個多嘴的傢伙說,哎,陸同,你們宿舍不是也貼了嗎,跟這個大小一樣,模樣瞅著貌似也差不多呀。陸同乾巴巴地笑了一下,是啊,真巧。然後暗自罵自己傻,一大男生宿舍門口掛個福字,太礙眼了啊太礙眼了,不行,今天回去就扯了去。

  到了周登的桌前,周登說我給你找點資料。陸同打量著這個桌子,和在窗外看到的一樣,乾淨整潔。電腦旁擺了一小盆仙人球,這是防輻射的吧,就是周登師兄別一不小心扎到手;一邊是摞得高高的書本,周登師兄可真是愛學習呢;還有一個紙殼自制而成的小筆筒,裡面幾隻中性筆,還有鋼筆和筆頭削的很是圓潤的鉛筆,周登師兄手真巧,小筆筒好可愛,小筆筒上畫的竹子也蠻漂亮,還有那鋼筆是用來練字的吧,不知道練的是什麼字體……

  「帶U盤了嗎?」周登打斷了陸同漫無天際的想像。
  「啊?帶了帶了」,陸同手忙腳亂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堆東西,從中揀出U盤,遞給周登。
  「這些資料你先看著,大體掌握一下。這幾天盡快看完,那任務書,調研書什麼的好好看看。我把我的開題報告也拷給你,你可以借鑑一下。」
  「謝謝師兄。」
  「不用叫師兄,叫我名字就行了。」
  「哪能呢,周登師兄。」
  「有不明白的,你可以隨時來問我,我一般都在的。你的開題報告盡快先寫出來。寫好後先給我看看。」
  「好。周登師兄,我在外面實習,能不能留個手機號好方便聯繫?還有,QQ號啦,郵箱啦,都留一個吧!」
  ……

  陸同小心翼翼地關上實驗室的門,興高采烈地朝著小老虎拋出一個飛吻,耶!周登師兄哪裡不愛說話了,多麼熱情的師兄啊!多麼善解人意的師兄啊!多麼樂於助人的師兄啊!看著手機上存的周登的號碼,陸同從來沒像現在這樣覺著這阿拉伯數字是那麼的可愛。
  
  
  
  5
  
  陸同在隔了一週後的晚上,羞羞答答地來到了實驗室。

  「那個,師兄,我有些地方不明白。」

  接下來的時間,周登很認真地講解了陸同的疑問。陸同搬了個凳子做到周登身邊,近距離的聞著周登的氣息,看著周登露出來的白皙的脖子,乾脆利落的短髮,小巧可愛的耳垂,陸同不由得嚥了下口水。

  「看這裡」,周登似乎不滿意地呵了一下,拿手指朝電腦屏幕指了指。陸同趕緊拉回心神看向屏幕,周登的手指很長,看著好像很有力度。「這一部分是理論原理,要好是做做實驗,你硬件怎麼樣?」
  「還行。」
  「那好,你有空來做做實驗,這裡有儀器,你可以多測測數據什麼的。還有,你的開題報告盡快趕出來,這幾天就拿給我看一下。」

  大兵半夜起來,看著正在床上對著筆記本敲敲打打的陸同問「你幹嘛呢,大晚上不睡覺?」
  「哦,我正趕開題報告呢,我師兄說這幾天他就看。」
  「你酸不酸啊,成天你師兄你師兄的,就你有師兄啊!」,大兵頓了頓,又開說「再說你那個師兄也太事兒了吧?我的開題報告到時候我讓我師兄寫,我就負責每次見他時帶點吃的就行。好多人都這樣的,你師兄不會不知道吧?」

  陸同有些可憐大兵,這哥們去年費盡心思考研,今年成績下來後,考得不盡人意,又不甘心去調劑,現在終於成功地加入了找工作的大軍中去,每天簡歷海投,到處奔波,急得下巴額頭上突突冒出美麗青春疙瘩痘來。前一陣還和女朋友鬧了個不愉快來著,自己晚上回來後都能聽到兩個人在電話裡吵來吵去。就連攤上的研二師兄也是那麼的不負責。

  哎!可憐的娃兒!你詆毀我師兄,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呵呵,我怎麼這麼善良,我的命怎麼那麼好。陸同繼續奮發,一定要給周登師兄留下好印象,給他一份漂漂亮亮的開題報告。

  白天上班,晚上回來趕工,也虧得陸同年經精力旺盛,倒也沒覺著累。

  三天後,終於寫完了。陸同一抬屁股又奔實驗室了,把開題報告遞給周登。周登先大體看了看,又從頭開始慢慢看,一邊看一邊開始皺眉,意見周登皺眉,陸同心裡也跟著縮了縮,這師兄好像不滿意啊。
  「不行,你這開題報告不過關。這一段論述不清楚,這一塊前後不連接,還有這一段你是不明白吧,所以你在這兒企圖蒙昏過去一筆帶過?」周登嚴厲地瞪了陸同一眼。
  陸同臉紅了,周登師兄嘴下太不留情了吧。不過,周登師兄眼睛真尖啊,那一個知識點陸同確實不明白,真的想矇混過的,結果還是被發現了。
  「陸同,你有筆記本電腦吧?」
  「嗯?啊!有!」
  「既然你白天去實習,那傍晚回來有空的話,就帶著本過來」,周登指了指旁邊的空位「就在這裡改。」
  「什麼?」
  「怎麼你不願意?」
  「我願意!」
  突然加高的聲音,引起前邊一個師姐莫名其妙地轉過頭來看了看。而周登呢,只是嗯了一聲,臉上倒是有了笑意。陸同臉又紅了,直罵自己沒出息。
  
  
  
  6
  
  陸同就這樣得了聖旨般正式進駐了實驗室。一開始還不厭其煩地抱著心愛的小本進進出出,後來就直接鎖在周登的抽屜裡不往宿舍拿了。
  大力士師兄說,陸同你又來了,你看你這態度多好啊,多誠懇啊,周登攤上你這樣的不得樂死,我要是帶了你那就省事了。周登不說話,陸同在一邊呵呵陪笑。其他的本科生還真是不大來,來了也是大爺姑奶奶似的坐在一邊不挪窩,看著師兄忙這忙那,等位子坐熱乎了就又走了,大力士師兄一人管兩個,幾乎是親力親為了,牢騷不少。
  陸同喜歡現在這樣,就這樣靜靜地坐在周等身邊。安靜的時候,甚至能聽到周登淺淺的呼吸聲。陸同時常歪歪身子,支著胳膊,把目光定在周登身上,看著看著就有些失神。聽口音,他是北方人吧。他臉部線條非常立體,專注於一件事的時候,嘴角是緊抿著的,可是五官整體卻會柔和起來。自己有疑問的時候,他會把凳子挪向自己,靠在自己身邊講解。他會給自己準備紙杯倒上水放在桌上,每次來的時候,溫度都會正好。他會在自己做實驗的時候幫忙,有時兩人的手不小心碰在一起了,自己會忍不住心跳,他會聽到嗎?
  晚上十一點從實驗室出來時,陸同喜歡挨著周登走,和周登有一句沒一句地對話,大部分時間會邊走邊和大力士師兄插科打諢。陸同有些膽怯,在周登面前總是放不開。
  週五晚上,一起回去的路上,周登問了一句,「陸同,明天,你來實驗室嗎?」
  陸同說「來,東西還沒弄好呢,我會來的。」
  周登望向陸同的眼睛,「不用這麼拚命的,明天自己放鬆一下也是好的。」
  「哦。」陸同傻傻地應了一句。
  到了週六早上,陸同醒了後,卻再也睡不著。天天起早去公司上班,還想著週末了好好補補覺的,看來補不成了,這都生物鐘了。那實驗室,我是去呢,還是不去呢,陸同咬著嘴唇做著糾結。躺在床上,雙手放在腦後,想起晚上周登的那雙眼睛,陸同忍不住甜蜜起來,他那是關心我吧,我的周登師兄就是體貼。從幻想裡終於走出來的陸同,聽著宿舍裡此起彼伏的鼾聲,哀嘆了一聲,這聲音太煞風景了。
  陸同還是去了。週末的實驗室有些冷清,陸同走到周登身邊說看周登正聚精會神地對著屏幕忙,說了一句師兄我來了。周登冷不丁地嚇了一跳。
  「哈哈,師兄你也玩遊戲啊。啊,來了,快出手啊!」見周登沒反應,陸同自己上手了,噼裡啪啦亂砍一氣。消滅掉後,陸同猛然發現自己挨周登太近了,幾乎整個貼了上去,趕緊把手放下,站直了身子,訕笑著說,「師兄你玩吧,我最近沒怎麼玩,手癢,對,我這就是手癢啊,哈哈。」正說著,突然聽到響亮的咕咚一聲。
  「沒吃早飯吧?」周登問。
  「沒。」又咕咚了一聲,陸同揉了下額頭,真想把臉捂起來,真是太丟人啦!
  「給」,周登從抽屜裡拿出一條餅乾。
  陸同慢慢地拿過來,「謝,謝謝師兄。」
  周登又倒了一杯水,擱在桌子上,說「水有些燙,涼涼再喝」,然後沒再理陸同,自顧自地打遊戲去了。
  陸同這才坐下,撕開餅乾的包裝袋,取了一片放在嘴裡。天知道從小不愛吃甜食的陸同,對著餅乾心裡真是內牛滿面,真甜啊,真好吃啊。
  
  
  
  7
  
  周登打怪升級之後,倚在椅背上,捏了捏有些發酸的肩膀,又看了看時間,很自然地說「到飯點了,陸同,一塊兒吃飯去?」
  「呃?好呀!」陸同慢了一拍。
  「想吃什麼?我請你吃。」周登依舊靠在椅背上,看著明顯有些拘束的小師弟。
  「隨便,我什麼都能吃的。」陸同沒有發現,自己的頭低的都快碰到顯示屏上了。
  於是,這個美妙的週六,陸同不光吃了周登的一條餅乾,中午時還跟著周登吃了一頓水餃。
  說起來,在陸同的印象裡,真沒覺著水餃有多好吃,除了在家裡吃老媽包的水餃,幾乎從不在外面吃水餃。
  「怎麼樣,味道不錯吧?」周登夾起水餃,蘸了點醋和辣子,放入口中後愜意地問陸同。
  「嗯,很好吃。師兄,你很喜歡吃水餃嗎?」陸同也夾起一個,味道的確不賴。
  「我是北方人,打小愛吃水餃的。對了,你那盤是豬肉薺菜餡的,薺菜可鮮了,我小時候還挖過呢。咦?你以前吃過薺菜沒有?」
  「沒有吃過,我甚至都沒見過薺菜呢。我記得小學課本裡有篇文章寫薺菜的,當時我還以為那是哄小孩兒的呢,野菜能有什麼好吃的。嘿嘿,沒想到味道真的很好。」陸同笑眯眯的,然後腦子裡自動腦補起周登挎著小籃子挖薺菜的情景。
  「有那麼好吃嗎,你笑成那樣!」
  陸同還沉浸在小周登一手籃子一手小鏟子的想像中,還在傻兮兮地笑,壓根兒沒有注意到周登說了什麼,等他意識到的時候,周登已經成功地從陸同的筷子中搶走了一個水餃。看著手裡空空的筷子,噌,陸同的臉就紅了!這是,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我的是豬肉蓮藕餡的,我要嘗嘗你的。」周登已經把水餃送入口中了,「啊!薺菜餡的就是鮮!」然後又看了看還在發愣的陸同說,「怎麼了,不高興啊?那還給你一個。」周登從自己盤子裡夾起一個,送到陸同眼前,頓了頓,說「你倒是吃啊!」
  陸同張了張嘴,往前靠了靠,把水餃咬住。陸同已經嘗不出味了。
  對面周登又說「我還是喜歡薺菜餡的,咱倆換一下吧。你沒意見吧?」說完看陸同沒動靜,就把兩人的盤子對調了一下。
  「哦!」這才陸同低下頭,繼續嚼。不光臉,連著耳朵都泛著紅。
  吃完之後,周登問陸同一起回實驗室嗎,陸同藉口說有點兒事,一溜煙跑走了。
  這個週六,在陸同看起來有些像是做夢,甚至有些懷疑從早上起來傻了吧唧地跑到實驗室,到中午被人燒了尾巴似地從水餃店裡逃出來,這一切其實都是自己的臆想。陸同從來不敢奢望,自己能有一天可以和周登這樣的親密,就像是一對戀人那樣。
  可是周登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心意,陸同感覺自己有些陷進去了。
  週日陸同又反常地起早了,思前想後還是沒敢去實驗室見周登。
  到了週一上班,陸同恍恍惚惚地想起來,哎呦,那天光顧著跑了,忘了電腦還沒關機呢。
  
  
  
  8
  
  電腦裡有陸同的一些個小秘密,可是密碼堪稱亂碼,陸同自信不會有人猜得出來。平常鎖在周登抽屜裡,一點兒也不擔心。可這次沒關機啊,周登會不會好奇心發作瞅兩眼啊?不過看起來周登不像那種隨便動人東西的人啊。可是那天周登卻從自己筷子裡夾了水餃,好像又是不介意動人東西的樣子……
  周登到底會不會看啊?如果周登真的看了,那之後他得怎麼看自己啊?
  陸同胡思亂想,提心吊膽地過了一天,下了班立馬往學校趕。
  趕到實驗室的時候,周登不在,大力士師兄說周登出去吃飯了。
  陸同瞄了瞄抽屜,還是鎖著的,這才想到自己還沒吃飯呢,於是鬼使神差地去了那天的水餃店。找了位子坐下後,服務員問點些什麼,陸同說三兩水餃,要豬肉薺菜餡的。
  這家水餃店生意不錯,飯點時人還不少,水餃是現包的,得等上一小會兒。
  看著店裡形形色色的人在那忙忙碌碌,進進出出,陸同想起了和周登見面的第一天,想起了那段小心翼翼偷窺的日子,想起了在實驗室裡和周登近距離接觸的日子,又想起了一起吃水餃的那天。陸同慢慢地吃著,不知怎的,陸同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句話,覺得自己快成文藝青年了,半是憂傷,半是甜蜜。
  熱氣騰騰的水餃端上來,裊裊蒸汽中,陸同鼻子有些發酸。周登師兄,我離你很近,又離你很遠,我真得很喜歡你。使勁地抽了抽鼻子,這要是掉淚了,自己首先要看不起自己了。
  吃完後,陸同也不著急了,一步一晃地回到了實驗室。周登已經在位子上坐好了,旁邊的桌子上是自己的筆記本,還有晾好的一杯水。這樣的待遇,不知道自己還能再享受多久。
  「師兄,我來了。」陸同又抽了抽鼻子。
  周登沒說話,點了點頭,接著忙自己的。
  陸同打開電腦,輸入密碼前,咬了咬嘴唇,問了一句,「師兄,那天我沒關機吧?」說完,就像等待宣判般地等著周登的回答。
  「對啊。那天去吃飯的時候,你沒關機,吃完又急匆匆地走了。我回來後幫你關上了。」周登頭都沒轉過來,手底下鍵盤正敲著。
  也就是說,這是虛驚一場?陸同開了機,想看看最近的文件打開記錄和上網歷史,又想自己這未免也太小人了,還是算了吧,隨即打開文件夾,開始忙畢設。
  在周登的引導幫助下,陸同的開題報告讓王教授也忍不住滿意地點了頭,就連現在的畢設論文也像模像樣了,期間做了幾次實驗,效果也不錯。其實一開始陸同的硬件電路搭完後總是調試不通,周登指導陸同從哪裡開始調試,怎麼去調試。調試了一番後,周登做了測試,看了一組數據,才放心地讓陸同自己去做後續工作。就這樣,陸同開始了測試,並且又做了細緻的調試。周登看了數據,說還算理想,還說找個充裕的時間,好好再系統地測一遍數據,做好整理,就可以直接用了。那時,周登說,我原先想如果你的數據不理想,我這兒有現成的,你可以用我的,沒想到,你做的挺好的。陸同聽到了表揚很高興,可又想要是沒有周登的幫助,這電路根本就不會工作,然後就覺得這句誇獎受之有愧。
  陸同又情不自禁地偷偷地掃了周登一眼。周登師兄哪兒都好。
  
  
  
  9
  
  離畢業越來越近了,陸同已經正式簽入了XX公司,解決戶口,待遇還不錯。陸同覺著很滿意。
  身邊的同學,有的和陸同相似,在當地找好了工作,有的選擇了回家鄉,有的選擇了去外地謀生,有的還在急匆匆地奔波尋找。
  生活中,從來不缺少掌聲與喝彩,也從來不缺少失落和眼淚。
  陸同無奈地看著躺在校園裡石桌上吹風的大兵,「你說你一個大老爺們的大晚上抽什麼風?還好意思哭!」
  「我那是失戀了,哭幾聲不行啊?」大兵帶著酒醉的囔音回了一句。
  畢業就分手的現象應在了大兵身上。大兵的女朋友說兩人工作不在一個城市,分了吧。無論大兵怎麼爭取,女朋友鐵了心了。
  陸同有些同情地看著大兵,他知道,大兵不捨得。平日裡這位粗老爺們出去約會時的笑容不是假的,分手後的眼淚也不是假的。
  大兵說你以為大家都跟你似的,沒個喜歡的人,這會兒不用發愁。大兵又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說女朋友的事情,說相見,說相處,傾聽者陸同卻沒聽進去。大兵起碼有戀愛時那甜蜜的時光,周登卻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愛過他。那麼多的戀人都分手了,自己卻連個告白都沒有。這段感情是埋在心底的,沒有任何人知道,是不是時間久了,就連自己都會忘掉呢。
  大兵已經不再緬懷,呆呆地數著天上少得可憐的星星。
  「哥們,咱回去吧,再吹風就得感冒了。」陸同拍了拍大兵。
  「好。回。」大兵嘆了口氣,起身,一個不穩,差點摔下來。
  陸同攙著大兵回到宿舍。路上大兵就昏昏欲睡了,一挨床,就徹底睡沉了,陸同卻久久不能入眠。
  思前想後了好久,陸同下了床,打開檯燈,掏出紙筆,開始寫信。
  「周登:
  你好。
  我要畢業了,我冒昧地寫了這封信,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
  真的,我喜歡你,從差不多去年的這個時候。
  好多次,我在角落裡偷偷地看你,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在你不知道的時候。
  也許是將要離開學校了,身邊瀰漫了分離的氛圍,我突然有種願望,那就是告訴你。
  見到這封信,你可能會猜我是誰,你可能會好好地留著這封信,也可能毫不猶豫地丟棄它,可能不久以後你就忘了這個小插曲。
  可是我卻希望你能記得,有個人喜歡你,真心實意地喜歡你。
  這句告白,來的晚了點兒,可總比我一直憋著好。如果時間倒流,我想我還是沒有勇氣告訴你。原諒我,喜歡你的人是個膽小鬼。
  我有自知之明,我知道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我很遺憾,卻也很感謝,曾經有你,在我的生活中。
  說的話也許有些混亂,你看,喜歡你的人,不僅沒有勇氣,還沒有邏輯。如果,我是一個旁觀者,我也會感慨,這樣的人,真的配不上你。
  我希望你以後的愛人能和你一樣優秀。當她和你站在一起的時候,大家會說,看,這是多麼般配的一對。
  我希望你們能生活幸福,相攜到老。我希望她溫柔體貼,具有男生心目中的所有的女性優點。我希望她比我更愛你。
  再見,我愛你。
  膽小鬼
  庚寅年,夏天」
  
  
  
  10
  
  畢業答辯結束了,陸同已經沒理由再往實驗室跑了。
  很快就要離開學校了,剩下一堆瑣事,把陸同忙得團團轉。忙碌的間隙,陸同就會想,也不知道,自己生平的第一封信,周登師兄看了沒有。
  那天晚上信寫好後,陸同就把它壓在了枕頭下,不安穩地睡了一覺。第二天晚上去實驗室,兜裡裝著信,卻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一個晚上在實驗室呆著,手時不時地摸摸褲兜,生怕露出來,最後信都有些發皺。還是在第三天的時候,陸同趁著沒人注意,把信夾在了周登桌上最上邊一本書的第一頁。
  希望周登師兄能早點看到那封信。一直都是用的電腦忙畢設,周登肯定沒見過自己的字。陸同倒是珍藏著周登的筆跡。周登有時拿紙和筆講解問題,陸同順便把演算紙留下了。
  如果周登見了信,他肯定會以為寫信的是個暗戀他的小女生。如果能在周登記憶裡留下小小的一個位置,那就算做個小女生,又有什麼關係呢。
  可是,如果讓周登對自己本人留下印象,不是更好嗎?陸同穿著學士服合影的時候,想起了這點。
  手有些打顫,陸同掏出手機,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撥通了周登的號碼。
  電話裡,周登說,好,我一會兒到。
  合影完,大家開始零零散散地結伴照相。
  周登來了,陸同有些緊張。兩個人靠得近些,周登把一隻手搭在了陸同的肩頭,陸同暗地裡把手握得緊緊地。
  大兵拿著相機,端詳了一下說,陸同你就裝吧,那麼嚴肅,趕緊地笑一個,板著臉幹什麼呀,把你的錚亮小白牙露出來。哎,師兄,請你也笑一下。對,對。好咧,一二三。來來,換個姿勢,再來一張。
  和周登照了兩張,陸同說:「周登師兄,要是照片洗好了,我就給你寄一張。」
  「那你再不回來了?」
  「有些事沒弄完,可能還會回來幾趟吧。」
  「哦。那公司提供宿舍嗎?還是說你租了房子?」
  「我剛租了一個,挺小的,東西都沒搬完呢。」
  「遠不遠?」
  「離學校不遠,坐公交車不用半小時就到。離公司稍遠一些,還得倒車。」
  畢業照,畢業聚餐,歸還校園卡圖書證,等候畢業證學位證,辦戶口遷移,再把東西一點點地搬到出租屋……
  等陸同閒下來的時候,看了看手裡的照片,心想我是寄過去呢還是親自送過去呢。
  還是送過去吧。陸同忍不住想在畢業前再見周登一面。
  陸同又一次來到了實驗室的大門外,隔著玻璃看著周登。以後再也沒有機會過來了,陸同嘆氣。
  看了一會兒,陸同正準備進去,實驗室裡的周登把臉轉了過來,看到了陸同,分明很高興,向陸同招了招手,打了手勢說他出去。
  周登大步走了過去,陸同說我來送照片。
  周登看了看照片,「一口白牙,你笑得倒挺燦爛。」
  「那是,機會難得,可得給周登師兄留個好印象。」陸同邊笑邊說。
  「是嗎?」,周登也笑了笑,「什麼時候離校?」
  「後天開完畢業典禮,學校就要攆人了。」
  「這樣啊。走,師兄請你吃飯去。」
  
  
  
  11
  
  小吃街的人不少,很熱鬧。
  世界盃如火如荼,小吃街的不少店家將電視機支在了街上。夏季炎熱,喝點啤酒,吃些燒烤再看著球場上的激情四射成為很多人的選擇。縱然比賽直播還沒開始,人們還是有越來越多的趨向。
  陸同隨著周登來到一個小店,店外很多人,店裡反而人不多。
  烤翅,烤肉串,烤蔬菜,涼拌小菜,雜七雜八地點了一桌子。
  「喝點兒酒?」周登問。
  「好。」陸同酒量不行,不過多少能喝點。
  兩個人邊吃邊喝邊聊。周登話不多,陸同就主動講自己的一些事,小時候的調皮搗蛋,中學時的幡然醒悟奮發上進,大學時稀里糊塗地竟然進了校學生會,上班初始受人欺負……
  陸同不知不覺地就講了很多,看看周登,帶著笑看著自己。陸同覺得有些熱,可能是喝了酒的緣故吧。頭頂的小風扇嗚呀呀地轉著,似乎也沒吹出多少風。
  「那師兄你呢?」
  「我的挺簡單的。按部就班地考大學,考研究生。」
  「講詳細點嘛。或者講點兒有意思的事。」陸同有些不甘心。
  「想起來一件。小學時踢毽子,女生都沒我踢得好。後來學校說比賽,班上就選了我參加。結果我有一天早上去教室,看到課桌裡被塞的滿滿的,全是毽子,花花綠綠的,都是好心的同學們送的。」
  「是女同學送的吧?」陸同端起酒杯,嘀咕了一句。
  「可能吧。反正毽子上沒名字,我又不知道。」周登看著陸同笑。
  陸同被笑得有些心虛。咬了一口烤翅,果然是變態烤翅,辣死了,喝了一口啤酒,嗆住了,又忍不住開始咳嗽。
  「慢點!」周登趕緊地拍著陸同的背。
  陸同咳了一會兒,眼淚都給咳出來了,心裡卻是十分地滿足,和周登師兄這麼親近,真好。
  等吃完了出來,外面依然很熱鬧。比賽剛開始幾分鐘,嗚嗚祖拉的嗡嗡聲中,人們在叫好。陸同腳步有些踉蹌,倒也沒醉,就是有些犯迷糊。
  「回宿舍嗎?」周登一把拽住要摔倒的陸同。
  「不回,沒被子。」陸同嘟囔。
  「那回你住的地兒?」
  「嗯。」
  上了車,陸同腦袋有點轉不過來,「師兄,你怎麼還在?」
  「我看著你回去。我怕你睡在車上被人賣了。」
  「嘻嘻,怎麼會……」
  到了出租屋,周登幫陸同拿了鑰匙開門,仔細打量了一下,的確很小,陸同的東西不多,看著挺整齊。
  在門口的鞋櫃那裡,周登扶著陸同換了涼拖。沒有多餘的涼拖,周登找出了一雙冬天的毛拖鞋穿上。
  陸同坐到床上,說,麻煩你了師兄。
  周登在窄仄的廚房裡找到水壺,在壺口試了試,溫的。倒了一杯水拿給陸同。屋裡沒有沙發,連個椅子都沒有,周登也坐在了床上。
  水杯沒拿穩,有些水灑出來,陸同就抬了手去擦。一隻手伸過來,穩穩地托著杯底,送到陸同嘴邊。
  陸同怔怔地看著周登,呢喃道「師兄。」
  「喝點兒。」周登認真地看著陸同。
  陸同就著周登的手,喝了幾口,才想起來,「我不渴。」
  周登笑出了聲,把水杯拿回來,看看還有半杯水,就把剩下的喝了,然後把杯子放在床邊的桌子上。回頭看陸同還在發愣,傻傻地坐著。周登搖了搖頭,拿手指點了點陸同還帶著水漬的嘴唇,說,「你個慫樣!膽小鬼。」說完,把陸同拉到懷裡就吻了上去。
  
  
  
  12
  
  生活中總是會充滿意外和驚喜。這個吻對陸同來說是意外也是驚喜。陸同試探著把手環在周登腰上,對方似乎察覺了他的這個舉動,胸腔震了一下,應該是笑了一聲吧。
  這一切就跟做夢似的,陸同不想問這是怎麼回事,不過,真的吻得好舒服啊,不想停下來。剛這樣想,周登就止住了,兩個人只是鼻尖抵著鼻尖。陸同不滿意地往前湊了湊,緊緊地貼著對方的胸膛,鼻息間全是周登的氣息,帶著微醺的酒香。陸同仰起臉去尋找對方的唇,感覺到對方又加深了這個吻。唇舌交纏之間,陸同聽到一聲「我喜歡你」,可是這是周登說的,還是自己說的呢?還沒來得及細想,陸同就迷迷糊糊地滿足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陸同聽到有個聲音一直在說「陸同,醒醒。陸同,陸同……」陸同猛地醒了過來,睜開眼,驚訝地看著站在床前的周登。
  「師兄?」
  「醒啦。趕緊起來,你不上班啦?」
  「可是,你?」陸同有些沒反應過來。
  「昨晚你有點兒醉。我和你一塊兒回來的。」周登往衛生間走去,「快點兒起來。再給我找個牙刷。」
  陸同坐在床上開始穿衣服,想起了晚上的事情。是周登送我回來的,給我換了鞋,還給我倒水喝。那麼那個吻,是真的嗎?對了,枕頭,這上面是兩個頭印吧?那周登昨晚和我其實是同床共枕?哎呀,想什麼呢,就這麼一張床,周登還能睡地上?就算睡在一張床上,也不能說明什麼啊!不過,我昨天好像沒脫衣服啊,那,我的衣服是周登脫的嗎?還有那個吻,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可是周登怎麼那麼自然,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等兩個人收拾好,關門下樓,陸同幾次都是欲言又止,還是不好意思開口詢問。
  「你屋裡連點兒吃的都沒有。陸同,到了公司記得買早點吃,別再餓著肚子。」
  「哦。知道了。」陸同低著頭。
  「你屋裡的水都是溫的,不是熱的。記得要燒水。」
  「哦。」陸同依舊低著頭。
  正在下樓梯的周登頓了下來,拉住了前面還在走路的陸同,一把扳過陸同的肩膀,「怎麼了?難道你是那好龍的葉公?」周登臉上的笑容退了下來。
  「才不是!」陸同著急了。
  「真的?」周登欺身上來,仔細地看了看陸同的神情,接著就把陸同抵在樓道的牆上,臉貼臉地靠了上來,然後就開咬。
  樓道里靜悄悄的,陸同只聽得到心跳聲,咚咚咚。就好像一個人走在沒人的路上,腳步聲全踩在了心房上。
  長長的一記吻結束後,周登伸出手,揉了揉陸同透紅的耳朵,又在陸同嘴角上啄了一下,「下了班去學校找我。」
  陸同有些喘,嘴裡是兩人同樣的牙膏的清新茶香味。陸同定定地看著周登,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特別高興,一會兒咧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好!」
  
  
  
  終章
  
  小小的出租屋,東西慢慢地多了起來。
  廚房裡添了面板菜板,炒鍋刀鏟,杯碟碗筷,衛生間裡多了牙缸毛巾,書桌上擺著周登的書,衣櫃裡有周登的襯衣褲子。
  周登說,明年他畢業了,兩個人換個大點兒的地方住。換個有陽台的,浴室大點兒的,床大點兒的。
  這個夏天,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陸同收穫了屬於自己的愛情。
  -----------------爭執的分割線---------------
  「周登,是你先說喜歡我的吧?」
  「是你先說的。」
  「不對!是你!你,你要是不承認,我再也不給你包水餃了。」
  「陸同,你這是威脅我?」
  「就威脅你了,怎麼樣?」
  「不怎麼樣。反正你包的餃子巨難看,不吃就不吃。」
  「周登,你太過分了!我再也不包了!我以後要買速凍的,一個也不給你留!」
  「陸同,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事也不行!你快說,是你先說喜歡我的。」
  「我收過一封信,上面有個傻瓜說喜歡我。」
  「不對!那是寫的。不是開口說的!」
  「那好吧,是你先寫的,是我先說的,行了吧?」
  -----------------疑惑的分割線----------------
  「周登!你,你詐我!你怎麼知道信是我寫的?」
  「我給你們代過課,最重要的,你們的作業一直都是我批的。」
  「不對!你是我大四第一學期代的課,信是我畢業時寫的,我的筆跡,你怎麼可能記得住?」
  「你們的作業本最後發了嗎?」
  「沒有啊。誰知道這學校是為什麼,上完了課,作業本總也不發回來。難道老師們缺演算紙?」
  「你缺根弦吧?你作業本沒發,我不會找過來看啊?再說了,你信裡說偷偷看我,你當我瞎的?」
  「你怎麼知道?」
  「傻乎乎地站實驗室窗前,怎麼可能看不到你!」
  -----------------不稀罕的分割線--------------
  「周登,你動沒動過我電腦?」
  「沒有。」
  「不對!那歷史記錄是怎麼回事?」
  「哦!你昨天下班晚,我看你沒回來就上網逛了逛。」
  「那我以前在實驗室的時候,你有沒有偷偷地看?」
  「誰稀罕!」
  「原來沒看啊!你可不知道有一次我忘了關機,幾天後才想起來當時可把我嚇死了。」
  「陸同,不是我說你,你那密碼太難記了!我看了好幾次才記住的,趕緊改過來。」
  「啊?」
  「還有電腦裡你以前偷拍的照片,太難看了,趕緊刪了。」
  -----------------試圖反攻的分割線--------------
  「周登,你讓我在上面嘛!」
  「不行!」
  「為什麼?」
  「我比你高,比你有勁,那裡也比你大。」
  「周登,好師兄,讓我一次嘛!」
  「你看,你還叫我一聲師兄呢,我輩分也比你高。」
  「你再說,我看你還有什麼理由?」
  「學過地理吧?上北下南不知道啊?你南方的,就得在下面。」
  「哼!你再說一條!」
  「是誰先說喜歡的?」
  「是你!你承認過的,不准反悔!」
  「好吧,是我先『說』的,那就是我先主動的。主動的人有領先權,就得在上面。」
  「你,太狡猾了!」
  「陸同,你再看看屋子,是燈在上面還是桶在上面?」
  「燈在上面啊!」
  「乖!」
  「周登,你個混蛋!你才是桶呢!」
  「嗯?」
  「啊,周登,知道了,師兄,嗚,輕,輕一點……」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