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妖 by 慕寒 (古代,短篇, 神醫X參妖)

千年以來,塵塵長眠於長白雪山的山麓之中,
在層層冰雪覆蓋之下的土壤中潛心修煉,不曾被外界所打擾。
塵塵長得很慢,十年才長長一寸都不到,要足足修煉千年,才能幻化成人形,成正果。
但是塵塵很有耐心,就這樣,十年,百年,千年,一寸一寸的長,
終於,在乾燥冰封的土壤下結成了人形。
據說,成型的千年參妖,只要再修練滿九九八十一天,
就可以得到肉身,變成人形的半妖。
塵塵很開心,因為,得到肉身就可以去看外面的世界,
他在雪山裡睡了千年,真的好孤單,好寂寞。
然而,災劫卻偏偏在最關鍵的第五天時候降臨!
塵塵被采參的山民發現,整個兒地挖了出來。
11_faith0515_20111112121157.gif

  Chapter1
  
  塵塵不是人類,而是一隻千年老妖
  
  ----人參妖。
  
  千年以來,塵塵長眠於長白雪山的山麓之中,
  
  在層層冰雪覆蓋之下的土壤中潛心修煉,不曾被外界所打擾。
  
  塵塵長得很慢,十年才長長一寸都不到,要足足修煉千年,才能幻化成人形,成正果。
  
  但是塵塵很有耐心,就這樣,十年,百年,千年,一寸一寸的長,終於,在乾燥冰封的土壤下結成了人形。
  
  據說,成型的千年參妖,只要再修練滿九九八十一天,就可以得到肉身,變成人形的半妖。
  
  塵塵很開心,因為,得到肉身就可以去看外面的世界,他在雪山裡睡了千年,真的好孤單,好寂寞。
  
  然而,災劫卻偏偏在最關鍵的第五天時候降臨!
  
  塵塵被采參的山民發現,整個兒地挖了出來。
  
  山民們看到楞大一個人參娃娃,都激動得歡呼起來,紛紛跪倒拜服山神的庇佑。
  
  就這樣,塵塵被山民進貢給了皇帝,而那區的山民因此得到了皇帝豐厚的賞賜。
  
  塵塵被送進了御藥房,隨時任人魚肉,不,準確的說是宰割,烹製入藥。
  
  照看塵塵的是御藥房的御藥司公孫曼,一個籍籍無名的閒人。
  
  公孫曼一見到塵塵可愛的人形就愛不釋手,小心翼翼地捧在手中翻來覆去的觀察研究,口中不停讚道:"妙,妙啊!",
  
  不禁感嘆世間造物主竟能巧奪天工地造出如此精緻的人兒,天然雕飾,真是妙不可言。
  
  塵塵光光的身子被公孫曼灼灼地凝視,竟有些害羞,若不是參形無法變色,公孫曼現下定能看到一支紅彤彤的小山參。
  
  雖處於危境,塵塵也不忘修煉,他天天祈禱長白山神大人能保佑,讓他安然度過這八十一天,等到他日得了肉身便可以自由地出入,脫離困境。
  
  到時候,等那皇帝病危才想到自己這根千年老參,他早就逃得無音無蹤啦。
  
  然而好景不長,皇帝的掌上明珠若菲公主身患惡疾,群醫束手無策。
  
  皇帝記起了前幾日山民進貢的千年人參,於是,命人取藥為公主續命。
  
  公孫曼起身接過聖旨,回身打開最上方的藥匣,將塵塵取出。
  
  塵塵很難過,他不想就這樣被人做成參湯下肚,明明在過幾十天就能夢想成真的,可是現在,什麼都成了泡影。
  
  千年的修行,無盡的寂寞……
  
  塵塵蜷縮著皺皺的身軀,委屈得想掉淚。
  
  但是,人參妖在得道之前是無法有自己的眼淚的,塵塵更傷心了。
  
  公孫曼也舍不得塵塵,他輕輕撫摸塵塵的參須,勾勒出塵塵人形娃娃的臉龐和身軀,依依留戀。
  
  Chapter2
  
  公孫曼也舍不得塵塵,他輕輕撫摸塵塵的參須,勾勒出塵塵人形娃娃的臉龐和身軀,依依留戀。
  
  "千年人參雖有固本培元的奇效,然其性屬陰,並不適合公主現下的體質服用。"
  
  公孫曼悠悠開口,所言震驚四座,在場的資深御醫都不屑地質問他:"你是什麼東西?小小的御藥司懂什麼病理醫人,真是貽笑大方。"
  
  "就憑我是藥聖的關門弟子。"聲音並不大,卻讓在場所有的人都驚呼。
  
  藥聖??當今醫界,藥界第一人!
  
  公孫曼竟是他的傳人!
  
  沒人相信他的話,可是御藥房的爭論直達到了天聽。
  
  皇帝召見了他,他在御駕前立下了生死狀,若醫不好公主,公孫曼自刎謝罪。
  
  不出三日,彌留多時若菲公主奇蹟般地甦醒過來,病情也趨於穩定。
  
  皇帝很是高興,賞賜了許多奇珍異寶給公孫曼,還賜給他專用的藥廬,並親自題名曰:懸壺堂。
  
  一夜之間,公孫曼成了宮廷御醫官的新貴,很多人想巴結他,也有很多人嫉妒他。
  
  藥聖弟子,聖手神醫,傳言以訛欻呢,公孫曼這個名字變得神乎其神,後宮中如花女眷都爭相想一睹這個年輕神醫的風采,一時,公孫曼成了妃嬪宮女們追逐的寵兒。
  
  塵塵同時也安然無恙地和公孫曼一起搬進了新居:懸壺堂。
  
  雖然藥廬相較以往的寬敞了不少,四處的擺設也極盡奢華,塵塵也不用每天都被塞在窄窄的藥匣子裡,被當歸枸杞熏得不能靜心好好修練,公孫曼還為他單獨闢出來一個小櫥櫃子,像供奉祖宗靈位牌一般讓他靜靜地睡在裡面。
  
  但塵塵並不開心,公孫曼變得越來越忙。
  
  平時他都是在御藥房任個閒職,看守看守藥材,有時最多值個夜,樂得清閒。
  
  在沒人的時候,他還會拉開藥匣偷偷地把塵塵拿出來看看,摸摸,敘敘"舊情"。
  
  然而現在,不是今兒貴妃娘娘有個小小的不適,就是哪位美人昨兒踢被著了涼,大事小事都來點公孫曼去請脈,就連深居宮中的宮娥們都不安分地沒事來找他攀交情。
  
  塵塵吃味了,但是身為妖的他並不知道那種感情是什麼意思,但是他的的確確不開心。
  
  Chapter3
  
  這日早出晚歸的公孫曼總是踏著落日殘陽才回到懸壺堂,疲累不堪,放下藥箱,一屁股窩在竹籐椅上,便闔眼睡了過去。
  
  是日正值盛夏酷暑,即使是夜晚,蟬鳴不止的悶熱氣候也讓人睡不安寧,薄汗凝結成珠,劃過俊美的臉際滴了下來,公孫曼燥熱地抓著臉上殘留濕痕的癢處,卻不睜眼。
  
  想是太過勞累的吧?莫名地,塵塵說不出地心疼。
  
  月華如水,參妖性屬陰,喜好濕潤氣候,此間,即可盡收月陰之精華,對於千年參妖的修行最是有益。
  
  而在神妖修煉成人身期間最關鍵的九九八十一日內,每當月光普照之時,參妖可藉著月華之影,結合自己的千年的修為,化成人形的幻影,顯現於人前。
  
  塵塵心下默念幾句,有生以來第一次動用自己的妖力,雖然並不怎麼熟練,卻也尚算成功。
  
  在月光的映射下一個光著身子的小娃兒努力地爬到桌案前,扶著桌角蹣跚地站了起來,伸手拿過案上的芭蕉扇,有屈身一步一步爬到公孫曼的身側。
  
  塵塵雖已幻化成人形,卻還無法適應人類正常的行走動作(在過去的一千年裡,塵塵都是蜷著身子躺在土裡面的),故而只能如剛剛學步的稚童小猴子一般的爬行啦。
  
  公孫曼用手背抵著額頭,並未睡死。
  
  朦朧之際,身畔微微輕風徐徐而來,舒爽異常,似是有人在為他搖扇納涼。
  
  不動聲色地斜睨,一個金黃色長發的小娃兒正吃力地搖著偌大一把芭蕉扇子,為他驅暑降溫。
  
  公孫曼驚異那娃兒竟長得如此標緻可人,一雙眸子同樣如稻麥般的金色,閃閃發光,盈盈間透著一絲澄澈。
  
  著了魔一般,公孫曼伸手去摸那個玲瓏剔透的可人兒,卻什麼也沒抓住。
  
  塵塵是月下的影子,是幻影,沒有實體,所以,公孫曼就算看到塵塵,也摸不到他。
  
  塵塵也是一驚,本來想等公孫曼睡實自己就會回到那個酷似神龕的櫥櫃裡安分地繼續修煉,但是,公孫曼這麼一抓,讓他慌了心神,本就站不穩的塵塵,這下四腳朝天跌了個大跟頭。
  
  塵塵見公孫曼發現了他,驚慌失措地想逃跑,卻忘記了自己根本連走都不會,其實只要運用妖力把自己變回去就可以了,唉,可惜的是,笨笨的塵塵就是沒想到。
  
  Chapter4
  
  公孫曼抓了兩次都沒抓到人,而他的手竟然能從塵塵的身體裡穿過!
  
  難道是鬼魂?
  
  "你是誰?是人是鬼?"公孫曼奇道,他並不怎麼還怕,心想這皇宮內苑,興許是哪個怨鬼也說不定,對於鬼神之說,公孫曼倒是饒有興致。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塵塵不干了,他才不想讓公孫曼誤會自己是鬼,聽說人都怕鬼,他不要他怕他,因故理直氣壯地說道:"我是妖,修煉千年的人參妖!"
  
  而且馬上就能得道,成為和你一樣的人了!
  
  殊不知,比起鬼,人更恐懼妖!畢竟,妖的名聲在凡界更是臭的可以。
  
  唉,塵塵,你真夠遲鈍的。
  
  "噢?人參妖?莫不是那支千年人參?"
  
  塵塵的話挑起了公孫曼的興趣,他起身打開櫥門,果然,安放在內的千年人參不翼而飛了!
  
  公孫曼也不驚慌,只是驚奇地看著塵塵,有些玩味,"原來是個小屁孩啊,我還以為人參妖會是個長鬚公公呢。"
  
  千年對於俗世凡人來說是遙遠漫長的年代,而對於仙魔妖三界來說,卻根本不值一提。
  
  塵塵在妖界的道行雖是不淺,然也並非深厚,最多也就相當於人類剛剛及弱冠的少年而已。
  
  現下幻影之中的孩提模樣,會隨著這九九八十一天時間的推移,一點一點地慢慢長大,在等到第八十一日那天,塵塵就會長到他實際年齡的樣子。
  
  塵塵也不多話,坐在地上,只是哼哼,看等再過數十日之後,變成大人再來嚇你。
  
  看著塵塵扁嘴氣嘟嘟的樣子,公孫曼覺得可愛至極,想了想,托腮道:"是不是因為我上次救了你,你才變成人形來報恩的呢?哈哈!就像白蛇傳裡的白娘子一樣,是不是?"
  
  "白娘子?是誰啊?"
  
  塵塵天真的如同一張白紙,自是不知道白娘子許仙的故事。
  
  於是,公孫曼很有興致地把白娘子的故事講塵塵聽,雖然塵塵對於凡界人世並不怎樣熟悉,但是,也能聽得懂一些。
  
  白娘子是為了報恩而嫁給許仙做妻子,還為了救她丈夫還觸犯天條,水淹金山寺,最後被收服到雷鋒他之下,雖然對於這個感人的故事塵塵似懂非懂,但是心裡總覺得有什麼被揪著,悶悶的,不怎麼好受。
  
  聽完後,塵塵愣愣地看著公孫曼,問道:"白娘子為報恩而嫁給許仙,那我是不是也要嫁給你?"
  
  公孫曼聽了,忍俊不禁,笑道:"你才都定一點大,而且還是個公的,我看還是免了吧!"
  
  塵塵很不服氣,暗暗心道:我馬上就會長大的嘛,而且為什麼公的就不能嫁給你?
  
  正待問出口,公孫曼已合衣躺在椅子上沉沉地睡了過去。
  
  塵塵懂事地挨在旁邊,並不去打擾他,看著月光下棱角分明的面龐,一下下搖著手中的扇子,讓仲夏之夜靜靜地如流水般淌了過去。
  
  Chapter5
  
  翌日,公孫曼起身之時,感覺神清氣爽,只是,昨夜那月下的可人兒早已不見了蹤影,他踱步來到廚櫃前,打開一看,那支可愛的人參娃娃正安靜地躺在盒中,正享受自個兒的清夢呢!
  
  昨兒搖了一夜的扇,可把小人兒累壞了,如今,變回真身正補給元氣呢。
  
  公孫曼的視線落在椅旁的芭蕉扇上,他確信,那不只是夢!
  
  公孫曼是個隨遇而安的人,生性淡泊,名利那些事兒從不曾放在心上,致使他在宮中之樂得謀到個清閒安逸的活兒,不出頭,不惹事,平平淡淡地做一個平庸的人度過一生,是他最大的夙求。
  
  然而世事難料,一時莫名的衝動讓他的才華顯露人前,當然,在名利雙收的同時,麻煩自然也是紛至沓來。
  
  他最不喜歡繁瑣,如今卻無奈地奔波於內宮各妃子貴人之間,青眼相加之下,自是夾雜著或是外戚派系勢力或是帝寵鬥爭的暗流,雖能從容應付,卻也不勝其煩,往日寧靜的生活就此毀於一旦。
  
  公孫曼暗罵自己蠢笨,竟為一支人參多管閒事,讓自己陷入無盡的麻煩之中。
  
  但卻也覺得值了,那個參妖真是有趣的很,自己也喜歡的緊,不知今夜他還會不會出現呢?
  
  公孫曼比平日早了半個時辰回到藥廬,希望能看到可人兒的身影。
  
  可是,懸壺糖空蕩蕩的,根本就沒一個人影,公孫曼微微嘆了口氣,心中莫名地,有些失落,至少,也要讓我知道那個小人兒的名字吧,公孫曼默默地想。
  
  他並不知道,塵塵要有月光才能出現,所以,等到了夕陽西沉,明月當空普照之時,塵塵自然就出現了。
  
  看到夢中的人兒,公孫曼心中說不出地甜蜜,那晚,他知道了小人兒的名字,塵塵,很般配的名字,在他心中,塵塵就是那個出塵的絕世仙子。
  
  好幾次,塵塵都辯駁道:"我不是仙,也不是鬼,我是妖!"
  
  似乎,對於塵塵來說,另人所不齒的妖在他看來是十分光榮的。
  
  Chapter6
  
  從那晚起,公孫曼就給塵塵講人間的故事,神仙的故事,鬼怪的故事,昨兒是海螺姑娘,今兒是天仙配,明兒就是牛郎織女,但是,每次,公孫曼有意無意就在講到故事最高潮的時候睡著了,害得塵塵心裡癢癢的,卻又不好打擾公孫曼的清夢,只好在一旁磨嘰磨嘰,幫他扇扇子,軀蚊蟲,玩得不亦樂乎。
  
  然後第二天眼巴巴得繼續踏著月光而來,聽完昨天的那個故事,卻不知今日的故事比昨夜更精彩!
  
  就這樣,小妖精夜夜造訪懸壺堂,公孫曼雖因熬夜講故事哄小孩而有些睡眠不足,卻也樂此不疲,且還變著新意地講故事。
  
  刻意地,每每,他總把不好的結局改稱大團圓收場。
  
  在公孫曼的故事裡,沒有銀河,沒有鵲橋相會的七夕,只有牛郎織女的相守天倫,同樣,廣寒宮裡,嫦娥仙子並不孤寂,月下桂樹玉兔定下盟約,相知相伴,似乎總不願讓小傢伙聽到悲傷的結局,讓他傷心難過。
  
  人在局中,總會有些執迷不悟而不自知,冷清如他,公孫曼卻也不曾發現,自己已經陷了下去,不曾發現,他所講的故事,都是人類之間最美好的情愛,而他與他,之間卻是人與妖的鴻溝。
  
  不過,有一點,公孫曼卻是發現了,他慢慢意識到,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天一天,小豆丁慢慢地長大,從一開始滿地亂爬的稚童,慢慢地,開始站起蹣跚學步,接著健步如飛,總是圍著自己身旁蹦蹦跳跳的,而身材也日漸伸長,不出一月,竟長成了一個翩翩的少年。
  
  望著天真爛漫的人兒,公孫曼心中不禁悸動不已,那是從來也沒有過的。
  
  以往那小妖,孩童身形,不著寸屢自己也並不覺得有傷大雅,然而,現在,看著光裸全身的人兒,那具尚未成熟的青澀軀體,在他眼中,是如此地撩人心魄。
  
  小人兒還是像以往一樣,喜歡趴在公孫曼身上,雖然公孫曼感覺不到重量,但心怦怦直跳,氣息開始有些急促紊亂。
  
  他總是不時偷眼看看塵塵光潔的身軀,追逐著那身體的曲線,月光下閃耀光澤的肌膚紋理,那搖曳在空中的紅?,那稀疏草叢中的隱秘,都讓他不能自持。
  
  他總控制不住自己,在塵塵不注意的時候,就著月華,偷偷描摹著可人兒的輪廓。
  
  看得到,卻抱不到,摸不著,著實讓公孫曼有些抓狂。
  
  但他並是個貪慾極重的人。
  
  他知道有些事是緣分,強求不來的,情愛是兩廂情願的事,並不是自己想就可以。
  
  塵塵是千年的妖,雖然歲數比自己大了好幾百倍,但他的心智卻只是個不諳世事的孩提,純潔無瑕,他又真會懂得自己的所思所想麼?
  
  況且,人妖殊途,只要塵塵能一直陪伴在他的身邊,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每夜,那既甜蜜又痛苦的人妖幽會,他總努力地讓自己將那份思念,那份衝動埋藏於心底,保持現狀,就好。
  
  Chapter7
  
  然而,公孫曼又豈知,那個純淨的小人兒也在一天天發生著變化。
  
  塵塵夜晚除了為公孫曼扇扇驅蚊,有時也會乘他睡著,偷偷的睡在他身旁,摟住他的腰,把自己的小臉貼在他寬大厚實的胸膛上,聽著心臟撲通撲通有力的跳動。
  
  不久之後,他也會有同樣一副身軀,有心,有脾,有肺,哭得時候也會有眼淚,笑得時候還會流口水!
  
  每一天,他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期待自己的肉身,掰著手指掐算剩餘的天數,當然,這是個秘密,塵塵狡猾地想,一定要嚇他一大跳才行!
  
  偶爾,塵塵也會偷偷地親公孫曼的臉頰和嘴唇,饃饃他那濃密的劍眉,俊挺的鼻樑,也喜歡貓一樣的蹭蹭,然後窩在男人的臂彎裡享受月光的沐浴,知道初曉晨曦微露,才不情願地離開溫暖的懷抱,躺進公孫曼為自己準備的檀木盒中繼續尋找周公。
  
  當然,這一切的小動作,公孫曼都感受不到,塵塵只是月光下的美麗倩影,可遇而不可求。
  
  美好的日子總不肯停歇地流逝著,初秋,芙蓉花謝香遺,涼爽的秋風吹去了煩人的暑意,送來了一絲清新,這是農家豐收的季節,枝頭磊磊的果實正翹首等待農人的採擷。
  
  整整九九八十一日,今日,千年的修行終成正果。
  
  當今夜月光再次灑向殿堂之時,塵塵將會變成人,真正的人!
  
  有血有肉,會哭會笑,還會撒嬌!
  
  塵塵很興奮,但是,他還是堅守著這個秘密,前一晚,他還攥著公孫曼的衣袖,可憐巴巴地哀求,硬是他早些收工回來。
  
  他要讓他第一個看到自己,第一個觸摸到自己,感受到自己!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一道聖旨,踐踏在塵塵的心上,那個曾經遙遠,而不再遙遠的夢,碎了。當太監總管來懸壺堂宣旨的時候,公孫曼並不知道,塵塵今日因為太興奮了,並沒有睡著,只是在盒中假寐,一分一秒的痴痴等待月光的降臨。
  
  所以,聖旨的內容,他聽得一清二楚。
  
  若菲公主經由聖手神醫公孫曼悉心照與料調理之下,恢復康健。
  
  然,若菲公主感念其才情與恩德,日久生情,對公孫曼產生少女的傾慕的情愫,奏請皇帝予以賜婚,下嫁於公孫曼為妻。
  
  臨走前,太監總管還媚笑地作揖道:"恭喜駙馬爺了!"
  
  公孫曼心中波瀾迭起,臉面上也不似往日般雲淡風輕了,此時,他已是滿面鐵青,心正被一種無名悲傷所蠶食,此刻,他的心,真的很痛。
  
  駙馬?
  
  恍惚間,塵塵聽到總管太監是這樣稱呼公孫曼的。
  
  這個詞,他並不陌生,依稀記得,公孫曼曾經跟他講過再生緣的故事,他知道,郡主的夫婿是郡馬,而皇女公主的夫婿是駙馬。
  
  而駙馬是要陪在公主身邊一輩子的人,那如果公孫曼當了駙馬,他有公主陪,還會要我麼?
  
  他的身邊,是否還有我的位置?
  
  忽的,塵塵滿滿的心中像是翻船的一葉扁舟,失去了重心,傾覆了所有,
  
  到頭來,空空蕩蕩的,萬物皆歸於虛無。
  
  他是妖,還是一個尚未成人形的妖,本沒有心,所以,不應該會心痛啊!
  
  然而,就是在那個地方,像是針戳刀插一般得痛。
  
  沒有淚,卻是在無聲的哭泣,塵塵開始後悔,他現在不想要那夢寐以求的肉身了,他只想做一隻普普通通的千年老參,靜靜地守在那個人身邊就好,就算他把自己宰了,入了藥,也算是對他有些益處,可以幫上他,塵塵就會覺得很幸福。
  
  塵塵窩在四方的檀木盒中,靜靜地飲著自己的哀傷,原本熱忱期待的那一刻,如今,恨不得時間的輪盤就此卡住,不要再轉動,讓這一刻永恆,他想永遠陪著公孫曼!
  
  然而,命運的輪盤並不會像某個人所想的那樣任意轉動或是嘎然而止,萬物的一切,由它創造,毀滅,主宰,不從於任何人的意志!
  
  Chapter8
  
  是夜,月明星稀,萬籟無聲,靜得有些恐怖。
  
  光華依舊如地毯般鋪灑於殿堂的大理石上,斑駁異常。
  
  無數次嘆息後,出塵不染的人兒靜靜佇立在殿內,宛如天上謫下的仙狐,無垢無邪,卻牢牢勾著人的魂魄,媚意叢生。
  
  無言的相視,傾訴綿長的思念與情意。
  
  公孫曼並沒有發現,今日的人兒與往昔有何區別??他並沒有注意到,月光下,隱射出人兒淡淡的倩影。
  
  依舊,塵塵側躺在床榻邊聽著公孫曼講那妙趣橫生的故事,雖然,今夜,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但他依舊淺淺地微笑,撒嬌問公孫曼要最後的結局。
  
  男人寵溺地看著床上的可人兒,情不自禁地用指尖輕輕描摹眼前的精緻臉龐,同往常一樣,並不觸碰。
  
  塵塵很乖,不鬧也不動,痴痴地看著男人的動作,臉頰染上一絲不可見的紅霞。
  
  指尖滑過微張的唇瓣,停了下來。
  
  背著月光,公孫曼緩緩將臉湊了過去,四片唇貼的更近了。
  
  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公孫曼緊緊挨著塵塵,但卻不去觸碰他。
  
  在他的心中,沉沉不是妖,而是最純粹,最乾淨,最高尚的仙人,不可以褻瀆,不可以滋生貪念去佔有他,而如今,他更失去了這個資格!
  
  兩瓣溫熱的唇緊緊地貼了過來,濕潤地與自己交纏。
  
  來不及反應的公孫曼一把抱住撲過來的人兒,溫柔而又暴虐地吻他,舌頭翹開貝齒,舔舐這人兒口中的甘甜,很清新,有一種草木的味道。
  
  可人兒羞澀地回應著,若即若離的與男人糾纏,欲擒故縱,或許是本能的,以或許是情之所致,可人兒熱情地回應著他。
  
  纏纏的纏綿,依依不捨地離開紅腫的唇瓣,感受著懷中軟軟的身軀,暖暖的體溫,他觸碰到了他,感受到了他!
  
  眼中充滿著驚喜和驚異,公孫曼不敢相信,自己心中所想,竟能成為現實!
  
  塵塵喘著氣,緋紅的臉蛋在月下格外可愛誘人,但還是忍著羞澀,道:"公孫大哥,我道行已經修夠了,今日起可以化作人形肉身了,你高不高興?"
  
  公孫曼撫摸著真實的臉龐,如同夢幻一般,痴笑道:"高興,自然高興!"
  
  看著那溫柔乖順的人兒,甜美的笑靨,讓他不禁玩心四起,輕輕戳了戳邊的小酒窩。
  
  是真的!還很有彈性呢,公孫曼彷彿是回到四五歲的孩提時代,把塵塵當作自家的粗布玩偶般擺弄著,似乎要摸遍全身才可確定,他的可人兒是真實存在的。
  
  塵塵依舊如同初生的嬰孩,肌膚柔嫩無比,指尖稍稍用力,便留下了淡淡紅痕,而此時懷裡的裸露著的卻是介於青澀與成熟之間的身體,
  
  隱約依稀間,帶著幾分清純,幾分魅惑,把人勾得難受,再也無法把持住自己的慾念,靜如止水的心湖泛起洶湧的波瀾,不要再等了,也等不了了,要先在九要他!
  
  五指插入長長的發瀑,指尖滑過,流轉著金色的光澤,剔透晶瑩;輕輕吻著可人兒的每一寸肌膚,公孫曼如虔誠的信徒,頂禮膜拜。
  
  可人兒輾轉反側,低低呻吟,如泣如訴,反應地如此真實,卻又如此地動人心魄。
  
  稀疏的體毛下,隱秘的玉莖也如同主人般含羞地微微頷首,沁出甘美的汁液,甚是可愛。
  
  公孫曼著魔似的埋首於股間,將那可愛之物納入口中,嘗盡其中美味。
  
  可人兒雖並不明了,此刻他們所為之事真是羞煞旁人,然而本能地,他不禁臉紅心跳,幽幽地喘著氣,以吸入蚊蠅之聲羞道:"公孫大哥,不要,不要這樣……"
  
  初嘗人事的塵塵又怎經得起如此撩撥,沒三兩下便決堤洩洪。公孫曼邪邪地笑著,將雨露昂首飲盡,露出回味的神情。
  
  塵塵從未看見過如此的公孫曼,以往的公孫曼很溫柔,很平淡,讓他很想依靠著,喜歡在他的身邊陪伴。然而,此時的公孫曼邪魅中帶著不羈,讓塵塵感到有一種驚豔的美!
  
  塵塵受到蠱惑,主動地伸手勾住公孫曼的脖子,獻上自己的雙唇。
  
  塵塵很聽話,也很順從,無論公孫曼要他作什麼動作,他都努力配合著,一心想給與愛人最高的快樂和歡愉。
  
  在公孫曼進入的那一?那,塵塵不再喊他公孫大哥,而是另一個久久冰封心底的字:曼!
  
  塵塵幸福的哭了,眼角沁出珍珠般的淚水,順著俊美的臉頰,滴落在錦被上,帶著熱度,飽含幸福!
  
  歡愛過後,塵塵軟啪啪地黏在公孫曼懷裡,撒著嬌,臨睡之際,他還甜甜地微笑,喃喃道:"原來淚水不是苦的,是鹹的!"
  
  Chapter9
  
  黎明將近,塵塵躡手躡腳地起了身,輕輕地,並不願打攪熟睡中的枕邊人。
  
  深深凝視著那張讓自己魂牽夢縈的睡顏,輕撫著肌膚上依舊殘留適才熱情的溫度,塵塵無聲地啜泣,在不久的將來,這個人,就要成為身份尊貴的當朝駙馬,擁有嬌妻美眷,有很多人陪他,他不再需要自己這個半妖。
  
  塵塵從櫃中的檀香盒中取出一條紅繩,聽公孫曼說,天界有個月老,主宰人世間的姻緣,只要被他的紅繩兩端牽著的兩個人,無論在天涯或是海角,都會在一起。
  
  塵塵曾經偷偷地藏了一根,想等自己變成人之後就把自己和公孫曼偷偷綁在一起,這樣他們就永遠不會分開。
  
  可是,如今……
  
  塵塵從公孫曼的藥箱中拿出一把剪子,將紅線一件為二,然後,挽起自己瀑布般漂亮的金色長發,一刀刀地剪了下來。
  
  對於千年人參妖來說,最寶貴的莫過於他們的頭髮??鬚根。
  
  要知道,在地下十年都長不到一寸,而塵塵如此長而柔韌的發絲竟是要歷經千年的輪迴才能有此稀世的珍品。
  
  塵塵心想,自己不能陪在曼的身邊,那就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留給他,把它作為曼的新婚賀禮也好,不是麼?
  
  將自己的斷髮絡成一束,用適才那半截紅繩綁住,放在尚在熟睡的愛人的枕旁,並將另外半截紅繩系在自己的手腕上。
  
  淌著淚,塵塵輕吻腕上的紅繩,訴說自己不捨的情思,向紅繩那一頭的愛人做最後的道別。
  
  乘著月神望舒尚未駕車歸去,東方旭日微露魚肚白的朦朧之際,藉著月華,悄無聲息地離開這個本就不屬於自己的地方。
  
  他好累,好想回家,以前多好,什麼都不用想,不用做,只要安靜的躺著就行了。
  
  塵塵回到了長白山地,這兒依舊是銀裝素裹的千年冰封,好冷。
  
  塵塵蜷縮起孱弱的身軀,人形肉身讓他對於外界的反應相當敏感,他扒開厚厚的積雪和土壤,給自己找了一個永遠不會被打擾的安樂窩,把自己變回當初那支有些笨笨傻傻的人參娃娃,繼續長眠於巍峨的雪峰之間,任憑外間寒風如何凜冽,如何滄海桑田,或是河川逆流,或是山崩地摧,他不願再醒過來,就這樣,帶著曾經那份縹緲虛幻的愛情,一千年,一千年地埋藏於地下。
  
  Chapter10
  
  五年,對於參妖來說,只是漫長歲月中的彈指須臾間,
  
  而對於一個人來說,卻是相當漫長的。
  
  五年前,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宮廷御醫竟拒絕了公主的求婚,激怒了愛女心切皇帝,皇帝本打算重重懲罰那個臣子,但是善良的公主卻原諒了他的無禮,御醫被貶為庶民,終身不得錄用。
  
  之後,江湖上出現了一位醫術通神的聖手名醫,這個名醫有個怪癖,他很少醫人,卻熱衷於採藥,而且採的都是千年的人參!
  
  原本,醫者採藥,並無什麼奇特之處,
  
  說他怪,卻是因為,這名神醫每每歷經千辛萬苦挖到了深埋地下人參,卻只是看上一眼,便又掩土埋了回去。
  
  他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有人說,這名神醫是在找可以長生不老的靈藥,但這樣的荒誕的怪事,也只是人們以訛傳訛,從未得到過證實。
  
  五年了,公孫曼從未想過放棄,他從不執著於任何一事,任何一人,但就是那一抹身影,卻偏偏無法從他的心頭抹去。
  
  來長白山也有三年許,這裡所有的山麓都幾乎被他挖了個遍,這裡盛產人參,挖是挖出來很多顆,但那都不是他要找的。
  
  塵塵,塵塵,你究竟在哪兒?
  
  心中默默地唸著同一個名字無數遍,機時不是人,沒有肉身,那也不打緊。
  
  只要在每晚的夢中,能看他的身影,給他講故事,任他撒嬌嬉戲,那就已經足夠了。
  
  攀上高聳險峻的山峰,公孫曼全身凍得發僵,不過,他發現了這片山麓的氣候十分溫潤而乾燥,是人參妖們安眠的聖地。
  
  那小傢伙應該很喜歡這裡吧?公孫曼臉上不禁露出淡淡的微笑。
  
  拿起鏟子與鐵鍬,開始著繁重而單調的勞動。
  
  公孫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輕輕地拂拭著人參娃娃表面的冰雪與土粒,這顆很大,而且已成娃娃的身形,少說也有千年的參齡。
  
  但是,人參最有價值的東西----參須卻短得異常,像是有人用剪子剪去了一樣。
  
  最特別的,卻是,在這個人參娃娃的身上,竟然繫著以截紅繩!
  
  公孫曼激動得留下了熱淚,山間氣溫奇低,淚水尚未低落,就已凝結成了冰柱。
  
  男人輕輕吻著那根紅繩,輕喚:"塵塵,塵塵,我終於找到了,我的塵塵……"
  
  Chapter11
  
  "塵塵,塵塵,塵塵,我的塵塵……"
  
  嗚,好吵!
  
  誰在擾我清夢!
  
  塵塵只覺得自個兒剛剛睡下,才打了個小盹兒,就被人吵醒,心中十分不爽。
  
  "塵塵,塵塵,你醒醒,我是你的公孫大哥啊,你的曼啊,你快醒醒!"
  
  公孫大哥?曼?
  
  塵塵不情願地睜開眼睛,看著自己正被一個男人瘋狂地親著,
  
  那個男人流著淚,還不時喊著他的名字,"塵塵,我的塵塵……"
  
  是他的公孫大哥來找他了麼?
  
  難道這是他的夢境?
  
  雖然塵塵知道妖是不會做夢的,但是眼前的這個人,讓他覺得不太真實,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覺。
  
  塵塵默唸咒語,運用妖力,將自己變成人形。
  
  "塵塵,塵塵!"男人欣喜地叫著他的名字,激動得再次熱淚盈眶。
  
  眼前男人不再年輕,風雪的洗禮已經讓他飽經滄桑,塵塵愣愣地撫摸著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龐,依舊俊美的眼眸,挺拔的鼻樑,只是,唇邊和兩側的臉腮多了些扎髯,讓他的曼看上去更成熟,更迷人。
  
  "曼,你是我的曼!"塵塵終於確認這個男人是他的愛人,公孫曼!驚喜地叫了起來。
  
  還未等塵塵說完,公孫曼便吻住了他的香唇,又溫柔,又霸道,以唇舌的另一種方式,訴說他這些年的委屈,怨憤,和思念。
  
  "嗚嗚,鬍子扎的我好癢。"小人兒依舊本性不改地向自己的飼主撒嬌,公孫曼把他緊緊地摟在懷裡,深怕他再一不留神,這個調皮的愛人又要落跑,一個五年他已經心力交瘁,他可不想再冒這個險。
  
  公孫曼把可人兒翻過身,重重地朝白白嫩嫩的臀瓣上扇巴掌,怒斥:"教你跑,教你跑!以後你若再敢不吱聲就落跑,就算你是躲在十八層地獄,我也要掘地三尺把你挖出來大卸八塊,熬了參湯喝個乾淨!"
  
  小人兒含淚,哀怨地瞅著公孫曼,要多可憐有多可憐,小聲地說道:"那咱們以後都不分開了,是不是?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是不是?"
  
  公孫曼見狀,心疼地把可人兒抱了個滿懷,"是,是,我答應你,以後我們永遠在一起!",揉弄著塵塵及肩的金髮,忽然想到一事,從懷中掏出一束髮辮。
  
  那是五年前塵塵留給公孫曼的新婚賀禮,他最珍貴的東西,參須。
  
  上面束縛的紅繩和自己手臂上的那根一模一樣,只是,常常金絲與烏絲相結,盤出了好看的花樣。
  
  那應該是曼的頭髮,黑黑的,亮亮的,和自己的金絲交錯盤旋,煞是好看。
  
  "這是定情信物麼?"小人兒傻傻地問。
  
  公孫曼依舊寵溺地對他點點頭,捋了捋他的額前的碎髮,微笑道:"公孫大哥還有一個故事沒跟你講過,就是,我們凡人有個習俗,凡是有情的兩個人將自己的髮辮結在一起,就代表他們結為夫妻,可以生生世世地相守在一起。
  
  如今你我結髮,自是要不離不棄,相守一生!"
  
  塵塵軟軟地依偎在愛人的懷裡,你儂我弄,纏綿在一起,山間的藥廬十分簡陋,寒風瑟瑟,讓門板吱吱作聲,擋住了風雪,卻擋不住嚴寒。
  
  塵塵在山中安眠千餘年,自是不畏寒風,身子光溜溜的蹭來蹭去也沒事兒,只是公孫曼畢竟是凡體肉胎,抵禦不住這凜人的寒風,身子不住地顫抖。
  
  塵塵見愛人如此,也心疼不已,從結髮束裡抽出兩根金絲,施以妖力,金絲轉眼變成長長的參須,送入公孫曼口中,讓他含著禦寒。
  
  摟住懷中溫柔體貼的可人兒,公孫曼食指大動,悠悠地在愛人耳旁吹著氣,"塵塵,我還知道一法,比含你的參須還有用,咱們不妨試試。"
  
  "是什麼?"天真的塵塵不自知的落入獵人的陷阱。
  
  不多時,在一聲依稀可辨的嬌嗔之後,萬籟俱靜。
  
  風雪過後的山谷,天地間劃出了一道奇異的色彩,彷彿是在迎接著破曉黎明的到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5 | 2017/06 | 07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