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四五上山打教主 by 葫蘆裡有花哥(短篇)

文案:
正邪大戰中,魔教教主被自家小情兒背叛,身受重傷,一心想要報仇的時候,遇到了從路邊躥出來的同樣身受重傷的武林盟主……

盟主:「合作吧魔頭。」
教主:「……」

於是為了報仇的教主和不知道為了什麼的盟主走上了合作小夥伴的道路。

短文練手甜文逗比系列【。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教主。
教主打不著~打著小萌主_(:з」∠)_

內容標籤: 江湖恩怨
搜索關鍵字:主角:盟主,教主 │ 配角: │ 其它:逗比系列



☆、1.報仇的教主

  魔教的教主大人艱難無比的翻開壓在自個兒身上的屍體,儘管周圍一個活人也沒有,但是教主大人還在盡力維護自個兒的氣質,可由於失血過多,教主大人的眼前一陣陣發黑,腿直哆嗦,好半天才狼狽無比的從屍體堆裡爬了出來。
  看來那些人都走了。
  教主大人身上原本異常講究華麗的墨紫長袍幾乎被劃成了破布條,站在原地環顧了下四周,確定沒有危險之後,教主卻彷彿想到了什麼極其令人憤怒的事情一般,咬了咬牙,一手捂著自己的小腹,趔趔趄趄的向前走去。
  鮮血正從教主的指縫之間滲出來。
  活下去。
  教主異常艱難咬緊牙關的一步步向前走去。
  活下去。
  報仇,活下去。
  教主咬牙切齒的想。
  他要讓每一個背叛他的人都生不如死!
  牙齒早就咬破了嘴唇滲出血跡來,明明是狼狽無比的模樣,可在教主那副異常妖孽邪氣的容貌襯掩這下……豔麗無比。
  每一個背叛他的人。
  身邊大約五六尺外的一具屍體動了動,而後從那屍體之下緩緩鑽出了一個人來。
  身上的白衣早就被鮮血染得斑駁,那人感受到教主滿是寒意冰冷至極的目光,抬起頭,看清了站在自己眼前的那個男人的臉,沉默片刻,嘴角扯出了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
  「喲,魔頭,又見面了。」
  白衣男人說道。
  迎接他的是教主拚勁最後一點兒力氣丟出的一枚暗器。
  ……
  一切事情的開始在教主數日之前的那個決定。
  下山,和正派大軍一戰。
  正邪相對早就不是一兩天的事情,教主自從登上教主之位後就和正派的那位盟主成了死敵,兩個人雖未曾見過面,但明裡來暗裡去鬥了這麼多年,棋逢對手,說沒有惺惺相惜之情是假的,等到正派大軍圍了魔教之後,教主想到的第一個念頭竟然不是害怕,而是莫名其妙從骨子裡湧上來對鮮血和屠戮的渴求和興奮。
  終於可以和自己多年的對手見上一面了。
  而跟了教主足有七八年的小情兒從床頭爬過來,撒嬌一般蹭進教主的懷裡。
  教主大人握自己手中的劍,一手摟住小情兒,閉上眼,唇邊帶著異常興奮的笑容。
  終於可以和宿敵一決高下了。
  教主很清楚正邪二者之間強弱的差距,而他對誰贏誰輸甚至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只是想和那個傳聞之中正派不世出的奇才盟主打一架,如同武痴總是想去尋找能贏過自己的人一般,站在不敗的高位上太久,教主覺得很寂寞,這麼多年他一直都希望有一個,至少有一個人,能夠和他不分輸贏,或者……贏過他。
  於是教主手一揮,把正邪交戰的大事交給了自己的小情兒。
  教主的小情兒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不過七八年的功夫,從教主身邊一名毫不起眼的低級侍從,變成了魔教內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副使。
  教主也知道小情兒心機深重,但是再怎麼心機深重,也只不過是他養著的一條狗,他可以給他權,不想要的時候,隨時也可以把一切都收回來。
  可是教主還是疏忽了。
  正邪交戰之中教主終於如願以償和盟主交了手,兩人打得難解難分之時,教主的小情兒使詐狠狠捅了教主一刀。
  那時候教主才發現,自己養的那條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一匹露著獠牙的白眼狼。
作者有話要說:  是的我終於懶到連主角名字都不起了……
  因為是短文,所以每章的字數少,但是……大概兩天就能完結_(:з」∠)_
  
  作者腦洞有點大你們無視就好了淚奔而去

☆、2.不知要干甚的盟主……

  最終正邪交戰還是以魔教獲勝告終。
  令雙方都驚恐無比的是混戰之後,魔教失去了他們的教主,正派也找不著他們的盟主了。
  教主的小情兒,魔教的副使依著自己這些年在教中培養起的鷹犬,壓倒一切聲音當上了代教主,隨後魔教中人捲鋪蓋重新回了魔教總舵。
  沒人對教主大人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感到懷疑。
  而正派還在努力尋找他們一點兒蹤跡也沒有了的盟主。
  教主大人突然感覺到深深的鬱卒。
  特別是在如此的對比之下。
  或者說,特別是在正派苦苦尋找的盟主此刻就在沒有一個人尋找的他身邊的情況之下。
  ……
  盟主狼狽無比側身閃過重傷了的教主幾乎拼盡全力丟過來的暗器,一臉無奈衝著教主大人大喊道:「停停停停!你還打得動麼?!」
  教主嘴角微微一抽。
  他快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了。
  盟主看著教主那副重傷的模樣扯著嘴角笑了笑道:「我是走不動了。」
  教主:「……」
  如果不是教主大人還記得眼前這個男人在和他爭鬥了這麼多年之間奇招屢出數次都險些讓他中計的話,他一定會覺得這人是個白痴。
  竟然在敵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落點,愚蠢至極。
  盟主還在扯著嘴角笑得跟個傻瓜一樣:「反正我內傷了,每個十天半個月估計好不了,現在沒力氣跟你打架。」
  教主:「……」
  好吧這傢伙的確是個白痴。
  教主冷冰冰掃了盟主一眼之後,就當做沒這個人一樣,繼續無比艱難的向前走。
  盟主在教主大人身後喊:「喂,你還走得動啊!」
  教主連回頭的意思都沒有。
  盟主:「我這裡有傷藥,你那傷如果不包紮,光流血都得流沒命了吧。」
  教主終於微微停住了腳步。
  他在思考。
  盟主沉默了一會兒又接著開口:「你重傷,我也重傷,如果各顧各的,估計沒到半路就都得死,但是如果我們合作,還有可能撐下去。」
  教主微微皺眉。
  ……的確。
  於是教主做出了一個讓他後悔終身的動作。
  他緩緩回過了頭。
  盟主得意洋洋的挑起眉角。
  教主微微發愣。
  他看見盟主那張滿是正氣英挺無比的臉上緩緩泛起了得意的神色,笑意從盟主的眼裡一點點滿溢出來,到眉間,唇角,再擴散到整張臉上,唇邊微微露出一個很淡的酒窩,這讓盟主整個人看起來都非常討喜,好像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氣息溫暖一般,十分舒服。
  只是片刻。
  因為下一瞬盟主就看見教主的身子晃了晃,突然兩眼一閉直直就倒了下去。
  「……」
  不知過了多久。
  教主只覺得隱隱約約之中有人在艱難無比的背著他走。
  一面走,一面嘴裡還唸唸叨叨。
  「……江湖第一的大魔頭竟然這麼沒用,說暈就暈……」
  那個唸唸叨叨的聲音如是說道。
  ……一般人這傷勢只怕早就死了吧,教主大人異常不悅的想。
  「……還想兩個人努力一把逃出去呢,最後還不是我一個人……嘖,還帶了個累贅……」
  ……累贅?自己?
  哼。
  教主感覺背著自己的那個人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可幾乎是在一瞬立馬擔心至極的護著教主生怕他嗑著碰著,下一刻那人卻哎呦一聲狠狠抽了一口涼氣。
  教主的意識一會兒清醒一會兒昏沉,略微清醒一些的時候就開始擔心自己的處境,盟主的傷勢看起來比他輕多了,這回自己只怕是栽在正派手裡了,昏沉一些的時候就聽到自己耳邊有什麼人在喃喃自語,什麼大魔頭,什麼真麻煩,還有什麼……真好看?
作者有話要說:  

☆、3.破廟內的黑暗交易【。

  受傷昏迷的確是受傷昏迷,可教主畢竟不是普通人,江湖第一的功夫畢竟不是開玩笑的,教主昏了一夜之後隨即清醒過來,身上的傷口還在一陣陣抽痛,可體力和意識都已經恢復了不少。
  教主睜開眼的第一刻就是觀察自己現今的位置和處境。
  這地方是個……破廟?
  有點兒出乎意料。
  四周看樣子是一個廢棄了的破廟,那破廟正中的地方燃了一堆已經快要熄滅了的篝火,教主看著那篝火發了一會兒愣,轉過頭,看到盟主正靠在硬邦邦的地板上睡覺,再低下頭……
  自己身上披了一件滿是斑駁血跡的白衣。
  教主:「……」
  心底……莫名其妙浮出一種奇怪的情緒。
  盟主沒把自己丟下不管或者抓起來殺掉就夠奇怪的了,竟然還……還如此照顧他?
  教主沉默了一會兒,最後把篝火撥亮了一些,拿起那沾滿了血跡和泥土還散發著奇怪味道的衣服想直接丟回盟主身邊,可拿起來後卻又猶豫了,片刻之後,教主大人面無表情把衣服往身上一裹,睡覺。
  ……
  第二天教主一睜眼就看到了盟主那張明明笑得非常君子正派,卻讓人莫名其妙忍不住想狠狠往上揍一拳的臉。
  教主:「……」
  盟主看著教主笑了笑,也不問什麼你醒了啊的廢話,直接說了一句:「餓麼?」
  正邪交戰之後教主就沒吃過任何東西,又昏迷了一夜,盟主這麼一說,他突然覺得腹中飢渴無比。
  盟主不知從哪裡掏出一個野果子,在自個的衣服上蹭了幾下,遞給教主。
  教主看著盟主那髒兮兮的衣服沉默了一會兒,才接過那果子,說了一句:「多謝。」
  盟主卻一下子睜大眼睛道:「終於說話了啊,我還以為你不會說話呢。」
  教主:「……」
  江湖上有魔教教主是個啞巴這種奇怪的傳言麼,他怎麼不知道。
  盟主卻好像被自己這一句話給逗樂了,深井冰一般在哪兒笑了大半天,最後拍了拍正在很優雅的啃果子的教主大人,問了一句:「你的傷好點兒了吧?」
  教主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嗯。」
  要知道在魔教之中,可沒有人敢用這種平起平坐好似朋友之間聊天的語氣和教主說話,教主一時之間聽見這種語氣覺得有點兒煩悶,可莫名其妙的,還有點兒懷念。
  「正好。」盟主說道,「說說正事。」
  教主淡然無比的抬頭看向盟主。
  盟主也饒有興趣的看著教主。
  「你這傷……是被你們教中的那個什麼副使捅的吧。」
  盟主的目光在教主小腹傷口的位子一晃而過。
  傷口是已經包紮好了,稍微一動還是很痛,雖說對教主而言這點兒疼痛並不算什麼,但是被親近之人背叛的感覺……只怕早就隱埋在教主心底,撕心裂肺,恨不得把背叛他的人一個個全部五馬分屍。
  教主卻依舊是一臉平淡:「嗯。」
  盟主皺起眉:「不報仇?」
  教主:「不是時候。」
  盟主忍不住笑了:「聯手?」
  這回教主是真愣了,看了盟主半天之後皺眉:「你說什麼。」
  盟主倒是異常直白道:「我要除魔頭,你要報仇,一起唄?」
  教主:「……」
  那還不如直接除了他,重傷,沒辦法反抗,一刀下去就死,多方便。
  幫他報仇之後兩個人還得是敵人,到時候正邪還是得鬥下去,多麻煩。
  教主:「多此一舉。」
  盟主的回答非常簡單粗暴:「下一屆武林盟主選舉更替就要到了。」
  教主沉默了一下:「人留給我來殺。」
  盟主挑挑眉。
  教主依舊面無表情:「傳出去掛你的名頭。」
  說得多好聽,最後還不是為了個權。
  有所求的人最好掌控了。
  盟主笑了笑:「成交?」
  教主:「成交。」
作者有話要說:  

☆、4.教主大人的小情兒

  兩人言簡意賅的交換了下對於此事的計劃和意見。
  其實盟主大人也不想說的如此言簡意賅的,但是教主大人實在是不喜歡說話……或許是不喜歡和他說話。
  兩人的意見也無比統一外加簡單粗暴。
  一句話,殺上魔教總舵,有仇的報仇,有怨的報怨。
  雖說結論無比簡單,但是計劃還是要計劃的,首先就是兩個人這一身傷得養好,否則什麼神功蓋世都使不出來,再者就是教主大人需要聯繫尚且忠心的教眾作為內應,順便調查清楚到底背叛他的都有什麼人。
  而且既然決定和教主合作,盟主自然也不能去聯繫正派眾人,說白了,兩人現在既得躲著魔教人,又得躲著正派人,著實麻煩。
  在破廟內又休息了一會兒,教主聽盟主說廟外有個小溪,頓時就坐不住了,問清楚那小溪的方向,還撐著傷出去,找著小溪就開始開始掬水洗臉。
  盟主不大放心還在後面跟著,他瞥了教主幾眼就知道教主涵養極好,估計是覺得身上髒忍不住了。
  不過教主身上的確也髒,血污混著泥污,那一身袍子都快看不出是什麼顏色了。
  教主洗了個臉,看著溪水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忍住了直接跳下去洗澡的衝動。
  畢竟光天化日,後面還有個宿敵看著。
  等教主面無表情轉過身來的時候,就看見盟主看著他笑得一臉促狹。
  教主:「……」
  其實盟主也不是故意這麼笑的,只是他覺得一個人明明已經到了生死關頭還如此在意什麼乾不乾淨的確挺有趣的,更何況……教主洗乾淨臉之後簡直越來越好看了。
  先前正邪大戰,盟主一心全專注於對方的招式,對教主的長相只有個模模糊糊好看的概念,後來吧教主又一臉血污,雖說妖孽本質不減,但是看起來總覺得有點狼狽。
  美人嘛,還是干乾淨淨的好。
  教主只覺得盟主的眼神一直莫名其妙往他臉上飄,略微不悅的皺了皺眉之後,還是不冷不淡的回了那破廟。
  兩人在破廟之內休息到中午,體力恢復了差不多,動身往最近的城鎮走。
  教主覺得當務之急,是先換身乾淨衣服,洗個澡,再好好吃一頓飯。
  在魔教之內教主可謂是養尊處優慣了,雖說練武他吃的苦頭數不勝數,但是在生活之上,他想要什麼,一個眼神,自然會有人惶恐至極的立馬給他送上來,什麼時候有過穿著破破爛爛的髒衣服餓著肚子還沒辦法清洗自己的時候?
  這帳一筆一筆他都得記著,記到背叛自己的人身上,總有一天要歸還。
  ……
  盟主看著教主攤了攤手表示他的錢在打鬥裡不小心丟掉了。
  教主?教主從來就沒有自己帶著錢的習慣……
  所以,乾淨衣服要從哪裡來?
  盟主想了想:「偷吧。」
  教主:「……」
  盟主:「你不會?」
  為什麼他會覺得一個魔教教主會偷東西……
  盟主露出了一種原來這麼多年我都看錯你了神情。
  教主:「……」
  最終教主把自己身上的玉珮拿去當了,上好的羊脂玉,只換了點兒碎銀子,以及教主對盟主投去的一個帶著深深鄙視的冷冰冰的眼神。
  盟主攤手。
  瞪他幹什麼,正派人士的確普遍比較窮苦但是這又不干他的事。
  隨後兩個人去找了間客棧。
  根據禍不單行的悲慘定律,客棧裡果然只剩下了一間房。
  「反正兩個大男人無所謂。」
  盟主毫不介意。
  教主:「……」
  教主從來沒有和「外人」如此……同床共枕過。
  有幸和教主同床共枕的說白了只有一個,教主的小情兒。
  ……
  當然天還沒黑還沒到睡覺的時候,教主洗了個澡換乾淨衣服,轉頭一出去就看到盟主從他換下來的已經變成破布條的外袍裡面翻出了一個小畫卷,打開一看。
  盟主:「喲,看不出來大魔頭竟然這麼痴情啊。」
  教主:「……」
  畫捲上也是一個難得一見的美人兒,雖然和風華絕代的教主難媲美,但是……
  盟主:「這是你身邊那個副使吧。」
  教主:「……」
  盟主笑得一臉促狹:「小情兒?」
  教主:「閉嘴。」
作者有話要說:  

☆、5.教主的故事

  最終盟主連看家本領都使出來了,才避免那美人兒的畫像被教主大人徹底撕毀。
  但是還是被撕掉了一個角。
  盟主看著被撕了一角畫像故作姿態一般嘆氣:「真可惜。」
  教主冷冰冰掃了盟主一眼:「沒用的東西毀掉就好,何必留著。」
  盟主笑:「沒用的東西你會帶在身上?」
  教主:「……」
  盟主又笑了:「還是貼身帶著?」
  教主捏碎了手裡的茶杯。
  盟主笑笑不說話。
  只是不知為何那笑容看起來……有點兒落寞。
  ……
  教主的小情兒在當上魔教副使之前,是個一點兒也不起眼的小侍從。
  小侍從每天的工作是擦擦桌子掃掃地,偶爾上面的侍從忙的時候,他會去幫他們給長老們端端茶。
  那時候小侍從年紀還小,沒長開,絲毫沒有後來那副美人樣子,怕生,又不會說話,覺得自己這輩子估計都只能在魔教裡當個掃掃地的下人。
  那時候教主也年輕,老教主剛剛過世,教主還差幾個月才二十歲,新登教主大位,下面人也覺得新教主年輕不懂事,每天冷冰冰的,雖然是個絕色美人,但絕對不是魔教教主的料。
  要知道魔教裡全都是一群虎狼,美人有什麼用?美人可鎮不住虎狼啊,虎狼只有魔頭才壓得住。
  於是教中稍微有點兒權勢的什麼長老堂主,一個個都不把新教主當回事,鬥成一窩。
  剩下忠心一點兒的教眾,也只會不停在教主耳邊重複,沉住氣,要沉住氣。
  教主只是每天呆在老教主的靈堂裡面,面無表情。
  然後小侍從不知走了什麼大運,教主身邊的侍從忙不過來,讓他去給教主端杯茶。
  也就是那時候,教主看著那個從未見過平凡無比的小侍從,靦靦腆腆的給他上了茶,猶疑半天,最後還是沒忍住小心翼翼對教主說了一句。
  ……還好嗎。
  
  教主用了兩個月的時間。
  不忠,殺;不軌,殺;犯上,殺。奪權,殺。
  先前看輕新教主的所有人都渾身顫抖的跪倒在教主血腥可怕的手段之下,高呼著為教主誓死效忠的時候,教主轉過身,親手把那個小侍從扶到了自己身邊的位子上。
  理由?
  教主一直覺得,魔教教主行事,沒人有敢反抗,自然也是不需要理由的。
  
  ……
  
  如果一定要有,大概,這世上哪怕是最陰狠暴戾的魔頭,也會有傷心得需要一個人安慰的時候。
作者有話要說:  

☆、6.依舊是不知幹甚的盟主……

  教主從夢中驚醒的時候,發現睡相極差的盟主把自己的手和腿都死命掛在了他的身上。
  教主毫不客氣的一腳把盟主踹下了床。
  砰。
  盟主的頭狠狠嗑到了硬邦邦的地板,一下子清醒過來,憤怒異常的回過頭,看見教主鳳眸一挑,冷冰冰的眼神從他臉上掃過。
  盟主頓時覺得後背涼絲絲的。
  心中那點兒怒火噗嗤一聲……滅得一點兒都不剩。
  坐在地板上想了好一會兒之後,盟主看著教主開口道:「經常生氣的話會顯老的。」
  教主:「……」
  屋子裡的氣氛突然詭異起來。
  片刻。
  教主把被子一裹,背過身繼續睡覺。
  盟主從地上爬起來,有點兒鬱卒的嘆了口氣,死皮賴臉的爬上床……
  唯一的一床被子全部被教主裹走了。
  盟主可憐兮兮的在床沿上躺了一會兒,一邊用自己憤慨的眼神去譴責教主對著他的後背。
  教主毫無反應。
  於是被遺棄了的盟主異常鬱悶的扯過床頭的衣服,往身上一裹,閉眼,努力忽略掉深秋夜晚的寒意,睡覺。
  ……
  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兩個人的心情似乎都不大好。
  教主擺著一副彷彿別人欠了他八百萬的表情起來梳洗,盟主凍了一晚上哆哆嗦嗦根本沒睡好,在床邊還犯著迷糊,抬頭看教主……
  教主在梳頭。
  盟主心裡明白教主昨晚上也沒怎麼休息好,一夜夢魘,連帶著吵著本來就冷得睡不著的盟主越來越清醒。
  看來魔教的大魔頭難能可貴的不僅痴情還專情,看,被自個兒的小情兒背叛之後傷得多深啊~
  盟主不知為何嘆了口氣,坐在床邊懶洋洋問教主:「早上吃什麼呀。」
  教主正拿著梳子梳自個兒那一頭過腰六七寸的長發,還是冷冰冰的,一句話沒說。
  盟主看著教主的長頭髮發呆。
  姑娘都沒這麼好的頭髮吧。
  真可惜,不是姑娘。
  盟主想。
  如果是個長的這麼好看的姑娘,他一定立馬就給娶回家!
  
作者有話要說:  改個錯字……
  是的我把標題打錯了…………

☆、7.不作就不會死……

  教主擺了一早上別人欠他八百萬的表情之後,盟主莫名其妙的就想把自己兜裡的錢全部都掏出來雙手奉給教主。
  他現在真的覺得自己欠了教主大人八百萬啊,賣身都還不清了!
  好在過了中午一隻肥鴿子從客棧窗戶蹦跶進來之後,教主的臉色微微緩和了不少。
  難道教主想吃燒鴿?
  盟主看著那肥鴿子流口水。
  好像燒鴿也不錯。
  下一刻教主就抓住了那隻肥鴿子,從肥鴿子腳上繫著的小竹筒裡掏出了一張捲好的小紙條。
  燒鴿沒有了。
  盟主突然覺得自己無比失望。
  ……
  紙條是魔教的衛長老送來的。
  教主當上教主七年功夫,別的不說,身邊的死忠還是培養出不少的,雖說被小情兒副使這麼多年勾搭去了不少,但是教主的老底子還在,這衛長老就是教主大人老底子裡的老底子。
  說實話,教主雖說對小情兒無比放心,但在很多事情上……對小情兒還是有所隱瞞的。
  比如衛長老養出的這鳥兒。
  教主帶著衛長老給的香囊,無論走出多遠,這鳥兒都可以找得到教主所在的地方。
  哦對了,其實那不是肥鴿子,雖然它肥,但是從一隻鳥的尊嚴,被誤認成其他鳥兒它也很困擾啊!
  這張字條是用來確認教主生死的。
  教主看完字條之後也給衛長老寫了字條,大意也就是讓衛長老別洩露自己還沒死的事,再讓衛長老匯報教中情況準備當內應,讓那肥鴿……肥鳥送了回去。
  教主轉過身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從欠了八百萬變成了少俠你就要還清錢了快努力吧。
  盟主莫名其妙舒了口氣。
  
  兩個人又在客棧休息了四天。
  其實也就是兩個人各自找個地方坐著閉眼調息療傷,間隙,盟主其實很想和教主聊聊天的,可一抬頭看到教主冷冰冰的神情,就乖乖閉了嘴,當自己剛剛什麼都沒想過。
  四天,教主說過的話不到十句,其中有五句還都是單個字。
  盟主深感鬱悶。
  第四天深夜,盟主再次被教主踹下床的時候,那隻肥鳥又飛回來了。
  這次的字條比較長,大概交代了他們還在回總舵的路上,以及副使自封了什麼代教主,準備隔個個把月就自立當教主之外,就是一份長長的名單。
  所有背叛了教主投靠副使的人。
  教主默不作聲的看完那名單,表情毫無變化,轉過頭,看見盟主探頭探腦的在邊上偷看。
  教主:「……」
  被發現了的盟主頗不好意思,對著教主傻笑了半天也沒矇混過去之後,乾脆光明正大的往教主身邊一坐,反正他們現在是合作關係,說不好聽點兒那就是一根繩上的螞蚱,看看合作夥伴的情報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吧。
  教主直接把那字條遞給了盟主。
  盟主默默看完,然後抬頭看教主,微微皺起眉。
  教主以為盟主要提出什麼建議,集中精神認真聽。
  「……這人怎麼從頭到尾都沒問一句你怎麼樣了啊?」
  教主一愣。
  盟主挑挑眉:「全都是公事,也沒問問他們教主受沒受傷,真沒良心。」
  教主:「……」
  他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問他受沒受傷?
  這種話……
  除了小情兒之外,就再沒有人問過他。
  ……
  半晌,盟主看了看教主的神色,抬手輕輕拍了拍盟主的肩,一臉同情:「你人緣真差。」
作者有話要說:  

☆、8.哼是姑娘你就眼熟

  第二天兩人開始動身前往魔教總舵。
  盟主捂著自己臉上新添的傷,磨磨蹭蹭跟在後面,心想自己不過就說了實話嘛,教主下的手可真狠……哎喲好疼。
  兩個人身上的傷不過才好了三四成,也不著急,就這麼慢騰騰走著,估摸著到魔教總舵的時候,傷差不多也該都好了,到時候根本沒有人能攔得住他們。
  江湖第一和正派第一的聯手。
  為什麼是正派第一呢……因為盟主他嫌棄江湖第二太難聽。
  誰知道為什麼魔教人的功夫普遍比正派高啊!盟主有點兒不大高興,那天交手之後他就明白了,至少在幾年之內,他還沒辦法打過這個武功已經高到變態的大魔頭。
  誰讓他習武晚呢。
  不過等著瞧,哼哼,總有一天老子會當上江湖第一。
  盟主一得意,一笑,突然就聽見有人喊道。
  「盟……盟主?您沒事?!」
  盟主只覺得整個人一愣,轉過頭,身後兩個有點兒眼熟的俠士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樣看著他。
  身前的教主身形一僵,並未回頭,但一手已經握住了衣袖內的武器。
  盟主覺得這兩人眼熟,但卻壓根想不起來。
  很明顯,他們認識他,但是他不認識他們。
  盟主有點兒尷尬。
  那兩位俠士對盟主沒死這一事實感到萬分開心。
  盟主一面對著兩人尷尬萬分的笑,一面心裡在高速思考要怎麼辦。
  絕對不能讓他們認出教主。
  可正邪相鬥的時候教主是露過面的,加上教主的樣子實在是太過好記,估計正派裡已經有不少人成功在腦子裡深深刻下了那個冷冰冰絕色的樣貌。
  可他娘的教主就站在自己身後啊!雖然沒轉身,但是遲早會被看到的吧!!
  盟主急了。
  盟主一急,就立馬脫口而出問道:「你們認錯人了。」
  教主:「……」
  這人果然是白痴。
  俠士甲不停搖頭:「盟主,您主持除魔大會的時候我見過您吶!怎麼可能會認錯呢!」
  除魔大會?
  教主的臉色沉了一分。
  俠士乙也在邊上點頭:「前兩天您打敗魔教教主的時候我們可也看著啊!」
  教主的臉色徹底黑了下來。
  誰打敗誰來著?
  盟主又感覺到自己的後背開始不停冒冷汗,一面尷尬萬分的對兩人笑,一面不動嘴唇的低聲對教主解釋:「我也不知道這傳言是怎麼回事啊!」
  教主挑挑眉。
  你自個兒挑個死法吧。
  盟主淚流滿面。
  他現在真的打不過這個大魔頭啊!怎麼死還不是隨著魔頭的喜好來!
  俠士甲還在哪裡絮絮叨叨:「盟主您沒死我們也就放心了,您不知道幾位掌門還有您的師父老人家都差點兒急出病來啊!」
  俠士乙:「盟主你等著,我們立馬就給您報平安去!」
  俠士甲:「對啊,老盟主都說了,打不打得贏不要緊,您能活著回去就好。」
  教主:「……」
  盟主還沒來得及說話呢,就看見教主突然直接繼續往前走了。
  盟主看著教主的背影愣了好一會兒,最終轉過頭對兩位俠士無奈笑了笑,道:「勞煩二位回去和我師父報個平安了,我這裡還有點兒事,只怕沒那麼快能回去……」
  盟主微微頓了頓,又轉頭看了教主的背影一眼,對兩人笑笑一抱拳:「告辭。」
  俠士甲和俠士乙一塊站在原地發呆看著盟主追著教主遠去。
  俠士甲:「……剛剛走掉的那人怎麼那麼眼熟呢。」
  俠士乙:「漂亮姑娘你都眼熟。」
  俠士甲一愣:「姑娘……?」
  俠士乙挑挑眉:「背影看身段那麼好,一定是個姑娘!」
  俠士甲還在發愣:「姑娘……和盟主這麼親近……那快回去告訴老盟主啊!」
作者有話要說:  

☆、9.咦,多自然的轉變

  盟主追上教主之後,也沒說話,就跟著教主肩並肩走。
  走了一段路之後,教主覺得有點兒彆扭。
  在教中可沒有一個人敢和他並肩走路的。
  就算是教主的小情兒,貴為副使又和教主有一層親密關係,和教主在一塊的時候也得落教主半步,說話大多數時候也是恭恭敬敬的,有時候言語間對教主雖是關心,可莫名其妙就隔了一層身份的疏離。
  和盟主這幾天相處下來……盟主說話大大咧咧,言語間只當教主是個朋友,外加盟主是個自來熟,那語氣可親近得很,教主雖然不說話,可盟主自個兒自說自話都能說上大半個時辰,突然如此安靜……
  教主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教主轉過頭看了眼盟主,發現盟主也在看他。
  教主不自然的扭開頭:「……」
  盟主咳嗽一聲,轉移話題:「我們還是稍微喬裝一下吧,省的再被認出來。」
  教主:「……」
  盟主已經很習慣把教主的沉默當做是默認了。
  盟主又去弄了兩套粗布衣服,一人一套換上,盟主曾經有個發小精通易容之術,他好奇也跟著學了點兒,雖說易容他是不會,但是化化妝稍微改改外貌還是可以的。
  於是兩人變了裝繼續慢吞吞向魔教總舵走。
  一路無驚也無險。
  等終於好容易到了地方,一個月都要過去了。
  教主和盟主的傷都好了七七八八,在觀念和默契之上更是達到了難能可貴的統一。
  比如說現在教主終於可以忍受盟主差到極點的睡相而不會把他踢下床了。
  比如說教主終於會在盟主自己一個人絮絮叨叨半個時辰後簡單的回覆一句嗯了。
  於是盟主又接著絮絮叨叨半個時辰。
  於是盟主的睡相變本加厲的越來越差。
  最後不知為什麼客棧有兩間房的時候,兩個人也沒成功分開睡過。
  明明盟主差點兒連我怕黑的破理由都快扯出來了……
  ……
  兩個人在離魔教最近的城鎮歇腳。
  這城鎮自魔教建立以來就基本脫離了官府的管理,城鎮內大多都是魔教教眾的妻兒家眷,官府根本不敢多管,每天睜隻眼閉隻眼,甚至恨不得乾脆把眼睛全閉上。
  可教主對這個城鎮一點兒也不熟悉。
  教主一沒有妻兒,老教主過世之後他也只有小情兒一個家眷,而「家眷」又和他一塊住在魔教總舵內,教主又不大喜歡到處亂跑,到這個城鎮內的次數更是屈指可數。
  城鎮內都是魔教家眷,自然也不少魔教人,雖說教主喬裝打扮變了不少樣貌,可盟主還是提心吊膽生怕教主被人認出來。
  離報仇越近,教主就越沉默。
  雖說盟主覺得教主一直都很沉默。
  但是從好容易的一天十句話變成一天三句話這種減了三分之二的變化,還是讓盟主覺得差距太大……
  特別當三句裡面兩句都是嗯的時候。
  大概是快到要報仇的時候又捨不得小情兒了吧。
  盟主嘆口氣,環顧四周,再抬頭看看天。
  嘖嘖嘖,這破地方和自己幾年前來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作者有話要說:  

☆、10.英雄,登基啊?

  當天晚上,盟主見到了魔教的那位衛長老。
  也很是沉默。
  簡單和教主匯報了下情況之後,衛長老又擔心會被教主的副使小情兒發現行蹤,匆匆趕了回去。
  還是一句都沒問過教主的傷怎麼樣了。
  盟主在邊上摸摸自個的下巴。
  魔教啊,還真是一點兒人情味也沒有。
  想想,盟主又轉頭看了看教主。
  在這種地方長大,怪不得教主成天冷冰冰跟個冰塊一樣。
  冰塊可不好捂熱啊嘖嘖。
  ……
  魔教內的情況和兩人猜測的差不多。
  魔教副使,當然現在是代教主,也就是教主大人的那位小情兒,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登上教主之位了。
  就在這幾天舉辦大典,結束之後,副使繼教主之位。
  盟主轉頭看看教主。
  教主沉默了一會兒:「大典的時候殺上去。」
  盟主嘆口氣:「老實說,你捨不得吧。」
  教主:「……」
  盟主:「要不然……別殺了?」
  教主鳳眸一挑,不冷不淡掃了盟主一眼:「你不要名頭了?」
  盟主:「這個……」
  教主:「還是你想試試打敗本座?」
  盟主閉嘴了。
  教主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別管閒事。」
  閒事……
  別管閒事?
  教主說他管閒事?
  盟主怒了。
  他娘的老子管閒事是為了誰啊!
  教主冷冰冰掃了盟主一眼。
  盟主焉了。
  好吧,他管閒事,他……他管閒事是為了保證自己還能再選盟主,他就愛管閒事,管閒事怎麼著了!他從小看戲本子就喜歡大團圓!他娘的喜歡就喜歡弄得死去活來這不是他的風格啊!
  盟主看看面無表情的教主,在心裡邊暗戳戳想。
  快和你家小情兒和好吧和好吧,和好了我好回武林盟啊。
  得了,人家大團圓了他又得怎麼辦。
  最終,盟主幽幽嘆了口氣感慨道:「人生啊。」
  教主:「……閉嘴。」
  ……
  大典之日。
  盟主原以為衛長老會想辦法帶他們混進魔教,比如說扮成個護衛啊什麼的,沒想到衛長老的確是給他們帶了衣服,不過只有一套,還是教主的。
  盟主長嘆口氣。
  真偏心,不就是他不是魔教人麼。
  再細看。
  這衣服顏色以黑紅為主,異常正式,邊紋鎏金,繁瑣至極。
  盟主看著教主挑挑眉脫口而出:「英雄,登基啊?」
  教主冷冰冰掃了盟主一眼,絲毫不理會。
  其實盟主也能看得出來,那衣服大概是魔教教主在這種大典之上應有的著裝打扮。
  按教主的性格,偷偷摸摸上魔教再報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明晃晃穿著教主的衣服出現在大典之上再光明正大的在所有人面前殺盡背叛他的人才是教主本色啊。
  其實從某些方面來說教主還真挺正人君子的。
  盟主摸摸下巴。
  雖說只是死要面子撕不下臉,況且……他們想過這樣子上魔教報仇失敗幾率有多大麼!
  好在還有腦子的教主沒有從魔教大門大大咧咧的走進去。
  他們繞了後山。
  正派的密探暗使線人派了一撥有一撥,盟主都不知道魔教竟然還有這麼個地方。
  還沒什麼守衛。
  要是進攻魔教簡直……
  教主似乎想到什麼一般回頭看了盟主一眼,低聲道:「這是本座練功的地方。」
  練功的地方啊……那估計是偷襲不了了,這魔頭一個人就夠他們一堆人受的。
  盟主十分失望。
作者有話要說:  

☆、11.教主正派打進來了~

  教主換了那身衣服之後,盟主只覺得教主給人的感覺都不同了,語氣之間只如居高臨下,話比前兩天多了那麼一點兒,可那股子生疏之感,讓盟主覺得他好不容易誇了兩步跑到教主面前,可教主卻突然輕功跑到了百尺之外。
  盟主拍了拍自己的腦門。
  這個比喻哪裡不太對啊。
  雖說拒人千里之外。
  可妖孽還是妖孽,美人果然還是美人。
  盟主笑眯眯想。
  一面收到了教主掃過來冷冰冰的目光:「別磨磨蹭蹭拖本座的後腿。」
  本座嘖嘖嘖,叫起來還真……
  銷魂。
  ……
  從後山繞進魔教之後,盟主突然發現魔教內不知從何處聚集起了一夥人,似乎是在哪兒等著他們,一看到教主出現,呼啦啦跪倒一大片。
  「屬下參見教主!」
  教主的目光掃過人群,半晌,懶洋洋嗯了一聲:「起來吧。」
  盟主捂了捂鼻子。
  一個彪形大漢起了身,立馬道:「屬下就知道教主您絕不可能出事,果然是哪個小賤人動的手腳!」
  教主鳳眸一挑語氣中有些微慍:「閉嘴。」
  那彪形大漢一愣。
  教主微微緩和了一下語氣:「你們倒是忠心。」
  那些人立馬拍著自己的胸脯表示自己的心可鑑日月。
  教主卻輕輕哼了一聲:「本座生死不明一個月,只有衛長老一人來尋過本座。」
  那些人一愣,噤聲了。
  盟主轉頭看了看衛長老。
  衛長老一言不發站在教主身後,微微低著頭,臉上一點兒表情也沒有。
  盟主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說話。
  可盟主不說話吧,偏偏還有人來挑他的刺。
  有人突然顫顫巍巍的指著盟主說道:「教……教主……那人……」
  教主冷冰冰一個眼神掃過去。
  那人也噤聲了。
  大概是想說自己長得很像武林盟主吧呵呵其實他就是啊你沒想到吧。
  盟主這麼想著,還是稍微低了低頭想……早上他就不該恢復原來的樣子。
  教主沒有和任何人說他就是正派盟主,即使對衛長老,說的也只不過是找到他的暗衛,教主身邊暗衛死忠甚多,甚至還有一部分人沒有任何魔教教眾知曉,只有教主自己才知道。
  大典在魔教的正殿之內舉行。
  不知衛長老使了什麼收買手段,一路魔教的護衛竟然對他們這一行人視而不見。
  盟主一點兒也不知道教主是在什麼時候做了這麼多事的。
  轉眼正殿已近在眼前。
  正殿之外守衛重重,還有不少魔教的堂主長老聚集,盟主心裡只覺得大概是少不了一場惡戰了,可沒想到教主緩步順著正殿之外的漢白玉石階而上,石階兩邊的那些守衛堂主長老,一個個都跪倒俯首高呼屬下見過教主。
  盟主有點兒發愣。
  殿內。
  一名臉色蒼白的華服年輕男子立於高台之上,盟主認出那人好像是教主那畫捲上的小情兒,魔教的副使,只不過瘦了那麼一點兒,也憔悴了那麼一點兒。
  大殿內一片狼藉,滿地鮮血屍體,似乎是經過一番打鬥,而副使身邊還站著不少護衛,只是不幸,圍著他們的人更多。
  教主踏入大殿,抬眸看著高台上的副使,眼底沒有半點兒溫和。
  「本座活著回來了。」
  副使面色慘白,卻一言不發。
  「你很失望?」教主冷冰冰說道,語調之中甚至帶著一點兒譏誚。
  副使身邊的一個堂主大喊道:「大膽!你是什麼東西!」
  不知變通。
  盟主忍不住想,這局勢明擺著全往教主這邊倒了,話說自己傻乎乎說要和教主合作真是太傻人家都不知做了幾手準備了……
  教主微微一挑鳳眸,廣袖一揮,幾乎沒人看到他幹了什麼事,那個堂主就直直倒了下去。
  「本座和墨兒說話,何容得你插嘴。」
  盟主覺得檯子上副使的臉色越來越白了。
  教主再抬眸看上高台之上的副使:「本座不喜歡仰著頭和別人說話。」
  半晌。
  副使微微動了動身子,竟然是趔趔趄趄的從那高台下分開身邊的護衛下來了。
  盟主原先以為教主會一臉痛苦的問副使為什麼,可兩個人面對面站好沉默了半晌,教主冷冰冰開口,只是兩個字。
  「知錯?」
  盟主:「……」
  他好像知道為什麼教主小情兒要背叛他了啊這傢伙一點也不解風情!
  副使似乎對教主極為害怕,可哆嗦了好一會兒,還是抬起頭咬牙道:「何錯!」
  而幾乎是在副使喊完這句話的同時,一個守衛連滾帶爬的跑進大殿,也不清楚是對那個人大喊了一聲:「教主!正派打進來了!」
  說完那守衛就看著在大殿之內僵持著的教主和「教主」愣了。
  教主似乎也有點兒詫異,可立刻就回神隨後轉過頭冷冰冰看了盟主一眼,眼神中壓抑著的憤怒不言而喻。
  盟主心裡咯噔一聲。
  「抓住他。」
作者有話要說:  

☆、12.老盟主

  盟主退後了一步。
  教主一定是覺得那些正派人是他帶來的,也是,武林盟主,傻乎乎跟著一個大魔頭走了一路浪費了一個月的時間,結果最後出了這種事。
  這一個月教主大人就光被人背叛了。
  先是小情兒,後是不知道應該算什麼關係的盟主。
  宿敵嗎?可這一個月相處之下好像更像是朋友,但正邪之間的鴻溝……似乎永遠不可跨越。
  這種時候盟主覺得就算自己聲嘶力竭的高喊你聽我解釋也沒用,一切的巧合簡直就是在說,這事是他幹的。
  左右護衛愣了一會兒總算是回過了神來,雖說他們並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但是教主的話就是命令,盟主看著圍過來的護衛皺起眉,再轉頭看到教主冷得沒有半點兒感情的眼神,心裡不知道為什麼一驚,幾乎是脫口而出。
  「不是我。」
  儘管是很輕微的,盟主還是感覺到教主微微皺了皺眉。
  似乎是在判斷他所說的話的真假。
  然後下一刻盟主看到教主身後副使的手動了動。
  盟主的臉色一白,一句小心還沒喊出來。
  教主反手一揮袖,副使突然被震退了幾步,一把匕首掉在地上,張口就是一大口鮮血。
  盟主:「……」
  白擔心了……
  教主低頭看著副使道:「你覺得本座還會像從前那樣安心把後背交給你?」
  語畢,連頭都不回,只是冷冰冰抬手對那些守衛道:「放開他。」
  盟主一愣。
  真是……他功夫這麼好,明明沒人抓得住他好嗎~
  盟主一邊在心裡憤憤一邊莫名其妙的笑了。
  左右護衛忽略了盟主之後轉而去把副使抓了起來,方才守衛報正派來襲,只怕正派是掐好了這時間來的,自然不能掉以輕心,魔教現今四處守衛薄弱,當真不大好應付。
  衛長老忍不住求問教主下一步該怎麼辦。
  教主依舊那一副不冷不淡的樣貌道:「就在這兒等他們來。」
  正派的實力盟主清楚得很,上次正邪交戰後正派也損失慘重,如果教主不在而魔教由副使統領,雙方大概是勢均力敵,可教主在吧,一切還真不好說,這魔頭的功夫已經登峰造極,別說一打十,只怕一打百都輕輕鬆鬆沒什麼大問題。
  他哪邊都擔心不過來。
  所以還是擔心自己吧。
  要是被正派中人認出他那就糟糕了。
  於是盟主退後兩步,躲在了衛長老身後。
  可惜衛長老不夠高,只能擋住他半張臉。
  衛長老莫名其妙一般看了盟主一眼。
  教主讓人在裡面等著,外面並無多少護衛,正派的人很容易就闖到了最裡面來。
  打頭的是個看上去年紀已經頗大但是仍舊異常健朗精神奕奕的老者。
  盟主只探頭看了一眼。
  頓時就焉了。
  來人是他的親師父。
  正派老盟主。
作者有話要說:  大家新年快樂~
  馬上就要結局了作者君會爭取今晚寫完的w

☆、13.正派們的往事

  盟主小時候的確可謂是天資聰穎,可是他運氣不好,父母往上數個七八代都是貧民,沒人習武,自然也沒人看得出他的天分。
  一般習武的小娃兒,四五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打基礎了,好比教主,天分極高,四五歲的時候就已經讓教中的那些長輩震驚,稱他是不世出的天才。
  而盟主四五歲的時候……還在自家草房的後牆邊上玩泥巴。
  這一玩可就是個好幾年,等教主已經名揚四海的時候,蹲在後牆玩泥巴的十一歲的盟主被偶爾路過的老盟主發現了。
  天縱奇才,可惜入門太晚。
  十多歲的教主已經在當年的武林大會之上出盡風頭,一人獨敗數名武林新秀。
  盟主在此刻才剛剛開始蹲馬步練套路打基礎。
  由於盟主起步太晚,老盟主對盟主的要求十分嚴厲,甚至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
  也因此……盟主挺怕老盟主的。
  老盟主的天分不及教主盟主這些年輕人,可這麼多年的功夫畢竟不是白練的,老盟主和教主對上手,估計能勉勉強強打個平手,盟主最擔心的其實是老盟主發現自己,那估計可就得吃不了兜著走了。
  盟主知道老盟主天生眼疾,也就眼神不大好,看東西有點兒模模糊糊,雖說武功高了後對他影響並不算太大,閉著眼睛也能打架嘛,可教主一動不動,大殿內人又多,老盟主走進來瞅了半天愣是沒看到人。
  誰讓魔教的大殿佈置也是以黑紅為主呢?
  黑紅衣服的教主簡直就是融入其間了好嘛!
  盟主卻鬆口氣。
  這樣也好,老盟主看不見他。
  老盟主身後的人小聲給老盟主說明了教主所在的方位,老盟主這才轉過頭去,努力盯著那一片黑紅色的地方,勉勉強強總算是找到了人形。
  教主依舊面無表情。
  老盟主看著那個影影綽綽的人形,一臉正氣凜然道:「魔教作惡多端……」
  盟主摀住耳朵心想,糟糕,長篇大論又要開始了。
  好在老盟主剛剛起了個頭就被教主打斷了。
  「本座沒空聽廢話。」
  老盟主一愣,有點兒詫異,好半天,眯了眯眼睛,似乎極為生氣。
  只有盟主這等深知內情的人才知道……老盟主只是想努力看清教主罷了。
  「何必廢話。」教主跨前一步,冷冰冰道,「動手。」
  老盟主哈哈笑了。
  「爽快!」
  老盟主也向前一步:「那就打一架!」
  盟主心裡頓時七上八下。
  說實話,他可不希望任何一方受傷出事。
  畢竟一邊是他的師父,另一邊嘛……咳咳。
  可眼見著兩人就要打起來了。
  盟主花了一瞬思索自己要不要上去阻止兩人,可就這一會功夫,老盟主已然拔了劍,身形一晃直衝幾步之外的教主而去。
  老盟主雖然老了,可這步法一點兒也不亂。
  但是教主……
  盟主微微皺了皺眉,教主好像因為小情兒亂了心思,這步子有點兒不成章法啊。
  當一個穩重無比經驗豐富的老手遇到了心思紊亂的年輕人。
  盟主微微有點兒心驚。
  可也就兵刃相交一瞬間的功夫。
  老盟主突然強行收招連退幾步,顫顫悠悠抬起手指著幾步之外的教主,雙唇哆嗦說不出話來。
  如果不是清楚教主的為人,盟主一定會以為是教主下了毒。
  教主收了招並未向前,而是冷冰冰的站在原地看著老盟主。
  雖說他也弄不清頭腦。
  盟主眨眨眼,努力豎起耳朵想要聽清老盟主嘴裡嘟嘟囔囔的到底是什麼話。
  嘖嘖太小聲了聽不清啊。
  盟主朝老盟主的方向小心翼翼湊過去。
  太……太像了。
  老盟主如是說道。
作者有話要說:  

☆、14.魔頭!我是不會妥協的!

  盟主剛剛開始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什麼太像了?老盟主根本不認識教主啊。
  可下一刻盟主突然回過神想起正派前輩和他說的那麼一件往事。
  老盟主和老教主在年輕的時候,曾經一塊追過那麼一個姑娘。
  然後根據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定律,那姑娘嫁給了老教主,也就是教主大人的娘親。
  莫不是……老盟主在教主身上看到了教主娘親的影子?
  初戀情人啊,真是,怪不得如此。
  老盟主後來都不曾再娶啊。
  教主長得如此妖孽,想必教主娘親也丑不到那裡去。
  盟主唏噓。
  為什麼姑娘們都喜歡魔頭呢,真可惜。
  教主冷冰冰看著老盟主,半晌冷哼了那麼一聲:「你無心與本座交戰。」
  老盟主看著教主的眼神裡有說不出的動搖和顫抖。
  其餘人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半晌,老盟主抬起手顫顫悠悠的似乎是想要讓其餘正派人士頂上再戰,盟主看看四周,他這地方離老盟主近,自然也就離教主近,不過好在一直都沒有人注意到他……嗯萬事大吉還是偷偷溜走……
  操他娘的誰勾了他一腳!!
  盟主向教主撲過去的時候怒氣衝衝回過頭,看到了衛長老面無表情的臉。
  盟主:「……」
  教主下意識一手攬住了盟主的腰:「……」
  老盟主呆滯在原地:「……」
  所有正派人士都瞪大了雙眼:「……」
  片刻。
  盟主不動聲色的迅速抓住教主的手,帶著教主手中的劍橫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教主挾持了盟主一樣。
  然後盟主低聲清了清嗓子,暗底下掐了自己一把,彷彿急紅了眼一般死死抓著教主的手怒氣衝衝道:「魔頭!要我妥協還不如殺了我!」
  教主嘴角一抽。
  盟主還一臉激動大喊:「師父!你們不必管我!」
  教主:「……」
  不少正派人士都騷動起來。
  盟主被挾持了。
  盟主被魔教的大魔頭挾持了啊!
  老盟主的眼神不好,沒看清具體情況,站得更遠的那些正派人士更是看不清,他們只以為盟主是被魔教的那個大魔頭抓了起來,放在關鍵時候來威脅他們的。
  魔教果真卑鄙。
  在場的所有正派人士都如此想到。
  盟主還擺著一副大義凜然的臉。
  教主的臉色陰沉無比,沉默再沉默。
  雙方僵滯了很久。
  在盟主聲嘶力竭的你們別管我的『怒吼』之下,首先敗下陣來的果真是正派的諸位俠士。
  他們硬生生拉著眼神不大好看不清盟主痛苦表情的老盟主走了。
  魔教獲勝。
  教主目送他們離去。
  估計這些人今晚就會來搶盟主。
  今晚搶不走還有明晚。
  明晚搶不走還有後晚。
  一天搶不走就一天不肯走。
  魔教永無安寧日。
  真煩。
  於是教主轉眼看向了一切的罪魁禍首。
  盟主一臉無辜看著教主賤兮兮笑道:「我是為你好。」
  教主冷哼了一聲。
  轉頭:「把副使帶上來。」
  外事折騰完了,該處理家務事了。
作者有話要說:  

☆、15.感情戲什麼的最討厭了!

  
  被教主一掌打成重傷的副使被連拖帶拽的帶了上來,狠狠丟在教主面前。
  教主一揮手,所有教眾都退了下去。
  盟主站在原地看了半天,見教主沒趕他走,本著湊熱鬧的心理,他愣是賴在原地不肯走。
  副使伏在地上異常沉默。
  半晌,大殿之內才想起教主冷冰冰的聲音。
  「知錯?」
  怎麼又是這句,盟主掏掏耳朵。
  果真副使下一句回答的就是:「我沒錯!」
  教主掃了副使一眼,那涼絲絲的眼神讓明明站在數尺之外的盟主都莫名覺得後背一涼。
  「你為何如此?」
  副使抬頭看著教主,扯了扯嘴角擺出一個異常勉強的笑容:「我只不過是在追逐高處罷了,何錯之有。」
  「高處?」教主微微愣了愣,有些出神,「錢,權,名,勢,你要什麼,本座哪一樣不能給你?」
  副使仰起頭:「你天生就高人一等,怎麼會明白。」
  教主冷冰冰看著副使。
  那眼神……
  好像在反問副使。
  你又明白什麼。
  副使笑,只是笑,扯著嘴角忍著胸口的鈍痛笑,眼底里分明全是站在自己眼前盛氣凌人的教主。
  那無比熟悉的笑容……幾乎是下意識的,教主俯身蹲在了副使身邊。
  「本座震碎了你的心脈。」教主突然開口說道,「無人渡真氣,你命不久矣。」
  副使看著教主緩緩閉上眼睛:「我知道。」
  好半天,教主才低聲道:「你若知錯……」
  盟主心裡不知為什麼一沉。
  教主果然還是放不下小情兒。
  副使抿起唇:「我沒錯。」
  教主沉默了。
  盟主摸摸胸口。
  真糟糕,為什麼自己突然鬆了口氣。
  副使艱難無比的動了動身子,幾乎是像從前那般,撒嬌一樣想要蹭進教主的懷裡。
  可他一動,張口就是一大口鮮血,全部吐在了教主身上。
  教主卻一動不動。
  任由副使蹭進他懷裡,攬著他的腰低聲喃喃:「……你會原諒我吧。」
  教主沒說話。
  副使一張口說話,鮮血就從嘴裡一下子湧了出來。
  盟主心裡清楚,副使現在這樣,哪怕就算教主願意救他,估計都已經來不及了。
  副使低頭靠到教主肩上,閉上眼,唇部一點點勾起淡淡的笑意。
  「……會原諒……我麼?」
  等不到回答。
  副使抬起頭看教主,以前每次從這個角度看上去,副使都能看到教主低頭在看他,雖說不笑,可眼底滿滿的全是笑意。
  教主面無表情低著頭,眼底冷冰冰沒有半點兒暖意。
  副使愣了。
  看著教主好一會兒,不知為何,渾身發顫。
  他應該知道,教主性格乖張,這輩子最恨的就是背叛,特別是親近之人,教主身邊人本來就少,講的都只有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他幾乎犯了教主全部的禁忌。
  副使顫著身子抬起手,他很累,累到幾乎連手都抬不動,可最後一刻,他想要的,不過是親手碰到……
  教主微微側開臉。
  副使的手垂了下來。
  從一開始他看到的就是那人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模樣。
  魔教中人一生不過是為了一個站在高處,什麼手段都用過,他陪著教主,什麼手段都見過,在離魔教最高處最近的地方久了,自然就忍不住……有那麼一點兒不安分。
  教主身邊只有他一個人。
  永遠只會有他一個人。
  可他錯了。
  ……他知錯了。
作者有話要說:  如標題!我又寫崩壞了!

☆、16.大!結!局!!

  盟主站在教主的身後,眼睜睜看著教主跟個混蛋一樣側臉避開了副使的手,眼睜睜副使在教主懷裡斷了氣。
  教主卻呆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真不是個東西。
  盟主想。
  心裡不知道為什麼,堵得慌。
  好端端一對他曾經覺得神仙眷侶的情人都破碎了。
  盟主摸摸自己的眼角。
  他娘的,老子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
  盟主並不是第一次來魔教。
  當然,也不是第一次見著教主。
  在盟主尚且年少不知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時候,他從正派之內的幾位長輩處得知魔教的可怕,那幾日又因為練武偷懶被老盟主罵得狗血淋頭,心一橫,手一揮,提著包袱就離家出走了。
  還不是盟主的盟主屁顛屁顛跑到了魔教。
  聽說魔教正新舊教主更替,教中大亂。
  聽說魔教的新教主手段狠戾,幾個月就平息了事端。
  盟主那時候不懂事,覺得這個手段狠戾的新教主簡直……帥慘了。
  可惜那時候盟主根本摸不上守衛森嚴的魔教,在魔教下的城鎮裡逛了幾天,氣消得差不多了,算算時間,也就打算回去。
  準備回去之前盟主到街上逛了逛。
  然後他看到一個長得跟神仙一樣的神仙騎著馬兒,懷裡抱了個少年,眼角帶笑,策馬而過。
  盟主看傻了。
  從頭到尾,他的目光黏在那個神仙臉上就挪不開了。
  然後盟主把自己因為吃了燒雞而油乎乎的手在衣服上狠狠蹭了蹭,莫名其妙的很嫌棄自己。
  那個就是傳說中的神仙眷侶了吧。
  真幸福。
  要是自己也能和那麼個神仙一塊神仙眷侶就好了。
  盟主想。
  很多年後盟主才明白,那個人是魔教的教主,他命定一輩子的死敵。
  而也是在很多年後盟主才恍然大悟,長個鳳眸的不是什麼神仙,是一眼就能把人的魂給勾走的妖孽。
  ……
  一切都結束了。
  小情兒死了,盟主離開了。
  按照約定,傳出去的結果是盟主被教主挾持之後奮起反抗,終於從教主手裡逃脫,還打死了教主的小情兒,據說應該是下一任教主的小情兒。
  順理成章。
  所有人的願望都達成了。
  可教主一個人深夜孤零零呆在自己的寢宮之內,屏退所有侍女下人,
  教主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低頭看著杯中酒半晌,教主有點兒失神,從心底漫出莫名其妙的孤單。
  抬頭看看空蕩蕩的床,想,嗯,只有自己一個人了,不會有小情兒陪著他了,也……不會有個睡相差到極致讓人厭惡的傢伙跟個八爪魚一樣死命纏著他的腰。
  什麼都沒有了。
  教主挑挑嘴角,露出一個大概,是被稱作笑的表情。
  靠著桌子,懷裡有個東西硌得慌。
  教主愣了一會兒,然後伸手從懷裡掏出了一樣東西。
  那個畫卷。
  教主沉默了一會兒,深吸口氣,算是鼓足勇氣,把那畫卷放在桌上攤開。
  一模一樣的白衣,溫和,淺笑,卻……
  教主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一壺酒見底,教主讓下人再拿酒上來。
  其實有時候千杯不醉也不好。
  有時候呀……醒著,太難受了。
  他娘的,那個偽君子什麼時候換了他的畫卷。
  ……
  畫卷之上,是某位白衣大俠賤兮兮的笑容。
  
  ……
  又是一年正邪大戰。
  正派勢力在這幾年崛起,到了幾乎和魔教不相上下的地步。
  雙方打得難解難分。
  正是緊要之時,正派大俠們突然發現他們的盟主不見了。
  魔教教眾都笑了。
  簡直是蒼天祝我啊!
  一向沉穩的衛長老也忍不住面露笑容,和諸位教眾一般下意識回頭一看……
  操!他們的教主大人那裡去了!!
  ……
  路邊,小樹林。
  教主面無表情看著眼前笑容滿面的盟主,冷冰冰道:「本座不小心迷路了。」
  盟主笑眯眯湊上去勾肩搭背:「好巧啊~我也一樣。」
  教主:「……」
  盟主:「合作吧。」
  教主:「……」
  盟主:「反正我一個人是找不到路的,找到路咱們再打一架也不遲啊。」
  教主:「……」
  盟主挑挑眉:「成交?」
  教主:「成交。」
作者有話要說:  _(:з」∠)_寫完了寫完了阿啦啦啦
  
  ……順便有人對老盟主那個死老頭感興趣麼【等等
  教主長得其實不怎麼像他娘親啊_(:з」∠)_
  說不定會有眼神不好的老盟主的番外君?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全部文章連結

自我介紹

璿璿

Author:璿璿
歡迎各位的到來^^
此地只收藏耽美文請慎入!!
請各位訪客愛護此地,不要在任何地方傳播網址謝謝!!

類別
自由區域
最新文章
計數器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月份存檔
最新留言
搜尋欄
連結
RSS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