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提亞大陸上的龍by 不能發芽的種子(玄幻,可愛的龍龍夫夫,短篇,清水,溫馨童話風格)


傳說,在富饒的費提亞大陸上居住著兩條惡龍,它們綁架過很多國家的公主和王子
章一龍與公主以及勇士
  
早晨尼古拉奇又是被暴躁的腳步聲吵醒的。
他無奈地離開柔軟的大床,出門去找今天的早餐。
“幸好是秋天了。”他一邊感嘆,一邊從樹上搖下紅透的果實。
尼古拉奇的果園很大,他在裡面兜了半圈,拎出來的口袋就裝滿了。 尼古拉奇對此很滿意——凡是不用走太遠就能完成的事都能讓他滿意。
成熟果實的甜香味總是讓尼古拉奇心情愉快——可惜並不是每個人都和尼古拉奇一樣熱愛水果。
“蘋果!又是蘋果!”那位據說是橡樹王國最溫柔美麗的公主殿下崩潰般指著尼古拉奇好不容易拖上塔樓的口袋嘶吼,“我不是猴子!你不能這麼對我!”
尼古拉奇有些困惑,他摸摸鼻子,為難地開口:“那麼要換成梨嗎?雖然有些遠……”
“哦!該死的!”公主殿下哀號一聲,一副快昏倒的樣子,“從我來這裡第一天起就是水果水果水果!你的食譜上難道就只有這些該死的水果嗎!”
尼古拉奇思考了片刻,決定還是把到了嘴邊的“是”咽回去。 “那麼,”他小心​​翼翼地提問,“殿下您想吃什麼?”
快昏倒的公主殿下猛地睜大雙眼,直勾勾盯住尼古拉奇。
“咕咚。”尼古拉奇不自覺地咽了口吐沫,背後似乎有些發涼。
公主殿下咧開嘴,露出潔白的牙齒。 “親愛的尼古拉奇,”她說,“我要吃肉!”
……
當太陽爬上頭頂時,尼古拉奇哀怨地遙望變得很小的塔樓,然後第一千零三十二次後悔地揪亂了自己頭髮:“為什麼我會把那位公主帶回家?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你怎麼了?需要幫助嗎?”一個聲音突然響起在尼古拉奇的頭頂。
“我在打獵。”哀怨的尼古拉奇蹲著沒動。
“打獵?”那個聲音很驚訝,“在路中央打獵?”
“路中央不能打獵嗎?”尼古拉奇更驚訝,“可是上一次我就是在這裡獵到……”
“獵到什麼?”對方好奇地追問。
“不,沒什麼。”尼古拉奇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大意,謹慎地抬起頭打量對方:站在他面前的陌生男子穿著銀光閃閃的厚重盔甲,逆著光的臉卻看不出長相。
“你是誰?”他問。
男子似乎是笑了,聲音顯得自信又輕鬆:“我是即將拯救費琳娜公主的勇士!”
尼古拉奇繼續提問:“費琳娜公主是誰?”
“你不知道費琳娜公主?!”自稱勇士的男子很震驚,為了表達他的震驚,他後退了半步——於是他的臉終於脫離黑暗。
“沒有我英俊。”尼古拉奇一邊想,一邊搖了搖頭。
對方看他的眼神立刻變得憐憫起來:“你一定是生活在偏僻的鄉下吧?”
尼古拉奇老實地點點頭:他家確實很偏僻。
勇士惋惜地嘆了口氣,拔出劍,向著東方行了個禮。 “在那裡,”他說,“橡樹王國的首都,那裡住著整個王國最美麗最溫柔的費琳娜公主。”
“哦。”尼古拉奇漠不關心地應了聲。
“可是貪圖公主美貌的邪惡的龍卻把公主奪走了。”
尼古拉奇默默朝天翻了個白眼。
勇士握著劍,信心十足:“我要從惡龍的魔爪中救出公主!”
尼古拉奇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轉身就走。
“喂喂!”被無視的勇士尷尬地叫住他,“你知道惡龍的城堡要怎麼走嗎?”
尼古拉奇想了想,回頭問他:“你有肉嗎?”
“什麼?”勇士愣了一下。
“肉,你有嗎?”
“啊……哦!我有肉乾。”
尼古拉奇鬆了口氣:“如果你給我肉乾,我可以帶你去龍的城堡。”
……
傍晚的時候,橡樹王國溫柔美麗的費琳娜公主一邊往嘴裡填肉乾一邊不清不楚地抱怨:“他還沒你英俊。”
尼古拉奇贊同地點點頭。
公主殿下灌了一口果酒,問:“不能再等等看下一個嗎?”
尼古拉奇很為難:“人類中能長成這樣的勇士已經很難得了……”
“真的不能嗎?”公主殿下不死心地追問,“我可以再多加1000個金幣!”
“這個……”尼古拉奇有些動搖。
“想想看,你可以一次拿到6000個閃亮的金幣呀。”
“呃……”
“我還可以把你介紹給我的姐妹閨蜜——相信我,親愛的尼古拉奇,”公主引誘地笑著,“龍和勇士,少女對浪漫愛情的憧憬絕對能讓你枕著金山睡覺!”
“可是……”
“如果你喜歡,我還可以用寶石支付的,紅寶石、藍寶石,只要你想的到的我都可以給你!”
“那……”尼古拉奇咬咬唇,猶豫不決地問,“那現在在和幻影作戰的勇士要怎麼辦?”
溫柔美麗的公主殿下微微一笑:“做了他!”
……
“親愛的亞瑟:
我想我暫時不能去月色森林看你了,因為我正在為我們的將來積累財富。 記得那位我不小心獵到的女性人類嗎? 她確實是一位公主——一位相當富有的公主。 她向我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方案,順利的話,我們很快就會有自己的金山了。
最近大陸上有一些傳言,請你千萬不要相信,我絕對沒有殺死或吃掉任何一個勇士。
親吻你的尾巴尖。
愛你的尼古拉奇”
“親愛的尼古拉奇:
我對那個賺金幣的方案很感興趣,需要我過去幫你嗎?
愛你的亞瑟”
“親愛的亞瑟:
你知道的,我總是期待著你的到來。
愛你的尼古拉奇”
……
傳說,在富饒的費提亞大陸上居住著兩條惡龍,它們綁架過很多國家的公主和王子。
  
  
  
章二龍與馬桶
  
亞瑟從堆著金幣和寶石的秘密山洞回到城堡時,尼古拉奇竟然沒有像以往那樣在門口迎接他。
亞瑟有些奇怪:“難道他又接了某個公主王子的綁架任務嗎?”
答案是否定的。 因為就在亞瑟準備丟傳訊魔法的時候,尼古拉奇已經出現在他眼前。
“亞瑟……”尼古拉奇的表情有些尷尬,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亞瑟輕輕捏了捏他的鼻尖,問:“怎麼了?”
“亞瑟,”尼古拉奇的臉紅了,“最近……你有沒有覺得我胖了?”
“恩?”亞瑟退開兩步,上下打量他,“有嗎?”
尼古拉奇低下頭,低低地哼了一聲。
“我看不出來。”亞瑟搖搖頭,“是什麼讓你覺得自己胖了?”
尼古拉奇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亞瑟清楚地看到面前化成人形的俊美紅龍已經紅了眼眶。
這絕不是尋常的事:身為同類和伴侶,亞瑟還沒有在床以外的地方看過尼古拉奇這樣的表情。
於是原本還因為剛才與金幣的親密接觸而多少有些漫不經心的銀龍亞瑟開始認真地擔心起來:“怎麼了,親愛的,出什麼事了嗎?”
尼古拉奇小聲地抽了抽鼻子,沒有否認。
亞瑟不再追問,只是注視著他,耐心地等他自己開口。
片刻後,尼古拉奇終於下定決心坦白:“中午那框蘋果裡有幾個是壞的,我沒有註意,直接吞掉了。”
“所以我才希望你變成人形再吃午餐啊——然後呢?”
“然後就肚子疼了。”
“恩。”
“於是我就去了廁所。”尼古拉奇含糊地哼哼,“結果……裂了。”
“什麼裂了?”亞瑟沒聽清。
尼古拉奇眨眨眼,看起來很委屈:“……馬桶……”
……
第二天,亞瑟在城堡門口掛上了“休息”的木牌,然後拉著隨時準備哭出來的尼古拉奇去最近的橡樹王國——買馬桶。
橡樹王國的國都有著整個費提亞大陸最大的市場,據說凡是人類想像得出的東西都能在那裡買到。
“給龍用的馬桶?”又一個店主傻住了,“龍……也需要上廁所嗎?”
亞瑟背對著尼古拉奇,偷偷嘆了口氣:果然只有“人類想像的出”的東西賣嗎?
尼古拉奇已經快自暴自棄了,他拉拉亞瑟,說:“我們還是回去吧——反正在馬桶這東西出現以前龍就已經存在了。”
亞瑟只得安慰他:“我們再看看吧,也許前面就有合適的了。”
尼古拉奇默默點了點頭,跟著亞瑟前往下一個雜貨舖。
“給龍用的馬桶?”店主傻乎乎地盯著他們。
亞瑟頭疼地拉住身邊快要噴火的紅龍,不抱希望地對店主點了下頭。
“沒有那麼大的馬桶啊……”店主夢遊一般問道,“澡桶可以嗎?”
亞瑟無奈:“恐怕澡桶也不夠大啊。”
“可是,我聽路過的法師說,龍是可以變成人的樣子的,”店主提問,“為什麼它們不用普通人用的馬桶?”
“因為不夠結實。”回答這個問題的是尼古拉奇。 他面無表情地走到雜貨舖作為樣品擺放的馬桶旁,輕輕把手搭了上去。
“喀拉!”馬桶碎了。
“變成人形,”亞瑟再次嘆氣,“不代表體重就會減輕啊。”
可惜昏倒的店主已經聽不到銀龍好心的解釋了。
“回去吧。”尼古拉奇無精打采地走出雜貨舖。
亞瑟也不再對人類的市場抱多大希望。 “也許我們該去查查你父親的筆記,”他說,“說不定裡面會有他當初製作那個馬桶的記錄。”
尼古拉奇搖搖頭:“我已經查過了,上面什麼也沒有。”
變成人形的龍們對望一眼,無奈地準備離開。
“嘩——”
巨大的水聲從一側傳來,亞瑟漫不經心地側過頭去看——
“親愛的,我想,也許有辦法了。”
……
傳說費提亞大陸的橡樹王國曾經有一座被稱為“神蹟”的巨大聖杯噴泉,它由最堅固的材料製成,並附有光明祭司的祝福,它本該永久佇立在橡樹王國的國都,可是有一天,它突然消失了……
“嘩——”
“我在上面加了個小魔法,”亞瑟示範著,“看,水可以這樣像漩渦一樣衝下去,很方便。”
尼古拉奇皺著眉:“亞瑟……可以另做一個馬桶嗎?”
“為什麼要另做?”
“因為我更想把它放進藏寶洞啊——你看,這麼好的金剛石……”
“……說的也是。”
“那現在怎麼辦?”
“改天再去市場看看吧。”
  
  
  
章三龍與果園以及回憶
  
除了塞滿秘密山洞的金幣和寶石,尼古拉奇最引以為傲的就是自己的果園。 每天清晨,尼古拉奇都會向果園裡的每一株果樹問好,清點樹上的果實,然後給果樹們澆水鬆土捉蟲施肥。
作為費提亞大陸上最年輕的紅龍,尼古拉奇對水果的執著只能用“痴迷”來形容,因此,那天早上,當發現自己心愛的蘋果莫名其妙少了六個時,尼古​​拉奇憤怒了。
“小偷!居然有小偷會偷到龍的頭上!”
尼古拉奇從鼻子裡噴出震驚的火焰,然後又在第一時間把那火苗拍滅——他的寶貝果樹可禁不起紅龍的火焰。
犯罪現場找不出什麼特別的痕跡,尼古拉奇在蘋果樹下折騰了一整天也不過得出個“這裡的水汽比較多”的結論。
於是晚上,尼古拉奇失眠了:只要一閉上眼,他就無可抑制地想起那六個可憐的不知去向的蘋果。
第二天早上,睡眠不足的尼古拉奇情緒低落地飛到果園,用爪子尖一個一個清點樹上成熟的、快要成熟的蘋果。
一遍數下來,尼古拉奇鬆了口氣:除了昨天被他吃掉的部分和失踪的那六個,蘋果的數目很正確,一個也不少。
“也許昨天只是有小鳥餓極了才偷吃了我的蘋果?”尼古拉奇摸摸下巴,覺得自己應該大度一點,“算了,才六個蘋果,我有一個果園呢!”這麼想著,他的腳步又輕鬆起來。
可這份輕鬆很快就在他到達香蕉種植區後消失的無影無踪——尼古拉奇的香蕉少了三串。
“……”紅龍沉默了。
地面依然沒有足跡或是其他痕跡,倒是有幾株被拔掉的野草和幾具僵直的蟲屍。 空氣中殘留著充沛的水汽——比前一天更加充沛的水汽,尼古拉奇甚至可以從水汽中嗅到森林的味道。
“難道是月色森林的銀龍幹的?”
隨便懷疑同類——尤其自己的鄰居——是很不禮貌的,但疑慮的種子一旦萌發,它就在瞬間侵占尼古拉奇全部的心思。
“還是找那傢伙問清楚吧!”年輕的紅龍拍拍翅膀,巨大的身體在天空中如同一片紅色的雲。
月色森林離尼古拉奇的城堡並不遠,但尼古拉奇印像中自己似乎只在幾十年前的節日聚會時見過銀龍一次。
“好像是個不錯的傢伙來著。”
可當他到達月色森林,那位“好像不錯的”銀龍對他特別來訪的回應是“沒有禮貌的傲慢的”“閉門不見”。
“亞瑟大人在休息。”月色森林的水精靈抱歉地對尼古拉奇彎了彎腰,“最近大人的睡眠不太好。”
尼古拉奇撇了撇嘴,沒說什麼,只是在水精靈轉身離開的瞬間,從銀龍的花園裡揪了兩朵七彩玫瑰洩憤。
“最好別讓我逮到你!”紅龍憤憤​​地在心裡吐了口唾沫,然後製定了一整套“抓小偷”完美方案(其中包括陷阱設置,晚間巡邏等)。
可惜,尼古拉奇常年養成的生活習慣卻成了這套方案最大的阻礙:尼古拉奇根本熬不了夜。
於是果園裡的果子總時不時丟上幾個,而抓不到“小偷”的尼古拉奇也就經常跑去月色森林揪玫瑰洩憤——到後來,尼古拉奇明明已經不會再為了那些失踪的果實生氣,卻還是會跑到月色森林去。
很久以後的某一天,尼古拉奇的城堡來了一位稀客:他的身上有同類的氣味,還有森林芬芳的水汽。
尼古拉奇看著他銀色的長發,突然覺得喉嚨有些髮乾。
名叫亞瑟的銀龍從口袋裡掏出一瓶瓶誘人的果醬,然後對著尼古拉奇微笑。
“到今天為止,你已經收了我一千朵玫瑰了。”他說,“答應我的求婚好嗎?”
……
費提亞大陸有無數的神話與傳奇,在它們中間,有一個屬於戀人的傳說:在紅色的雲下表白的戀人會獲得一生的幸福——當然,也有人說是在“銀色的雲下”。
4.龍與冷淡期
尼古拉奇最近有些不安:自從春天結束,亞瑟似乎就開始對他冷淡了。
這不是他們關係確立的第一個年頭,卻是亞瑟主動提出同居的第一年——於是在一整個春季的如膠似漆之後,亞瑟的若即若離讓尼古拉奇不知所措了。
“難道結了婚就沒有新鮮感了?”尼古拉奇蹲在櫻桃樹下,對著手中印著皇家印記的信紙發呆。
在這封申請被綁架的信中,桉樹王國的安娜王妃是這麼寫的:“……我們的愛情在平淡的婚姻中日益枯萎——昨天他竟然對我說'親愛的,我還是覺得結婚前的你更可愛'!聽聽這話吧!他已經開始嫌棄我了!……我們每天在一起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對婚姻早就沒有新鮮感,對愛的熱情也被沖淡了……我願意用6000個金幣來喚醒他曾經的熱情!”
尼古拉奇的情緒開始低落:這位安娜王妃和他的丈夫結婚不過才一個月零五天就已經覺得厭煩,他和亞瑟在一起卻已經有十幾年了。
“亞瑟……會不會是覺得厭倦了?”
尼古拉奇緊張地回憶最近亞瑟是否有什麼不尋常的表現,然後,亞瑟最近幾天時不時出現的慾言又止的樣子讓尼古拉奇愣住了。
“該不會真的……”
晚餐時候,尼古拉奇難得的沒有胃口。
亞瑟皺著眉,探出手,看起來是想摸摸尼古拉奇的額頭,可他的手舉到一半,卻很不自然地落到了餐桌上。
尼古拉奇有些難過。
亞瑟為難地叫他:“親愛的……有點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尼古拉奇眨眨眼睛。
亞瑟又露出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他清了清嗓子,吞吞吐吐地說:“我……我想回月色森林幾天……”
“果然是想分開了!”尼古拉奇握緊了拳。
龍不是喜歡群居的生物。 尼古拉奇自懂事起就獨自生活在這座建築在火山口上的巨大城堡裡——但這不代表他可以若無其事地接受伴侶的離開。
“為什麼?”尼古拉奇努力壓抑著聲音的顫抖,他甚至不敢抬頭,因為他怕自己一看到亞瑟的臉就會想把對方燒焦。
亞瑟在提出同居前一直住在月色森林,那裡有很多動物,還有美麗的水精靈——尼古拉奇相信伴侶的忠誠,但他不能保證對方在這座無聊的城堡裡是不是已經過的厭倦。
“原因……一定要說嗎?”亞瑟的聲音聽起來很不情願。
但尼古拉奇很堅決:“必須說。”
亞瑟嘆了口氣,妥協了。
他不自在地摸摸鼻尖:“那個,親愛的,夏天了……”
“所以?”這有什麼關係!
“親愛的,我想我大概不能在這裡繼續住下去了。”
“……”
“繼續住下去,我怕我會被烤成龍幹。”
“啊?”尼古拉奇傻傻地張大了嘴。
亞瑟低下頭,銀白色髮絲間可以清楚地看到紅透的耳朵:“畢竟我是銀龍不是紅龍——這裡實在太熱了……而且,親愛你,你身上的溫度也很燙……”
……
在給安娜王妃的回信中,尼古拉奇寫道:“殿下您也許可以向您的丈夫提議一次消暑旅行,實踐證明,這對治療冷淡期很有效。”
  
  
  
章五龍與水精靈
  
尼古拉奇討厭月色森林。
因為某些原因,這一年的夏季尼古拉奇是在月色森林度過的——然後,他覺得自己開始討厭這地方了。
“為什麼?尼古拉​​奇大人是覺得這裡濕度太大了嗎?”
問話的人擁有一雙純淨的藍眼睛——那眼睛裡總是閃動著善良、溫柔、憐憫乃至一切美好的品德——還有一張和那雙眼睛相稱的精緻臉蛋:尼古拉奇認為如果他能保持這個水準長到成年,那絕對會是個很吸引人的美人。
但在默默注視對方的現在,尼古拉奇的心裡卻在考慮是轉身離開還是乾脆一個火球烤了這個小美人。
“大人?”得不到回答的小精靈加大了音量,水汪汪的藍眼睛好奇地盯著他。
尼古拉奇相信,如果得不到答案的話,面前這個煩人的傢伙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於是,心情鬱悶的尼古拉奇努力擠出個微笑,盡量平靜地向對方描述目前的情況:“艾倫……我在洗澡。”
“是的,我看見了。”看起來和人類孩童沒多大差別的水精靈回給他一個甜甜的笑,“您為什麼會討厭這裡?”
“不,”尼古拉奇嚴肅地搖搖頭,“你剛才聽錯了,我絕對沒說過那樣的話。”
“是這樣嗎?”艾倫困惑地含住手指。
尼古拉奇卻不打算給他想明白的時間:“艾倫,我在洗澡。”
“您在洗澡——這個您已經說過了。”艾倫眨著眼睛,認真的點點頭,“而且我也回答過您了:我看到您正在湖里洗澡。”
“呃……”尼古拉奇把到了嘴邊的火球又吞了回去,“艾倫,旁觀別人洗澡是不禮貌的事。”
“是嗎?沒有人對我說過……”艾倫皺起眉,樣子很無辜,無辜到尼古拉奇都覺得自己是在無理取鬧了。
但為了擺脫目前的尷尬狀況,尼古拉奇只能繼續硬著頭皮說下去:“實際上,除了看別人洗澡,半夜闖進別人臥室也是不禮貌的。”
“這樣嗎?”艾倫的表情越發疑惑。 他調整了一下坐姿,繼續飄在水面上空,尼古拉奇只要伸手就能抓住他的胳膊。
尼古拉奇已經在水里泡了很久了——雖然他喜歡洗澡,但他真的不喜歡泡得滿身的皮都皺起來。 於是,尼古拉奇只能打斷艾倫的沉思:“艾倫,你可以先離開一下嗎?”
“為什麼?”水精靈不解地問他。
“因為……因為看別人洗澡是不禮貌的,而且我已經洗完澡要上岸了。”
“可是,”艾倫頓了頓,“為什麼亞瑟大人就不需要離開?那天我看到的,您和亞瑟大人在湖里……”
“艾倫!”尼古拉奇身邊的水瞬間變成滾燙的蒸汽。
“什麼事?”水精靈甜美地微笑著。
“……替我告訴亞瑟,今晚的晚餐我不想吃了……”
艾倫離開了,尼古拉奇卻依然高興不起來。
晚上,確定臥室門已經鎖上之後,尼古拉奇向亞瑟提出回城堡的打算。
“夏天已經結束了,而且,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應付一個未成年的小精靈。”
“未成年的小精靈?”亞瑟驚訝了,“你在說誰?”
“就是艾倫。”尼古拉奇無精打采地回答。
聽到這個答案,亞瑟的表情變的古怪起來。
“親愛的……”他問,“是誰告訴你艾倫還沒有成年的?”
“可以看的出來啊,他那麼小。”
亞瑟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告訴他:“實際上,艾倫的年齡比我還大——那傢伙是個精通變形術和裝可愛的惡作劇愛好者……”
“……”
“親愛的……你還好吧?”
“亞瑟。”
“什麼?”
“我討厭這裡。”
  
  
  
章六龍與狂歡節
  
因為水精靈艾倫突然留書外出,月色森林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平和時期。
不過即便如此,尼古拉奇還是收拾好了行李執意要回家。
亞瑟並沒有進行勸說——反正夏季也過的差不多,回那座火山口上的城堡也不是多麼難以忍受的。
回到熟悉的城堡,尼古拉奇依然悶悶不樂。 亞瑟拿著最新一期《龍的伴侶——費提亞大陸旅遊手冊》研究了半天,最後提議:“我們去參加狂歡節吧?”
酸棗樹王國的豐收狂歡節在費提亞大陸很有名,每年這時候都會有大批異國人湧入這個全大陸佔地面積最小的國家:美食,酒水,具有民族特色的馬戲表演,以及創造無數浪漫愛情故事的化裝舞會——酸棗樹王國毫無爭議地在《旅遊手冊》連續上榜二十多年,好評度甚至超過擁有最大市場的橡樹王國。
龍不是喜歡湊熱鬧的生物,但龍喜歡新奇的事物。
所以很少去人類地盤旅遊的尼古拉奇動心了。
“聽說那裡的酒不錯!”尼古拉奇的眼睛裡閃動著興奮,“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亞瑟點頭同意。
從城堡到酸棗樹王國的飛行距離並不很遠,尼​​古拉奇和亞瑟在離王國還有段距離的偏僻地方落下,變成人形後就加入了其他​​國家趕往酸棗樹王國的隊伍。
亞瑟選擇的目的地並不是酸棗樹王國最繁華的國度,而是一個普通的中等城市——“各地的慶祝活動差異並不大,選擇不那麼繁華的地方也不會讓您的旅行喪失樂趣。”“狂歡節是突發事件最多的節日,如果不想被人類圍觀,我們建議您還是選擇較小的城市——畢竟這些城市更方便您隨時離開。”(《龍的伴侶——費提亞大陸旅遊手冊》)。
食物的香味在遊人踏入城市的第一時間對他們表示了歡迎。
“烤肉……”尼古拉奇揉著鼻子嘟囔,“我討厭烤肉……”
熙熙攘攘的人群擠在不怎麼寬敞的街道,頭上頂滿亮晶晶的彩色紙屑。 亞瑟拉住不斷打噴嚏的尼古拉奇,順著人群流動的方向很快到達城市的中心廣場。
到處都是音樂聲和此起彼伏的吆喝聲。 人們似乎把積攢的全部熱情都釋放在這一刻。
亞瑟有些頭疼:在森林里長大的他明顯不適應這種熱鬧。
但同樣在安靜環境里長大的尼古拉奇卻很興奮:“亞瑟!我聞到酒的味道!在那裡!”
尼古拉奇毫不客氣地撞翻了擋路的人,拖著亞瑟奔到街邊的酒水攤。
“親愛的……我真不知道你還喜歡喝酒。”亞瑟驚訝地看著尼古拉奇掏出幾枚被擦的亮晶晶的金幣,然後把它們變成了當地產的烈酒。
尼古拉奇搖搖頭:“實際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喝酒。”他拎著造型簡陋的酒瓶,回頭最後看了眼攤主正收起來的金幣們,語氣有些不捨: “不過,總得​​嘗試一下吧……”
亞瑟笑笑,目光溫和地看著尼古拉奇向嘴裡灌了一口那清澈的液體……
那年的狂歡節,酸棗樹王國的普拉依鎮出現了一頭巨大的噴火龍。 據說,那年之後,《旅遊手冊》上再也沒有出現過“狂歡節”這個詞。
……
“亞瑟……”尼古拉奇掩著雙眼呻吟,“我的頭好疼……”
一旁的亞瑟卻一反常態地繼續保持沉默。
“亞瑟?”尼古拉奇不解地睜眼看他。
亞瑟嘆了口氣,無奈地站起身:“我去給你拿杯水。”
“亞瑟……”
“什麼?”
“為什麼你走路姿勢怪怪的?腿受傷了嗎?”
“……不,我什麼事也沒有。”
“這樣麼?”
“親愛……尼古拉奇。”
“什麼?”
“以後不准你再喝酒了。”
“啊?”
  
  
  
章七龍與少年以及斤斤計較
  
冬季到來的時候,尼古拉奇無所事事地趴在壁爐前盯著窗外的雪花發呆。
從酸棗樹王國回來以後,亞瑟就一直很奇怪,總是有事沒事就對著尼古拉奇磨牙。
“但願他的牙沒事。”
尼古拉奇有些悶悶不樂:天氣轉冷以來,各國的公主和王子們對於綁架明顯興趣下降了。 沒有金幣進賬,果園也不需要打理,亞瑟又經常不肯好好跟他說話——尼古拉奇憂鬱地承認,自己有些寂寞了。
就像這一天,亞瑟一早去了秘密山洞,討厭下雪的尼古拉奇只能獨自留在城堡裡守著壁爐裡跳躍的火光。
“唉……”尼古拉奇嘆氣,“就算是人類的勇士或者魔法師來找找麻煩也好啊……”
而就在尼古拉奇這麼抱怨的時候,城堡的大門被人踹開了。
那是個少年,十五六歲的年紀,個頭不高,身材倒是很壯,一張嘴,變聲期的嗓音嘈雜地在大廳裡迴盪:“我是勇士格雷!惡龍,快出來受死吧!”
“居然有人來了!”尼古拉奇興奮了。 他努力壓抑住自己想衝上前擁抱這位年輕勇士的衝動,盡量穩重地站起身,然後真誠地向對方行了個禮。
“歡迎你,年輕的勇士。”他說,“要一起喝茶嗎?”
勇士格雷警惕地瞪他:“你是誰?”
“我是這裡的主人,”尼古拉奇愉快地笑著,“我叫尼古拉奇。”
勇士眨巴眨巴眼睛,問:“你是這裡的主人?”
尼古拉奇點頭。
“那……”勇士困惑了,“龍呢?”
“……”尼古拉奇哀怨了:為了減少身體和寒冷空氣的接觸面積,他現在是人形。
“路過我們村的吟遊詩人說這裡住著兩頭惡龍,”勇士撓撓亂糟糟的頭髮,“我想他大概記錯了。”
“呃,實際上……”
尼古拉奇想為那位被誤會的吟遊詩人辯解,可年輕的勇士並不給他這個時間:“那個,突然闖進來……真的很抱歉。”
“啊,不,沒什麼。”
“那麼我可以烤烤火嗎?外面真是凍死人啊!”說著,勇士就大大咧咧擠到了尼古拉奇的身邊。
他的身上帶著屋外的寒氣,劣質的盔甲上化開的雪水滴在尼古拉奇的地毯上。
尼古拉奇有些心疼:這塊地毯可是花了他3個金幣的。
格雷卻沒留意他的表情,自顧自地從水晶托盤裡捏出一塊點心丟進嘴裡:“好甜!是蘋果派?”
“是……”是亞瑟特地做給我的。 尼古拉奇默默念叨。
“你一個人住在這麼大的城堡嗎?”格雷在嚥下食物的同時捏住了第二塊。
尼古拉奇沒有回答,對方就當他是默認。
“那你不害怕嗎——雖然龍不住在這裡,但聽說它們經常在這附近出現!”
“還好吧……”
勇士搖搖頭,開始向第三塊派進攻:“你大概是沒有聽說過那些龍的惡名——你這裡實在是太偏僻了,要不是迷路了,我都找不到這裡——那兩頭惡龍會把各國美麗的公主都抓走,有時候連王子們也​​不放過,它們還把來解救公主和王子的勇士統統殺死……你知道嗎,”他突然壓低聲音,神秘地對尼古拉奇說,“那些龍喜歡把人烤來吃!”
尼古拉奇的嘴角微微抽搐:“這是誰說的?”
“屠龍的勇士們都這麼說!”格雷咀嚼著食物,口齒有些含糊,“據說……那些被龍打敗的傢伙,咕嚕,都被吃掉了!不過我不會被吃掉,我可是我們村子裡最強的男人!”
尼古拉奇默默看著他伸向第四塊派的手。
“聽說龍都是小氣的傢伙,貪婪又喜歡斤斤計較,而且長的還很噁心。”
尼古拉奇微微動了一下。
“它們的牙齒有這麼大——”格雷比了個比他身高還長的距離,“口水亂流,還有口臭……”
然後,第五塊。
“皮很厚,不過我的劍砍下去它就完了!……”
第六塊。
“只要讓我找到,我就是真正的屠龍勇士了!”
“年輕的勇士……”尼古拉奇微笑著看他。
“什麼?”
“嘭!”
魔法的煙霧繚繞,少年勇士慢慢抬起頭。
巨大的紅龍用鼻子噴出熾熱的空氣,問:“你說的龍——是這樣的嗎?”
……
亞瑟回來的時候,尼古拉奇正丟完垃圾。
“亞瑟,”他有些鬱悶地詢問自己的伴侶,“我很斤斤計較嗎?”
亞瑟偏了偏頭:“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只是突然想起來了。”
亞瑟笑了:“你是在埋怨我對你冷落了嗎?”
“啊,不,那個……”
“親愛的,這裡很冷,我們還是去臥室吧。”
……
第二天,尼古拉奇沒能下床——這是同居以來的第一次,也是狂歡節後的第一​​次。
……其實,龍都很斤斤計較的。
  
  
  
章八龍與失敗者
  
“那麼,那些失敗的勇士們怎麼了?”
在亞瑟決定搬來和尼古拉奇一起住的那天,他就向紅龍詢問過這個問題——當然,他絕不是懷疑自己的伴侶,只是好奇而已。
龍是雜食性的動物,但絕大多數龍會選擇吃素:畢竟龍存在本身就已經讓人類夠不安的了,再加上吃肉這一項,想和人類和平共處就完全沒有可能了。
熱愛水果的尼古拉奇自然不會如傳言中說的那樣把勇士們吃掉,但那些在城堡消失的勇士們也確實沒有回到自己的國家。
於是,勇士們都去哪兒了?
“亞瑟,我的腰很酸……”尼古拉奇抱著被子翻了個身,迷迷糊糊向床前的人抱怨,“就像從空中摔到地上一樣……”
亞瑟替他蓋好被子,然後在他的額前留下一個早安吻:“不舒服就多睡會吧,山洞那​​裡我去就可以了。”
尼古拉奇點點頭,很快就回歸夢鄉。
亞瑟離開臥室,從貯藏室翻出一隻鼓鼓囊囊的口袋背在身後,然後出門在垃圾桶裡翻出個裹著破毯子瑟瑟發抖的少年。
“看起來還活著。”亞瑟鬆了口氣,恢復成銀龍的模樣,拎著口袋和人,一扇翅膀,衝進風雪中。
藏著龍的寶藏的秘密山洞離城堡並不算遠,亞瑟還沒感覺到寒冷——一般來說,銀龍也不懼怕寒冷——就已經到達目的地。
亞瑟降落在山洞口,先檢查了一遍封鎖魔法的狀況,然後才用爪子尖小心地戳醒了地上臉色發青的少年。
“哦……該死的龍……”少年打著哆嗦醒來,嘴裡含含糊糊地咒罵著。
亞瑟假裝沒聽見,自顧自地從口袋裡拎出一卷羊皮紙,抖開,攤在少年面前:“你的名字是格雷,對吧?在這裡簽個名。”
“啊?”不知幾時被剝去盔甲的少年勇士茫然地仰望巨大的銀龍:不是昨天打暈他的紅龍,面前的這頭看起來文雅的多。
文雅的銀龍咧開嘴,潔白的牙齒隱約沾著點果醬的甜香:“勇士格雷,在這裡簽個名吧。”
少年愣愣地提問:“這是什麼?”
“是契約書。”亞瑟把羽毛筆塞到對方手裡,“簽了名你就不用繼續吹冷風了。”
“你……”格雷警惕地問,“你不吃我嗎?”
亞瑟搖頭:“龍不吃人——來簽名吧。如果你簽了名,”亞瑟拍拍身邊的口袋,“這裡的吃的也可以分給你。”
得到亞瑟的保證,少年似乎鬆了口氣。 他握著羽毛筆,低頭去看那份“契約書”。
“這上面的字我看不懂……”格雷撓頭。
亞瑟攤開手:“只是些小條件而已,簽了不會有壞處的。”
“是嗎?”勇士格雷表示懷疑。
亞瑟肯定地點點頭,又一次咧開嘴微笑——這次他還低下頭,潔白的牙齒幾乎貼上格雷的臉:“簽吧。不籤的話,或許才比較糟糕……”
於是,在銀龍文雅的勸慰下,格雷以生平最快的速度簽下了自己的姓名。
“這樣的就好了!”亞瑟滿意地看了看簽名,把羊皮紙捲好,塞回口袋,“現在,跟我來吧。”
格雷哆嗦著站起來,小心翼翼跟著銀龍踏進了山洞——
這是一個天堂! 裡面堆滿各式各樣的寶石和金幣,恆定的魔法火焰讓山洞裡猶如暖春。
閃耀的財寶的光輝讓年輕的勇士格雷張大了嘴,然後,他聽見一個壓得極低的聲音嘆息說:“又一個倒霉鬼。”
“嘿,親愛的勇士們,來歡迎你們的新夥伴吧。”亞瑟輕輕甩了下尾巴,把身後還在發呆的格雷推到前面。
一群裸男。
格雷默默眨眼,然後用力揉了眼睛。
還是一群裸男。
銀龍語氣溫和地對他說:“勇士格雷,你可以脫衣服了。”
“恩……啊?”
“這是契約上的條款。”亞瑟嚴肅地點點頭,“你留在這裡打掃藏寶洞,我會給你提供食物、照明以及保暖。”
“等,等一下!”格雷驚叫,“我什麼時候說要打掃什麼藏寶洞了?!”
“就在剛才,你籤的契約書是這麼要求的。”亞瑟再次低頭微笑。
勇士格雷不說話了。
亞瑟滿意地直起身,繼續解說對方的工作要求:“每天要把這裡的金幣和寶石都擦洗一遍——要讓它們閃閃發光——不過不用擔心,不會讓你一個人來的,這項工作是所有人一起完成的。不要試圖逃跑,因為山洞外面有魔法封鎖,這點這裡很多人都能向你證明——而逃跑的懲罰……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的。”
格雷偷偷咽了口吐沫:他看到對面有幾名高大的裸男已經痛苦地摀住了臉。
“至於脫衣服——”亞瑟摸摸下巴,“雖然我認為用這種手段保護金幣寶石什麼的不是很有必要,但既然已經實施了這麼久,而且確實沒出什麼問題,那麼繼續下去也可以。”
“所以,”銀龍低頭注視腳邊的年輕勇士,文雅地要求道,“脫吧。”
“……”
山洞裡的裸男多了一名。
亞瑟留下食物離開以後,格雷流著淚向身邊的人請教:“我們要在這裡待多久?”
一個長著絡腮鬍子的大塊頭嘆了口氣:“不知道,有些人只待了幾天就被放出去了,有些……”
“有人被放出去過?”格雷詫異,“可是為什麼沒有人揭發這些惡龍的罪行?”
“……因為沒有哪位勇士想看到自己的裸畫被空投到整個大陸。”
洞外的風在呼嘯。 山洞裡,一群裸男遙望著洞口,淚流滿面。
  
  
  
章九龍與魔法師
  
入春後,尼古拉奇接到的第一封申請被綁架的信讓他很為難:寄信人是費提亞大陸的第一魔法師拉斐爾。
“我不想綁架那傢伙……”尼古拉奇嘟囔著,眼睛卻始終盯著信紙上那個誘人的“10000金幣”。
尼古拉奇認識那傢伙。
“一個討人嫌的小鬼。”他說,“我真希望自己從來沒遇到過他。”
亞瑟笑笑,伸手去揉尼古拉奇的頭髮:“他送給你的種子確實很好吧?”
“可是那傢伙差點把我的書房搬空!”尼古拉奇很哀怨。
亞瑟乾咳了一聲——雖然聽起來更像是在笑——然後問:“那麼,要去綁架他麼?”
“……我討厭那傢伙。”尼古拉奇盯著“10000金幣”,語氣堅決,“我真很討厭他。”
兩天之後,費提亞大陸的第一魔法師被綁架了。
“我就知道龍是不會討厭金幣的。”被綁架的魔法師理了理法袍,已經不再年輕的臉上露出熟稔的笑,“好久不見了,尼古拉奇,你的果樹種的怎麼樣了?”
尼古拉奇默默扭開頭,假裝沒聽見。
於是打招呼的工作只能由亞瑟接手:“果園很好,謝謝你的關心,拉斐爾。”
魔法師沖他點點頭:“既然你在這裡——我猜,你的玫瑰應該長的也很好。”
亞瑟笑笑,並不回答。
“那麼,我該住在哪裡?塔樓麼?費琳娜公主說那裡的視野比較好。”魔法師拉斐爾一邊詢問,一邊已經自發向塔樓的方向走去。
作為主人,亞瑟只能跟上。
而留在原地不願同去的尼古拉奇則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會有一天拎著滿滿一大袋金幣也不開心。
“我真的討厭那傢伙。”
自從拉斐爾入住城堡以來,尼古拉奇的心情就一直不好——不過,任誰在用餐時間甚至休息時間都被人用興致盎然的眼光不停打量,心情都不會好到哪裡去。
“你什麼時候離開?”這天晚餐後,尼古拉奇照例開口表達自己的不滿。
魔法師看了他一眼,然後優雅地擦了擦嘴:“我想,那10000個金幣足夠讓我在這裡住到明天春天吧?”
尼古拉奇撇撇嘴:“你已經不年輕了——別學那些小孩玩這種遊戲。”
“這麼說,你是想退款了?”拉斐爾笑了,“10000個金幣?你捨得?”
“……我討厭你。”
“這話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拉斐爾的笑容更大,眼角和嘴邊的皺紋變得更加顯眼。
尼古拉奇不自然地別過頭,不再搭理他。
亞瑟無奈地嘆了口氣:這樣的場景這幾天已經發生太多次,多到他已經放棄參與了。
晚上,拉斐爾依舊早早進了塔樓。 亞瑟把他要求的酒送上去時,他正站在窗前看著遠方。
“你和尼古拉奇在一起了,這很好。”比年輕時消瘦很多的魔法師拎著酒瓶,語氣很輕鬆,“知道麼?以前有個傢伙對我說,如果我有危險,他就會出現。”
“然後?”
“然後那傢伙一次都沒出現過。”
“……”
“這是個笑話,”拉斐爾樂呵呵地拍拍亞瑟的肩,“你應該笑的。”
……
亞瑟回到臥室時,尼古拉奇捲著被子趴在床上發呆。
“他這樣找下去……”亞瑟輕聲問他,“你還是不打算把消息告訴他?”
尼古拉奇眨了一下眼睛,沒有動。
亞瑟又問:“打算把那具屍體藏多久?”
尼古拉奇低下頭,把臉埋進枕頭,聲音有些發悶:“藏到那傢伙沒有力氣用禁術復活他。”
“不怕拉斐爾知道?”
“總比等著看他出賣靈魂的好。”
短暫的沉默。
然後尼古拉奇悶悶地呼喚身邊的伴侶:“亞瑟……”
“我在。”
“如果不讓他進書房就好了。”
“……”
“亞瑟……”
“恩?”
“人的生命真短。”
“恩。”
“亞瑟……”
“什麼?”
“我討厭那傢伙。”
“我知道。”
“我真的討厭他……”
亞瑟俯下身,輕輕擁抱不願抬頭的伴侶:“我知道。”
……
被惡龍綁架的魔法師隻身逃出了魔窟,然後在沒有人知道目的地的旅途中病逝。
在這位傳奇的魔法師去世的那一天,他的遺體神秘地失踪了——在吟遊詩人的吟唱裡,那天的天空中有銀色和紅色的美麗雲彩。
  
  
  
尾聲龍與蛋
  
亞瑟從屋外回來時,懷裡抱著一顆很大的白色的蛋。
“比龍的蛋要小,”尼古拉奇好奇地摸摸它,“是什麼動物的蛋?”
“不知道。”亞瑟的表情也很迷茫,“它就在郵箱裡——跟新一期的《旅遊指南》還有廣告在一起。”
尼古拉奇從亞瑟的口袋裡掏出捲成一卷的雜誌和廣告傳單,一張一張地翻過去。
沒多久,​​答案揭曉了:“本店力衝四皇冠,特別回饋各位忠實顧客——精品魔力石蛋,可以按照您的意願變成任何您所希望的物品!”
“啊,是特拉莉婭的魔法器材店。”亞瑟先想了起來,“我們在她那裡買了很多強化幻影的道具。”
“魔力石蛋?”尼古拉奇又摸了摸那枚蛋,“它是石頭做的?”
亞瑟聳聳肩:“鑑別魔法對這東西不起作用。”
“那它都能變成什麼?金幣可以麼?”
亞瑟把蛋放進沙發,接過那張廣告傳單仔細找了找:“這上面沒有說明。”
尼古拉奇有些洩氣:“連說明都沒有……特拉莉婭大概又在惡作劇了。上次她寄來的藍莓果醬就害我一直拉肚子。”
“呃,”亞瑟猶豫了片刻,還是決定維護一下那位黑龍老朋友的信譽,“關於藍莓果醬,我還是覺得應該不是她的問題——畢竟你第一次吃它的時候什麼問題都沒有……親愛的,你真的不認為是我們沒把蓋子蓋好而讓那瓶果醬壞掉了麼?”
尼古拉奇撇了撇嘴,沒有答話。
亞瑟微笑著拉他在沙發上坐下,把蛋推到他懷裡:“如果這個蛋真有特拉莉婭說的那麼神奇,你打算讓它變成什麼?”
尼古拉奇輕輕敲敲它:“你覺得這裡面能放的下多少金幣或者寶石?”
亞瑟認真比劃了一下,然後搖頭:“雖然能裝一點,不過多不過一次綁架任務的收入——難得有這麼特別的魔力石,我們還是來想些其他有趣的東西吧?”
“其他?有趣?”尼古拉奇皺起眉,“我想不到那樣的東西。”
亞瑟笑笑:“也許能從這個蛋裡孵出什麼啊。”
“孵出?”尼古拉奇驚訝地看了他一眼,“這是石蛋,亞瑟——就算它是最好的魔法石,也不可能變成有生命的東西啊!”
“只是想想而已。”
“想想?”尼古拉奇用眼神向自己的伴侶表示懷疑。
亞瑟有些尷尬。 他不太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向尼古拉奇解釋:“記的月色森林的水精靈艾倫麼?”
“我真希望自己不記的。”
“艾倫有孩子了。”
“什麼?!”尼古拉奇驚叫,“居然有人會看上他?”
亞瑟乾咳了一聲,決定還是先忽略這個問題:“艾倫帶著孩子回森林——小嬰兒很可愛。”
“小嬰兒啊……”尼古拉奇想起自己見過的人類嬰兒,忍不住也笑了,“很脆弱,但很可愛。”
“是吧?”
“亞瑟……”
“什麼?”
“覺得遺憾麼?”
尼古拉奇沒有把話問完,亞瑟卻明白他的意思。 “我們知道什麼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這樣就足夠了。”他握住伴侶的手,輕鬆微笑,“龍沒有人類想的那麼貪婪,不是麼?”
尼古拉奇看看懷裡的蛋,然後慢慢回握住亞瑟。
交談自然地停了下來。
於是一種細微的“咔嚓”聲就變得格外突兀。
“什麼聲音?”亞瑟四處張望卻找不到聲源。
“亞瑟……”尼古拉奇輕輕拉他,“你看!”
亞瑟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尼古拉奇懷里白色的蛋上一道裂紋正不斷擴大。
“咔啦!”——一大塊蛋殼掉了下來。
失去蛋殼的庇護,一隻纖細的小爪子哆嗦著搭上了蛋殼邊緣,緊跟著,一個小腦袋也奮力探了出來。
尼古拉奇目瞪口呆地看著那小東西努力地嘗試從殼裡翻出來,然後,他以一種夢遊般的語調詢問同樣震驚的亞瑟:“這個……不是石蛋麼?現在爬出來的那個小東西是怎麼回事?”
……
“親愛的亞瑟及尼古拉奇:
在給你們寄贈品時,我大概是有點打瞌睡——你們知道,這些年我的記憶力沒有以前好了,現在我猜我的眼神也不如以前了:我不小心把克莉絲汀讓我代為照顧的早產龍蛋寄了你們。 如果方便的話,可以把它寄還給我嗎?
你們的朋友特拉莉婭”
“親愛的特拉莉婭:
我們很想把他還給你,可是,這孩子已經出生了,我們恐怕得換一個辦法。
你的朋友亞瑟和尼古拉奇”
“親愛的亞瑟及尼古拉奇:
這實在有些糟糕,我想大概這幾天內我可以抽空去你們那裡拜訪。 希望那小傢伙沒給你們添什麼麻煩。
另,克莉絲汀向你們問好,並詢問你們是否願意當那孩子的守護者。
你們的朋友特拉莉婭”
“親愛的特拉莉婭:
那孩子和我們相處愉快,請不用擔心。 我們期待著你的到來。
另,請代為問克莉絲汀好,並告訴她,我們樂意之至。
你的朋友亞瑟和尼古拉奇”
  
關於起名
尼古拉奇:在特拉莉婭來之前,我們可以先給這孩子起個暱稱麼?
亞瑟:想叫他什麼?
尼古拉奇:路西……怎麼樣?
小龍:嗄!
亞瑟(笑):他喜歡這個名字。
那麼,破蛋日快樂,路西~
     
全文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