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黑白之白黑》by 寒衣 (駭客與電白 溫馨可愛)

1.
尹浩是名駭客。
這年頭電腦滿地都是,基本上只要是個人基本都會上網,至少會打開QQ聊個天,打打小遊戲什麼的。不過駭客的水準自然大多數人都達不到,何況是尹浩這樣黑的。
在尹浩剛接觸電腦的時候,連瘟九五這等東西都沒有,會用電腦的至少也是個小精英。哪像現在,網上遛達的倒有一小半連dos是什麼都不知道,仿佛作業系統就是從95開始,誇張一點的只知道九八兩千XP.
尹浩是一個不喜歡電白的駭客,在他心中,電白這種生物是十分礙眼的。無事的時候,他經常四處遛達,在別人電腦中出入。如果對方電腦防範得還不錯(當然,防範得不錯不代表他進不去,能擋住他的人不多),他就會給對方留下改進建議,然後走掉。如果對方是個純正的電白,他一般會採取恐嚇-惡作劇-放病毒幾個步驟,有時候甚至會幫對方完全清理一下電腦——格之。
遇到小白的那天晚上,尹浩正在享受和防火牆鬥爭的樂趣。這種東西的升級基本就是技術人員和駭客鬥爭的結果,前者盡力讓產品堅固得無隙可入,後者卻是無堅不摧。
“又進去了……沒意思,換一台。”一邊喃喃自語一邊點下滑鼠,尹浩有點意興闌珊。
希望下一個能多點難度,尹浩這麼想著。
……太……太容易了!
尹浩入侵過無數電腦,但是像這台這麼容易的,似乎也很少見。完全沒有防範措施,防火牆沒有,連windows自帶的都沒開。整台機子就這麼四敞大開地等著他進入,大方到了一定程度。
這種機子……進去也不算本事啊!只要懂點技術的都可以隨便來去,簡直是侮辱自己的水準。
尹浩覺得鬱悶,就像是準備攻城掠池的將軍披掛整齊上了沙場,對面只過來一小兵一瘦馬。將軍刀一出,小兵馬上滾下馬背大叫投降。
鬱悶,於是在那台弱智機子上彈出個對話方塊:“你的電腦已經被我控制了。”
對方半天才回答一句話:“控制?怎麼控制?”
尹浩一開始還以為他不回答是被嚇到了,甚至是找人求救,他嚇到過很多人,再傻的也會在二十分鐘之內斷網——或者是強制關機——當然那已經來不及了。
但是像這位這樣,竟然還問回來的人,實在是不多。尹浩倒有些好奇,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傻到這種程度,於是回答:“用木馬。”
可以看到一個一個字在緩慢地蹦出來:“在哪裡?我看不見。”
“……打開你的工作管理員!”這人不會真的去找木馬了吧?
“工作管理員是什麼?怎麼打開?”
“在你的電腦下麵……”
“下麵?”兩個字之後頓了一會兒,“我的電腦下麵是我的文件……”
“|||||||工作列上面按右鍵……”
“工作列在哪裡?”
“……ctrl+alt+del……”
“幹嘛?”
“按下這幾個鍵……”
半天沒有反應,尹浩問:“怎麼?找不到?”
“不是,這五個鍵隔得好遠,我在想怎麼按……”
尹浩滿臉黑線,直接控制他電腦調出任務管理器,在進程裡面點出來給對方看。是一個叫做yousb.exe的運行程式,怎麼也關不上。
“看到了,真好玩。”對方回答。
“……”好玩……
“啊,很晚了我要下了,明天見。”那個小白說,然後頓了一下,緩慢地關上電腦。
連關機都這麼白,這種人居然也用這麼好配置的電腦,真是侮辱了電腦啊。
2.
那個小白開電腦時間很規則,都是晚7點開到11點左右,做的事情也很無聊,無非就是四處流覽網頁、上個bbs、聊個天之類。而且操作極慢打字能死人,聊天室即使有那麼一兩個人搭理他,也被他慢騰騰的速度給聊跑了。
尹浩之所以知道這些,是因為他沒事的時候經常去偷看——應該說是大模大樣地看——那個小白又惹出什麼笑話。
還以為那天他落荒而逃之後就會加強戒備,好歹得裝個防火牆取消遠端之類,特地等著他上來看看能不能有什麼難度,沒想到那傢伙一上來,竟然什麼都沒改,裸著就連上網。
乾脆控制他滑鼠在桌面上建了一個txt:“喂,我是昨天那人。”
“啊!你來的正好!”這一次打字倒是快了很多。
“呃?”
“我剛才開機的時候,看到一個很漂亮的畫面,就是好多花在螢幕上開……然後我點了什麼就不見了,你能幫我找出來嗎?”
“……”出離憤怒,“那是病毒!”
“啊?那就是傳說中的病毒?很漂亮啊!”小白很興奮的語氣,“你能再點開它嗎?”
“……”很快就把這傢伙的電腦看了一遍,真是……簡直是……病毒庫一座!真是不知道這電腦是怎麼活下來的,“你很想讓你電腦崩潰?”
當然……不能排除以毒攻毒最後各種病毒自相殘殺而電腦無恙的可能……雖然聽起來sf了一點點……
這種人真是……毒死他電腦算了!
不過說實話,他電腦裡面也確實沒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除了病毒……
於是用了半天跟他解釋什麼叫做病毒,講病毒的危險和危害,過了半天,小白來了一句:“那你就是駭客嘍~”
“是啊。”
“你會做這種東西是不是?可不可以把病毒去掉,就留剛才那個花?”
“……”
“幫忙嘛,駭客不是很厲害嗎?還是你不會做啊?也是哦,聽說病毒都很複雜的……”
居然這麼說……被小白說成小白,是最大的侮辱。
弄這個還不簡單,一會兒就搞定,點給小白看。
“你真的好厲害哦^^”小白很高興,發過來一句,“我從來沒有見過比你更厲害的了!!”
廢話……要是見過,你電腦還能這麼爛嗎?這麼爛的電腦,裡面除了病毒就是病毒,讓他都沒有心情去毀它了。
至少也得等到有人幫他弄一下電腦,有點黑它的難度再說吧。
於是不去黑小白,而且經常出沒于他的電腦,看他怎麼折騰電腦。幾天下來,尹浩終於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電白到小白這種程度,是決不可能變成非電白的。
終於有一天小白問:“你怎麼總是在我電腦裡進進出出?”
這是教育他的好機會,尹浩忙回答:“你可以裝防火牆。”
“……那你就進不來了嗎?可是誰幫我找連連看?”
……為什麼這傢伙安裝檔從來不記得裝在哪個目錄下麵?“白癡,我怎麼可能進不來,只是想增加點趣味性,這樣控制你的電腦讓我覺得很**耶……”
於是小白聽話地去買了防火牆,居然是正版,服了他。
更服了他的是,他買完之後,竟然等到尹浩來,問他怎麼裝……
裝了防火牆果然要費點事,不過也沒用多長時間就進去了,在小白桌面上建的txt是打開的,尹浩點一下,看到小白在上面打了好幾行字。
“你還沒進來?”
“人呢?進來跟我說一下啊!”
“你不會真的進不來了吧?那我把那個防火牆卸了好不好?……不過怎麼卸啊?直接刪除行不行?”
“T_T我找不到我把防火牆放到哪裡了……你上來幫我關掉吧……”
“小黑,小黑,你快點來呀!”
尹浩忽然有點不想下手,打出一行字回他:“喂,叫魂呢?”
“我還以為你回不來了……”
“開玩笑,小小防火牆能擋住我?”
“你回來就好,你說zuma有無數條命的,我弄不出來……玩了一晚上都玩不過第九關T T”
……
“小黑你人呢?不會被防火牆踢出去了吧?T T我就說不要裝那東西的……”
==
T T其實我是個更大的電白……
不管了……技術問題概不負責,娶老婆最重要……
3.
一來二去兩人也認識些日子了,尹浩每次都想乾脆點把小白黑了,但是一看到他白成那個樣子就覺得,黑了他都沒有成就感——試想一台裡面病毒多到可以開展覽會的電腦,即使不黑也肯定會在某一天自動死掉,黑它反而是解救它。
尹浩這麼想著,倒是找到了另一種愛好,那就是玩小白電腦裡面的病毒。改成桌面啦,flash啦,反正小白開機的時候尹浩一般都在,總能在病毒發作的時候及時把它消滅掉,然後修改。
反正在小白眼中,尹浩是萬能的,小到申請id註冊論壇大到把病毒改為屏保等等,只要在txt裡面打下請求,對方都會滿足。連玩網游被人家快pk死掉時,都可以忽然滑鼠不聽使喚,然後反敗為勝——當然,小白屬於能被npc踹死的種類就是了。
順便一說,小白上網的最大愛好,就是流覽網頁和玩遊戲。玩網游已經是比較先進的了,實際上小白最喜歡玩的遊戲是——幻想遊戲、連連看,還有諸多已過時的RPG——一個迷宮能走上一晚上,明明剛剛是從左往右走,進入即時戰鬥之後,再出來就會往左走回去。
更離譜的是玩蒼之濤的情況下,居然還敢半道切換出來問他怎麼打,明明讓他下補丁也沒下……
更有甚者,他不知道從哪裡聽說有種叫做QQ的聊天軟體,然後很興奮地纏著尹浩讓他幫他弄一個。
這年頭居然還有不會用QQ的,簡直是小白中的小白!
下載安裝申請——其實所謂申請,不過是不知道以前從哪裡順手拿來的號碼,現在順便給他——小白終於登上qq之後,在txt裡面打的第一句話是:不如在這裡打方便……
連什麼發圖片啊存表情啊都是靠尹浩,每次問完之後,尹浩都會一遍罵他白癡一遍教他怎麼用。
但是總算有一天,小白也很高興地打:“跟你說哦,我發現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什麼?”
“你把QQ拖著拖到螢幕邊上,它就會消失不見,好神奇啊……”
……“是啊……好、神、奇、啊……”
尹浩偷偷看小白跟別人聊天,發現小白和一般人還是有很大差別的,QQ號是男性身份沒錯,卻從來不去釣mm,反而是經常聊一些在尹浩看來不知所云的話題。
難怪qq上人一直那麼少,尹浩問他:“你怎麼不釣mm?”
“mm是什麼?”
……你好歹偶爾也看看什麼網路文學吧:“美眉,女生。泡妞。”
對方沉默了一會兒:“還可以在qq上泡……女生嗎?”
“否則是用來幹嘛的!”
“……可是要怎麼泡?還有怎麼知道對方是女生?”
“……性別裡面有,雖然不排除人妖的可能……”停了一下,忽然想起,“你該不會是不會查看對方資料吧?”
“?_?還可以查看資料?”
“……”
給他一些網路小說去閱讀,結果是對方看完之後,纏著他推薦論壇,然後迷上了灌水,
真是,一個小白還跑去政經論壇灌什麼水,被人趕出來了吧?
這人真沒有涵養,小白跟他客氣說話,他居然罵小白……這種人有什麼必要和他講理,黑了算了。
尹浩想著,手同時動起來,幾下子把對方黑掉。那廂小白馬上在文檔裡留言:“小黑,是不是你把那人弄下去的?”
“是我,怎麼?”
“……你做什麼,就算我和那人吵架,你也不能把他黑掉啊!你這樣做,是很專橫的做法,而且害我也會被人看不起。”
尹浩大怒,這小白居然還敢教訓他!
一個病毒扔過去,看著對方消失,尹浩還是很氣,心想早該炸了這傢伙的,留他這麼長時間,就為他氣自己?
繼續黑別人去,不管這傢伙了。
不過養成監控固定ip習慣之後,倒是不好改了,總在玩的時候想著那邊是不是又有什麼問題了,那小白是不是又鬧出什麼笑話來,怎麼還不打字……然後想起來自己已經把他黑了,而且絕對不想再見到那傢伙。
只是,沒有一個嘰嘰喳喳問這問那的,還真不習慣。
雖然網上滿地電白,但白到小白程度而且那麼好笑的,並沒有第二個。尹浩再去別人電腦恐嚇,每個都是馬上掉線關機,沒有一個小白那樣呆呆反問的。
真是彆扭,一個月養成的習慣,兩個星期都戒不掉。
遛達遛達,越走離小白的ip越近,尹浩並不是想去看他,只是無聊……呃,對,只是想看看那傢伙搞定電腦沒有。那種電白這次電腦被他黑了,肯定短時間內上不來。
結果偷偷摸摸——不,是正大光明走過,見小白那位址居然連著,心中一動,闖了進去。
嗯,果然是重裝的系統,裡面真是乾淨,什麼東西都沒了。小白在用ie草草看著一些東西,論壇好像也沒上的樣子。
桌面上再看不到txt,尹浩有些不悅,這傢伙看起來一點也不想他,也沒有叫他的打算。他想想覺得生氣,控制小白電腦再建了一個文本:“好久不見啊。”
“啊!小黑,你回來了!”對方打字速度倒是快了不少,“那天我電腦莫名其妙壞了之後就找不到你了,我找人重裝,但是你再也不來T T”
……感情他還不知道中毒是自己的傑作?不過也難怪,他那電腦根本就是毒庫。
“那你也沒建一個記事本喊我。”
“你不是說在桌面上右鍵新建裡面可以找到?可是我找了好久就是沒有記事本啊……”
“……”還是怕他不懂特意說的記事本……看樣子也知道是文本文檔吧……
“小黑,我以前上論壇都不用登陸的……”
“那是因為你已經記錄了cookies!”
“我下載了qq而且安成了哦,但是我登不上去……”
“又忘了密碼?我破解一下,號呢?”
“……不、不記得了……”
雖然說qq消失那個……是很老的一個帖子
但是老婆言道……兩年前她還不知道……
所以……乾脆加進去……
4.
尹浩覺得自己很奇怪,黑都黑過那傢伙一次了,居然還幫他把東西都安回去。
“5555555555我的遊戲我的圖片我存的文和帖子……”就是因為這樣每天哭訴的關係吧,讓他走不開,結果就每日過來幫他處理雜事。
“不是都給你安裝了嗎?論壇也給你重新登陸,亂七八糟的東西也給你找了一堆,你還有什麼不滿的?”
“可、可是……東西都不在原地!!我找不到!!!!”很激動地打著,“你是不是根本沒幫我裝,我的連連看……”
“你那個特別小白的連連看在D盤,我不是給你連了快捷方式?”
“可是……長得不一樣……原來是另一個人頭的……”
“……”
“我要我原來的電腦T T,現在變得好厲害……”
“至少有些東西沒有變動。”
“啊?”
“病毒!!!!為什麼你重裝了電腦,什麼都沒了,病毒卻能和以前差不多?”而且……“你不是買了防火牆?怎麼還會這麼多弱智病毒?”
真是慘不忍睹,好歹也是重裝了系統好不好,沒聽說過重裝系統所有東西都沒了,卻能很快就恢復原來病毒的機子……有些病毒還是很老的,也不知道這傢伙又跑到什麼落後網站去沾上的。
“我……我不是我電腦壞了之後你就不來找我,特意不裝防火牆的嘛……”小白打了個“T T”,哭訴著,“你那麼久都不出現,我以為你找不到或者進不來,才不敢裝的。我聽他們說電腦位址會改,萬一你迷路怎麼辦?”
“你以為我是你……”
“我還弄了個桌面,你去看看……”
“早看到了,傻死了。”是一張照片,這小白拿白紙寫上“小黑我是小白,我等你回來”的字樣,還畫了個Q版的鬼臉,“果然只有你這種小白才能做出這種小白事情來,
小白靜默半天不理他,尹浩心想難道這小白還有脾氣,翻了個白眼斷了連接。
結果接下來幾天小白都沒有開電腦,尹浩嘴上不說,心裡實在是彆扭,試試他鄰居家的網路,都是正常的,想來不是因為網路bt上不了。
就你會生氣?老子才不在乎。
話這麼說,四天之後小白開機,尹浩馬上跳了出來:“你死哪去了?!!!”
“出差幾天啊,找我幹嘛?”
……居然是出差:“我要找點東西。”
“???”小白大概也驚訝吧,“在我這兒找什麼東西?”
就算熟了嘴還是硬的:“病毒,找一條前幾年的老病毒,只有你的機子上病毒保存得最全。”
“我電腦剛買半年……”
“那就更奇怪了,我剛進來的時候也就剛買幾個月吧,竟然能搞到那麼多病毒,你可真不是一般白啊。”
“>_<又說我白……”
“難道你不白?”
“人總有一項弱項嘛,不會用電腦又不是罪不可贖。”
小白居然也會反駁了,尹浩黑線了下。
不過白也很可愛。
重裝電腦之後,小白對聊天沒興趣了,改玩網游。
小白玩網游,結果可想而知,每一次都被人打死然後去轉世。然後跟小黑哭訴。
“55555……小黑,你在嗎?”
尹浩很快打回來:“在,怎麼了?”
“你說讓我提升玩遊戲的品位,我就去玩你說的那個網游,可是一上去就被人騙走了裝備……”
Kao,哪個混蛋看這傢伙白就敢上手欺負?不知道小白是有人罩著的麼?尹浩打回去:“什麼?你等著,我去教訓那小子。”
“謝謝你~~~還有,一定要幫我搶回我老婆啊~~她之前一直嫌我等級低又不靈活,我好不容易才求婚成功的……”
“……”
尹浩很快帶著號回來了,披頭一頓罵:“你好歹也有二十來級——雖然估計是熬時間和砍npc的結果——居然娶一個十級都沒有的廢號!這號一看就是別人隨便申請的好不好?你是不是為了娶老婆還送過兵器裝備?”
“你怎麼知道?我好不容易才湊出來捏……”小白說。
“……被人賣了你還能替人數錢!NND我去查這傢伙的IP!”尹浩消失一會兒,很快回來,“果然是個人妖,你真是蠢,網游裡面的女的,十個倒有九個半是人妖,你還傻呆呆地被人騙!”
“55555555555555我就是想要老婆嘛,有老婆多好看哪怕是人妖也沒關係反正看名字又沒有人看得出來……”小白滿地打滾狀,“你不要嚇人家,幫我把老婆搶回來就好T T”
“……”尹浩遲疑了半天,那邊小白已經在記事本裡面刷了滿屏的哭臉,而且大有他不答應就不收手之勢,尹浩無奈,阻止他的刷屏,“好吧,我給你個新老婆總可以了吧?”
“嗯!我要美女!!!”一個沒有節操的傢伙。
“廢話,你想要帥哥,網游還不允許同性結婚呢!”
小白的新老婆果然是大美女,等級高,裝備絕佳,就是態度不甚友善。小白探頭探腦搭訕了好半天,對方才說倆字:“小白。”
“誒?是小黑?你怎麼用女號?難道你也是人妖?”
“……我男號等級太高玩煩了,偶爾也練其它號。”
“嘿嘿,這麼說我娶了小黑哦,叫聲老公吧!”
“……”新任白夫人飛起一腳,踢向傻呆呆站著滿是口水的小白。
5.
在尹浩的説明下,小白的等級迅速飛升,他也就對網游失了些興趣,改去聽歌。尹浩找了幾個站,把小白喜歡歌手的歌都拖給他。
“嘿嘿,我要去買個mp3在路上聽^^”
尹浩很想說乾脆把錢給我我替你買吧,總覺得小白買電器是件很危險的事,看他那台配置絕佳卻常常用來連連看的品牌機也能知道他是怎麼買電腦的。於是特地找來一堆什麼購買mp3須知之類的東西塞給小白,才讓他去買——不過mp3又不是什麼大型電器,按理來說應該沒事才對。
但是……
“小黑小黑T T”
“我在。”
“我很傷心T T”
“怎麼了?”
“我被奸商坑了T T”
就說不能讓這傢伙自己去買東西吧?尹浩臉微變:“怎麼坑的?收據還留著麼?”
“我就是按照你說的嘛,地方也對品牌也沒錯,然後跟他說我要買256M的,買回來一看,只有242M……T T”
“……”
“還有你說讓我去搜索下載放進去就行,我下了幾首放mp3裡面,結果有一半不能聽T T”
“你的mp3插著麼?”
“插著呢,好不容易找到口……”
點進去一看,果然,四首歌倒有兩首是rm格式的:“……mp4都不能這麼用好不好……”
“不是只要是歌就行嗎?”
……話說baidu這地方搜歌,四首能找出一半的rm,也是一種才能。
不過這傢伙都不聽歌的麼?居然連下載和播放都不清楚……
後來知道小白聽歌不假,不過是聽CD,連買的盤貌似都是正版。
這傢伙簡直沒救了,錢多是不是?
在baidu搜歌有一個壞處,就是不小心就會搜到所謂的“翻唱”歌曲。有的時候聽到效果奇佳聲音其爛的翻唱,小白會很疑惑地問尹浩,為什麼這種水準也可以出來賣錢啊。
“……大多數只是在網上唱唱而已,你能聽到是因為他們發的地方正好能被baidu搜出來……”
“可是除了聲音難聽,和我下的其它歌沒什麼差別啊……不是有所謂實力派歌手嘛我聽有些什麼搖滾啊之類的……也都差不多……自己唱歌不是只有人的聲音而且雜音好大的,哪怕是錢櫃,也很可怕啊……”
“……如果不能加伴奏去噪音,電腦是用來幹嘛的……”
“誒誒誒?原來可以用電腦弄成這樣嗎?小黑你教我!!”
“……”還不如讓他以為那些歌都是在錄音棚錄的呢……
於是又給他裝軟體,連伴奏網站都替他找好,上傳的地方也註冊完畢,就等著小白獻聲了。
當然這麼主動和熱情也確實是有目的的,那就是想聽聽小白的聲音是怎樣的——當然尹浩自己的說法是,聽聽這傢伙聲音到底可以白到什麼程度。
可是一切就緒之後,還是聽不到聲音。尹浩等到實在沒耐心,飛快打字問他:“喂,你不是要唱歌嗎?怎麼不開口?”
“啊?我在唱啊?”
“在唱個頭!音軌裡面都沒有波形!”尹浩很怒,“你總知道要拿麥克風吧?”
“我又不是小白T T”
“你不是誰是?麥克風開關打開了嗎?”
“打開了。”
奇怪,麥克風這種東西,幾乎是插上就能用的……
“你把耳機也插上了?”
“插了……啊!!”小白忽然打了一串感嘆號。
尹浩手扶頭。
“我把兩個插反了……”
……就知道是這樣……
6.
小白的聲音是正太級別,聽起來有點嫩,但是很可愛。和尹浩的聲音是鮮明對比。
是真的對比過的,小白在網上發歌玩,不知怎麼的被幾名女生看中,拐到一群裡說要他幫忙唱男聲啊什麼的,結果交給小白的曲子根本是男男對唱……
關鍵是對唱人選不好找,一貫熱心被賣了還幫人數錢的小白很熱心地到處尋找,終於拉到尹浩頭上。
其實尹浩本來是打算如果小白找到合唱的人,就黑掉他音效卡驅動或者錄音軟體的……
“一起玩嘛,小黑聲音應該不錯吧……雖然話說回來我還沒聽過呢……”小白嘿嘿笑著打字,“一起玩吧一起玩吧~”
……他堂堂一個駭客玩這種弱智東西?“不要。”
“很好玩的,真的~”
“不玩。”
“……我知道了,小黑你唱歌很難聽所以才不玩的吧?還是你的聲音很正太啊?”
“……”居然會用激將法了,你自己聲音才正太!
“不理我,算了……試試攝像頭,小綠說可以用這個來截照片然後發在網頁上,就會有更多人過來呢……”小綠好像和小白在現實中就認識,是她攛掇小白一起玩的。
“你買了攝像頭?”馬上回應。
“是啊,群裡有人一直說要和我視頻呢,飛去和他聊。”
“你會用嗎?”居然要先和別人視頻,他要是讓小白和那傢伙連上,駭客之名也就可以送人了。
“不是插上就可以用嗎?”
“驅動……”
“我知道,你都跟我說好多遍了,你看上次我買mp3不也自己裝成了嗎?”
……你那是XP系統,為什麼mp3還要裝驅動?
尹浩看著他慢騰騰裝驅動,終於接通攝像頭,尹浩馬上調出視頻影像來。
小白或者是因為太白或者是本身不喜歡,電腦裡面完全沒有他的照片——請不要懷疑這個基本上,要知道小白的電腦,尹浩比他更熟悉裡面的東西——因此這還是尹浩第一次看到小白的樣子。
“你、你、你在幹什麼?”尹浩被眼前景象驚到,連打字都不俐落了。
“啊?我在插攝像頭啊。”小白還恍然不知尹浩已經在看他了,一邊把脫下的Tshirt甩出去,一邊用一根手指慢騰騰地打字。有些纖細的身材,單薄胸膛裸露,熱得出了些汗,“天真熱,這種天氣居然還讓我去買攝像頭,小綠也真不夠意思。”
“呃,現在應該可以聊天了吧,我去叫小綠,忘了是誰想要跟我聊天了……”
難道這傢伙想要這個樣子跟別人聊天?開玩笑吧?那個小綠也是,分明就是要拿小白施美人計,小白居然還傻乎乎地真的聽她話!
“誒?小黑小黑,我qq怎麼登不上去?”
廢話讓你登上去了我還是駭客麼:“大概網路問題吧,你知道tencent經常犯神經的。”
“哦,那我去洗澡先。”說完起身,也不關電腦,跑去一邊找衣服。他身材雖然單薄,線條卻是很漂亮,外加他那張看上去十足天使的臉,在動靜間都是魅力。偏偏他完全注意不到電腦那邊還有人在眼睜睜看著,找到換洗衣服之後還抱著衣服想了想,把衣服放在一邊,伸手抬腳把褲子甩掉。
尹浩在電腦前,忽然感覺腦子一熱,然後鼻腔怪怪的。
居然……流鼻血了!
不敢再看下去,急忙站起來去找面紙,等再回到電腦前面,小白已經進了浴室,看不到人了。
幸好幸好。
不過好像……有點遺憾?
7.
“還是不能登上去嗎?小綠打電話催我了。”新鮮的出浴美男坐在電腦前打字問。
“……”其實尹浩都聽到小白接電話時說的話了,那女人絕對是不安好心。看看眼前的小白吧,粉粉嫩嫩的,雖然據說工作了,但怎麼看年紀也不大的樣子,再加上聲音,根本就是引人撲倒的正太一名。
“呃?看起來小黑不在呢,那我乾脆直接走好了,小綠說今天一定要搞定合唱物件,我上不了q也只好去她那裡上了……”小白完全不知道他的一番話尹浩聽得清清楚楚,他為難地撓撓頭,自言自語,“其實還是和小黑熟悉一些,不過他不願意唱也沒辦法。而且小綠說我的聲音就適合被人壓,小黑也不一定能壓住我吧?”
話說到這份上,尹浩要是放他走,也就不是男人了:“小白。”
“誒?誰?”幸好現在不在錄音狀態,用的是音響而非耳機,小白才能聽到尹浩的聲音。但是他顯然沒反應過來是誰叫他,左右四下張望半天,才反應過來是電腦裡面傳出的聲音,當即大驚,“小黑?為什麼我能聽到你的聲音?”
“廢話,我有麥你外放,聽不到才是奇怪吧。”呃……當然,主要原因是兩人的電腦從某種程度而言根本就是一台機子……
“誒小黑你聲音好沉哦,簡直就是大叔聲音嘛……為什麼不和我一起唱啊,小綠絕對會滿意你的!”
尹浩眼睜睜看著小白撲到電腦前,姿勢之優美曲線之窈窕裸露皮膚之粉嫩欲滴可以令一群正常的……不太直的男人流鼻血,自然包括尹浩。偏偏那傢伙還不老實,在電腦前蹭來蹭去的:“小黑你唱兩句給我聽聽,可以的話我就不去小綠那裡了。”
瞪大的眼懇求的眼神無辜的表情,白皙的胸粉紅的小點從肩而下收窄的腰……
咳了一聲,聲音都是半啞的:“那個……唱什麼?”
“耶~小黑同意了~”小白高興地舉手歡呼,露得更多讓尹浩看得更清楚。尹浩頭一熱,基本上就是予取予求喪權辱國了。
算了算了,反正都是自己最開始教他錄歌的不好,他和自己一起,總比和別人合唱,被一堆bt女人yy來的好。
有了攝像頭,知道原來話筒耳機可以用來直接說話之後,小白幾乎就不肯再打字了——反正他打字速度也慢。不僅如此,他還纏著尹浩去買攝像頭。尹浩一邊嘀咕著駭客要攝像頭幹嘛一邊買來插上。當然小白是不會查看的,全靠尹浩操作。
“我還以為駭客長得都很黑,結果你還好嘛!”
“為什麼駭客要長得黑?”
“否則你們為什麼要被叫做駭客?不是因為長得黑,又在黑暗裡工作嗎?”
“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會被稱為駭客,我只知道,你被叫做小白,絕對不是因為你長得白,又在光天化日之下工作的緣故……”
人能白到這種程度,倒也少見啊……
8.
七點。
七點半。
八點。
八點半。
人呢?
尹浩坐在電腦前,無意識地叩著手指,等待小白上線。
奇怪,平時這時間早該上來了,怎麼今天居然還不見影子。要說有事吧,小白生活一向規律,即使不規律一般也能和自己說一下才對啊。像這樣招呼都不打,到九點都不上,實在不像是小白的作風。
真是,早知道就問他要聯絡方式了,反正小白這傢伙連點防範之心都沒有,在網上聊天從來都是別人問什麼他回答什麼。身高體重年齡工作單位,尹浩全都清清楚楚——雖然他到現在都無法想像小白是靠什麼混入那家全國知名公司的,也不知道小白到底在那家公司做些什麼,不過想來大概無非是打雜掃地。畢竟這年頭電腦如此普及,在那麼大公司做事的人,怎麼會連開機都會經常忘開顯示幕……
不過也該下班了,怎麼還不上?
這一晚上尹浩都心不在焉,但是等待他的,並不只是一個晚上。兩天三天,直到尹浩著手查小白家電話號碼後,小白同學才在電腦那邊緩緩露出一個臉來。
“你死哪裡去了?怎麼這麼多天不上來?!”小白剛連上網,這邊尹浩馬上一句話過去。
攝像頭居然沒開,也不知道音響插著沒,馬上去桌面,發現原來那個txt檔已經不見,順手重建了一個,然後發問。半天電腦裡才有聲音:“小黑,我電腦前兩天壞掉了。”
廢話,看出來了:“怎麼壞的?”
“我那天回來連不上網嘛……”
“然後?”
“然後我記得你說連不上可能是貓沒插好,於是我……”
“找了只貓?”
“看不起人!我當然知道貓是數據機!”
“也不知道誰當初說過‘貓有毛病就找只老鼠’這樣的話!”
“反正不是我。”小白摸摸腦袋,呃,轉換話題,“總之就是沒連上嘛,我想大概是貓的問題,於是把線重新插了插。”
“呃……其實電信經常抽,不一定是貓的問題,不過你這樣也沒什麼,然後呢?”
“然後還沒好,我想你肯定在等我啊,於是我就著急了嘛。”這句話讓尹浩勾起唇角,隨後一句話卻……“我聽說也可能是插口那裡沒插好嘛,於是我就……把主機殼打開重插了……”
抽搐:“你自己?”
“是啊,我插來插去的都連不上……”
“等等!”打斷他,“你不會開著機弄的吧?”
“當然了,否則我怎麼知道到底好了沒?”
“你白癡啊你!!!觸電怎麼辦?????!!!!!!!”
小白被嚇得一縮,開了攝像頭又不敢捂耳朵,只好小小聲地說:“我知道了,這不是沒事嘛……”
“有事電死你都沒人知道!”小白這傢伙還是一個人住,真的出了事,搞不好就像小說電視裡面那樣,直到腐爛出味道……
越想越擔心,向小白要電話號碼,同時也把自己的電話給小白。小白於是打開QQ的通訊錄,往裡輸入。
“你做什麼?”
“我記你電話啊,以後電腦有問題就可以拿來找你了啊。”
“記在紙上或者手機裡!”電腦有問題還能開qq麼……
“哦……”小白去記下,然後抱怨,“小黑你不知道我重弄這個多麻煩,他們說我自己開了主機殼,是不可以的。要我花錢而且還修了好幾天,裡面的東西又沒掉了。”
“我幫你裝……”尹浩無力,“還有,下次電腦出問題找我,別自己亂動。”
“好^^”
==
說明一下,正太大體是指小男孩,正太音參考這裡:http://music.163888.net/openmusic.aspx?id=3692887
Loli是指小女孩,詳情請參閱lolita一書或一樹梨花壓海棠啥米的電影……loli音請參考這裡:http://www.163888.net/sing/music/3425275.html
所以我們可以看出,我最近真是錄歌錄得rp了啊……
9.
結果下一次很快就到了。
不過是個週末,尹浩熬了個夜,白天起來晚了一點,小白電話就打過來了。
“小黑小黑,我電腦BT了怎麼辦?”
“怎麼了?”尹浩還屬於不太清醒階段,半眯著眼拿聽筒,“又上不了網?”
“不是,剛才我去下小說看,跑到一個網站上去下載txt……”
“然後?”
“然後下下來是一個叫setup的東西,我就那麼一點……”
“都說了是TXT!你下了安裝程式幹嘛還點!”
好大聲,拿遠點:“我是想可能是什麼電子書之類的嘛又不是我希望它是病毒的……”
好委屈的語氣,讓人想生氣都生不起來了,尹浩放低了些聲音:“把症狀描述一下。”
“#¥@%@¥#&¥%×”好不容易兩人溝通成功,尹浩忍不住皺眉:“看起來是一定要重裝系統了。”
“重裝,那不是裡面東西都沒了?而且我不會……”
“誰叫你點什麼病毒!真是一會兒看不到你都會出事!”尹浩罵了小白半天,然後安慰他,“你那些東西我這裡都有,放心吧。重裝很簡單的,何況你那是正版系統……”
結果說了半天小白還是不懂,最後用耍賴的語氣說:“我真的不會,不然這樣,你不是說我要先開機嗎?我連上網你幫我重裝……”
“……小白……”
“啊?”
“我是說,你真的是小白!!!!!”
小白撓撓頭:“我本來就是小白啊。”
……“你打不開電腦怎麼上網?你上不了網我怎麼進去?”
“……我以為你可以,你不是很厲害嗎?”
“再厲害也不可能憑空變出電腦來吧?你啊……還什麼我幫你裝系統,你聽說過遠端還可以代裝系統的嗎?”
“不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
“哦,那我還是得扛著電腦出去啊……”小白垂頭喪氣地說,聲音都蔫了。
“那個,其實……這麼簡單的事情有人幫忙就能搞定。”尹浩說,“你身邊沒有懂電腦的麼?”
“就是小黑你啊。”小白回答,忽然提高了聲音,“對哦,還有小黑!小黑你在B市吧!”
“是啊,怎麼?”一臉平靜,心中其實跳得有點厲害。
“你來幫我裝吧!不是說如果厲害的人裝還可以把東西都留下來嘛!”小白高興地說,“正好今天是週末呢,你有事情嗎?”
“呃……沒什麼大事。”
“那就過來吧過來吧,我告訴你位址¥%^&×”
“哼,你讓我過去我就過去啊。”
“小黑你是好人,我最喜歡你了~”發嗲,撒嬌,小白長得漂亮又是正太聲,這麼一來著實不是常人能承受的,何況尹浩也不是真心要拒絕,被他一磨就答應了。
小白把位址什麼的都告訴他,其實尹浩早就知道他家在何方,查個位址對他來說實在是舉手之勞,當然這話他是不會說的,說了好像自己多關注這傢伙一樣。
“那你快點過來,我在家裡等你哦。”
“知道了。”
二十分鐘之後……
“小黑你不是說你住得很近嗎?到了沒有?我已經跟樓下保安打招呼了。”
“……我還沒出發。”
“55555小黑你快點嘛,我還是第一次見網友,你就不能不要讓我等這麼久……”
在網上見過很多次了好不好……
他也想快一點,可是……
“我分明記得有件真絲襯衫的,哪裡去了……”唉,為什麼平時不是在家裡對電腦就是出去運動,衣服都是T-shirt啊運動服啊一類的東西,完全沒有適合正式場合穿的。平時在電腦裡視頻一下也就罷了,這一次是面對面啊,怎麼也得穿得正式點不是麼。
“寶藏我喜歡喜歡喜歡,寶藏我喜歡喜歡~”手機又響起,這段bt鈴聲是小白錄的,說是他深愛的歌曲,非逼著尹浩把他的來電音樂設成這個不可。
“喂,啊,我馬上就出門……你急什麼我又不是不去……好了好了我馬上動身,你在家等著吧。”尹浩掛上手機,匆忙套上件還算可以的襯衫,穿上牛仔褲,出門。
10.
小白住的地方是出名的豪華區,尹浩一身輕便打扮出沒其中,自己是覺得有點彆扭的——其實當然,根本沒有人注意他。
從小白房間的擺設,以及他糟蹋電腦的水準來看,他確實很有錢。反觀自己,駭客倒是駭客,不過從來沒有利用網路“賺”過錢,雖然也寫寫程式編編軟體,終歸只是糊口多一點的收入,比起小白的生活水準似乎遠遠不如。
怎麼想到這裡來了!尹浩連忙擺頭,把這種類似于“賺錢養家養小白”的念頭趕走,邁出電梯。
“小黑~~~~~~~~~”剛邁出電梯,就聽一聲歡呼,一人猛地撲過來。雖然那人身高體重都不如尹浩,但是外加速度,衝量還是很大的,差點把尹浩撲倒。
小白!活的小白!在面前站著——或者說在身上賴著——而不是在攝像頭裡面看到的,活生生的小白啊!
被熱情壓倒的尹浩勉強掙扎爬起:“小白,你給我下來!”
“嗯……”雖然點頭,人可一點都沒動,還是在尹浩身上蹭來蹭去的,“小黑你近看更帥,而且比視頻裡面顯得高呢。”
小白其實並不矮,但比起尹浩顯然還差一些。他屬於男生中少見的漂亮型,而尹浩就是常見的英俊型。兩人年紀相近,不過單看外表,小白比尹浩小很多的樣子。因此這樣撒嬌起來,顯得自然無比。
尹浩臉上沒什麼大表情,懷裡軟玉溫香抱得倒很緊。平面的人和立體的是有差別的,在電腦螢幕上看過再多次,也和站在身前活生生的人不同,何況是這樣親密的姿勢。尹浩被他蹭來蹭去,臉不由得有些紅了。
“小白,放開,你還裝不裝電腦了?”推又不能用力,這塊牛皮膏藥擺脫起來可不容易,好半天才把黏在身上的小白弄下去。
小白拉他:“我看到你太高興了嘛,電腦當然要裝,你東西都帶了嗎?我這裡好像有張系統磁片……”
“我知道,你的XP是正版。”尹浩跟著小白走進他家。
“什麼是叉劈?”小白仰起頭,不到四十五的角度,眼睛閃閃地有點天真狀。
“XP的昵稱,就像我叫你小白一樣。”小白家果然很大,在這種地面的一層,其昂貴可想而知。不過裡面就實在有點洩氣了,原本應該不錯的裝修被過於雜亂的東西淹沒,說句垃圾場其實是委屈了垃圾場。
到了熟悉的房間,打開電腦,搶救一些檔,然後重裝。小白的機子平時由他照顧,裡面東西早就備了份,不怕丟失什麼重要檔——前提是,如果他那台破電腦裡面有什麼重要檔的話……
重裝系統是件很費時間的事情,等待的過程中,小白跑去拿了一堆瓜果梨桃給尹浩,一邊聊天一邊吃一邊等。
秀色可餐,何況是初見面的秀色,尹浩有些忘記電腦還在掙扎,和小白相談甚歡。小白白是不假,有的時候說話都冒傻氣,但是真的聊起來,卻真能跟尹浩聊得絲絲入扣。連傻都經常犯得恰到好處,讓尹浩忍笑不能。
結果一走神竟然就傍晚了,尹浩才想起那邊還在裝系統,連忙回到電腦前,果然已經差不多安裝完畢。於是手一攤:“小白,驅動。”
小白於是拿出一堆驅動,什麼移動硬碟的數碼相機的攝像頭的mp3的:“這裡。”
“我說的是音效卡顯卡那些驅動。”果然對電白不能抱有幻想,尹浩自己在他那一堆盤裡面翻。
“誒?不是往裡插的東西才需要驅動嗎?我記得你說過我的音效卡在電腦上面集成呢。”小白問。
“……”亂七八糟一堆盤,總算找到網卡的驅動,乾脆先裝上。打開機箱記下硬體版本,上網搜驅動。
“廠家也沒有管我要什麼驅動嘛,不也解決了。小黑你是不是駭客功夫不到家啊?”
廢話,廠家當然知道你這裡面都是些什麼玩意,當然有一堆驅動盤。
知道跟小白解釋也不通,乾脆翻個白眼給他,繼續擺弄電腦。很快搞定,把小白揪到電腦前:“都好了,你看看吧。有些東西我電腦有備份,我現在沒開機,回去給你。”
“嗯,先登QQ……小黑我QQ號多少來著?”
“我把QQ裝D盤,裡面東西都沒少,你自己看。”尹浩說,覺得兩個人都在電腦前實在是太熱,於是回身坐在旁邊。
小白聽話地點:“誒?好奇怪,數位怎麼打不上去?”
尹浩眼皮都沒動:“你用的小鍵盤?”
“是啊。”
“num燈亮了沒有?”
“num燈?在什麼地方?”
“在鍵盤右上方。”那麼明顯,就算小白也能看到吧?
“有一個numlock,可是沒燈開關呀?”
……果然不能太高估小白的智商,尹浩起身到小白身邊,俯下身按了一下鍵盤:“現在可以了。”
“小黑果然很厲害。”小白抬頭,笑嘻嘻地看著他。明明是傻乎乎的笑,不知道哪裡帶了點勾人的味道,讓尹浩一時傻住。
小白伸手拉他,半拖半拽幾乎把他側抱住:“小黑我找不到我我的最愛了啊……裡面好多好東西呢……”
沒辦法只好低身調備份,電腦桌前就這麼一把椅子,等小黑搞定小白那些奇奇怪怪的要求時,才發現他自己幾乎是坐在小白懷裡一樣。連忙跳起來:“現在就差不多了,你別亂上什麼網站,等我回家上來再說……”
“現在這麼晚了,我去準備飯,小黑你留下來吃完晚飯再走。”
“……不用……”小白準備?會不會把辣椒油當沙拉油放?
“我做飯不難吃哦,真的。”小白拉著他,“你要是怕黑我一會兒可以送你走,留下來吃飯吧~”
“誰怕黑了?”黑線,又不是三歲孩子。
“那你就是同意嘍,我去做。”小白跳下椅子,當當當跑了出去。
呃……希望是能入口的飯菜……
11.
還真的不錯,色香味都在,很好吃。佐餐的紅酒也很好,尹浩顯然更適合大口和啤酒,所以不覺就喝多了點,頭有些暈。
“時間也晚了就不要回去啦,我家好幾間客房,你留下來睡吧。”小白說,“而且我電腦剛弄好,你再幫我弄弄啦~”
尹浩猶豫了下,小白抬頭看著他:“你不是一個人住嗎?不回去也沒有關系吧。住下來吧住下來~”
小白說得也對,而且尹浩本身也不怎麼想走,乾脆就點頭同意。因為是小白做飯,他很自覺地跑去刷碗,直到小白叫他。
“小黑小黑快過來!”
你叫我我就過去啊。尹浩想著,還是很快跑去:“怎麼了?”
“我打遊戲找不到按鍵了……”
……剛裝好電腦就玩遊戲,這傢伙。
“又是什麼?沒有開始嗎?”聲音移近,尹浩進房門。
“沒有……電腦螢幕跳出來”press anykey to continue.“小白聽到腳步聲,回頭用可憐兮兮的眼光看他,”可是我哪裡都找不到這個anykey鍵……“
“……”
“難道是鍵盤不好?可惡,還說是配套的品牌……”
尹浩忍無可忍,伸手在鍵盤上隨便按一下,螢幕動了。
“你不是能看懂英語嗎?怎麼還不知道anykey是任何一個鍵……”身體前傾,半靠在小白身上,尹浩牙根有些癢,罵他。
“我還以為像windows不是窗戶是系統,zip不是拉鍊是壓縮一樣,這個anykey是一個鍵呢……”
“鍵你個頭……呃?”正罵得起勁,忽見螢幕上游戲已經開始,而那圖像……
“這、這是什麼……”雖然說……他不是很直,呃,也多少接觸過一些東西,但、但、但……這是什麼?
“別人發給我的遊戲啊,據說很好玩。”小白說,皺眉,“不過怎麼都是日文?呃……隨便按好了……”
尹浩驚嚇得有些木了,不是沒看過這類東西,畢竟網上什麼沒有,這算什麼。但是……小白那樣的白,和這種邪惡的東西……完全沾不上邊啊……
“誒?原來還可以這樣嗎?這姿勢怎麼可能擺得出來,小黑你看這個是不是很好笑,誒?還有鞭子……不是挺亮的嘛還給我蠟燭幹嘛?”
木住的人繼續黑線,於是坐在椅子上的傢伙順手把他抱住,讓他坐在自己腿上。雖然說因為體重和身高的關係,這麼坐著尹浩比小白顯得更高,完全像是小考拉抱樹,不過好歹也是抱著。
調教的內容越來越讓人臉紅心跳,尹浩有些傻了地看著小白亂七八糟操作,調教得真爛,很爛,但是……
但是這傢伙的左手在幹什麼?他、他在摸什麼地方?
“小白,你——”轉頭,見小白一臉笑容,先是一傻。小白笑起來真的好漂亮,好像純潔的天使,上仰成完美的四十五度,一副很無辜很天真的表情。
那個,小白這麼白的人,應該是不清楚這遊戲是什麼的……他,他的手……
“小白你給我把手拿開,放我下來!”
這動作已經不能用錯覺和敏感來掩飾了啊!如果放到女人身上就是嚴重的性騷擾,放在男人身上……
飛快想要站起身,要害在對方手裡,小白輕輕一捏,也沒用什麼力氣,尹浩卻是頭皮發麻,身體都不自覺軟下來。
小白右手放開滑鼠,探到尹浩身前,手指在他胸前亂動,隔著襯衫輕掐他胸前凸起的部位。小白的電腦椅很舒服,而且椅背可調,坐兩個人是狹窄,不過完全動得開。
再要掙脫已然不易,小白人纖細,力氣卻不小,把他抱在懷裡就不放。尹浩又喝多了點,手腳有些無力,而且兩人這麼接近,小白的手不規矩得很,讓尹浩也有些難耐。
“小黑,我喜歡你呢。”低聲在他耳邊說,吐出的熱氣和甜甜而微啞的聲音是存心的誘惑,吐出的話語更是讓尹浩血往上湧,“小黑你喜歡我不?”
“誰喜歡……”張開口,然後頭被扳過來,嫩紅色的菱形柔軟物體覆在他唇上,深深地狠狠地吻下去。
清醒過來的時候,襯衫上的扣子只剩下兩個還扣著,大片皮膚裸露。牛仔褲腰帶被解開,所謂的zip被拉到底,男性的部位被撫弄著,雙腿在意識混亂的時候被身後人膝蓋頂開微分,完全是任人採擷狀。
怎……怎麼會忽然這樣……
脖子好疼……
想掙開,一動之下,身下的人深深喘了口氣,按住他,在他耳邊低聲說:“小黑,你這樣……我可就忍不住了……”
能感覺到身下壓住那東西的硬度,尹浩木了一下,身體被托起翻轉,和小白麵對面。看到對方一雙狹長而顯得嫵媚的眼裡全是欲望,白皙的臉上都泛起潮紅,心忽然軟了。
雖然嘴上惡毒了點,但他其實一直都是在遷就著小白的,又何必吝嗇這一次。
小白抬頭,尹浩低頭去吻他,兩人在椅子上糾纏一氣,最後小白笑了,抱起尹浩走向臥室。
呃……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住下來吧住下來吧~”在尹浩身上賴來賴去,“兩個人住還要花交通費租房費,你看連網費都要兩份……而且我電腦出問題還要你來解決,住在一起比較好啦~”
“堂堂總裁還在乎修理電腦的小錢嗎?哼,還沒跟你算騙我的賬呢!”
“我騙你什麼了呀?我本來就是電白嘛。除了這台之外,我手裡的電腦就沒有壽命超過三個月的……”
“落到一個能用插拔電源開關機的白癡手裡面,電腦也真可憐……”
“所以為了拯救天下電腦,我們就同居吧!”
“我為什麼要和你這種外表小白內藏奸詐的傢伙同居……”
“55555555人家哪裡有奸詐?浩浩你真無情,上完床就把人家扔掉……”
“……”你還有臉提!
“和我一起嘛,你想像我這樣的,萬一哪天哪個駭客看我不順眼,讓我電腦炸了我死在家裡都沒有人會關心我的……浩浩你最善良了你一定會保護我~”
這傢伙……
“好嘛好嘛我一個人在這裡真的很寂寞……你知道我就是那種太子嘛繼承老爹的公司自己一無是處又是個沒人要的同性戀,回到家裡一屋子冷清,只好開電腦上網但是還是電白……我好可憐的……”小白趴尹浩懷裡打滾,“公司裡面大家也看不起我覺得我不會用電腦就是白癡……浩浩你最好了你會幫我不受人欺負對吧?”
水汪汪的眼,懇求的表情,尹浩頭腦一熱,同意了小白和他同居以及去他公司上班的要求。
當然後來去小白公司才得知,該公司上上下下幾乎可說連看門的都會電腦,只有他們的老總是徹底的電白。
不過,顯然,總裁是無所謂電白與否的,需要電腦處理的地方有秘書會去做。
呃,當然他後來還知道,該總裁在商界有個外號,叫扮豬吃老虎。
那時候他已經被吃到骨頭都不剩了……
end



白黑H番外
“您好,電腦部。”
“尹部長在嗎?這裡是總裁室,電腦壞了。”
“好的,馬上為您處理。”
掛下電話,轉頭跟尹部長交待,秘書就見部長表情變了幾變,實在有點不好看。
也難怪,尹部長進公司半年多,幾乎每天都要去總裁室幫總裁修電腦,而且一去都是耗時良久。按說這種小事隨便派個部員去就可以,但總裁不知道和尹部長有什麼仇似的,硬是指定尹部長,堅決不讓其他人碰他那台常年出問題的機子。
唉,真是殺雞用牛刀啊。
秘書在這裡感慨,尹浩已經走到總裁室門口,和總裁秘書打個招呼,進去。
被抱住腰旋轉半圈,尹浩被推到門上,唇上覆上柔軟的同時,身後門鎖“嗒”一聲鎖死。
吻是激烈的,能把人整個吸出來一樣,舌尖相互勾著,唇彼此輾著。身上的人壓得緊緊,身後是厚重的金屬門,身前是熱情如火的愛侶。
愛侶的手在亂動。
還是襯衫好啊,拉出下擺都不用解開扣子,把手探進去,就是大片好河山。
哎呀,果然是滑滑的又有彈性,按下去還能彈起來,手感真好。再往上,找到微凸的紅點,用指尖夾住輕輾。於是本來平平的小紅點硬凸起來,而身體的主人輕輕喊了聲“啊”。極力壓抑的聲音裡面有掩不住的興奮,讓小白大為高興,一雙眼帶上媚意看著尹浩,把他更是迷得七葷八素。
俯下頭,隔著襯衫啣住另一邊的茱萸,舌探出來把襯衫洇濕,一點櫻紅就隔著白色布料透出來。牙輕輕咬上去,細細磨著。
乳頭並不是每個男人的敏感帶,但是是尹浩的。他只覺胸前又癢又麻,鑽心一樣的感覺湧到腦中,聲音再也控制不住,即使提醒自己身後就是秘書室,秘書看著自己進來的,但快感是不受理智控制的。
“你個死小白……啊……”
仰起頭,後背還抵在門上,胸前是嬰兒一樣舔舐的愛人,而他空著的另只手也不肯休息,直接向著下麵進攻。俐落拉下拉鍊,手大剌剌從入口伸進去,隔著內褲撫摸尹浩已經有些勃起的欲望。
“浩浩你都這樣了還嘴硬。”小白抬起頭一笑,然後半跪下去,用嘴扯下尹浩內褲,舌尖探出來,舔了舔尹浩欲望頂端。
腦子裡炸開了,喉間溢出細碎而讓人熱血沸騰的呻吟,欲望愈加地腫大。當小白把分身頂端含入口中時,尹浩只覺腰間發軟,下身挺著,後背只能緊貼門,以獲得站立的力量。
居然在總裁室的門上,身後就是秘書室啊,但是理智已經完全無法控制身體的快感,最敏感的地方在一個溫暖濕潤的所在,柔軟小舌不停滑過頂端小孔……
“我……我要不行了……”小麥色的皮膚湧上潮紅,微張的口,渙散的眼神,這樣的尹浩有著小白難以抵抗住的嫵媚,儘管他實際和嫵媚二字完全不沾邊。
更努力地套弄挑逗,裹緊他的粗大上下滑動,直到混濁液體噴射出來。
尹浩已經站不穩了,大口喘息著,身體軟綿綿地幾乎要跌倒。小白自然不會讓他倒下,起身抱住他,然後把人輕輕翻了個個。
“混蛋你要做什麼……”尹浩罵了句,小白不管他,沾了體液的手指探入尹浩身後密所。尹浩身體一縮,剛發洩過的欲望因為這樣熟悉的感覺而又有些感覺。
可惡……
潤滑得足夠了,尹浩也快癱了。這個可惡傢伙,一直不停刺激那裡,讓他身體都癱軟了。被揉捏起來的茱萸隔著襯衫布料和門板摩擦,金屬的冰涼更加刺激那柔嫩的部位,讓凸起更加硬起來。而那可惡傢伙的手指每次在某個地方附近滑過的時候,尹浩都會一抖,身前欲望就又大了幾分。
“NND你沒完了……啊……”一句話沒說完,小白的欲望突然闖入,將他的問話打斷成吟叫。隨即馬上想起眼下處境,尹浩咬住唇,不讓呻吟聲太大。
但是外面好像已經聽到了,秘書向總裁室走過來——門上有貓眼的,正好是尹浩眼睛的位置。尹浩低叫:“混蛋,你停一下……嗯……啊啊啊啊……”
身體隨著身後人的動作而不停前後動著,敏感的位置被頂住,於是就是控制不住的低吟。腦子成了一團漿糊,快感不停湧上累積。
但是,眼前……
“當當當。”總裁秘書敲了兩下門,自言自語,“剛才好像聽到什麼聲音,該不會是尹部長終於受不了總裁,打算下手砍人了吧?”
見沒有反應,她又敲了幾下,還喊了兩聲。見真的沒有反應,只好轉身回位子。
在她敲門的時候,尹浩已經緊張到了身體僵硬的程度,腦子都不好使了,只能用所有的力量控制住自己顫動和呻吟的本能反應。現在見她離開,便實在控制不住了,低叫一聲射出體液。
小白被他緊緊夾住,也是激動得不得了,不停抽插衝刺著,直到一聲低吼,射入尹浩後庭。
“nnd你個萬年發情的混蛋!”被搬到沙發上,尹浩還是控制不住罵聲,“居然一進來你就發情,你知不知道外面還有人啊她們會怎麼想……”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都一年沒看到你了,當然想你想到忍耐不住的程度。”小白居然還很委屈,半躺在奇大無比的沙發上,手還在尹浩身上摸呀摸呀的。
“……”算了認命吧反正已經習慣了,“你電腦怎麼了?”
“我今天下BT嘛。結果居然不讓我存……”小白好委屈的樣子。
筆記本離得不遠,尹浩起身想下地,小白連忙過去把滑鼠拿過來——無線的,離遠點沒關係,反正尹浩視力好。
然後——
“你白癡啊你,E盤滿了當然不能再下,#¥@^&×&%^&……”
小白掩住耳朵,沒事,打是親罵是愛,浩浩這樣子才可愛^^
“不要踹,啊!真的不要踹!”忽然小白高喊,但是無法阻止怒氣上頭的尹浩,也無法阻止精蟲入腦的他自己。
“就跟你說不要踹了,啊。流出來了,讓我把它弄回去……”
至於,什麼流出來,用什麼方法弄,弄完之後還流不流……
這個,cj的人,是不知道的^^
――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