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樹洞讓我說》by 龍少閻 (網游 短篇)

文案 
 只想好好玩個遊戲而已,怎麼知道會攤上這麼一個人
 好吧!沒法子超度你是我的錯
 你把我當傳音筒我認了
 你把我當樹洞一直抱怨我聽著
 可是你怎麼還對我的生活習慣指手畫腳啊?

  陳浩帶上“修仙”的遊戲頭盔,這個遊戲是以修仙得道為背景的超模擬遊戲。遊戲的模擬比例接近了80%,幾乎和真實世界一樣,人物會累會痛,會困會餓。 “修仙”分為人族、妖族、鬼族三大族類,玩家可以選著升仙或入魔兩種陣營。陳浩覺得妖族、鬼族都太過華麗漂亮了,於是選了凡人並進了升仙的陣營,他玩這個遊戲已經有四個月了,遊戲裡叫皓月,之前和他同時玩遊戲的玩家都已經二轉了,而他還只是個一轉道士。
  
  其實陳浩的技能,捉鬼等級都已經達到了二轉的要求,之所以不能轉職是因為他的友好度嚴重不夠。好友度是“修仙”推出的一個促進玩家交流的系統,玩家組隊,互助,對話到一定程度就會增加一點,一般情況是都能達到轉職要求,可偏偏陳浩的好友度才2%離二轉的25%還差好多,他也試著找人聊天組隊,可是還沒說兩句話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陳浩也就是遊戲裡的皓月出現在黃昏山谷裡,昨天他就是在這裡下線的。黃昏山谷是人族和鬼族的分界線,也是升仙陣營和入魔陣營最常PK的地方。如果不是任務要的血靈草只有黃昏山谷有,他是決計不會來這種是非之地的。
  
  皓月給自己加了個清心咒,用桃木劍掃著邊上的孤魂野怪。心裡抱怨著遊戲設計者有多麼BT,他已經在這裡呆了三天了還是沒有打出血靈草,再下去他不是累死估計也會被路過的敵對陣營給殺死。
  
  果然想什麼來什麼,一個鬼族的玩家突然出現在皓月面前。
  
  “道士?”
  
  皓月邊點頭邊警惕的觀察對方的名字,名字外邊是祥雲的邊框,也就是說這個鬼族和皓月一樣是升仙陣營的,皓月也就放低了防禦。
  
  “快給我甩個瓊仙玉露。”
  
  聽完對方的話皓月才發現眼前的人全身是血,急忙念咒放出一個瓊仙玉露的技能,結果……
  
  系統提示:玩家皓月將紅名玩家寒少打回幽魂體,請玩家皓月及時幫紅名玩家寒少超度!
  
  “我……我……”
  
  “你·是·豬·啊!不知道紅名要組隊才能加血的嗎?”寒少抓著皓月的衣襟使勁的搖晃著:“給我超度,快點超度!”
  
  寒少心裡大罵這該死的遊戲紅名被打回幽魂體,還一定要打他的人來超度,他才可以復活,不然就只能當幽魂飄一個月。這絕對是個BUG!誰弄死你還幫你超度啊?想出這個主意的一定是白癡,腦殘!
  
  “喂!怎麼還不給我超度啊?”
  
  “我……我……”
  
  “我什麼我?你結巴啊!你速度快點,我還要去刷副本呢!”寒少瞪著皓月大聲的命令道。這人反應怎麼這麼遲鈍?
  
  皓月焦急的又是抓頭又是撓腮,該怎麼給他解釋呢?
  
  “可是……”
  
  寒少看著皓月猴子抓癢樣,沒進化全的人類!嘴角抽筋,這個人不會要告訴他不知道怎麼超度吧?
  
  皓月憋紅了臉才吐出一句話:“這個技能我還沒學!”
  
  沒學?寒少險些摔倒在地,“你都42級了,告訴我你沒學超度!那不是35級的技能嗎?”
  
  皓月吞了口口水,這人有點可怕。他順了口氣耐心的解釋說:“那個技能的前提條件是要二轉,可是我還沒二轉。”
  
  寒少飄到皓月面前上下打量著皓月,皓月只覺得自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
  
  “你說你還沒二轉?我記得二轉是30級吧?技能沒錢學?抓鬼等級不夠?我知道一個升級快的地方,走我帶你去!”
  
  寒少剛走出20步就被吸回皓月身邊。
  
  系統提示:幽魂體不能遠離道士20步的距離。
  
  “KAO這是什麼破規定?”寒少不滿的大叫:“喂!你幹嘛不跟來?”
  
  “我是好友度不夠。不是……”
  
  “組隊加好友,還差多少,既然還有人好友度不夠轉不了職,你現實裡該不會是啞巴吧?不對是啞巴的話應該很多話的。”
  
  寒少圍著皓月前後左右跟看怪物一樣看著他,皓月不自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沒有奇怪的地方吧?
  
  “問你話呢!怎麼不回答?”寒少很無奈的想著這個道士該不會是木頭吧!怎麼敲一下響一下!剛要動手自己加他好友時,才發現變成幽魂體連好友也不能加了。
  
  “有沒有搞錯!你趕快給我把好友度刷上去!然後幫我超度!對了,你的好友度到底差多少啊?”
  
  “還差23%……”
  
  “23%啊!那很快了。”寒少松了口氣,還好只差2%,等等不對,“你說你還差23%?”
  
  皓月又被寒少拎著領子搖晃著,皓月心裡想著這個人的力氣怎麼這麼大啊?
  
  就在皓月感到快被勒過氣是,天上突然跳下來三個人。
  
  “奇怪了?系統明明說寒少在這裡被人秒的,怎麼人不見了?”一個身穿紅衣的妖族一落地就四處張望。
  
  一個人族天師緊跟紅衣妖族身後,“當然看不到人咯!哈哈!都被人秒死了,只能看到屍體了!”
  
  “問題是連屍體都沒有了?虧我們還趕來復活他。”一個鬼族修羅在確定附近沒有要找的人後,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紅衣妖族來到皓月面前居高臨下的問道:“你一直在這?那有沒有看到一個長得還可以,叫寒少的鬼族?”
  
  皓月轉頭看了看正對紅衣妖族揮手卻被無視的寒少,又回頭對紅衣妖族指了一下寒少站的位置。
  
  所有人都順著皓月的指著地方看去,可是,什麼也沒有啊!
  
  人族天師輕聲的問出聲:“你是說他剛剛死在這吧?”
  
  寒少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他們不會都看不見自己吧?那就不真的成了鬼呢?
  
  皓月也瞪大了眼睛,“你們眼睛都脫窗啊!這麼一大坨的人,你們都看不見?”
  
  一大坨?在場的人只覺得一陣冷風吹過……
  
  “該死的道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一坨?”寒少歇斯底里的抓著皓月的領子大喊。難怪好友度那麼低,怎麼說話的。
  
  “不……不是,我的……我的意思是……是說一頭,不對,是……是……都不是……”皓月焦急的對寒少解釋著,可是越著急越說不清楚。
  
  紅衣的妖族拍了拍皓月的肩膀,“你在和誰說話呢?你剛剛說寒少在這,為什麼我們看不到?”
  
  皓月直搖頭,他怎麼會知道啊!他只不過在這裡打個血靈草,怎麼會遇到這種事啊?
  
  “喂!臭道士,幫我傳個話,讓他們上網查查。”
  
  皓月點了點頭,對紅衣妖族說:“他讓你們上網查查。”
  
  人族天師對著皓月剛剛指的地方說:“我去查查,你們在這裡等著。”
  
  說完人族天師就消失了,皓月看著在旁邊一會兒對著紅衣妖族猛揮手,一會兒又對著鬼族男子踢腿的寒少。皓月心想這個人的人緣真好,一有事朋友就及時趕來,自己就沒這麼好的人緣了。
  
  皓月走到寒少身邊說:“不要太擔心,至少我還看的見你。”
  
  寒少停下手中的動作,瞪著皓月大喊:“還不還你害的,你現在給我加他們好友。”
  
  皓月馬上加了紅衣妖族和鬼族男子做好友,紅衣男子叫“女王很強悍”,鬼族男子叫“淩晨準時殺人”,看到對方的名片,皓月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兩個人的名字真的是奇怪啊!
  
  “皓月是吧?以後就麻煩你幫我們和寒少傳話了!哇!你都42級了怎麼還是個道士啊?”女王翻著皓月的資料仔細的查看,“不是吧!你怎麼還穿著20級的白裝啊?我記得30級道士有個去玄武島大鬼的任務有送35級紫套,你怎麼不做?那個任務很好做的!”
  
  皓月不好意思的抓抓頭,“我沒錢買去玄武島的船票。”
  
  淩晨準時殺人跳了起來,“你不是吧!這麼窮!連5金的船票都買不起?哇靠!你怎麼混的啊!”
  
  女王手拍在額頭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憋笑的關係全身抖個不停。
  
  寒少嘴角抽動,自己怎麼攤上了這樣一個人啊!又木又窮,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給自己超度。
  
  剛剛消失的人族天師又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皓月趕緊加了對方好友,一看名片就徹底無語了。一個道家的天師竟然叫“佛門中人”。皓月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一群怪人。
  
  “怎麼樣?怎麼樣?”寒少馬上跑到佛門中人面前詢問,可是他根本忘了除了皓月是沒人可以看見他的。
  
  佛門中人讓大家原地坐下後,才慢慢解釋說:“這是遊戲的最新更新,所有紅名的鬼族被道士打死都會變成幽魂體,只有道士超度後才可以恢復。幽魂體除了道士誰也看不見,聽不到,而且幽魂體不能離開道士身邊20步,也不能用自己背包裡的東西。總之一句話幽魂體就和真的鬼沒兩樣。”
  
  女王想了想對皓月說:“你會超度技能嗎?”
  
  皓月搖了搖頭,“我的好友度不夠沒法子二轉。”
  
  寒少徹底的翻白眼了,其他三個人心裡想:怎麼還有好友度不夠的人啊?
  
  女王想了想問佛門中人:“如果一直不超度就一直是幽魂體嗎?”
  
  “不會,一個月沒超度就會自動恢復……”
  
  淩晨準時殺人皺著眉頭提出了個方案,“那就讓寒少這個月別玩了。”
  
  佛門中人苦笑道:“如果能這樣就好了,一定要線上一個月才能恢復。”
  
  女王不知道寒少在什麼位置,之後看著皓月說:“寒少啊!要不你刪號再練個?”
  
  “不行!”寒少大叫說:“我的黃金鬼爪剛剛買的,我不刪!大不了和他耗一個月!”
  
  皓月看沒人聽到見寒少的話,好心的對大家翻譯了遍。
  
  佛門中人最後拍案決定,最快的時間內幫皓月增加好友度完成二轉,好早日超度寒少。




  冷奕寒也就是“修仙”遊戲裡的鬼族寒少,他一脫下頭盔就一腳踹翻一旁的椅子。
  
  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怎麼會遇上這種事?如果早知道那個叫皓月的道士跟掃把星一樣的話,他寧可失血過多死了算了。也不用像現在一樣,跟背後靈似的跟著他。不但窮還傻,說話結巴,還害自己變成幽魂體。別人都看不見自己,自己想找個人說話都難,唯一能說話的皓月有是個大木頭,跟他說話還不如對著樹洞吐槽呢!
  
  皓月登陸遊戲就打開好友表,空空的好友表裡只有寒少、女王很強悍、佛門中人和淩晨準時殺人四個人。寒少和佛門中人的頭像都是灰色的,不線上。查看了下女王和淩晨的位置兩個人都在軒轅副本裡。
  
  皓月歎了口氣,又只剩下自己了。翻開任務本,只剩下血靈草的人物沒做了。其實昨天已經打到了血靈草,可是皓月看到一個29級的人族道士一直都打不到就給對方了,看對方高興的道謝皓月只覺得很值得。可是寒少卻為這件事把他正正說了半天,又說他傻又罵他笨。寒少說血靈草算稀有藥材最少也能賣300金,自己說送就送,簡直就是個呆子。可是皓月覺得一個遊戲而已不用那麼計較,自己打了那麼久的血靈草完全可以體會這個任務的難度,能幫人自然就幫了,何況因為昨天説明別人還漲了好友度,應該值得高興的。
  
  皓月打開自己的好友度,8%了好快啊!自己玩了那麼久才2%,昨天一個晚上的時間就漲了6%,估計很快就可以到25%,到時候就可以轉職幫寒少超度了。等寒少復活後又只會剩下自己了吧?沒有經歷過喧囂,永遠不會知道寂寞的滋味。到時候自己會習慣嗎?
  
  飛舞著桃木劍,斬殺著猙獰的怪。黃昏山谷中,皓月的身影顯得格外的單薄。
  
  斬怪的劍時不時的停下,皓月左右張望了下又低頭繼續殺怪。安靜的讓人不習慣,皓月將遊戲的背景樂的聲音又打開了點,可是仍然填補不了心中的寂寞。自己這是怎麼了?
  
  “道士,幫我加點瓊仙玉露,好嗎?”一個鬼族的男子突然出現在皓月面前。
  
  皓月看著眼前的人,好似曾相識的感覺。要不要幫他呢?皓月歪著頭認真的想著,還是不要吧,昨天好心幫寒少結果害他變成了幽魂體。於是皓月搖頭說:“不好,你找別人吧。”
  
  說完皓月就撿起剛剛打出來的血靈草轉身就走。
  
  那個過來求救的鬼族男子睜大了眼睛,這個道士怎麼這麼小氣,“喂,別走!大不了我給你點錢,我現在掉血根本沒命回主城啊!喂!別越說越走啊!”
  
  皓月甩了一個回城符回去交任務了,再不走怕自己會控制又救人,到時候又會害人了。如果寒少在又會說自己了吧?
  
  皓月剛剛交完任務,寒少就出現在他身後。
  
  “木頭,我來了你怎麼也不打個招呼啊?”
  
  皓月被突然出聲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就看到寒少的一張臭臉。
  
  “你好友度升了多少了?”寒少翻看著皓月的資料,臉色越來越黑,一字一頓的問皓月:“你·今·天·都·做·生·麼·了?為什麼還是8%啊?”
  
  最後一個“啊”字尾音上調,配上寒少猙獰的樣子,皓月只覺得冷風陣陣。
  
  “我剛剛在刷血靈草。”
  
  “昨天就叫你別給人了,自己任務還沒做完,發什麼善心去幫人啊?你的首要任務是給我增加好友度,然後轉職,最後給我超度!”
  
  世界廣播:皓月!你個死道士,小氣鬼,我七世修羅跟你的梁子結下了。以後別讓我見到你,否則我見一次殺一次。修羅地獄的人以後看見皓月就給我秒了他!
  
  寒少在聽到廣播後,扯著嘴角,“你什麼時候得罪了修羅地獄的幫主?”
  
  皓月聽完廣播後,整張臉變得如剛刷白的牆一樣。聽到寒少的問話,皓月僵硬的搖著頭,“我根本不認識他。”
  
  “你今天除了刷血靈草,真的沒做別的?”
  
  沒有吧?難道……難道是那個鬼族。皓月瞪大了眼睛,如果真的是那個鬼族,自己豈不是太倒楣了?
  
  “我不管你和他什麼恩怨,你給我最快時間轉職就對了!走,和我去找女王。”
  
  寒少拉著皓月就朝城門外走去。只從寒少發現自己可以碰的到皓月時,就喜歡時不時的拉著皓月走路。
  
  第一次拉住皓月的手,寒少心裡莫名的感到安心,溫暖。明明就是遊戲的世界裡竟然會感到溫暖,寒少告訴自己這一定是個錯覺,自己是怕皓月迷路才拉著他,一定是!
  
  寒少回頭看了眼皓月,眉頭就皺起來了,“你怎麼還穿著這套白裝啊?不是讓你換了嗎?怎麼沒換?”
  
  皓月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很好,為什麼要換?這人也管得太多了吧!
  
  寒少停下腳步靠近皓月,兩人近的鼻尖對著鼻尖,呈現出一種曖昧的姿勢。
  
  “你在想什麼?我說的話你幹嘛不聽?”
  
  皓月因為寒少的靠近開怕的向後退了一步,寒少又緊靠向皓月,甚至用手摟住皓月的腰拉近自己。皓月白淨的臉瞬間變紅。
  
  兩人就以這種曖昧的姿勢站在城門口,可惜來往玩家都看不見,不然一定會引起轟動的。但靠近他們就會發現寒少真咬牙切齒的同皓月說話。
  
  “躲什麼躲?我又不會咬你!你記住你以後都要聽我的,我讓你做什麼你就要做什麼,知道嗎?”
  
  “為……為什麼?我又不是你的什麼人,不對,是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我……你離開點,很……很多人在看。”
  
  寒少環視了下四周,笑道:“我都變成這樣了,除了你還有誰看的見?”
  
  說完寒少又更靠近了皓月。
  
  “皓月,你在做什麼呢?聽說你被修羅地獄通緝了?”女王和淩晨一從副本裡出來就聽到世界廣播,就回城找皓月,沒想到就看到皓月正以奇怪的姿勢滿臉通紅的站在城門口。
  
  寒少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導致寒少整個人向皓月身上靠去,於是他們就嘴對嘴的親上了。皓月吃驚的睜大了眼睛,寒少則像碰到了絕世病毒一樣將皓月推開。
  
  “皓月?怎麼了?怎麼突然摔倒了?”
  
  女王扶住快摔的皓月關心的問著。這一幕在寒少眼中變得格外刺眼,寒少摸了摸自己的唇,剛剛那個感覺其實很好,好的讓他還想嘗試下。寒少直直的盯著皓月一張一合的嘴,漲紅的臉,突然間心跳加快了。這個木頭挺可愛的!
  
  “木頭,告訴女王回幫會。”寒少將皓月從女王的身邊拉開,向幫會的駐地走去。
  
  “哎!你別走那麼快,女王,寒少讓你回幫會。”
  
  女王就看到皓月呈一種奇怪的姿勢被拖走。寒少剛剛在?女王睜大了眼睛看著皓月的方向,可是除了皓月他什麼也看不見。
  
  來到幫會駐地,皓月就被眼前的景色給吸引。一片連著一片的楓樹林,仿佛妖冶的火焰般耀目。碧綠的草地上撒滿了淡紫色的小花,像地毯一樣鋪滿了整個駐地。楓林中間幽藍色的湖泊與楓林奪目的妖紅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壯麗。
  
  寒少看到皓月吃驚的樣子,得意的說道:“怎麼樣漂亮吧?”
  
  “恩!真想在這個地方住一輩子。”皓月打量著四周,真的很美,“為什麼沒有看到住的地方?”
  
  寒少不高興的拉著皓月向住所走去,“你怎麼也不問下這是誰的幫會?誰做的佈局?”
  
  在“修仙”遊戲裡幫會可以自己設計駐地的佈局和裝飾。
  
  “哦!忘了,那這是誰的幫會啊?”皓月漫不經心的問。
  
  “我的……”
  
  皓月張大了嘴,“騙人,你不是才25級怎麼肯能建幫會?”
  
  “別的號建的,只不過換了一個號玩而已。走啦,你真怎麼那麼多問題?等會兒你很幫會裡的人一人說一句話估計好友度就夠了,到時候幫我超度完,你該幹嘛幹嘛去!”寒少不耐煩的吼著,自己幹嘛把皓月拉來幫會,幹嘛要提建幫會的事?讓自己又想到了那個人,陪那個人玩遊戲,建幫會,結果那個人卻轉身離開,留下自己一個人。
  
  一路都很安靜,寒少和皓月都沒說話,手牽著卻各自想著自己的事。到了幫會住所後,皓月按照寒少的要求跟幫會會員每人都說了一句話,看著好友度一點點的升上去,皓月的心一點點的下沉。就要離開了吧?
  
  聽著幫眾的介紹,皓月知道了這個幫會叫寒心堂,是寒少為了他心愛之人建立的。原本讓皓月覺得燦爛的楓葉變得刺眼的灼傷,他好想快點離開這裡。
  
  系統通知:玩家皓月已達到了轉職要求,請到轉職官處轉職。
  
  皓月抬頭看寒少,低聲說著,“我可以轉職了。”
  
  寒少難得沒說話,安靜了好久寒少才開口:“今天先這樣,明天再說吧!我下了。”
  
  說完寒少就下線了,皓月望著寒少消失的地方靜靜的發呆。皓月拿出回城符,消失在原地……





  陳浩拿著遊戲頭盔,要上線嗎?昨天下線前他就去轉職了,今天上線就可以給寒少超度了。到時候他們就會各分東西了,習慣了寒少的嘮叨,習慣了他的吐槽,習慣了他的指手畫腳。陳浩抓了抓自己的手,寒少好像很喜歡抓著自己的手,還有昨天那個意外之吻,看寒少的反應一定是嚇了一跳吧!
  
  算了,該來的還是要來,今天幫寒少超度後就不玩這個遊戲了。陳浩將頭盔重重的帶到了頭上,登錄了遊戲。
  
  皓月的身影慢慢的出現在主城,打開好友欄,誰也沒線上。不知道是該難過還是該慶倖,皓月向城外走去。
  
  皓月剛走了兩步就又停了下來,寒少說過讓自己換一身衣服,轉身向裝備店去。挑了件40級的白裝套在身上,皓月又向城門走去,停在城門口回憶著昨天和寒少在這裡發生的事,皓月苦笑著搖搖頭,踏出了城門。
  
  皓月不知不覺的就來到黃昏山谷,這裡是他和寒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臭道士!終於讓我逮到你了。”七世修羅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拿著武器就對皓月砍去。
  
  因為在發呆,所以皓月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就在皓月以為自己完了時,一股拉力將他向後拉,成功的躲過七世修羅的攻擊。
  
  “你是白癡嗎?有人砍你你也不知道躲啊?”寒少對著皓月歇斯底里的大叫著,天知道自己一上線就看到這塊木頭差點被人當材砍時,自己是有多害怕。
  
  七世修羅一招未中,又向皓月展開了新的攻擊。一個火球將他的攻擊成功的化解了。女王、淩晨和佛門中人從天而降,三個人輪流對七世修羅發動攻擊。
  
  “你們三打一,太卑鄙了。”
  
  “卑鄙?我還無恥呢!我們打著就是你怎麼了?”女王甩著九節鞭,反駁著七世修羅的指控。
  
  寒少仔細的檢查著皓月的全身,“你沒受傷吧?”
  
  皓月搖了搖頭。
  
  “你知道嗎?今天在公司裡我有多火,那個白癡秘書連檔都不會打,煩的我啊……”
  
  皓月看著寒少滔滔不絕的那自己當樹洞吐槽,安慰的摸了摸寒少的頭,以後他就不需要對自己吐槽了吧?他馬上就會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了。
  
  “哇!你換裝備了,我看看。”寒少一把抓住皓月放在自己頭上的手,拉著他左轉右轉的研究皓月身上的裝備,“你是豬啊!怎麼買了個這麼爛的裝備啊?自由市場你,50金就可以買到一套加3的藍裝了。哎!你看我都忘了你是個窮光蛋,等下你幫我超度完,我給你買一套上品紫裝。”
  
  皓月抽出寒少抓住的手,搖頭說:“不用了。”
  
  看皓月把手抽走,寒少不高興地眯起了眼,“木頭,你是怎麼了?”
  
  “沒事,也許是今天工作太累了。”
  
  一聽皓月說累,寒少馬上拉他坐下,“累了怎麼不好好休息?幫我告訴女王,讓他把七世修羅給我往死裡打!”
  
  皓月歎了口氣,對著女王喊:“女王,寒少讓你放了七世修羅。”
  
  女王、淩晨和佛門中人都詫異的停了手,寒少什麼時候這麼善心了?七世修羅趁機甩了個回城符消失了。
  
  “誰讓你放他走了?你是不是忘記了我跟你說過的話?”寒少生氣的對著皓月大叫著,這個皓月幹嘛那麼袒護七世修羅?“你該不會喜歡他吧?”
  
  皓月被寒少的問題嚇了一跳,“我……我怎麼可能喜歡他!他是男的啊!”
  
  “你……”
  
  寒少想:是啊!皓月是男的,七世修羅也是男的,自己為什麼會懷疑他們?看著皓月的臉,寒少歎了口氣,自己一定寂寞太久了。
  
  女王收起九節鞭對皓月說:“皓月,快點幫寒少超度吧!”
  
  皓月點了點頭,念起了超度咒語……
  
  系統提示:缺少回魂草,無法超度。
  
  皓月尷尬的看著大家,“系統說要回魂草……”
  
  “回魂草!”佛門中人大叫出聲,“那我們準備準備去鬼王墓吧!只有那個地方才會掉回魂草。”
  
  淩晨很不耐煩的抱怨著:“天啊!這個任務怎麼這麼麻煩啊!”
  
  皓月看著寒少,還能再和他呆一會。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沖向鬼王墓,一路上寒少都在對皓月抱怨公司裡的事,秘書老弄錯檔,總管想不出好策劃,家裡人希望他早點找個伴,遊戲裡誰和誰有怎麼,幫會裡的笑料……
  
  皓月靜靜地聽著,雖然寒少很囉嗦,但是皓月很喜歡寒少的聲音。想一直在他身邊聽著……
  
  鬼王墓裡都是主動攻擊的怪,皓月一行人剛踏進鬼王墓。怪物就像打了雞血的螞蟻見到了蜜糖一樣蜂擁而來,淩晨一臉興奮地拿著刀沖在最前面,女王邊甩著鞭子邊唱著國罵,佛門中人嘴裡念著阿彌陀佛,手上的火球打的比誰都凶。皓月就看著自己的經驗飛漲,他們很快的速度就為皓月清開了一條血路。
  
  經過一番查找,終於找到了還魂草。皓月對著寒少念起了超度咒語,金光乍現,寒少的身影慢慢清晰請來。
  
  系統提示:玩家寒少超度成功,得以復活,望玩家寒少以後珍愛生命,遠離紅名。
  
  “我寒少復活了!”
  
  “恭喜寒少,重獲新生!”女王捶打著寒少的肩膀。
  
  佛門中人抱著頭叫著:“罪過啊!罪過!禍害重出江湖了。”
  
  “又可以和寒少通宵刷副本了。”淩晨興奮的抱著寒少。
  
  皓月看著他們高興的樣子,自己也覺得高興,悄悄地下線了。
  
  寒少跟女王他們聊完後回頭去找皓月,皓月已經下線好久了。看著好友欄裡灰灰的頭像,心裡變得空蕩蕩的。明天應該能看到他吧?
  
  陳浩下線後就將遊戲頭盔塞到了櫃子裡,抱著枕頭趴在了床上。習慣了這樣的寂寞,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他也期望能有一個人能陪著她,聽他說話和他分享快樂、憂愁。寒少走進了他的心,可是他們只是陌生的交集,一場錯誤的相遇。寒少那句“到時候幫我超度完,你該幹嘛幹嘛去!”深深的刺痛了陳浩的心。如果不是那個意外他們是根本不會相遇的……
  
  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陳浩最終還是將頭盔從櫃子裡拿了出來,他還想看看寒少。
  
  帶上頭盔,皓月出現在主城的城門口,曾經在這裡寒少誤吻了他,唇上的感覺他還記在心裡,如今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打開好友欄,除了淩晨,誰也不在。自己連見他一面都沒辦法嗎?
  
  郵件欄一直響個不停,皓月打開郵件。
  
  “木頭,你怎麼這麼快就下了?那我們明天見。”
  
  “木頭,你怎麼沒上啊?我給以買了套極品紫裝,等你來了穿給我看,好嗎?”
  
  “木頭,你是不是出什麼事了?怎麼老不上線?我給你在幫會留了間房子,你不是說想在幫會住一輩子嗎?你回來,我陪你住一輩子。”
  
  “木頭,你是不是害怕七世修羅那個混蛋,才不上線啊?我應經幫你好好教訓他了,他以後再也不敢欺負你了。”
  
  “皓月!你再不上線喂救跟你絕交!”
  
  “木頭,你回來,我想你,我想著和你一起的日子,我想著你聽我說話的樣子……你回來吧!”
  
  皓月看著郵件眼睛越來越澀,慢慢變紅了。他好想見寒少,可是寒少在哪?
  
  原本專心打怪的淩晨無意間看了眼好友欄,皓月!不就是寒少念念不忘的小道士嗎?終於上線了!淩晨馬上退出遊戲區給寒少打電話,再不讓寒少見到這個小道士估計全幫會的人耳朵都要長繭了。
  
  皓月理了理情緒,剛準備下線,就聽到……
  
  世界廣播:皓月,你給我站在原地聽我說!我寒少當著全世界的人面前向你求婚!
  
  皓月不敢相信的睜大了眼睛,寒少他在開玩笑吧?
  
  世界廣播:皓月,別答應他!這傢伙就是一個話嘮你會被他煩死的。
  
  世界廣播:女王你閉嘴!皓月,我好想你!
  
  世界廣播:罪過啊!寒少當著全世界的人告白,你酸不酸啊!
  
  世界廣播:皓月,我給你準備了房子,我們回家吧!
  
  世界廣播:那麼小氣的道士也有人要真的是世風日下啊!臭道士你就答應他吧!不讓他都要把我的修羅地獄掀翻了。
  
  皓月站在城門外不知道是哭,是笑。突然被人從後面抱住。
  
  “木頭,你知道嗎?今天在……”
  
  “你當我是樹洞啊!”
  
  “那你就讓我天天說好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