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髏變變變 by 貓叫

一、骷髏,你哪來的心臟!
  
普提拉納看著像骨頭架子一樣——事實上那也就是一堆骨頭架子——躺倒在一片雜碎中間的骷髏,歎了口氣。
他握緊手裡烏漆抹黑的法杖,嘴唇蠕動了半晌,才說:“阿伊薩斯,那些獠牙野豬已經被我引走了。”
然後那堆骨頭架子就像是被一根看不見的線牽引著一樣,不緊不慢地,組合成了一具白森森的、完整的骷髏。


骷髏的下巴發出喀吧喀吧的聲音,夾雜在乾枯的語聲——普提拉納研究了很久也沒搞清楚骷髏說話的原理是什麼——裡顯得有些古怪。
“確定它不會再回來了?”
“萬分確定。”
普提拉納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提醒阿伊薩斯什麼了。


雖然他是死靈法師,而阿伊薩斯……咳,是他召喚出來用於保護自己的骷髏。
但實際上他覺得他們的角色根本就顛倒了過來,常常是阿伊薩斯倒下裝死,而自己被迫偽裝成敏捷的戰士將敵人引走。


每每想起因為召喚出阿伊薩斯而始終無法召喚出其他的亡靈生物——哪怕再出來一個最低級的骷髏也好,普提拉納就十分十分的欲哭無淚。
到底誰才是主人啊喂!


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儘管覺得自己的行為挺可恥的……普提拉納明智地從一位劍士手中買下了劍士的技能書。
從此以後,他才覺得安全有了一點保障。


骷髏支棱著顱骨繼續問:“那你還殺不殺它們?你不是想要它們的獠牙嗎?”
普提拉納的悲傷逆流成河:“如果你能夠幫我擋一下的話,我不是早都把它們給殺死了嗎?”他的獠牙……他的房租……他的……
骷髏理直氣壯:“我可是一級的骷髏!被打中一次就會破碎,作為我的主人,難道希望我破碎掉嗎?嗚嗚……如果那樣的話,我的心會碎的。”
“……”
請你先告訴我你的心臟在哪裡好嗎!


當然,這種問題連問也不必問。阿伊薩斯雖然只有一副骨頭架子,臉皮可比自己要厚得多,普提拉納簡直能想像出來骷髏翹起指節指向胸前肋骨理直氣壯的模樣。


……於是他環顧了四周一圈,“我再去看看獠牙野豬,或許它們現在分開了。”
“好。”
骷髏理直氣壯的回答,沒有一丁點邁動腳步的意思。
普提拉納默默地淚流滿面,獠牙野豬什麼的,比骨頭架子要可愛多啦!至少那些獠牙能夠賣錢交房租!


然而他才跑到一半就發覺不對勁。
密林裡撲騰起幾只鳥,卻不像是自然飛走的,更像是……“有人來了?”普提拉納謹慎地隱藏在樹叢背面,小心翼翼地望了過去。


真的是有人來了!
看上去是一支冒險者小隊,各種職業——盜賊、法師、劍士等等——都很齊全,但看得出經驗不足。不然也不會讓普提拉納看到那個盜賊,要知道盜賊就該總是偷偷摸摸,毫不起眼的。

他飛快地溜了回去,“阿伊薩斯!阿伊薩斯!有其他人到這裡來了!”


普提拉納這麼緊張一點也不出奇,安瑞爾大陸上各種職業都應有盡有,但一直以來,死靈法師都不是什麼受歡迎的類別。相反,在大陸的許多國家,死靈法師甚至是被通緝、被格殺勿論的物件。



“有其他人?”骷髏轉動著頸骨,發出喀吧喀吧的艱澀聲響,深深的眼窩看不到任何東西——那本來就只有兩個洞。
“是啊。”
得到回答的骷髏不假思索的倒在一片雜碎中間,小心的把骨頭沿著關節分割開來,再次變身為十足的骨頭架子。
普提拉納:“……”


二、主人,你上我掩護!


事實上,無論那支冒險者小隊的盜賊有多不合格,與普提拉納相比較起來,也無論如何要稱職得多。
因此目光逡巡過來就發現了不對勁:“什麼人!”


“啊……”被發現了……
法師撣了撣長袍上沾上的枯枝爛葉,萬分慶倖自己只有錢買件大路貨的白袍子穿——那幫賣死靈法袍的傢伙哪是什麼法師,個個都是吸血鬼!
他邊站起來,邊露出禮貌而和藹的微笑,“我是一名迷路的法師,感謝諸神,讓我遇到了你們……嗚嗚……我今天終於有離開這裡的可能了!”
不遠處散落成東一塊西一根的某骨頭架子心想,為什麼剛剛普提拉納的行為……總有種詭異的熟悉感?


嗯,很好,毫無漏洞……普提拉納又琢磨了一遍自己的說辭,然後與對方開始了一番熱情(?)而友好(?)的交流。
……他覺得自己臉上的肌肉都快笑得僵硬了,卻無法打消來自冒險者們神色中隱隱含著的警惕。
普提拉納忍不住想:什麼時候世風日下到了這種地步?才會讓人不憚以最壞的惡意去鑒定遇到的任何人?


多虧了平時阿伊薩斯對自己的潛移默化,普提拉納還是勉強說服了冒險者小隊,讓自己暫時成為其中的一員。
短暫的相處後,他瞭解到這支隊伍裡這些年輕的冒險者們是從王都來這裡進行課程實習的,都是王都皇家魔武學院的高材生。
而他們要通過實習,需要弄到一塊亞龍種的鱗片。
嘖……亞龍種的鱗片,普提拉納盤算了一下,能夠換好幾百個獠牙野豬的獠牙,能抵好幾年的房租……


思維發散得太開,因此普提拉納沒能留意到盜賊朝他這邊瞥了一眼,還皺了皺眉,又不動聲色地和其他人交換了一個眼色。
接著,他止住腳步,朝後方做出前面出現魔獸蹤跡的手勢。


發現其他人快步朝前靠攏,普提拉納順勢放慢腳步往後溜。誰知才退了一步衣領就猛地一緊,被什麼人抓住了。
普提拉納扭過頭,對上隊伍裡劍士犀利的雙眼,“嘿,親愛的法師,你這是要去哪?是突然不舒服嗎?”


“哦,不是。”
死靈法師趕緊解釋,一邊露出無辜至極的表情,“作為法師,難道不是應該進行遠端攻擊嗎?”
然而劍士並沒有鬆開手,“我也不清楚法師應該怎麼做,不過現在你離那些魔獸已經夠遠了,不如現在開始攻擊吧。”
“啊啊,好的。”

普提拉納額角悄悄冒出一滴冷汗。
死神在上,他是死靈法師不是別的法師啊啊啊……


“親愛的法師你不會是怕了吧。”年輕劍士臉上閃過一絲鄙夷,手指緊了緊,大有他還不快點就要使用武力的架勢。
“馬,馬上……我……你知道,我只是個見習法師,所以確實……有點緊張。”
“用不著緊張。”另一個女性的法師插話進來,“等到你殺死了魔獸,就會明白這不是什麼可怕的事。”
“好、好的。”
普提拉納乾巴巴的附和著,同時腦袋開始飛速轉動,試圖想起一兩個其他系的法術。但實在很難,他根本想不起來任何一個。


“法師,請你快點。”
在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下,普提拉納條件反射地放出了一個法術。
這也是他如今唯一能夠奏效的法術——召喚骷髏。


緊接著,就在眾目睽睽下,不知多少根白骨從不遠處飛過來,組合成一隻和他的主人一樣傻眼了的骷髏。
一人一骷髏,兩隻眼睛兩個洞,面面相對。


“呃……”
“主人,你上,我掩護。”
骷髏邊說邊轉身,也不知道那副骨頭架子是怎麼跑出那麼快的速度來,就見他一溜煙地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普提拉納苦著臉,慢慢看向其他人,揚起手擺了擺算是打招呼,接著他就以不下於骷髏的速度同樣開始狂奔。
“……是我看錯了?”劍士揉了下眼睛。
“不,你沒看錯,那的確是名……”
“……大陸上臭名昭著的死靈法師,凡是遇到死靈法師……”
冒險者們對視一眼,追了過去。


三、骷髏,你跑慢點


“主人?!”
阿伊薩斯發現普提拉納的時候已經過了好一會,從顱骨上看不出骷髏的表情,但他生硬而怪異的嗓音霎時間高了八度,讓法師聽出了骷髏的詫異。
“嗯?”
“你怎麼也跑過來了?!”
……這個問題怎麼聽怎麼奇怪,普提拉納回答,“因為我在逃跑啊。”
“那你為什麼要跟我選同一個方向!”
……原來這才是重點,普提拉納恍然大悟。


他面不改色的繼續回答:“因為我沒信心跑過那些冒險者。”
“?”
骷髏黑洞洞的眼窩裡冒出兩個巨大的問號。
於是普提拉納補充說明:“但是要跑過你……”我還是有點信心的。
然而還沒等他把這句話的後半截說完,阿伊薩斯就像已經領悟了其中的真意,嗖的一下猛然加快了速度。
“……”
普提拉納有時候覺得十分費解,為什麼這個無論在攻擊還是防禦上都脆弱到不可思議的骷髏,于逃跑一項上有如此出類拔萃的天賦。
不過看著那個熟悉的骨架漸漸拉遠同自己的距離,他也趕緊加快速度,也沒忘記高聲喊道,“阿伊薩斯,你跑慢點!”


骷髏的腳步不僅沒有絲毫減慢,反倒愈加快速,同時攙雜著喀吧喀吧的語聲傳回來,“那可不行啊主人,要是我跑得比你慢,你可憐的僕人不被撕成碎片才怪!”

“……反正你都已經死了。”
“哦,主人,你不能這麼無情這麼殘忍這麼冷酷!雖然我的身體死了,可是我的精神一直在。”
“……我是你的主人,我命令你跑慢點!”
骷髏有點委屈地稍稍放慢了一丁點兒速度,“主人,你的確是我的主人,所以你應該把我收回召喚空間裡去才對。”
這回拒絕的變成了普提拉納,“不要。”
法師心想要比骷髏跑得快點總還是有希望的,要是收回去,那幫冒險者豈不是註定要把自己給追上了嗎……


於是在紅葉堡外的紅葉山脈中,無數的小型魔獸都眼睜睜看著一個白森森的骷髏和一個奇怪的人類爭先恐後向前飛奔。而在他們的後方,一隊冒險者不緊不慢地跟著,活象追趕著老鼠的貓。


“看到沒,練好長跑是非常有必要的。”一隻巨大的黑兀鷲站在窩邊對剛從蛋裡孵出來的小黑兀鷲說。
旁邊她的丈夫十分無語地拍打了一下有力的翅膀。


底下狂奔中的法師和骷髏一點也不知道有魔獸正在以他們為榜樣教導孩子,只知道努力的跑啊跑啊跑。
普提拉納覺得自己渾身都快軟成一灘稀泥了。諸神,啊不,死神在上,他雖然偶爾兼職一下劍士,他的本職始終也是法師啊!
“我真希望我母親能多給我生一條腿啊……”只要讓他跑得比骷髏快就夠了。
不料骷髏喀吧喀吧地轉了轉頸骨,“你不是已經比我多一條腿了嗎?”
普提拉納先是一愣,隨後就在對方看過來——與其說是看,不如說是被兩個黑洞直直對上——的目光裡,領會了骷髏的意思。


死靈法師蒼白到看不見血色的臉上突然竄起一絲淺淡的紅。
嗯……他肯定那來自尷尬和憤怒,絕對絕對不可能來自害羞!
“阿伊薩斯!”
“主人?”
“你是一個骷髏!”
“沒錯,我知道。”
“為什麼你會知道第三條腿!”
“……當然是因為我現在沒有啊。”
“……”


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他們看來簡直像有一個百年那樣漫長,四周的環境悄然改變。岩石取代了密集的植株,勾勒出千奇百怪的形狀。
普提拉納猛地停了下來,和阿伊薩斯齊齊轉身向後,然後開始大叫。


“雷蒙德!快出來救命!”


四、主人,你認得路嗎


“龍龍龍……龍騎士!!!”


黑色的龍頭形狀猙獰,兩隻眼睛滿是凶光朝自己一行人射來,讓冒險者小隊的每個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住腳步。
諸神在上,他們明明是在追趕一個死靈法師,為什麼會撞上這麼個龐然大物啊!
開始還能夠色厲內荏一下:“你是什麼人!我們是來自皇家魔武學院的!你你你不能對我們動手……”
騎在黑龍上的男人不置可否的微笑。
那一看就不懷好意!
於是冒險者們紛紛往後退,“對對對……對不起衝撞了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就就讓我們離開吧……”
然後他們聽到龍騎士說:“要離開也不是不行。”


唰——
數顆心一齊從嗓子眼落了下來。
眾人滿臉期待地看著他。

龍騎士繼續說:“但是,你們知道嗎,要養活一頭龍可不容易。吃好的喝好的要錢,還要時刻關心龍的精神狀態,提供寶物給他收集……所以現在斯莫布拉克難得出一次場,出場費當然也是必不可少的啦!”


“……”
每個人都在心裡咒駡,我勒個去,難道是我們要那個斯莫布拉克出場的?


無奈武力值差距實在太懸殊,在勉強保住武器裝備的情況下,冒險者再不敢有討價還價的念頭,忙不迭地往遠處飛奔。
目送他們灰溜溜離開的背影,雷蒙德清點著收穫,眉開眼笑,“親愛的普提拉納!危險解除!快出來交保護費!”


普提拉納從洞穴裡慢吞吞走出來,苦著一張臉,“我說雷蒙德,你都收了這麼多金幣當斯莫布拉克的出場費,還有剝削我的必要嗎。”
“哦,那可不一樣。”
雷蒙德一本正經,“出場費是出場費,保護費是保護費,將兩者混為一談絕不是一位商人應該做的事。”
“……說到底你就是個死奸商。”


一針見血的話卻讓雷蒙德挺高興有了知音:“承蒙誇獎,給你打個折吧,你看起來比上次還窮。”
“……你說對了。”普提拉納攤開雙手,“我渾身上下一個子都沒有。這回出來打獵就是為了房租……”他似乎想到什麼打了個哆嗦,“我可不希望再睡到一半的時候被房東大嬸扔到街上去。”


“這樣啊。”
雷蒙德的視線在他和剛走出來的骷髏身上打了個轉,笑得有些高深莫測,“你可以把他轉讓給我,我可以讓你所有的欠債一筆勾銷。”
“……別開玩笑了。”
誰知普提拉納一口回絕,“先欠著吧,總有還清的那天。”
雷蒙德眯了眯眼,“好吧好吧,誰叫我這麼善良,從不忍心讓顧客為難。”


等到從雷蒙德那兒離開,走了沒多遠,普提拉納突然聽到骷髏叫自己,“主人。”
“啊?”
他正看看前面,看看後面,琢磨到底哪邊是南。
“你為什麼沒有答應?”
“什麼?”
普提拉納心不在焉的反問,繼續嘗試辨別方向。
“你不是……”骷髏的下巴一張一合,聲音不知到底從哪裡發出來,腔調相對於人類來說始終顯得古怪,“……很討厭我嗎?”
“……唔……”這是北邊……嗎……“啊?”普提拉納拔了兩根草正在比較誰生長得比較茂盛,聽到他的話猛的抬頭,“我什麼時候……討厭你了?”
“一直。”
“……沒、沒有這回事。”
普提拉納默默擦汗,自家這只骷髏……還真是意外的敏銳……好吧,他或許真的有點鬱悶但還談不上討厭吧。
才剛轉過眼就發現兩個黑洞洞的眼窩湊到自己面前,距離不到一根指頭,普提拉納忍不住伸手拍了拍白森森的頭骨。
“可是……”
“安靜點,不然我就把你收回空間。”
“……”
骷髏難得聽話的閉了嘴。


直到過了很久,很久,看著東走走西走走不斷比較草葉茂盛度的普提拉納,骷髏還是開了口,“主人,你認得路嗎?”


五、骷髏,你來裝鬼吧

雖然因為迷路導致在林子裡胡亂轉悠,但結果倒未必那麼糟糕。據來自遙遠的東方的人說,有句話叫做“風水輪流轉”。
普提拉納估計自己就是這樣。
“第三十一根。”他小心地將獠牙割斷,“讓我算一算……嗯,還差九根就能湊齊三個月的房租了。”然後他滿臉痛惜地望著地上不小心撞壞的那根獠牙,“實在太可惜了,本來只差八根的。”


骷髏覺得自己有必要安慰主人,“只多了一根。”
“話可不能這樣說。”
普提拉納有板有眼地算給他聽,“不是只多一根那麼簡單!如果差八根我只需要再殺四隻,現在卻需要殺五隻,五隻!”
骷髏算了算,伸出一根指骨,“不也還是只多了一個?”
“……”
就該知道跟骨頭架子講這種東西就跟對房東大嬸談論十四行詩一樣。


好不容易找到回紅葉堡的路時已經又是一天,普提拉納下意識地就要收回骷髏,卻被骷髏嚴詞拒絕了。
“你想被發現嗎?”對他的心思普提拉納覺得十分難解。
骷髏振振有辭,“主人,總是待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裡對心理的健康成長沒有好處。你看你的朋友雷蒙德……”
是債主兼奸商!普提拉納在內心咆哮。
“……對待斯莫布拉克時,是多麼的注重心理健康啊!”
“……”
那個奸商只是說說好嗎,他可不相信雷蒙德會真的將金幣交給黑龍。


最後採取的折中辦法,是讓阿伊薩斯將自己分解成骨頭,再裝在袋子裡由普提拉納背回去。
“真重……”
被迫得背著一大袋骨頭回城的法師咬牙切齒。
早知道他就應該把骷髏給雷蒙德用來還債的!


將獠牙出售的過程非常順利,一回到租住的屋子裡,普提拉納就扔下骨頭,沒好氣地開始頤指氣使,“阿伊薩斯,你去看門!”
散落在地的白骨慢悠悠地組合起來,下巴動了動,“好的,主人。”
“……”
這麼聽話?
有點意外的眨了眨眼睛,普提拉納此刻卻顧不得研究這種少有的現象,視線早已集中在手裡的錢袋上。


從上到下。
從下到上。
一點挨著一點地看。
那眼神柔情似水,熱情似火,簡直就像放在最心愛的情人身上一般。


大概是太專注,普提拉納沒有留意骷髏轉動了一下頸骨。兩個黑黝黝的眼窩在刹那間像是有紅光閃了一下,稍縱即逝。
他的全副心神都寄託在了錢袋上,輕柔的撫摸……撫摸……撫摸……


直到沒過多久,門上猛地響起狂暴的敲門聲,接著房東大嬸的大嗓門穿透力極強地破門而入。
“普什麼先生!你該交房租了!”
“……”
屋內普提拉納的臉色立刻就變了,腦袋就跟被雷劈了一樣一片空白。好半晌,他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當時在城外多耽擱了一天。
再度將目光轉移到錢袋上,普提拉納滿臉不舍,“都還沒捂熱呢……”然後他腦子靈光一閃,看向骷髏,“阿伊薩斯。”
“主人?”

“你來裝鬼吧,然後把大嬸嚇走。”
話音剛落,他就覺得自己被骷髏鄙夷的看了一眼,儘管那應該是錯覺。


“快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面!你回來的時候我可瞧見了!……”大嬸還在門的那一邊不斷的高聲催促。
普提拉納連忙催促骷髏,一邊推動著骨頭架子往門口走,“阿伊薩斯快點!快點快點快……”
手掌突然落空了。
“……”
普提拉納知道那是骷髏回到召喚空間的情形。


……果然就該把這個不識相的骷髏給賣掉!
片刻後,他欲哭無淚地目送房東大嬸眉開眼笑地離開,捏著乾癟的錢袋,悲傷又一次的逆流成河。


六、主人,別難過


屋子裡頓時陷入一片安靜。


那種發自普提拉納內心的悲傷情緒儼然能夠感染到屋子裡的每一處角落,就連召喚空間裡的骷髏似乎都沒有例外的體會到了。
第一次,他突然產生與從前不一樣的感受。


理論上骷髏根本就不該存在感覺,更不該有思維。但阿伊薩斯卻清楚的記得,第一天被普提拉納從某個暗無天日的地方召喚出來時,他就自然而然地具備思想,懂得怎麼講話,有各種感覺。


除了模樣是骨頭架子,其他跟人類沒什麼區別。
阿伊薩斯不知道其他骷髏是否也這樣,但大概不是。因為當時普提拉納明顯就一副受到了極大驚嚇的樣子。後來還跑到城中的圖書館去翻閱資料,雖然最後不了了之。


一直以來,他都覺得主人很嫌棄自己。這也難怪,因為除了跑得夠快又會說話會思考,他真的找不到自己有什麼用。
可是現在看起來好象又不是這樣。
至少在那位雷蒙德先生提出他以為主人一定會答應的要求時,主人拒絕了。


骷髏覺得有點搞不懂人類的思維,如果換了是他自己,要是站在普提拉納的立場上,也該毫不猶豫的交出自己才對。
或者有什麼別的原因?
莫非是……主人怕把自己抵債之後,連唯一能夠召喚出來的骷髏都沒了,以後再遇到敵人就找不到一塊逃跑的了?
嗯……肯定是這樣。
骷髏想,只是始終覺得有點不對。


他正在進行更深奧的思考時,四周猛地一亮,骷髏才發覺自己再一次被普提拉納召喚了出來。
然後他下意識地往後縮了縮頸故。
因為對方用一種極度想要殺死自己的眼神看著他。
“呃……主人……”
骷髏有點討好的叫。
普提拉納絲毫不為所動——他的錢啊!還沒有捂熱的錢啊!“阿伊薩斯!我不是說了要你裝鬼嚇走房東大嬸嗎!”
骷髏擔心地瞥了眼房頂,不知道那裡夠不夠結實,主人的聲音實在太大了,他懷疑房頂會不會整個地被掀起來。
嗯……還老老實實地在上面……他這才回答,“我不會,主人。”
“你……”
普提拉納還來不及咆哮出來,就轉念想到骷髏貌似真的不會。至於擅自回到空間,他卻想起了當時被冒險者追趕,骷髏一直都堅持沒有回去。
滿腔怒火暫態沉澱下來,他搖了搖頭,“算了。”


看到普提拉納滿臉沮喪地坐在椅子裡,一種似乎該被稱為“良心(?)的譴責”的情緒在骷髏身體裡油然而生。
“呃……”他喀吧著下巴,有點詭異的聲音在屋子裡響起來。
成功地嚇到了普提拉納,“你幹嘛?!”
“主人,別難過。”
普提拉納只來得及一愣,就感到肩頭微微一沉。
由白骨組成的手擱在上頭,畫面透著幾分古怪,卻不再有絲毫恐怖的氣息。然後那只手頗具安慰意味的拍了拍。


好象人類都有同樣的一個特質,就是獨自一個的時候承受力比較強大,一旦得到安慰反而會覺得分外難受。
於是想要傾訴的念頭源源不斷冒出來。
哪怕對方不是人都無所謂。


“哇”的一聲,普提拉納整個人都掛在了骷髏身上,傾情訴說的語氣別提多傷心了,“我真的傷心啊,傷心啊……”
骷髏很自責地想都怪自己害主人難過成這樣。
“……錢要是能多捂一會也好啊!你都不知道這年頭的錢用起來有多快!房租和物價漲得有多迅猛!……”
骷髏:“……”


七、骷髏,你發燒了?

人類在成長的過程中,常常會在某一階段出現思想上的轉折。大概這點還能夠進行一定程度的外延,儘管不是人類,甚至連生物都不是,骷髏這天竟然發現自己心裡出現了一個目標。


他只是一級的骷髏,脆弱到了極點,能夠被輕而易舉的打爛。或許現在普提拉納還可以容忍,可總有一天,主人會厭棄這麼沒用的自己。無法給予任何説明的召喚骷髏,根本就毫無價值。


他想,如果能夠變得更強一些,主人就會有兩個理由不丟棄自己了。


不得不說,骷髏和人類的思維差距有時候真的很大。因此當普提拉納總算恢復過來決定賺錢貼補家用又一次前往城外森林捕獵獠牙野豬的時候,默默努力的骷髏剛一出現,就聽到普提拉納發出一聲尖叫。


骷髏很費解,“主人?”
“……別別別過來!”死靈法師搖晃著雙手,將驚恐的臉埋在手臂下麵,表示讓骷髏離自己遠點再遠點。
“……主人?”
骷髏忍不住又喊了一聲。
心裡——如果能夠用這個詞的話——忽然有點發酸。
雖然知道,但主人對自己的排斥從來就沒有表現得這麼明顯。
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受,總之非常不是滋味。這一刻,他很想將主人直接拉到自己前面,叫普提拉納再也不能遠離自己。


“……好恐怖……”
而另一邊,普提拉納發出這樣的抱怨。
“……主人,你是死靈法師。”
怎麼能夠怕骷髏……
“誰規定死靈法師一定不能怕骷髏啊!”不怪他,真的不怪他,他怕鬼!再說……“骷髏也就算了,為什麼骷髏身上會有血和肉啊!”


沒錯。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阿伊薩斯原本白森森的骨架一夜之間就變了樣。白骨上面被一根又一根連在一起的血絲和類似肉絲的東西細細密密地覆蓋著,看起來比之前骨頭架子的模樣要可怕一白、不,一萬倍!



“可是……我是你召喚出來的。”
“……”
普提拉納悲憤扭臉,指明真相,“我召喚出來的明明不是你現在這樣的骷髏。”
“……”
骷髏也不由自主的沉默下來。
他心裡更難過了。
主人擺明瞭就是在嫌棄自己。
雖然他也搞不清楚身體的這種變化從何而來,只依稀記得,應該是從他下定決心想要變強開始的。莫名其妙的變化,血肉不斷地生長出來,隨著這個過程,他比以前更有力了,速度也快了很多。


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反倒被主人排斥了?


普提拉納等了一會都沒再聽到任何動靜,也不知道骷髏怎麼了。又過了好一會,他才鼓起勇氣抬起頭,從指縫裡往那邊看。
……還是很……可怕。
不過,一想到那是自己的召喚骷髏,是阿伊薩斯,似乎又沒什麼好害怕的。嗯,真的沒什麼好害怕的。
在心裡給自己打了半天氣,他才壯著膽咳了一聲,慢慢放下手。

等等!
是他眼花嗎,骷髏怎麼好象很失落。
普提拉納也不知道眼前的骷髏跟剛才有什麼不一樣,但就是能清晰體會到那份失落。大概因為自己是他的主人吧,他想。


於是這天等回去的時候也沒能弄到幾個獠牙。
路過一樓的時候,房東大嬸正在將衣服晾到杆子上,一看到普提拉納就張大嘴好象打算喊他的樣子。
普提拉納心驚肉跳地想不會是又要漲房租吧……
沒留意身後的骨頭們突然自發地拼裝起來。


“……鬼呀!!!!!!!!!!!!”


普提拉納沒有聽到漲房租的可怕消息,而只聽到了房東大嬸更可怕的叫聲。
然後與骷髏面面相覷。
回過神來,普提拉納啪地一把抱住骷髏,“阿伊薩斯,懂了沒,下次她再來收房租,這樣嚇走她就行了!阿伊薩斯你發燒了嗎,怎麼全身都變紅了!哦我忘了你是骷髏不會發燒……”



八、主人,請別激動


說歸說,不代表普提拉納真的對阿伊薩斯到底怎麼回事不好奇。這麼離奇的骷髏別說見了,就是聽都沒聽過。
是骷髏啊,怎麼會長出血肉?如果加上一召喚出來就能說話有思想,並讓他再也召喚不出其他骷髏……
普提拉納心想怎麼也得是前無古骷後無來者的骷髏啊!


該怎麼判斷呢?
普提拉納很苦惱。
冥思苦想很久,他決定再次去圖書館查資料。上次沒捨得進內館,這回就進一次,說不定、不,一定能找出點什麼。
這樣想著,普提拉納將骷髏再次召喚出來,然後他發現阿伊薩斯身上的血肉似乎又有了新的進展。
嗯……看來這種變化不是暫時性的,還可以持續。


下樓剛拐彎,房東大嬸就迎了上來,一臉猶豫的左右看看,才拉住普提拉納,“我想問你件事,普提拉納。”
……這回總算喊對名字了!就算再鬱悶大嬸總能讓他一夜還原為窮光蛋,普提拉納還是盡可能表現得風度翩翩,“請說。”
大嬸滿懷希望,“你……前天也看到那個鬼了吧!”
“啊?”
“……你都沒看到嗎?”房東大嬸誤解了他的反應,希望立刻變成失望,“找不到跟我一樣的人。難道當時真是幻覺?為什麼我會有見鬼的幻覺?最近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惹怒了神明嗎?唔……莫非是最近交給教會的錢太少了?看來我下個月得提高房租了……”


“……”
普提拉納瞠目結舌地看著大嬸自說自話地走掉,留給他一個瀟灑無比的背影。


“這年頭,做什麼都得要錢!”
等普提拉納順利進入圖書館站在內館門口時,已經又過去了好半晌。依依不捨地將好不容易湊齊換來的金幣摸了又摸,想到等一會它就會屬於別人,普提拉納覺得心臟都要絞痛起來!

一直注意法師的動向,眼看著他很有點回頭就走的趨勢,內館的工作人員趕緊喊:“這位先生,請付一枚金幣。”
“……”
“這位先生,只需要一枚金幣就能查閱。”
“……”
“已經很便宜了,先生!”
普提拉納忍不住唉聲歎氣,“租房子要錢,吃飯要錢,喝水要錢……為什麼連看幾本書都得要錢啊……”
年輕的工作人員臉都黑了,“對不起,因為它們都有知識版權!”


普提拉納這才回神,飛快地把錢塞過去,不讓自己有半分猶豫的機會。
然而等他踏入內館的門檻,他還是回頭問,“那個……現在如果我希望能全額退款,是否可行?”
工作人員猛地拔高了聲音,“不能!”
“……不能就不能唄,對付錢是神明的顧客態度都這麼差,真是……”
“!”


如果說剛才還有既然不能全額退款還不如全花掉至少物有所值的心態,現在普提拉納已經無比後悔為什麼剛才不能早點下定決心離開這鬼地方了。
這本沒有,那本也沒有,全部都沒有。


當骷髏再一次被召喚出來,視線所及又已經是一片茂密的叢林。
他看到普提拉納正在努力地尋找獵物,嘴裡還念叨著,“白花了一金幣,得多少個獠牙才抵得回啊啊啊!……”
“主人。”
聽到他的聲音,普提拉納立刻回頭,死死地瞪住他,“阿伊薩斯!我對不起你!”
雖然這樣說,骷髏一點也不覺得他的表情帶有抱歉的成分,反倒比較像殺氣騰騰,“主人?”
“我沒找到你是怎麼回事!”
普提拉納咬牙切齒地說,發現骷髏又有了變化,與其說是骷髏,不如說是乾屍……真的很恐怖。
“哦。”骷髏想了想,“沒關係。”這樣講主人是不是心情會好些?
完、全、沒、有。
“怎麼會沒關係!”
普提拉納滿臉悲憤地大叫,“我花了整整一金幣啊你知道嗎?卻什麼都沒有查出來!既浪費了金錢不說,還浪費了我的時間!東方有句話叫一寸光陰一寸金,你算算我浪費了多少金子?!”


“主人你別激動我馬上算!”
沒過多久,骷髏有些遲疑地開口,“主人,一寸是多少?”


九、骷髏,要樂觀!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四周突然靜了下來。連唧唧喳喳的鳥叫聲都消失了,聲音好象全被隔絕在了另一個世界。
等普提拉納注意到,已經過了好久。這種措不及防的安靜讓他四下張望,忍不住抱住胳膊打了個哆嗦,“怎麼回事,天氣突然變了嗎?”
事實是沒有,至少他抬頭望天,從枝椏間看過去的天空被夕陽染成橘紅。
只是心頭被什麼可怕的東西盯上的感覺始終揮之不去。


“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望向身旁的阿伊薩斯。
骷髏正看著另一個方向,一動不動。
普提拉納於是順著看過去。
……法師的腦門上暫態滴下老大一滴冷汗。


嚇的。

“那那那……那是什麼?”
他覺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能跟骷髏相提並論了,轉動的時候他發誓自己聽到了喀吧喀吧的聲音——而且,他想,不久後他說不定真的能和骷髏差不多了。
骷髏盡職盡責地給予解答,“那是魔獸。”


綠幽幽的眼睛足有人頭那麼大,即使在夜晚還未來臨前,也透著種由衷的陰森。更何況裡面充斥著的,分明是未加掩飾的兇殘。只是層層疊疊的樹葉和枝椏交錯,將魔獸的身體恰好遮住,難以分辨它究竟是什麼種類。



“我知道是魔獸……”人類要有那麼大的眼睛,那得是傳說中的泰坦巨人吧!他想知道的是……“它到底是什麼魔獸?”


大概是知道他們發現了自己,魔獸毫不在意地向前了一段距離。
噝噝的聲音猛地變得明顯。
顏色就像乾涸的血液般暗紅的蛇信隨著這個聲音在枝葉間游走,濃重的血腥的味道撲面而來。
碩大的眼睛中間,暗色的角像是被誰砍斷了,只剩下半截,接著它龐大的長形身體逐漸展露在班駁的日光下。


前一刻還打算搖頭的骷髏立即道:“是角蟒。”
“……我也看出來了,而且是條成年的角蟒。”普提拉納沒好氣地瞪他一眼,“還要加上受了傷……”
角蟒可是高級魔獸,更別提受傷的魔獸往往更加暴戾。
回頭再瞥一眼角蟒,普提拉納覺得腳有點軟,便問:“阿伊薩斯,你說我現在跑來不來得及?”
骷髏很誠懇的答,“來不及。”


角蟒的整個身體已經出現在普提拉納的視野裡,在崎嶇不平的地面遊動著,發出皮肉摩擦的怪異聲響。儘管它的身體上還看得到深深的爪痕,可以想像在表皮凝固的血不久前噴湧而出的情形。



普提拉納面無表情地看著骷髏,“阿伊薩斯,這個時候你應該樂觀些!要知道,人生最需要的就是樂觀的態度。”
骷髏很有點委屈,“主人,我是骷髏,我不是人,所以沒有人生。而且……如果我說來得及,就真的來得及嗎?”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時候,角蟒開始了攻擊。
普提拉納理所當然的是首選目標——即使是沒有智慧的魔獸也知道用嫌棄的眼神表示那個骨頭架子絕對不好吃,哪怕上面貌似有肉。
閃電般橫掃而來的尾巴後面是角蟒的利齒。


葬身蛇腹是什麼滋味?
普提拉納估計這次可以體會到了。
然而眼看著角蟒的血盆大口已經近在咫尺,一個身影突然擋在了他的身前,已經不再是純粹的白色也不再僅僅是骨頭。


“……死前的幻覺嗎?”
動了動嘴唇,法師喃喃自語。
但馬上,他就知道那並非幻覺。
“阿伊薩……斯?”


剛才的驚恐一股腦的被拋在了腦後,剩下的竟然是受寵若驚。
這可是骷髏第一次主動保護自己啊!
第一次!


普提拉納滿臉欣慰:“阿伊薩斯,你的第一次啊第一次!”
骷髏絲毫無暇顧及,“主人快跑,危險!”
他攔在角蟒前,惹得魔獸暴躁地咆哮。


“阿伊薩斯,快閃!”
跑了幾步普提拉納還是不放心的回頭,就見角蟒張大了口水橫流的嘴巴,眼看著就要咬下來。
那利齒甚至還在閃爍著寒光,如果真的咬到,普提拉納敢肯定自己以後就見不到這個叫阿伊薩斯的召喚骷髏了。


還沒等他來得及收回骷髏,千鈞一髮時,角蟒猛地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
然後普提拉納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哦,親愛的普提拉納,我又一次挺身而出説明了你!請為我們的再次相逢而歡呼吧!”
“……”
某張極其可惡的臉孔笑眯眯地出現在眼前,讓普提拉納吞回了即將脫口而出的驚呼,覺得自己寧願被角蟒一口吃掉也不願被這個奸商有償説明!


十、主人,他說我愛你


“喂,普提拉納,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就用這種態度對待我?”
原來將角蟒抓傷的本來就是黑龍斯莫布拉克,也因此才讓普提拉納免于被吞吃入腹的命運。只是一想到對方下一步可能有的行為,普提拉納就很難露出笑臉。

“我真誠的感謝你。”他字斟句酌,“但我認為如果你只是想成為我的救命恩人,那就不要收助人費。”
“沒看出來普提拉納你是這麼的為我著想,我本來不打算收,但你這樣一說,我怎麼還好意思不收呢?”雷蒙德說完又招呼黑龍,“親愛的斯莫布拉克,看到普提拉納如此為你著想,你大概也覺得很感動吧。”


法師看了黑龍一眼,他發誓斯莫布拉克現在一定很想翻白眼!
他還想據理力爭,“得了吧,我相信斯莫布拉克的花費根本不高,他只需要兩件事的錢而已!”就是吃飯和睡覺!
“沒錯。”雷蒙德攤開雙手,“是兩件事,就是這也要花錢,那也要花錢。所以親愛的朋友,對於可愛的斯莫布拉克,你也一定不忍心克扣他的花費吧!”


“……”
不,他忍心,他很忍心!反正是你的黑龍又不是我的骷髏!


“你是打算繼續欠著?上次我提出的建議現在依然管用。”雷蒙德看了眼骷髏,眼睛裡一閃而過的異色連普提拉納都瞧出來了。
他不假思索地搖頭,“不不不,我不會拿阿伊薩斯來抵債。”
骷髏感動地看向自家主人,眼窩深處好象有什麼亮了一下。
普提拉納沒注意,雷蒙德卻看見了,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好吧好吧,你沒有必要繼續強調這件事了……對於別人珍視的寶物,我一向都不會太執著。”


“……”


那你還盯著他幹什麼!
就是角蟒的眼睛也沒有你這麼綠!
而且……什麼叫珍視的寶物啊……
普提拉納耳根忽的有些發燒,不自在地偏開視線。


雷蒙德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我只是對這麼神奇的事情有些好奇罷了。好啦,我的朋友,別再糾結啦。你的阿伊薩斯也只會是‘你的’阿伊薩斯,不過在此之前,請允許我單獨與阿伊薩斯待一會好嗎?”


普提拉納戒備地看他:“你想幹嘛?”
“只是研究一下。”雷蒙德擺動雙手錶示自己沒惡意,然後補充道,“只要你允許,你欠我的錢你就可以少還一半。”
“好!”
普提拉納再一次毫不猶豫的回答。


等到離開雷蒙德的居所返回紅葉堡時,夜幕已經降臨。天空中點綴著繁星,一切都仿佛披上了一層柔光。
普提拉納注意到骷髏的情緒不斷地在起伏著,波動大到讓他都忍不住看過去一次,又看過去一次……
“阿伊薩斯。”
“主人?”
“你在想什麼?”
“沒有。”
“……阿伊薩斯,我不希望我的召喚骷髏還會欺騙我。”
他的語調只稍稍重了一點,就得到了骷髏驚恐的叫聲,“不,主人,請相信我絕對不會欺騙你。我只是……”
“只是?”
“在想雷蒙德先生說的話。”
“啊?別把那個奸商的話放在心上!輕信了那傢伙你一定會被他賣了還樂不可支地替他數金幣的!”
“可是……我覺得他的話很有道理。”骷髏低聲說。
“他說什麼了?”
“他說……”骷髏想著雷蒙德的話——全心想保護那個人的心情……始終想看到那個人的心情……“他說我愛你,主人。”
“……”
這才是今天受到的最大驚嚇!


十一、骷髏,我想你了

沐浴在夜晚的星光下,因為被骷髏驚嚇到,因此一路回去法師都魂不守舍。像打飄似的一路飄回紅葉堡,走向住處。往常都在一樓的房東大嬸大概因為太晚,所以不在樓下。也沒在意,普提拉納開始爬樓梯。


離房間門口只差幾步的時候,他猛地一頓。
那絲不同尋常的感覺似乎又壯大了幾分,跟當時被角蟒盯上有些相似,稍微少些兇狠的味道,多了點探究的成分。


又是……魔獸?
不,不可能。
普提拉納的眼神凝住,漸漸加深。
紅葉堡雖然不是繁華的大型都市,在城防上至少也做得跟所有中型城市一樣完善。城中的魔法塔和箭塔設置在四角,一旦有魔獸試圖闖入,必然會招致無數攻擊。幾百年來,誰都沒聽過哪個魔獸犯傻到這地步跑進人類的地盤玩。



那麼會是什麼?
是人?
他不過是個窮困潦倒的小法師,有什麼會被人覬覦?不……或者說並非覬覦?他記起自己的身份——死靈法師。
大陸上跟過街老鼠一樣的職業,只有在安眠嶺的附近才稱得上是死靈法師的樂土。然而作為一個只能召喚出一級骷髏,數量還恒等於一的死靈法師,前往安眠嶺的後果更可能是淪為其他法師的僕從。



他嗅出了空氣中浮動的一絲殺機。
微乎其微,如果不是自己小心翼翼到極點,而對方沒將自己看在眼裡,普提拉納也不會察覺到。


該怎麼辦?
擺在面前的問題在於此。
逃……他能逃到哪去?不逃,憑藉他三腳貓的劍術和一級骷髏——或許現在進化了勉強能夠媲美二級?想要戰勝潛伏者,那就跟做夢一樣。


還沒等普提拉納想出應對方法,潛伏者已經動了。
淡淡的白光在夜色中冒出來,連普提拉納都不得不承認,出現的神官和神殿騎士都具備作為一個光輝燦爛角色的資質。
英俊的外表,高大的身形,不用遮掩和躲藏的職業。


“你果然是死靈法師。”下午聽一個大嬸訴說看到鬼的事讓神官起了疑心,而房間四周微弱的死靈氣息讓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你們是來抓我的?”
“不。”神殿騎士揚眉朗笑,“我們是來殺你的。”
普提拉納往後退了一步,擺出警戒的姿勢。


然而初級的小法師和明顯都是高階的佼佼者相比較,差距太懸殊。
只是一個眨眼,普提拉納便被騎士用泛著白光的長槍指住了胸口。


“我就說根本沒必要兩個人來嘛。”他對神官撇嘴,邊說邊將長槍往前遞,“我一個人就能夠殺掉十個這樣的垃圾。”
“為了保險起……小心!”


四周在一瞬間突然湧起濃重的黑色霧氣,濃稠得幾乎要變成水滴下來的黑霧沉甸甸地朝兩位神職者逼近。
就在騎士漫不經心的刺向普提拉納的刹那,普提拉納聽到耳邊不知從哪裡爆發的一聲大喝,“主人!”
接著,長槍被折斷。
在普提拉納失去意識前,只依稀捕捉到一道裹在黑袍裡的身影。
那是……阿伊薩斯嗎?
他不確定。

醒過來的時候一睜眼就又看到了雷蒙德的臉,普提拉納沒好氣地坐起來,“怎麼又是你……”
雷蒙德一反常態地很嚴肅,“你還好吧,精神怎麼樣?”
“嗯……精神不錯。”
“那你……”雷蒙德望著他的神色實在有些古怪,“試一下召喚骷髏。”
“好。”


很成功。
前所未有的成功。
就像任何一個初級的死靈法師那樣,普提拉納順利召喚出了五個骷髏。白森森的骨頭架子一字排開在面前,乖巧卻呆滯。
他愣住了。


阿伊薩斯呢?
前一夜的記憶才如潮水一樣蜂擁而至,幾乎將他整個淹沒。


*


這些年來,普提拉納不再止步于初級。
事實上,他的天賦相當出色。在法術變得正常後,只用了寥寥幾年的時間就成長為高階法師,在安眠嶺都有了一席之地。
他可以隨意的召喚出成百上千的骷髏,然後看著它們摧枯拉朽的變成炮灰。


它們都是骷髏,但它們都不是骷髏。


又是一個傍晚,安眠嶺提前進入了陰森的黑暗時分。
一位同行馬上要來找他切磋。
站在露臺,普提拉納收回停留在天際的視線,轉身,下樓。


“阿伊薩斯……”
快要走到最後一級臺階的時候,一聲歎息悄然在黑暗中散去。
“……我想你了。”
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十二、主人,你捨不得我


這場切磋毫無懸念。
似乎自從阿伊薩斯消失,之前受到壓制的一切反彈似的猛漲。


普提拉納拍了拍袍子,剛準備上樓。
黑暗中傳出另一個人的大嗓門。


“啊哈哈哈哈……親愛的普提拉納,你的法術越來越厲害了!感謝你今天免費讓我看了一場這麼精彩的比鬥!”
“……”
這狡猾到極點的奸商!
根據知識都有產權的理論,就是看到我的表演你也得付費!
但提前堵住了缺口無疑讓普提拉納沒辦法再說出要求。


“別生氣。”雷蒙德好脾氣地笑笑,“我今天來可是有好消息帶給你。”
“什麼好消息?”
“你一直想念的那個……”
“阿伊薩斯?”
“啊哈哈哈,我可沒指名道姓。”
“說吧。”
普提拉納聳了聳肩,他承認當初被骷髏的表白驚嚇到,但他也同樣承認,或許早在不知不覺中,那個與其他骷髏不同的骷髏,在他心中就已經很重要了。
“要錢的哦~”
“多少你說。”
“……你真的難得這麼爽快。”
“沒錯。”普提拉納現在臉皮比以前可厚多了,“反正都欠你那麼錢了,再多一點也沒關係。”
雷蒙德忽然懷疑自己是不是和他接觸太多以至於當初淳樸的小法師變成現在這樣奸猾似鬼明明有錢卻只會欠帳的傢伙了?


“你明天跟我走。”
“好。”

“你是……阿伊薩斯?”普提拉納懷疑地瞪著前方怎麼看都跟人類沒多大區別充其量蒼白了點瘦削了點的生物。
“是我,主人。”
“別這麼喊我,你可是傳奇巫妖。”
“主人,不要生氣。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就是千萬別生我的氣。”
“……”
喂你好歹也是傳奇巫妖,至於這樣低聲下氣嗎!


“就是說,大概是某次意外後你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成了我的骷髏然後到危急關頭突然爆發了雖然找回了身份卻力量衰弱只好把我送到奸商……”
“喂!”
普提拉納無視了雷蒙德的抗議,“……那裡然後自己找了個地方回復。現在終於成功的還原成了傳奇巫妖所以就想起來找我卻怕我生氣所以先找了奸商?”


骷髏……哦不,現在應該喊他阿伊薩斯——作為傳奇巫妖,他的模樣並不像一般的巫妖那樣乾癟——老老實實點頭,“對,就是這樣。”
普提拉納挑眉,“你覺得這樣我才不會生氣?”
“呃……”
該怎麼回答呢……普提拉納這個樣子好可怕,阿伊薩斯寧願自己是骷髏形態,至少想回召喚空間就能回。
“你竟然會有這麼離譜的想法!”
果然生氣了……
“你竟然先找奸商都不找我!我我我……我……”普提拉納轉頭看雷蒙德,“我記得我還欠你錢,不如這樣吧,把他給你抵債。”
“不要啊主人……”阿伊薩斯急了,想了想也對雷蒙德說,“雷蒙德先生,請讓我和主人單獨待一會。”
……戲沒得看了,雷蒙德鬱悶的退場。


“主人。”
“……”
“別生氣了,主人。”
“……哼。”
“我知道你不會把我賣掉。”
“誰說的。”
“主人……”
這一瞬間,阿伊薩斯的聲音忽然沉了下來,而且距離也猛地變近了,讓普提拉納有些不自在地扭臉。
“……你捨不得我。”
“……”
“主人,你捨不得我。”
“……”
“我有足夠的錢幫你去還雷蒙德先生的錢。”
“……看在錢的份上,我原諒你。”
“……”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